新聞標題【民報】【那一年的這一天】1925.2.8台灣第一個女權團體「彰化婦女共勵會」成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那一年的這一天】1925.2.8台灣第一個女權團體「彰化婦女共勵會」成立

2017-02-08 08:57
圖為1930年助產婦協助產婦生產的工作情景。圖/取材自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
圖為1930年助產婦協助產婦生產的工作情景。圖/取材自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

「性別平權」、「尊重女性」在今日的時代已如吃飯喝水一般,是一件人人皆知的事,然而在90多年前,「女性自主」仍需與男性霸權積極對抗才有機會取得進展,更稱不上是普世價值,一群台灣女性在1925年的2月8日組織了「彰化婦女共勵會」,可說是台灣女權的濫觴。

這些現代新女性其中有不少人也參與台灣文化協會,並得到文協王敏川、王金海、施至善等人的協助或贊助,但婦女共勵會卻是獨立運作,而不是任一個團體的支部,且參與者幾為受新式教育的知識份子,她們企圖跳脫從封建到殖民年代框架在台灣女性身上的價值觀,以行動來反思父權體制下的女性處境。

當天下午一點,「彰化婦女共勵會」(婦勵會)在體仁醫院分院舉行發會式,楊咏絮致開會辭,潘貞報告創立經過,王琴審議會則,阮素雲演說。該會會員採自由入會制,會員包括蔡鳳、李梨、潘蘊真、吳素貞、李秀賢、曾佩紉、蔡賽絨、王森、林晴宜等人。

「彰化婦女共勵會」創立時,即揭櫫成立宗旨「改善陋習、振興文化」,並倡議「鑒於世界之潮流,須以女界覺醒,組織團體,研究學問,兼貢獻社會,方不為文明人之落伍者」。《臺灣民報》報導稱,「在婦女運動連片影都沒有的台灣,彼實在是將來的台灣婦女運動的先聲」。

婦勵會成員在每月第一個星期六討論婦女議題,也舉辦文化講演活動、語文研究會、體育會以及手工藝展等,讓婦女吸收新知思潮與交流技藝。此外同年五月還組織「運動會」,期許婦女鍛鍊身體,試圖翻轉當時女性體弱多病的刻板印象,亦為台灣女性體育的先河。

為了讓當時封閉的社會了解她們的觀點,婦勵會也常有針對婦女婚姻、愛情、家庭等文章刊登在《臺灣民報》,亦連載台籍女記者兼作家楊千鶴作品。婦勵會當年8月22日在彰化天公廟庭舉辦的演講會,並展現會員製作的手工藝品五百件,幹部潘蘊真、李梨等相繼登台演講,鼓勵婦女挺身而起,提昇自己的社會地位。

當天台下2000多名聽眾擠滿天公廟廣場,不少人好奇來看熱鬧,有人仔細聆聽,但更有人是帶著歧視的眼光而來。面對這些雜音,共勵會成員原本安排了10位上講壇的年輕女性,卻被現場的噓聲影響而不想上台,最後僅3人上場,根據記載,上場者也是勉強忍住顫抖,汗如雨下,顯現對抗體制的困難度。

而該會從成立到運作,不僅日本統治者高度關切,甚而在當地也受到一些人本地的嘲諷與不屑。

一年後(1926)三月,該會三名會員,與彰化街長楊吉臣之子楊英奇,發生多角戀愛與私奔,此即所謂「誘拐事件」。新思想舊觀念針對「戀愛」問題在《台灣日日新報》與《臺灣民報》筆戰,但地方傳言多以「愛上有婦之夫而私奔」的道德審判來醜化婦勵會,迫使該會最終仍解散。

然而婦勵會點燃的這把女權之火卻未因而熄滅。之後包括1926年由許碧珊等30多人成立的台灣諸羅婦女協進會,以及「臺中婦女親睦會」等組織,一樣高舉女性覺醒的旗幟舉辦講演、辯論等各式活動,訴求女性在婚姻、家庭、工作上受到更合理的對待,期許女性有自立自主的能力。

在思想奔放的1920年代一時興起的婦權,隨著日人打壓本土結社與民權運動,在1930年後漸式微。但婦勵會等組織不僅此後台灣女性的參政已做出重要啟發,也激勵後世女性在男性主導的政治運動中嶄露頭角。而婦勵會當時的成員大概也沒有料到,之後彰化縣居然產生了2位女性縣長(周清玉、翁金珠),而台灣人更在近百年後選出了女總統蔡英文。

參考連結與延伸閱讀:

楊翠,日治時期台灣婦女解放運動
孫祖玉、林品章、林廷宜,日治中期台灣印刷媒體中的現代女性圖像
彰化婦女共勵會
莊永明書坊:台灣第一個婦女團體
台灣女人:日治時期
她鄉女記:鄭至慧紀念部落格「彰化婦女共勵會初試啼聲」
婦團紀實,女人發聲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