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神國日本荒謬的決戰生活:一切都是為了勝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神國日本荒謬的決戰生活:一切都是為了勝利!

2018-08-08 10:56
作者:早川忠典
譯者:鳳氣至純平、許倍榕
出版社:遠足文化
出版日期:2018-08-08
官方網址:

林文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 副研究員
陳培豐|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 研究員
游勝冠|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 教授

「這樣一本以日常生活為主體的歷史書,透過一張張圖片與當時的口號文字,引領讀者進入戰爭時期的種種公共與私人生活空間,親身體會神入當時人的感受想法,並透過作者的文字解說,了解這些戰爭言說背後國家總動員體制文化統制的強大威力。」──林文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透過本書豐富的史料,讀者可以窺見帝國日本與當今日本的虛與實,也能想像活在日治時期的臺灣人過著什麼樣的『決戰生活』。」──鳳氣至純平,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員

 第四章、終將贏得勝利的決戰生活(摘錄)

在空襲下育兒

在空襲下育兒是當時最迫切的問題,像是〈空襲下孕產婦須知〉(《主婦之友》昭和二十年一月號)、〈生產與空襲不能等〉(《主婦之友》昭和二十年四月號)、〈嬰兒也穿上防空服裝〉(《婦人俱樂部》昭和十九年十月號)等,也有不少很實用的文章,如:在濕氣重且陰冷徹骨的防空洞裡生活如何保護小孩。

在有關嬰兒的營養方面,〈代用乳(非奶類營養)的作法與餵食法〉(《主婦之友》昭和十九年十月號)、〈人工營養兒的大豆粉營養法〉(《婦人俱樂部》昭和二十年三月號)等文章,是很詳細的指南。若讀一讀當時母親們的苦勞,則會讓人想哭。順帶一提,所謂「代用乳」是炒米、小麥、大豆等的粉末,加上柴魚鬆、魚、蝗蟲、幼蟲等的蛋白質,以及蔬菜乾、砂糖、鹽等,再以熱開水沖泡。嗚呼!

當然,也有徹底發揮皇國日本拿手的無用精神主義者,如《主婦之友》的〈戰時下孕婦的使命〉、〈孕婦的精神鍛鍊〉(昭和十八年九月號)、〈戰勝敵國美英的母親吧〉(昭和十八年十月號)、〈在「育兒生活」上戰勝敵方吧〉(昭和十九年八月號)等標題躍然入目,可見軍人大叔的說教系荒謬育兒論正大行其道。

在空襲即將猛烈展開之時,甚至出現了這種不負責任的說教:「防空不只是讓小孩免於受害。只有成長於戰場的小孩,才能有活生生的戰鬥體驗,並將此作為基礎而加以活用,以便將來成為國家的強兵,上戰場效命。不可讓小孩害怕戰爭,更不可讓他們抱著盲目的和平思想。以空襲為戰時下精神鍛鍊的鐵砧並加以活用,我深信,這種為人母的態度,就是『兒童防空』的根本。」(《主婦之友》昭和十九年八月號)讓人一眼看穿,這是敗北局面的逞強,甚至已經超過不肯認輸而達到價值顛倒的地步了。

我想,被強加這種「空襲體驗」的母親與嬰兒應該都受不了吧!

取得廚房戰爭的勝利吧!

《婦人俱樂部》在昭和十九年(一九四四)八月號刊登了一篇短文〈廚房戰爭的取勝之道〉。作者是東京帝國大學工學部航空原動機學科教授.工學博士富塚清。他是日本開發原動機的先驅,戰後投入二行程循環引擎的研究,與本田宗一郎並稱為日本機車開發之神。

「『銃後也是戰場』的狀況日益深化,以往被視為銃後裡最後方的廚房工作,也進入了名符其實的戰爭狀態。

然而,儘管用寫的、說的努力提倡『廚房戰爭』,也難以產生真實感,我認為這就是廚房戰爭的特質。最關鍵的原因在於看不到敵人的蹤影。」

「看不到敵人的蹤影」是理所當然的,說到底,根本就不存在「廚房戰爭」這種「戰爭」吧。

「只要把眼睛——不是肉眼,而是心眼——轉向日本之外,就可以清楚看到對手。敵人不外乎就是敵國美英的主婦等。」

出現了!大日本帝國最終偵察武器——「心眼」才看得到的敵人,而且對手是美英的大媽們……。真是個壯烈的超自然戰爭。

「諸位大姐的敵人已經很明確了。……然而,與美英的主婦為敵時,以為做到那種程度就算勝利了嗎?……因為我聽說,她們從家庭裡產生更多更多的餘裕,直接為軍需生產方面提供了很大的助力。她們利用在家事節省的時間,學習了比諸位大姐還厲害的科學與技術……我想諸位大姐也聽過,像航空工業等,有近百分之五十以上乃出自於她們之手。」

總之,他想說的是,將隸屬於家事的女性勞動力(特別是「主婦」)動員到戰爭體制中,其多寡決定了「廚房戰爭」的勝負。這就是富塚博士硬擠出「廚房戰爭」這個「奇戰」的問題意識。

在這個國家總力戰的時代,就連設在家庭最深處的廚房都是戰場,婦人則成為「廚房戰爭」的士兵——這種透過博士言論的現代戰爭的本質,可說是顯露無遺。

將廚房要塞化吧!

「將廚房要塞化吧!」在本土空襲已迫在眉睫的昭和十九年(一九四四)夏天,《主婦之友》八月號的封底出現了這樣的口號。

「『廚房』防護對策要綱:為了將『廚房』業務發揚到最高的境界,同時無論遭到什麼樣的空襲或災害也能確保其機能,應該要藉由整備及防備『廚房』,將『廚房』徹底武裝化。」

「廚房的武裝化!」真是讓人讚嘆不已啊。內文中附有以下淺顯易懂的解說:

「廚房是掌管一家營養的重要作業場所,更是帶給全家希望與元氣、迎接明日『廚房』快樂勞動的『原料』工廠。因此這個重要的廚房,在空襲之下也必須徹底防護。『廚房的要塞化』就是負責人——主婦最迫切的重要業務。」

「全家明日快樂勞動」,以防空指導的前言來說,是相當少見的開朗口吻。「希望」、「元氣」等是昭和十九年(一九四四)時很少使用的詞彙,但竟出現在這樣的文章裡,實在令人驚訝。

這篇文章的內容是,因為廚房集中了電力、瓦斯、油等容易起火的要素,所以平常須勤於整理、清潔以備空襲,如前述引用的「廚房業務」這種不知是軍人用語還是官方用語的珍奇概念都出現了。

「廚房正是主婦的決戰場。因此主婦平常在廚房的工作不外乎是主婦特有的防護訓練。如此,試圖將『廚房要塞化』的同時,也須開朗、明亮且快樂地為每日炊事下工夫。」

「廚房要塞化」這個口號,本身就說明了可惡的敵國美英已迫近我們頭上,主婦頂多只能守護自己的城堡,戰況已經惡劣到這種程度了。儘管如此,軍部直到文章的最後一行都不認輸,還畫蛇添足地加上「開朗、明亮且快樂地」這種雞婆的話。

這期八月號出刊一個月後,《主婦之友》九月號的封底附圖介紹了「警報下的廚房」。此圖顯示,照理說廚房是「主婦的決戰場」,已經好好地「要塞化」了,但婦人們卻只能勉強帶著避難袋與食糧逃離。看來,軍部的天真僅維持一個月就被迫大幅修正方向了。

必勝防空睡衣

昭和二十年(一九四五)二月號的《婦人俱樂部》介紹了「必勝防空睡衣」的製作方法。比起「決戰型襯衫」,從名稱看來「必勝防空睡衣」就略遜一籌,但防空睡衣=夜間遭空襲也能直接避難的「睡衣」,這種發想真不簡單。

此防空睡衣有三種設計:嬰兒用、兒童用、婦人用,彷彿可以看到在空襲中拚命保護幼兒的母親身影。這個「防空睡衣」是與防空頭巾一體的連身睡衣。其特徵是,當夜間空襲警報響起,立刻逃到外面也無需更衣。

大人用的鋪了棉款,精心設計成直接穿著逃跑也不會擔心寒冷的款式。嬰兒用的則有「防空棉被」的配備,可立即以棉被包起來避難的優質產品——雖然如此,其基本宗旨都是為了方便避難。

不過,此「防空睡衣」的報導開頭竟然出現語調激昂的引言:

「殘虐美鬼的狂轟濫炸不分晝夜,如今內地已成為血戰場。我們必須抱持旺盛的奮戰精神,守護天皇之國。做好萬全準備,夜晚安穩就寢,一旦敵機來襲,立即下床展開防空活動,在此介紹這種敵襲下的必備用品——必勝防空睡衣。懇請重新檢視您的睡衣。並請您透過改造、更正來做好有事即應的準備。」

引言隻字未提「遭遇空襲時如何逃難、如何防身」等詞彙,從頭到尾只強調這是款鼓舞「奮鬥精神」的「睡衣」。

由於「防空睡衣」的名稱總讓人覺得是被動的狀態,而凸顯了「敗戰」感,因此前面特地加上「必勝」。但這樣還不夠,於是又加了虛張聲勢的引言及毫無內容的煽動話語,只是這樣而已。

在此,大日本帝國特有的真心話與場面話顯露無遺,每天淨讀這些文章,肯定會瘋掉。無論如何,哪怕一個人也好,如果能靠這件睡衣保命的話就好了,但實際情形又如何呢?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