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獨/武漢大旅社冤案 法醫好友:蔣早寫好劇本 法醫只是奉命行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獨/武漢大旅社冤案 法醫好友:蔣早寫好劇本 法醫只是奉命行事

 2017-05-16 09:00
白色恐怖時期最曲折離奇的冤獄案「武漢大旅社」,重新收集更多資料後日前重新出版,本案唯一活口、高齡89歲的黃學文之妻楊薰春特地返台現身說法。圖/郭文宏(資料照)
白色恐怖時期最曲折離奇的冤獄案「武漢大旅社」,重新收集更多資料後日前重新出版,本案唯一活口、高齡89歲的黃學文之妻楊薰春特地返台現身說法。圖/郭文宏(資料照)

發生在1959年7月的「武漢大旅社」命案,在調查局介入後,原本刑事局法醫認定的自殺案卻變成他殺,調查局法醫蕭道應鑑定是被注射巴拉松農藥謀害,蕭道應的多年家庭教師、60年代近十年佳冬同鄉密友、前全美會副會長及中西部區理事長洪國治博士日前接受《民報》獨家專訪時透露,「劇本早已寫好,蕭道應只是奉命行事,做做樣子,透過他的嘴巴講出、寫上"證據"是巴拉松,至於巴拉松如何來,真的假的,不是他決定」。

當年,全台北最豪華的「武漢大旅社」經理姚嘉薦在旅社上吊自殺,因姚為回國投資的華僑,蔣介石還下令「嚴辦以慰僑情」,刑事警察局法醫葉昭渠認定為自縊死亡,5個月後,調查局介入調查,出現第二份不同的驗屍報告,調查局法醫蕭道應則鑑定姚的死因為被注入巴拉松中毒致死,蕭道應的鑑定報告使7個人家破人亡。

調查局介入 一具屍體兩份鑑定報告 政治巴拉松?

旅社老闆夫婦黃學文、楊薰春、帳房、員工、工友、房客,及台大化工系主任陳華洲教授7人被逮入獄,被調查局扣押長達79天,遭刑求逼供要在「匪諜」或「殺人犯」選擇自己的罪名,最後被以共同謀殺罪起訴,7名被告分別被判死刑、無期徒刑及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直到1976年,共九度更審,黃學文初審被判死刑,九度更審,八次被判死刑,前後被羈押、坐牢15年,之後棄保逃亡到美國。

「武漢大旅社」被稱為「雷震案」前奏曲,據《一九五九武漢大旅社》一書,經後人研究調查,本案是為阻止雷震組黨,在蔣介石示意下而製造出來的政治假謀殺案,要整肅的是和雷震關係密切陳華洲,「巴拉松」是為逮捕陳華洲而設下的陷阱,陳華洲初審判無期徒刑,入獄4年後病死獄中。

蕭道應(1916-2002),屏東縣佳冬鄉客家人,在二二八事件後被吸收為共產黨地下黨員,1946年出任台大醫學院法醫學科主任,1950年5月,台大醫院發生白色恐怖事件,許強等多名醫生被捕被殺,1952年,蕭道應被國民黨特務抓捕,選擇「自新」,在法務部調查局擔任法醫,同樣被抓,為何蕭道應不但沒被槍斃、連坐牢都免了,還高升調查局(法醫檢驗課課長)和1959年「武漢大旅社」命案有無關係?

問:當年蕭道應「自新」的內容為何?通常自新會附帶條件,例如供出其他人?

洪:蕭道應已被列入不公開通輯犯,夫妻到台灣各地避難,在故鄉佳冬避難多時,生了一名女兒名叫佳區(佳冬出生之意),白天到甘蔗園躱藏,其家人拜託一位住在佳冬萬建村的青年潘尾吉送飯,尾吉新婚不久,送飯一事被鄰居中國黨「抓靶仔」、在小溪旁養一鴨的阿堂知道,上報,蕭夫婦趕緊逃離。


1996年楊薰春在立法院前,手持先生黃學文戴著腳銬的照片,控訴被白道綁架長達39年。圖/取自楊薰春臉書

尾吉先被捕,以「知情不報」被判重刑,其新婚妻子哭得死去活來。數年後,聼說允許會面,她會面幾次後,就北上找工作,沒有再回來。我的一位哥哥曽說,蕭本人沒有被關,替他送飯的反而被判重刑,「中國黨真是混蛋!」,對潘尾吉來說,這是一個寃案。

潘尾吉根本不知道蕭道應,也不知是中國黨通輯犯,我父親比蕭道應大四歲,蕭的女兒佳區也小我四歲,我一直沒聽過父親提及蕭道應當年在故鄉佳冬避難的事,即使我在師大時告訴父親,我當蕭道應子女家教。

由於蕭1952年被中國黨特務抓捕,大部人已被捕,或許已供出名單。就我所知,他自新的條件是,終生以他所學的醫學專長替調查局法醫檢驗課工作「將功贖罪」,擔任課長,白天上班,下班後及星期假日准許在其通化街的住所開「道應醫院」看診。他醫術不錯,晚上看病,病人不少,他人很好,窮人付不起,也照看不誤,還送藥。

問:蕭道應為何甘做調查局長的棋子?去日本前後的差別?去日本是為了「證實」 武漢大旅社命案是巴拉松毒死?

洪:張慶恩是調查局長,蔣家情報頭子兼劊子手,蕭在調查局平常做刑事案件檢驗證據,可作客觀檢驗,但是政治案件如「武漢大旅社」命案被列為「政治案件」 時,就只能聼沈之岳擺佈,畢竟加上他自己有十囗家人(七個子女,妻子及岳母加上一個侄女助理䕶士)靠他養活及子女教育。就我那時的觀察,他去日本前後,生活狀況完全改變。

1962年,蕭道應去日本回來後,非常沈默寡言,開始種養蘭花,看完病人後把自己關在一間小蘭花室,燈光暗暗,只些許紅外線燈光照花,不時可聽到他的嘆氣聲,後來養鳥,幾乎沒有看到他的笑臉,蕭夫人黃素貞女士經常與我聊天,曾提到「老蕭脾氣變得暴躁,也比較常喝酒,寡言卻是容易生氣發脾氣」,蕭夫人知道他為黃學文家和其他受難者家破人亡默默卹罪!


黃學文、楊薰春夫婦雙雙入獄,留下6個小孩,最大的11歲,最小的只有3歲,原本快樂的兒童,變成無助的孤兒。圖/取自楊薰春臉書

1970我到美國留學,1988 年間我第一次獲准回台時,他們夫婦宴請我,我坐在蕭旁邊,第一次看到他的笑容,是否命案主角黃學文早已在1970年代保釋就醫逃到美國,不在黑牢的緣故?

沒錯,他去日本是奉命去「證實」巴拉松農藥,「劇本已寫好,他只是奉命行事,做做樣子」,然後透過他的嘴巴講出、寫上「證據」是巴拉松,但巴拉松如何來?真的假的?不是他決定。

問:巴拉松是農藥,和化工系其實無關,是如何牽扯上陳華洲?

洪:陳華洲教授不但與命案相關人「主謀」黃學文是同鄉好友,而且與正在組黨的雷震也是好朋友、政治盟友,雷震在當時對抗蔣介石,反對「臭頭」連任,阻擋連任不成開始組黨,當然是蔣臭頭的心腹大犯,這樣的政治關係正是情治單位向蔣邀功的最佳機會,也是最典型政治鬥爭劇本的材料。

於是,此次涉及蔣臭頭的高層政治鬥爭寫劇本的人,連結雷震關係,把陳教授牽入,是想到毒物謀殺的劇情,假藉編造陳華洲教授實驗室有巴拉松農藥實驗品,硬咬命案的巴拉松農藥是台大陳華洲教授提供的,所以拉他下來,當犧牲品,但事實上,陳華洲是台大工學院的化工教授,不是農學院,專長是化工工業化學,對巴拉松農藥一無所知。

問:蕭道應在解嚴後,有無幫忙「武漢大旅社」冤案平反?

洪:蕭從解嚴 (1988 -2002) 到他去世,就我所知,他沒幫「武漢大旅社」案渉案人平反,此外,他的大女兒蕭惠枝在台灣,先生姓陳,曾任中央大學敎務長,已退休。她大我一歲,可能也有回憶資料。其三女兒蕭北區(在台北出生以名之)現可能住在台中,那時唸初中,忙於考試,可能沒注意這案件。


1970 年洪國治 (中)出國,䔥道應夫人(左)到松山機場送行。圖/洪國治提供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