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台獨「從心改造」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台獨「從心改造」

 2018-11-24 11:00
台獨大旗隊挺台灣進WHOWHA。圖郭文宏(資料照片)
台獨大旗隊挺台灣進WHOWHA。圖郭文宏(資料照片)

第55屆金馬獎頒獎典禮上,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一番話;「我最大願望是台灣被當作獨立個體看待」,結果爆發一場統獨風波,中國籍導演和演員在老共一聲令下,晚飯不吃,拂袖而去,印證一句話,「沒有自由,無法論統獨」,請問;自由台灣人,如何和失去自由的中國人談論統獨?

被稱為「三金之首」的金馬獎,從1992年通過開放中國電影參加,從起初對中國參選電影一堆設限以後,逐年下來,隨中國國力增強,參選資格完全解禁,現在,中國影片也無須登錄演員,只要是華語,就可以參加,早期,中華民國企圖以小吃大,利用藝術統戰中國,不談政治是假的,現在中國壯大,終於以大吃小,兩個不正常國家的不正常影展,爆發統獨衝突,純屬預料之內,這不是默契的問題,在中國,藝術也要為政治服務,經歷這次風坡,老共已經揚言退出,金馬獎未來只有兩條路,一,轉型為台灣本土影展,二,變身為國際影展,各國電影都可以參加。

經歷這個事件後,台灣人應該更清楚,戴著中華民國帽子,問題一籮筐,你不想搞統獨,統獨卻如影隨形,當你發現自己就是台灣,不需要為了逞強,當華人區電影的老大,金馬獎可以跟隨威尼斯影展腳步,擴大台灣在國際上知名度,這時候,台灣才有救。

柯P喜歡說統獨是假議題,這句話有語病,世界上沒有不能談的議題,台灣的統獨,只是受到內部和外部多種制約的議題而已,基本上和加泰隆尼亞脫離西班牙,或者英國脫離歐盟,沒有太大不同,很多國家議會,習慣把這種議題交付公投,由人民自己決定,重點是必須在自由意識下決定,台灣一堆「被統派」,喜歡說「中國和平統一」,我想說;「沒有自由,和平是假的,就不可能統一」。

台灣問題比較複雜,因為戴上中國帽子,年代久遠,清帝國加上舊中國,將近300年,多數人民習於安定,不願意改變,結局就是現在的「新舊兩個中國」衝突的現狀,夾在中間的台灣,如果沒有從內心徹底改變,一定會出現左右茫然的窘境。

有一些獨派朋友來訪,開口「台灣省」,閉口「大陸」,我糾正他,他很慚愧地說;「被洗腦太久,真的很難改」,惡習難改是人性,但是,一個地方想成為獨立國家,沒有從內心改造人民,是無法達到的,否則,當權者就必須學習威權政府,以執行強制歸化政策,對於不認同新國家的人,進行強制驅離。

「從心改造」,是曾經被征服的原民族,從文化上的自我救贖,恢復本來面貌的重建工作,因為,台灣已經在國族認同上,迷失久遠,就像今天正被進行漢化洗腦的新疆維吾爾人,再過20年,老一輩人死去,年輕一輩不說母語,終於忘了自己是誰,疆獨運動也就自然消失了,這是文化種族清洗的可怕手段,所謂新中國建立時,所標榜的五族共和,根本是漢族獨大,壓制少數民族的騙術,你想;一但台灣被中國併吞,可以逃過種族清洗厄運嗎?

被稱為新加坡建國之父的李光耀,1995年接受日本NHK訪問時說;「建築高鐵捷運很簡單,但是,要阻止人民吃口香糖很難」,李光耀的最大成就,是改造了華人,使華人變成新加坡人,他說,要把新加坡從第三世界,帶往第一世界,首先要從內心去除華人惡習,這些惡習包括亂吐痰,吃口香糖,餵鴿子,罵三字經,有一次,一位乘客在捷運上,把口香糖貼住警急鈴,導致捷運停駛,震驚社會,1992年,新加坡宣布對這些惡習要用鞭刑侍候,李光耀說;「吐痰帶來傳染病,西方人以此嘲笑中國人」,除了改掉惡習,脫亞入歐,李光耀的最勇敢實驗是排除萬難,丟掉多數人習慣的華語,採取英語當作國語,李光耀說;「從根本徹底解決,不必和中國糾纏」,於是,新加坡順利和西方國家接軌,人民開始以新加坡為榮,這是一條艱難的改造之路,可以說是亞洲第二個「脫亞入歐」的典範,但是,即便如此,隨著中國崛起,新加坡仍然擔心;中國會把新加坡視為中國一部分。

李光耀所說中國人惡習,台灣都有,而且還多了;吐檳榔汁,這是本土惡習,不能怪到中國頭上,但是,台灣比新加坡更不幸,從鄭王朝到清帝國,台灣被統治250年,也被漢化250年,當強勢文化乘著政治力介入,居於被征服,弱勢的平埔文化,終於如同煙灰般消散,更糟糕的是,壞文化總是比較容易學習,例如綁小腳,抽鴉片,留辮子,三字經,早期台灣是平埔母系社會,母親地位很高,但是,母系碰撞到父權至上的漢人沙文主義,女性地位就降低了,於是,罵女性的醜陋字眼,才會出現,尤其在「禁止渡台令」之下,偷渡來台的漢人羅漢腳,水準本來不高,福廣地區,招呼別人母親的壞話,才流行起來,尤其是流行綁小腳最離譜,平埔母系社會中,女性要做工,所以不可能綁小腳,可見小腳惡俗,是明鄭時代,鄭集團的軍眷傳到台灣。

「綁小腳」,「童妓」,「黑奴」,被世界人權組織評為;歷史上三種最嚴酷迫害人權的惡習,綁小腳,在中國宋朝就開始流行,原本只是歌妓在舞台行走,為了演技身段而為,最後卻也在貴族圈,盛行起來,中國文學界甚至形容;綁腳女人走路最美麗,把男性快樂建築在女人痛苦之上,這種變態虐待把戲,可以在中國流傳幾百年,漢民族的邪惡可見一般。

1645年,滿人入關,幹掉明朝,赫然發現漢人社會女性有綁小腳習慣,這種壞習慣,在滿人這種騎馬民族眼中,完全無法想像,1664年,康熙頒布「禁止綁小腳」命令,以及男人留辮子命令,以此作為清國國族認同標記,滿人是騎馬民族,為了騎射方便,前額的頭髮剃掉,只留著後面頭髮綁成辮子,行動起來更方便,但是,漢民族一開始就抗拒,滿人因此還留下一句名言;「留髮不留頭」,藉此恐嚇;不願意剃髮綁辮子的漢人。

但是,禁止綁小腳,就不是那麼順利了,漢族女性把小腳視為滿漢區別所在,所以不願意接受天足,更糟糕的是;朝廷越禁止小腳,民間綁的越厲害,最後連清朝宮廷裡的后妃們,也開始流行小腳,把被虐待當作一件快樂的事,有些學者認為;「這是漢文化同化力量的邪惡和偉大」。

1895年,日本開始統治台灣,第一件事就是如何改造台灣,使台灣遠離中國,有國會議員認為;台灣充滿漢人惡習,改造起來要費很多金錢,不適合殖民,最好把台灣賣出去,拿錢走人,但是,有日本現代化之父稱呼的福澤瑜吉認為;「日本自稱不輸於歐洲民族,那麼更應該在殖民台灣上,做出讓英國人敬佩的成績」,因此,改造台灣,從口號變成行動,當時,綁小腳,抽鴉片,蓄辮子,被視為唐山留給台灣的三大惡習。

根據統計;日治初期,台灣人口300萬,女性140萬人之中,綁小腳有80萬人,本來是「天足」的平埔人,漢化後,女性卻超過一半綁小腳,實在太可怕了,1896年,日本在台北組織「天足會」,推動去除綁小腳運動,可惜,成果不彰,一直到1911年,總督府只好透過公權力,以警察力量進行懲罰,連同拒絕剪辮子的男性,都用違法對待,不到五年,綁小腳和留辮子的惡習,終於去除,但是,禁鴉片就比較困難,台灣社會使用鴉片,最早是荷蘭治台時代,本來南島民族習慣吃檳榔,荷蘭人把鴉片帶來後,有不少人也吃起鴉片,1856年,英法聯軍打到北京,逼迫清國開放通商,英國貿易船也帶著鴉片進入淡水港,使台灣社會吸食鴉片人口遽增,1884年,中法戰爭,法國軍隊封鎖北部港口,導致鴉片無法進港,當時的台灣巡撫劉銘傳,為了呼籲台灣人一起抵抗法國,還喊出一個口號;「西洋仔來打咱台灣,大家做伙來打番」,一向不團結的台灣人,為了鴉片,還團結一次,這是很大諷刺,乙未年割台後,發誓要和台灣土地共存亡的劉永福將軍,就是鴉片鬼,北部淪陷,劉永福跑到台南,成立「南台灣民主國」,發行公司股票,募款抗日,等到錢收好了就跑路,這個歷史教訓要記住,保護台灣不靠自己,要靠中國人,保證死的快。

根據統計;清治時代晚期,台灣成年男子吸食鴉片有40萬人,幾乎占了一半,「詳見駱芬美;被扭曲的台灣史」,當時的英國傳教士甘為霖在日記中寫道;「府城台南街上,到處可以看到招牌,上面寫著;極樂」,原來就是大煙館,清國在中國禁鴉片,台灣卻是公然開放,日治以後,鴉片改為專賣制度,由政府控制,吸食者並沒有顯著減少,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國際情勢和思維改變,鴉片因為會帶來成癮,才被國際聯盟列為禁藥,日本政府才開始推動醫療戒毒,1933年,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在台北開啟醫療戒毒工作,這家醫院就是「愛愛院」。

日本人對台灣的殖民,為了經濟掠奪,遭來台灣人抵抗,也是事實,但是,日本人改造台灣,使台灣從落後走向現代,也是事實,1935年,台灣舉辦第一次萬國博覽會,當時陳儀來台參訪時,一直說;「台灣文明進步超越中國30年」。

但是,平心而論,日本50年治理,難抵200年的漢化,台灣多數上層貴族,內心仍然無法擺脫中國陰影,以至於戰後,一項非正式的民間領袖意見調查,希望歸屬中國統治,還是過半數,可見,內心改造相當困難。

1945年,國府奉命來台託管台灣,卻演變成實質佔領,回歸祖國的歡樂,被隨即而來的228屠殺,徹底驚醒,台灣人才開始從內心警醒,我應該成為哪一國人?

當全世界已經奉行屬地主義的國族認同時,中國漢文化仍然是老舊的「血統主義」,國民政府到台灣,把台灣出生的人全部冠上中國的姓名,只要父系是中國移民者,就以父親為尊,接下來是鋪天蓋地而來的中國風,從街道的名稱到公司企業,充滿濃濃中國味,這也難怪,中國作家韓寒,第一次到台灣後,寫下的感想是;「我來到中國了」。

老蔣用中國包圍台灣,實施去日本化政策,簡單說;就是把日本殖民改為國民黨殖民,但是軍事上,老蔣卻是一個日本鐵粉,他用日本軍人訓練國府軍隊,從法律到教育甚至戶政管理,無一不是延續日本殖民政策。

台灣建國,不可能一夕而成,但是,去中國化,卻是政府可以做的,今天小英執政兩年,面對中國打壓,卻只會嘴裡呼籲國際制約中國,但是,自己出國卻搭乘中國航空, 這件事還不夠荒唐嗎?這也是新政府最讓人失望的地方。

只有在教育上全面去中國化,才能回復台灣原貌,這只是找回迷失台灣的第一步,說困難也很困難,但問題在於,政府有沒有心要做,就好像日本治台,去除台灣人被漢化汙染的惡習,日本人可以花費10年,難道台灣人去中國化,就不能也花10年嗎?

過去,日本人統治台灣,對台灣寫下評語;「貪財,怕死,愛面子」,這些人格毛病深深內化,也因為這些缺點,多數台灣人,經過殖民政府的暴力馴化後,把政治視為危險之路,也因此無法建立自己的國家。

中國奪取台灣,是既定國策,更是獨裁和民主鬥爭的場域,拿下台灣,等於消滅中華民國,老共更深知;台灣主體認同,超越藍綠,所以想盡辦法打擊台灣,那麼台灣人為了捍衛自己的自由生活模式,必須從內心改造,「去中國化運動」,更是迫在眉睫了,東京奧運正名運動只是開始。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