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獨/【影音】曹長青:「喜樂島」全球16後援會/ 彭文正:驚濤駭浪民視爭奪戰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獨/【影音】曹長青:「喜樂島」全球16後援會/ 彭文正:驚濤駭浪民視爭奪戰

民視散股「台派力量」壓倒試圖遮住台灣眼睛的「紅手」…。台灣的命運和前途,……你怎麼知道不可能?天底下絕對沒有不可能的事。我們自己要準備好,我們自己要把事情預備好,我們才會有機會….

 2018-04-05 11:34
曹長青與彭文正1日在日本台灣同鄉會演說。(圖/林崑峯)
曹長青與彭文正1日在日本台灣同鄉會演說。(圖/林崑峯)

「喜樂島聯盟」目前已有全球16個後援會,曹長青說:4月7日高雄正式成立大會各後援會長將以全球視訊現身講話,此外,海外鄉親台派社團領袖並以實際行動,像去年支持郭倍宏掌民視發起聯署,要在平面媒體刊登全版文宣力挺喜樂島推動台灣成為正常化的國家,他強調,只有正常國家,才能喜樂。

「喜樂島聯盟」,目前除了國內的台派踴躍報名外,據悉,來自全球千位台僑社團活躍人士也在全球各地「動起來」」!

此外,民視去年的股權爭奪戰,彭文正1日在日本台灣同鄉會演說中也特別詳細說明當時的狀況,原本認為這是一個單純的商業行為,結果到後來他們才發現,這個背後有一個更大的勢力在操弄。那個時候民視的處境很困難,中國想要拿下來……仔細的去拆解「他們(對手)」背後通通有紅色的影子,這些人集結的背後都有中國市場的因素在。

民視去年的股權爭奪戰,狀況是「對手」佔了25%的股份。而以郭倍宏在內的陣營只佔5%,也就是在外還有70 %的散股,大股東是25比5,結果最後,散股的台派力量壓倒想要遮住台灣眼睛的一隻「紅手」…..

彭文正說:後來台灣財訊等財經雜誌都指:這是台灣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的股權爭奪戰的結局,沒有一個25%的大股東會輸給5%的,就只有民視。

為什麼挺民視?因為大家是在挺台灣最後剩下的「良心」跟最後一個堅持「台灣價值」的電視台。

彭文正說:所以台灣的命運和台灣的前途,也是計劃不如變化……,你怎麼知道不可能?天底下絕對沒有不可能的事。我們自己要準備好,我們自己要把事情預備好,我們才會有機會,台下響起熱烈掌聲。

他並特別感謝曹長青,因為其(曹)如果沒有受過中國共產黨鬥爭的經驗,就不會知道說,這個「局」原來是這樣…….。

※彭文正演說驚濤駭浪民視爭奪戰內幕逐字內容摘要(完整內容詳見影音)

在民視一年多前的股權爭議,就像當年在一個電視台接一個主持人就把台大的教職給搞丟了,把退休金也還給國家了。而那管中閔兼那麼多的企業及教職就都沒事,還要選校長。所以說今天中國的手伸入台灣,絕對不是巧合,每件事情都是經過設計的。

在蔡同榮過世前一年,在一個非常奇怪的場合蔡同榮突然叫他跟郭倍宏去跟他吃一頓飯,在吃飯的場合民視的股東及大老通通都在,蔡同榮突然跟郭倍宏講說,能不能麻煩你來接掌民視?郭當時覺得很奇怪,其也已經淡出台灣的政治20年了,為什麼突然把他找來?郭倍宏當時很難答覆,就跟蔡同榮講說,你再去找別人,也就是說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他,只是說你再另外找別人。

結果沒想到過不到一年的時間,蔡同榮就過世了。所以郭倍宏後來跟他(彭)講說,他來不及拒絕蔡同榮,所以沒辦法只好把這個擔子吞下來。那他擔下來的時候有鋪天蓋地的力量要反他,這個很正常,可是到後來要開股東大會的時候,就開始有人在外面大量的收購委托書,然後他們以民視的名義買通了所有民視裡面一些環節的關鍵人物,然後他們用一個台灣沒有發生過的收購委托書的方法,用宣傳車跑遍中南部的大街小巷去收購委托書,他們的手法就跟選總統一樣,這就奇怪了!如果說民視是很賺錢的公司,但沒有啊!民視從頭到尾的目標就不是完全的要賺錢,頂多就是沒有賠而已。但這麼樣的公司怎麼會有人用盡各種手段要來收購?

然後要收購的人越來越多,一個一個的加盟,仔細的去拆解他們背後通通有紅色的影子,這些人集結的背後都有中國市場的因素在。然後他們就開始丟黑鍋給郭倍宏,說郭倍宏一年多來把民視營運績效做得很差,但是一個績效很差、賠錢的公司,為什麼他們要拿這麼多錢來買?那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這不是自打嘴巴嗎?而且那時他們砸錢的手法是,只要你開價他就買,用這種方式在收購民視的股票。結果在整個過程中包括郭倍宏及很多人在內開始都傻傻的,他們認為這是一個單純的商業行為,結果到後來他們才發現,這個背後有一個更大的勢力在操弄。

那個時候民視的處境很困難,中國想要拿下來,民進黨也不喜歡他們,希望他們最好能夠換人。兩邊夾擊他們根本沒有路可以跑。

到最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要特別感謝一個人就是曹長青….因為他(曹)如果沒有受過中國共產黨鬥爭的經驗,他就不會知道說,這個「局」原來是這樣。

當時曹長青跟他(彭)講,這背後一定有問題,你們不要再裝斯文要趕快動起來,他說這背後有一個更大的陰謀在,你們一定要趕快行動。他們才慢慢意識到這個局不是這麼單純。後來他們就卯足了勁,在節目中把民視的處境、民視的狀況,把中國背後的因素,講的非常清楚,台灣人才開始領悟,這原來是一個想要把台灣的眼睛給捏起來,想要遮住台灣眼睛的一隻紅手在後面操作。

結果我們在最後的一個禮拜當中密集的宣傳民視的理念,拜託大家、長青兄也在海外集結大家連署,台灣所有台派的人除了當官的人以外也都具名連署包括前總統在內以及海外所有的同鄉會,通通都連署挺民視為什麼挺民視?大家是在挺台灣最後剩下的「良心」跟最後一個堅持「台灣價值」的的電視台。

最後大概在股東大會投票前一個禮拜,總統府透過別人跟我們講說你們已經輸了,私底下一些同事及名嘴在外面也得到了訊息,他們也都不再想上民視,因為怕被貼上標籤,因為他們覺得要換人了,甚至在外面寫文章開始唱衰他們。然後他們的對手已經連董事長都找好了,找的也是一個台派的人,整個過程都已經布局好了。那時候他(彭)也覺得他們輸了,他跟他們的團隊說準備找工作了,他說輸的那一天,其就立刻離開,一天都不會多做就走了。

所以台灣的命運和台灣的前途也是計劃不如變化……,你怎麼知道不可能?天底下絕對沒有不可能的事。我們自己要準備好,我們自己要把事情預備好,我們才會有機會。(鼓掌聲)

結果在股東大會投票前一個禮拜,他們就覺得有一股力量在支持他們,有小股東住在深山裡面到民視一定要找到他,堅持要把股票交到他的手裡,他穿得不怎麼樣,可能就只有一點股份,他說怕被別人截走;另外一些人也是都親自要交到我的手上,可見大家真的在挺民視,要挺台灣最後一個「本土的電視台」。

結果當時所有的人都覺的「我們輸了」,包括其自己都覺得輸了,當時的狀況是對手佔了25%的股份,而以郭倍宏在內的陣營只佔5%,也就是在外有70 %的散股,大股東是25比5後來台灣的財訊等一些財經雜誌都說:這是台灣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的股權爭奪戰的結局,沒有一個25%的大股東會輸給5%的,就只有民視。結果就是這百分之70裏的人都不肯將他們的股票賣給對方,不管用多少錢來買,他們偏偏就是不願意賣給對方,就是這樣在挺他們,所以你說台灣有沒有希望?!(鼓掌聲)。你說中國有沒有辦法買台灣?彭說,要告訴大家的是,台灣還是有很多有骨氣的台灣人。

結果這70%裡面的散股投票率有85%,你把它想想股東大會的投票率有85%!包括寄委托書包括四散海外的一些股東都寄回來委托,結果這70%的85%共60 %的股份中的50%挺民視,只有10%挺對方,結果他們就是以55比40的比率打了一場漂亮的戰爭(鼓掌聲)。

「因為大家相挺,所以民視才有這個力量繼續堅持下去」!因為他們在做這個節目的當中,改革的力量就是會影響到很多人。

在政黨輪替以前,其在壹電視做節目的時候,其就是照三餐在罵國民黨,並不是因對國民黨有什麼成見,而真的就是「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事實就是這樣,那時選舉的時候他也是照樣這樣喊,國民黨還沒倒啊!繼續在亂啦!「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這是至理名言。但是民進黨執政台灣就會好嗎?這他也實在不知道了(笑聲)!

最後彭文正感性的說:他只能說要「把民進黨內那個向上的力量把它激發出來,台灣才會好。」更進一步來講,就是說台灣的台派力量,不管哪個黨派,只要他追求台灣的本土價值,而不要被中國買掉,不要被官位買掉,我們都該支持,讓綠營裡面的這些泛綠陣營有一個良好的互動。(鼓掌聲)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