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麥提國王執政記 (Król Maciuś Pierwszy)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麥提國王執政記 (Król Maciuś Pierwszy)

2018-10-04 10:30
作者:雅努什‧柯札克 (Janusz Korczak)。繪圖/鄒享想
譯者:林蔚昀
出版社:心靈工坊
出版日期:2018-08-20
官方網址:

「聽我說,我是一個很不快樂的國王。人們說,我統治這個國家,但我只是做別人叫我做的事,這些事都很無聊……」

麥提是個國王,他才十歲。

「從今天起,我要叫改革者麥提國王!」

不願在大臣保護下當個傀儡,麥提靠著勇氣與本事爭到了治國的權力,他勇闖食人族作外交,還推動兒童議會,讓小孩也參與國家決策。

就在萬民擁戴之際,國家卻因外敵的詭計陷入了重重危機。敵軍壓境,年輕的麥提和他的國家,即將面臨生死交關的考驗……

「聽我說,菲列克,我是一個很不快樂的國王。從我開始會寫字,我就給所有的文件簽名。人們說,我統治這個國家,但我只是做別人叫我做的事,這些事都很無聊。而所有愉快的事,他們則禁止我去做。」

「是誰命令您,又是誰禁止您?」

「大臣們。」麥提回答:「爸爸還在的時候,他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嗯,沒錯,那時候您是王子,王位的繼承人,而您父親是國王。但是現在……」

「現在比以前糟糕太多了。現在有一大堆大臣。」

「他們是武官還是文官?」

「只有一個武官,戰爭大臣。」

「其他的都是文官?」

「我不知道文官是什麼。」

「文官就是不穿軍服,不佩軍刀的。」

「嗯,那他們是文官。」

菲列克塞了一把覆盆子到嘴巴裡,然後沉思著。然後他慢慢地、有點遲疑地問:「御花園裡有櫻桃樹嗎?」

麥提對這個問題感到有點驚訝,但是他很信任菲列克,於是告訴他,花園裡有櫻桃樹和梨子樹,並且承諾他會透過欄杆拿水果給他,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好,我們無法常常見面,因為他們可能會調查我們。我們要假裝不認識。我們會寫信給彼此,把信放在籬笆上,信的旁邊可以擺些櫻桃。當您把信放在這裡,就吹口哨──我會把信拿走。」

「那你回信給我的時候,你也吹口哨。」麥提高興地說。

「我不能對國王吹口哨。」菲列克很快地說:「我的密語是布穀鳥的叫聲,我會站在遠處學布穀鳥叫。」

「好。」麥提同意:「你下次什麼時候來?」

菲列克遲疑了一陣子,最後終於說:「沒有允許,我其實不能來這裡。我父親是排長,他眼力很好。他甚至不准我接近御花園的籬笆,他好幾次告訴我:『菲列克,我警告你,你想都別想去御花園摘櫻桃。記住,雖然我是你的親生父親,但是如果我在那裡逮到你,我會剝了你的皮,你休想活著離開。』」

麥提非常擔憂。

這太可怕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朋友。然而這朋友會被活活剝皮,而那會是他──麥提──的錯。不,這真的太危險了。

「嗯,那你現在怎麼回家?」麥提不安地問。

「陛下,您可以先行離開,我自己會想辦法的。」

麥提覺得這個建議很好,於是就從覆盆子樹林中走出來。他出來的時機恰到好處,因為外國家教發現國王不見了很擔心,正在御花園中四處尋找。

菲列克和麥提現在是同盟了,雖然他們被柵欄分隔兩地。每個星期,醫生會來給麥提量身高體重,一方面確認小國王有在長大,一方面也藉此預測他何時才會成人。麥提經常在醫生面前唉聲嘆氣,哀怨地說自己好孤單,有一次他甚至還在戰爭大臣面前說,他想要上軍訓課。

「也許您認識某個排長,他可以給我上軍訓課?」

「當然,陛下想要知道更多關於戰爭的事,這很值得敬佩。但是為什麼您要排長來教您呢?」

「或者是排長的兒子,也可以呀。」麥提高興地說。

戰爭大臣揚了揚眉毛,然後把國王的願望記在筆記本上。麥提嘆了一口氣,他已經知道戰爭大臣接下來要說什麼。

「我們會在下一次的會議中討論您的要求。」

這一切努力都徒勞無功。他們一定會叫一個老將軍來當他的老師。

但是事情的發展卻出乎麥提的意料。

在下一次的會議上,大臣們只討論了一件事:三個國家同時向麥提的國家宣戰。

戰爭!

麥提不愧是勝利者帕威爾的曾孫,他全身熱血沸騰。

啊,如果他有可以把敵人的火藥引爆的放大鏡和隱形帽就好了。

麥提等到晚上,等到隔天中午,都沒有任何動靜。關於戰爭的消息,是菲列克向他通風報信的。之前,菲列克拿信來的時候,都只會學布穀鳥叫三次,這次菲列克叫了大概有一百次。麥提明白了,信中的消息非常重要。但是他那時候還不知道,這消息有多重要。這個國家已經很久沒有發生戰爭了,因為麥提的父親,也就是智者史蒂芬,知道怎麼和鄰居們和平共處。雖然大家彼此之間沒什麼偉大的友誼,但是麥提的父親從來沒有和任何人公開宣戰,也沒有任何人敢和他宣戰。

很明顯地,這些人看準了麥提沒有經驗,年紀又小。但是正因為如此,麥提更想向他們證明,他們搞錯了。雖然麥提年紀小,但是他知道怎麼保衛自己的國家。菲列克的信上這麼寫:

三個國家同時向我國宣戰。我父親總是說,當他聽到戰爭的消息就要舉杯慶祝。我等您的消息,因為我們必須見面。

麥提也在等,他以為大臣們在當天晚上會找他去開緊急會議,這時候他──麥提,王位的法定繼承人──就可以掌舵,主導國家的命運。緊急會議確實在半夜召開,但是沒有人找麥提去開會。

隔天,外國的家教依然來給麥提上課,一切一如往常。

麥提熟悉宮廷的禮儀,他知道國王不可以鬧情緒、固執己見、生氣,尤其是在這樣的關鍵時刻,他更不想讓自己身為國王的尊嚴掃地。他只是皺緊了眉頭。然後在上課途中,當麥提抬頭在鏡中看到愁眉苦臉、額頭上都是皺紋的自己,他想:「我看起來好像暴躁的亨利國王。」

麥提等待接見大臣的時刻來臨。

當宮廷司儀告訴他,和大臣的會面取消時,麥提平靜、滿臉蒼白但堅定地說:「我嚴正要求戰爭大臣來謁見室見我,不可駁回。」

麥提特意強調了「戰爭」這個字,司儀立刻明白,麥提已經知道了一切。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