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報文化講堂】劉育志:台灣醫療已成政治籌碼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報文化講堂】劉育志:台灣醫療已成政治籌碼

 2015-11-07 21:53
民報文化講堂延續上個月的文化傳遞使命與熱情,今(7)日繼續在URS27W城市影像實驗室開講。十一月醫生月,首發邀請到外科醫師兼超人氣作家──劉育志,透過他在這醫世代及創作路上不同以往的經驗及觀察,帶大家瞭解台灣醫療面臨的問題,以及聆聽自己的聲音(郭文宏/攝影)
民報文化講堂延續上個月的文化傳遞使命與熱情,今(7)日繼續在URS27W城市影像實驗室開講。十一月醫生月,首發邀請到外科醫師兼超人氣作家──劉育志,透過他在這醫世代及創作路上不同以往的經驗及觀察,帶大家瞭解台灣醫療面臨的問題,以及聆聽自己的聲音(郭文宏/攝影)

民報文化講堂延續上個月的文化傳遞使命與熱情,今(7)日繼續在URS27W城市影像實驗室開講。十一月醫生月,首發邀請到外科醫師兼超人氣作家──劉育志,透過他在這醫世代及創作路上不同以往的經驗與個人觀察,帶大家瞭解台灣醫療面臨的問題,以及聆聽自己的聲音。

劉育志,筆名「小志志」,是名外科醫師,也是網路宅男,對於人性、心理、歷史、科學有許多的好奇。經營《外科失樂園》網誌,累計瀏覽人次已經突破一千五百萬。現在是名專職作家,在各報章雜誌撰寫專欄之外,並著有《醫龍物語》、《刀下人間》、《玩命手術刀》等書。

台灣醫療被當成政治籌碼

那是八八風災的夜晚,劉育志回憶道。當時他幫一位十二指腸潰瘍的老人開了刀,挽救回一條生命,卻在事後收到了一筆30萬的罰單,理由是認為他浪費醫療資源。那時的他相當沮喪,不明白自己做了什麼壞事應該被罰這30萬,同時也深感於台灣醫療制度的崩壞現象。這讓他開始思考台灣醫界所面臨的問題,以及自己在醫師生涯、工作、以及生命的價值與意義。

從外科醫師轉換跑道成為自由作家的劉育志說,改變他人生的關鍵,其實正是全民健保。

他說,台灣健保的支付制度是,在今年即訂出明年的總額,而你有的錢就是這麼多,可像是登革熱、塵爆這類事情是無法預測的,這些額外支出的勞務、藥物,總額花完的話醫護們只好自己吃下來。此外,台灣的急診醫療也處在一種崩壞的邊緣。劉育志說,「在一些醫院,病人進來後直接在地上急救,甚至是相當常見的情況,簡直和戰地沒兩樣。」而醫生和護理人力也相當缺乏,即使近年醫生成長六成,但住院日數和成長率卻更為驚人,必須壓榨更大量的時間才能滿足需求。

「有沒有想像過當你要開刀的時候,站在你旁邊的醫生其實已經兩天沒睡覺?」劉育志說,台灣醫生可以連續工作36小時卻不違法,可醫生睡眠不足,其實受害的是病人。「當你自己躺在手術台上,就會知道這是多恐怖的事情。」

在台灣,醫療被當成了政治的籌碼,到了選舉就跟你說要調降保費,並且冠以「為民眾把關,省下大量醫療費用」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事實上,背後所付出的更大成本,是一般社會大眾看不到的。劉育志說,一個無法永續經營的制度就像煙火一樣,放完就沒有了,只會留下滿地垃圾。

義無反顧的作家之路

2013年夏天,劉育志毅然離開了醫界,專職寫作。這在許多人的眼裡看來,或許是一件不會被拿來鼓勵自家孩子的事,特別是上一世代觀念傳統保守的人們眼中,就應該是「念書、考試、找工作。不要想些有的沒有的。」他認為,這在30年前是沒有錯的,然而如今2015年已是個學歷通貨膨脹的世代,即使擁有碩士文憑,也只是跟30年前的高中畢業生一樣價值罷了。工業化社會的大規模生產模式,製造出了大批一模一樣的人,「沒有不可取代性,隨時能被替換掉。」

劉育志說,他並不是反對這樣的「罐頭人生」。這一定會是人生的第一步,它可以讓你吃飽,但三年五年之後,你會發現自己是被困住的,被關在罐子裡,心裡隱隱約約覺得自己的人生有缺憾。而一個枯燥的工作,儼然一座「靈魂屠宰場」。

究竟什麼樣的工作才是好工作?劉育志說,「想擁有你所沒有的,就要去做你沒有做過的事。」來自過去的傳統觀念上已經有某種制約,人們容易覺得「我做什麼,就要得到什麼」,事實上,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你就去做一件你喜歡的事,把它做得很好,你就能有自己的價值。」劉育志說,囚禁一個人的不是籠子,而是腦子。阻止你自己的,只是你自己,不是其他任何人。

對劉育志來說,創意是無所不在的,而「所有的奇蹟都是來自累積」。他說,不要覺得自己太小或太老,只要活著,就是適合創作的時機。「不論點子有多小多蠢,只要執行出來,會發現原來這麼有影響力。」對他自己而言,就是用寫作去完成這件事。劉育志認為,這些都要靠累積。他曾多次被出版社退件,然而他只是持續寫作,最後那些曾經退他件的出版社都主動來找他合作,其文章超過130萬點閱。這個經驗讓他體認到持續累積的重要。「即使你的作品沒有人看,它也不會消失。今天投入多少,作品就是在那裡,只要有所累積、持續去做,總有一天會被人看見。」

至於以後寫作有沒有什麼目標,劉育志說,他「沒有目標、沒有終點,只是累積,並且在這個過程中得到快樂。」對他來說,人生最開心的,就是你能夠做你最喜歡的事。而更令人開心的,是有人陪你做喜歡的事。

劉育志現在和太太白映俞一起寫作、出書、經營網誌《外科失樂園》和《好奇頻道》,並將複雜困難的醫學知識化作簡單易懂的圖文。不僅僅以更貼近人們的方式推廣醫學教育,他們也從中體認到工作的意義、生命的價值、以及做自己喜歡的事的快樂。

最後,對於台灣醫療體系的問題,劉育志再次強調,很多人用醫學倫理來規範醫生應無限制工作,其實這件事本身就違反醫學倫理。「如果我秉持知情同意原則,誠實告訴你我20小時沒睡了,你敢不敢給我開刀?」他說,這是整個大環境的問題。當你已經有了能力,我們應該要努力的,是去改變這個制度;有影響力,就去推動社會環境的改變,不要讓小孩進到裏頭被制度吞噬掉,也別預設要把小孩培養成什麼樣子。最好的方法是帶領小朋友去認識這個世界,讓他們自己產生興趣。他說,「也許創意是天生的,但只要有一場雨,就能在沙漠開出花來。」

 

※ 11月16日前將500字心得寄到小志志臉書粉絲專頁,即可獲得《醫龍物語》書籤一份。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