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愛台人士永山英樹:喚醒日本人支持台灣是我的終極關懷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愛台人士永山英樹:喚醒日本人支持台灣是我的終極關懷

 2018-08-09 13:40
永山英樹說,台灣政府可能怕中國;身為一位愛台人士我則不怕。資料圖片/郭文宏攝影
永山英樹說,台灣政府可能怕中國;身為一位愛台人士我則不怕。資料圖片/郭文宏攝影

永山英樹(Hideki Nagayama),目前為日本人台灣2020東奧運動會議主任,亦擔任台灣研究論壇會長。今年6月間,他接受《台北時報》(Taipei Times)訪問時指出,由於他幫台灣發聲,並訴諸動員日本民眾,引發北京的焦慮感,中共也擔心台灣「自主意識」可能擴大其影響層面。不過,他亦坦承,台灣2020東奧正名,能否在日本推動成功,存在相當變數,因為東京都議會內部議員,部份傾向「親中」或「懼中」成份。以下為《台北時報》記者黃台林( Huang Tai-lin,音譯),訪談永山先生的摘譯(透過該簡短內容,讓我們得以窺見,日本人日愈支持台灣的心路歷程):

你曾在幾年前,推動將在日居留台灣人的國籍身份,由「中國」改為「台灣」。接下來,你推動2020東京奧運,主張用台灣隊,取代「中華台北」。為何做為一位日本人,你卻如此支持台灣正名?

永山:先從2003年開始談起,當時日本法務省(Japanese Ministry of Justice)訂定的「外國人登記卡」,將台灣,列為中國一部份,我覺得不對勁,提出要求,認為應予更正;不過,法務省置之不理,僅管他們早就意識到,「台灣並不屬於中國」的事實,而且日本也不承認「台灣是中國一部份」。

當時我似乎感受到,法務省並不想改變現狀,擔心會激怒中國。透過這起台灣人「國籍」事件,讓我明白「中國(同樣)對其他國家施壓問題的嚴重性。」到了2012年,日本發給外國人的「外國人登記卡」,改為「居民卡」,並允許台灣人可以選擇「台灣」做為自己的國籍。

至於,推動「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一事,我(自己)將它視為日本國內事務。當國際奧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宣佈東京贏得2020奧運主辦權之際,我就認為,台灣隊應該有權用「台灣」名稱參賽。於是,我跟一些日本朋友,在網路上為「台灣隊正名」發動連署,後來台灣民間也加入推動行列;總計這項網路連署人數,已超過10萬分。後來,由於不清楚網路連署的真正「效力」(effectiveness)如何?讓我改變作法,開始逐一搜集書面連署書,最後會把這些支持「台灣隊」的陳情資料,送交東京都議會。

回到一開始的提問,為何做為一位日本人,卻支持「台灣正名」運動?原因,首先是我愛台灣。其次、台灣人對日本向來友善,當日本在2011年3月11日發生福島地震海嘯之際,台灣人馬上出面幫助日本人;因此,日本人幫助台灣純粹是想要回報。其三、有一部份日本人至今的印象仍認為,台灣是中國一部份;這類誤解是危險的,因為這將讓「中國併吞台灣」,在「一中」名目下取得正當。透過,街頭搜集支持台灣的同意書過程,我們想讓日本人知道,台灣屬於台灣人民,而非台灣是中國一部份。

在東京街頭搜集同意書過程中,有沒有遭受威脅,或來自路過中國人的言語攻擊?

永山:有的。住在日本的中國人,或中國觀光客,會用一種「中華民族」正義感靠近我們,然後說:「為什麼你們日本人要干預中國事務?」我們則客氣反問道:「可否告訴我們?台灣從何時起開始屬於中國領土」結果,沒有人答得出來。

當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運動連署,剛開始推動期間,中國國務院台灣辦公室,就立即發出聲明,認為東奧運作,必須符合國際奧會規章。北京明顯害怕台灣隊的正名運動;不過,我們的訴求對象,一開始就鎖定日本民眾,以及國際社會;的確,北京擔心我們運動影響層面強大,超乎預期。

日本人對於2020東奧台灣正名陳情的反應如何?

永山:日本人的反應,可以說相當熱烈;這是跟日本許多國內運動對照來看,日本人對台灣事務比較熱衷,也得到更多尊重;許多人感興趣,願意支持,原因是「台灣」這塊招牌吸引人。

我目前負責北東京的陳情表格搜集,約得到2萬分,成果還算可以畢竟我們志工人手不足。連署件數的多寡,並無最低門檻限制(當然連署書數量是越多越好),希望東京都議會,能夠採納我們意見,將東奧「台灣正名」列入討論議案。

議會內部,當然有些議員是親中、恐中傾向者。不過,支持台灣者,還是有的,我們期待議會可以通過支持我們為台灣正名的目標,並把議會決議送達國際奧會進行討論。當然,我們必須指出,日本媒體對於東奧台灣正名一役並不看好,也少有報導,原因是他們也怕惹惱中國(譯註:不過,現在情況也許稍有改觀,因為美日安保同盟,以及美國對中國態度日愈強硬。)

台北奧會對於東奧台灣正名,是否也扮演重要角色?

永山:當然!想讓這場運動成功,台北奧會跟台灣政府的支持,是必要的。不過,這2方好像有意置身事外,說穿了就是怕「製造麻煩」。我知道台灣當局有這層政治顧慮,所以我始終將這一役(視為)日本國內的一場(啟蒙、喚醒運動);不過,我希望台北奧會不要「居間作梗」蓄意破壞。另一方面,台灣政府常提道,「中華台北」這個參賽名稱,雖不滿意,卻可以接受;這種說法,讓我覺得台灣政府「沒有勇氣」。

最後一項提問,日本人對台灣的一般觀感如何?

永山:1990年代,李登輝就任台灣總統之前,台灣在蔣家政權統治之下,日本人對台灣並不感興趣。蔣家自認為代表著「自由中國」,其實,絕大部份日本人都知道,中國只有一個,而且並沒有自由中國(Republic of China)這回事。

到了李登輝時代,日本人對台灣情況有所改觀,因為李登輝就任總統之後,推行一系列民主化改革;隨後,李登輝赴日演說,為「獨立台灣」理念發聲,也擺脫了日本人對於國民黨統治時期,壓制台灣言論自由的不良印象;日本人從那時候開始重新認識台灣,認為台灣應該要是「台灣人的台灣」。

日本年輕人原本並不關心政治事務;不過,因為台灣人對於日本震災之後的大力協助,從而發展出日本年輕一代對台灣的「親切感」,並視台灣為「鄰近日本的兄弟之邦」;新一波「愛台者」從而在日本自然誕生。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