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加泰獨立公投的震撼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加泰獨立公投的震撼

2017-10-10 08:06
由於政經及歷史因素,打從2010年加泰隆尼亞就大力推動獨立公投願望。圖/翻攝自YouTube
由於政經及歷史因素,打從2010年加泰隆尼亞就大力推動獨立公投願望。圖/翻攝自YouTube

10月1日,正當四萬香港人參與反威權大遊行的時候,加泰隆尼亞人民無懼西班牙馬德里政府的強大壓力,舉行獨立公投,出盡全力守護大部分票站順利運作。選舉結果出爐,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宣佈92.01%選票贊成加泰隆尼亞脫離西班牙獨立建國,投票率達43.03%,主席普伊格蒙特(Carles Puigdemont)隨即宣佈加泰隆尼亞人民已經取得獨立權利。一如所料,西班牙首相拉霍伊表示公投結果無效。更有甚者,西班牙馬德里政府更在投票當日出動防暴警察暴力清場,釀成血腥局面,棍棒打人,拖下樓梯,關閉票站,搶奪票箱,搶走選票,阻截投票,發射橡膠子彈鎮壓群眾,造成893平民受傷,徒惹極大公憤。歐盟國家害怕自己後欄失火,大多表示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違反西班牙法律,拒絕承認,呼籲對話云云。

10月3日,多個支持獨立的團體及工會發動大罷工,號召逾300萬工人留在家中不上班。數以萬計群眾湧上街頭,抗議西班牙政權暴力,無數加泰隆尼亞獨星旗揮舞,很多人高舉各類「佔領武裝滾出去」標語反對西班牙,展示獨立決心。消防員及港口工人於西班牙執政黨人民黨的黨部外抗議。著名大型市集Mercabarna停業,巴塞隆那地鐵在繁忙時間僅維持25%低度服務,其餘時間停運。巴塞隆拿球會也參與罷工,暫停操練,抗議西班牙馬德里政府暴力打壓獨立公投、民主權利、言論自由。

西班牙馬德里政府眼見眾怒難犯,只好於10月6月由西班牙中央政府駐加泰隆尼亞代表,就警察向平民施暴一事道歉,但卻火上加油,批評加泰隆尼亞地區主席普伊格蒙特堅持公投,理應受到譴責云云。10月9日,自治區議會將會舉行會議,料將在短期內宣佈獨立。不過,西班牙憲法法院早前已經嚴令自治區議會暫停上述會議,意圖力挽狂瀾,並且警告自治區議會議長霍卡德爾及議員,如果不暫停會議,他們將會被起訴。西班牙拉霍伊政府還說:加泰隆尼亞必須首先「回歸法制軌道」。聽起來真是有幾分耳熟。西班牙這些做法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告訴加泰隆尼亞和全世界:「我譴責暴力,你不要再鬧,你不可獨立,世界支持我。」然而,再多的宣傳攻勢和政治操作也無補於事,權謀下的悔恨只不過留下偽裝的面具。

加泰外交首長羅美華(Ral Romeva)揚言:不論憲法法院有何命令,議會將會繼續召開,表明這是關乎政治,而非合法與否的問題。聽起來又有幾分耳熟。加泰獨派政黨CUP的議會議員波伊亞(Mireia Boya)表示:「我們知道到時可能有人被褫奪資格、被捕,但是我們已經做好準備,沒有人能夠阻止獨立。」另一方面,西班牙增派兩隊西班牙特遣隊合共20車到達加泰隆尼亞,據報其中一隊軍人曾經參與伊拉克及阿富汗戰爭。由此可見,獨立宣言,如箭在弦,西班牙與加泰隆尼亞的關係瀕臨決裂。

中央強權打壓反壯大地方族群的獨立訴求

正因為先有中央強權的欺凌與打壓,地方族群的獨立訴求才會更磅礡,鬥志才會更高昂。這首先不是談判妥協的問題,也不是地緣政治的問題,也不是歷史恩怨的問題,更不是甚麼自古以來民族大義之類的垃圾問題,而是一個很根本的物理定律問題:外來持續強權高壓,催生地方住民自決獨立;中心施壓,邊陲分離,割蓆分坐,自主自強。外來高壓一日不除,獨立呼聲必定風起雲湧。這是自由對抗專制、自主對抗剝削、獨立對抗附庸、人權對抗霸權的公義抗爭。尤其是某地住民擁有自己獨特的語言、文化、制度等條件,而在這些條件遭受強權侵蝕的情況下,上述訴求將會更加清晰和決絕。有無迴旋餘地,端視中心政權的應對方式。畢竟獨立建國通常未必能夠立即成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然而,忍受過程當中的陣痛和挫折,從中學習,等待時機,蓄勢待發,正是獨立建國成功的必經之路。加泰隆尼亞正是處於這樣的歷史十字路口。如果丹麥格陵蘭(Greenland)、義大利南提洛爾(South Tyrol)、芬蘭奧蘭群島,甚至是西班牙巴斯克地區的高度自治模式,無法在加泰隆尼亞獲得實現(上述成功的妥協往往是由於中心政權理性讓步與自我抑制),獨立建國呼聲只會越來越高漲。同一道理,適用於世界其他地方,例如聯合王國的蘇格蘭,以及東亞一個眾所週知的地方。

西班牙這次錯誤的暴力應對,完全咎由自取。警察棍棒打人,把人拖下樓梯,發射橡膠子彈,只不過是為了阻止一場公民投票。這是以暴力手段對抗和平的民意表態,放諸四海,無人認同。畢竟,如果西班牙政府執意認為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違憲,那就乾脆不承認它,視它如無物就夠了,何必發瘋似的打人傷人?一旦展現警察暴力,那就正好表示西班牙政府打從心底裏,害怕公投結果,害怕真實民意,害怕加泰獨立。從害怕變成憤怒,從憤怒變成打人,歸根結柢還是離不開害怕,於心有愧,無所遁形。狼英七警朱丑、旺角黑夜警察,其實他們心裏都離不開類似恐懼。

需知道加泰隆尼亞是庇利牛斯半島最早發展工業的先進地區,加泰人自認更靠近歐洲啟蒙精神,但他們不幸在政治、經濟、教育、社會、文化上,慘遭加斯蒂利亞(Castile)馬德里政權長期和持續的宰制或干擾,當然不會抱持著西班牙人那種沉醉昔日帝國榮光或獨裁強人的虛妄迷思。這種格局其實跟香港與中國的關係相當類似。加泰人所思所想,跟支持西班牙大一統民族偉大復興、爭取加泰人心回歸、追逐西班牙夢、趕快搭上西班牙歐盟成員的發展快車、洗脫西班牙幾百年恥辱、外國勢力亡西班牙之心不死等模擬口號,完全格格不入。實情是西班牙視自己為中心,視加泰隆尼亞為邊陲,而邊陲被持續要求服從中心,聽中央指揮,聽中央的話,緊跟中央走,一切重要權力歸於中央這個核心。加泰隆尼亞語要讓位給西班牙語,財稅政策聽西班牙的話,交通網絡以馬德里為中心,加泰隆尼亞自治權力必須忍受西班牙不斷蠶食鯨吞。恐怕只有自甘為奴的人,才會接受這套規則。這種霸道與欺凌,一旦持續與不斷加強,註定要逼出獨立呼聲。獨立是否適當、可行、成功,往往是另一回事,涉及時勢、智慧、勇氣、行動,但是拒絕附庸、命運自決的言論、論述、精神、鬥志,肯定早已在加泰隆尼亞人心中生根。

獨立意識非一朝一夕之故

加泰隆尼亞的獨立意識源遠流長,難以在此詳述。如要看最近一百年的歷史發展,可以從1922年馬西亞(Francesc Maci)重新推動獨立說起。後來,由於形格勢禁,他願意妥協,從獨立宣言走向接受自治政府。但是好景不常,西班牙內戰爆發後,右翼獨裁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卻在1938年摧毀了加泰隆尼亞自治制度。奧威爾《向加泰隆尼亞致敬》(1938)、海明威《戰地鐘聲》(1940),正是記載這段黑暗歷史的出色著作。及至佛朗哥在1975年死後,加泰隆尼亞人民當時只是希望重建自治政府,而非獨立建國。真正重燃現代獨立運動星火的,正是《2006年自治法》被西班牙高等法院宣佈部分違憲一事,隨即激發眾多加泰人上街抗議,進一步要求獨立建國。在2009年至2011年期間,前後約有500個城鎮舉辦過象徵性獨立公投,雖然投票率偏低,但都傾向支持獨立。後來,加泰隆尼亞議會由支持獨立的政黨在選舉中首次贏得過半數,並在2013年初通過《加泰隆尼亞主權宣言》,表明加泰隆尼亞人民有權自決政治前途。2014年11月9日,加泰隆尼亞舉行無約束力的諮詢性自決公投,投票率35%,支持獨立佔81%。及至2016年,新任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宣佈在2017年10月1日舉辦有約束力的獨立公投,一直被西班牙政府視為違反1978年西班牙憲法而成為眼中釘。承上所述,投票率43%,支持獨立佔92%。由此可見,獨立呼聲,逐漸升溫。今天局勢,其來有自。一切都是來自強權壓制,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坊間有兩個迷思,值得在這裏探討一下。首先,國際主流媒體及評論意見認為:西班牙是歐元區第四大經濟體,加泰隆尼亞的經濟產量佔全西班牙大約五分之一,如今加泰隆尼亞人要求獨立,一切只不過是為了錢。他們的論據是:由於加泰隆尼亞人交稅多,享受財政支出和公共服務少,所以他們才會要求獨立建國。我不大認同這種粗疏和跳躍的論點。沒錯,加泰隆尼亞人對於西班牙的經濟體制、財政預算、稅收、支出、轉移支付(稅收重分配)等問題,固然一直怨聲載道,但這只不過是他們要求獨立建國的其中一個很小因素而已,甚至根本不是主要原因。要求少交稅或者多受惠,事實上完全可以單純針對此事,展開談判或者抗爭以謀求解決,而且這種做法已經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區取得成功。如因區區此事,無庸追求獨立。加泰隆尼亞人之所以強烈追求獨立,是因為西班牙人民黨政府深感加泰隆尼亞尾大不掉,實力非凡,跟巴斯克截然不同,於是決志要從語言、教育、交通、財政、經濟、社會、人權、法治、文化等各層面,把加泰隆尼亞永久納入西班牙版圖,泯滅加泰隆尼亞的獨特性格,把其融入到以西班牙馬德里為核心的洪流,以維護西班牙馬德里政權統治整個西班牙的權威和穩定。正是這一點撼動了加泰人的歷史、文化、習慣、語言、信念,再加上馬德里政權持續高壓統治,以及侵犯加泰人權的事件層出不窮,終於令加泰人挺身而出,守護家園,自決命運,獨立建國。換言之,加泰人追求獨立,不能用經濟決定論充分解釋。

另一個更根本的問題是:是否真的有過半數加泰隆尼亞人支持獨立?西班牙政府和國際輿論大多持否定看法,表示公投非法,而且只有佔少數的加泰隆尼亞人投了票,因為支持留在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選民大多抵制了這次公投云云。然而,這是以偏概全的看法。我們應該宏觀地看看其他數據。一、歷年民意調查結果顯示,自2012年下半年開始,加泰隆尼亞追求獨立建國的人數,持續高於追求建立聯邦者,持續高於追求延續自治政府者。二、10月1日的公投結果,毫無疑義地顯示高達40%合資格選民(不論有無投票)明確投票支持獨立,進而建設加泰隆尼亞共和國,這是一個不容小覷的數字。我們絕對不可以簡單解讀其餘60%都是反對獨立建國,因為其中只有3%明顯表態反對或者投下白票,至於其餘57%只是保持沉默而已,不可能全部都是杯葛或抵制公投的選民。三、由於這次公投備受西班牙暴力機器阻撓,因此據報有大約77萬選民因為恐懼、技術等各種原因而無法投票。如果把這些人算進來,投票率即從43%提高至55%,投票率過半,支持獨立過半,民意趨向已經毫無疑義。如果有些人把這些現象視而不見,恐怕只不過是抱持深厚成見,頑固地自欺欺人而已。

獨立建國要成功需勇敢行動

最後一個問題是:主流國際社會不接受加泰隆尼亞獨立,反而要求他們遵守西班牙憲法,加泰人可以怎麼辦?其實,獨立建國成功不一定能夠一蹴即就,但需要勇敢行動,先宣佈,後斡旋,始終守護重要產業資源、財經實力、政治權力、外交能力、軍事實力。有了籌碼,再作談判,在反覆轉進過程中,逐步推展國家政體被其他國家承認,甚至不惜確保有堅實的民兵實力,足以跟西班牙軍隊展開熱戰或者冷戰。當西班牙政府無力繼續管治加泰隆尼亞的既定事實一旦鑄成,而且持續一定時間,國際局勢與地緣政治就會逐漸向承認加泰隆尼亞獨立建國及與其建交的方向轉變。換言之,萬事起頭難,不做一定輸,做了可以贏,但要贏就必須要有信念、恆心、智慧、技巧、實力,進退有度,奮發有為。

綜合上述所言,究竟我們可以汲取多少靈感或者養份?哪些可以吸收改良?哪些不宜照搬照抄?這些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值得思考的重要問題,需要彼此集思廣益,從長計議。坊間有些人希望全盤封殺這些理性思路與想像空間,不是頑固,就是心虛,不值得大家拘泥和糾纏於這些惡言惡語。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