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震驚!美聯社前駐台記者揭密/中共巨獸2018武力奪台野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震驚!美聯社前駐台記者揭密/中共巨獸2018武力奪台野心

 2017-07-22 12:23
習近平所代表的中華民族主義,已對台灣問題失去耐性。圖片翻攝自/香港立場新聞網站
習近平所代表的中華民族主義,已對台灣問題失去耐性。圖片翻攝自/香港立場新聞網站

前美聯社台灣分社主任溫逸德(Peter Enav),7月18日在《台灣守望》(Taiwan Sentinel)發表一篇專文,名為「台灣在槍口下/緊急採取行動」(Taiwan Under the Gun: An Urgent Call to Action),內容指出,中國對台發動攻擊3項條件包括有:其一、中國確定政治力入侵已經失效,一定要靠武力統一台灣;其二、解放軍武力完備,橫渡台灣海峽無礙,且能有效鎮壓台灣內部反抗;其三、當中國完成武統時,國際間的政治反彈必須小於回收台灣的利益,如此才能達成中國「神聖的歷史使命」。現在是2017年夏天,北京擊打台灣的條件已逐漸完備,到了2018年下半年中共解放軍就可能依照這3項評估,發動「高度危險」的奪台野心。

台灣處境正岌岌可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上台時就曾說道:台灣問題不能「一代傳一代」;他並清楚提到,將台灣納入中國版圖是實現「中國夢」的核心一環。絕大多數中國人,就在中共洗腦體制,洋溢「中華民族主義」激情之下,深以中國增強的軍力與經濟力為榮;多數中國人也對於台灣為何拖這麼久,還無法被納入,成為中華文化的澤披版圖一事,大惑不解。中國長期以來,也對於台灣懷抱異心,處處反對中共政權,感到有如「芒刺在背」,務必除之而後快。

統一政治選項

10多年來,中共一直面臨統一政治選項捉襟見肘困局;直到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中國終於找到「以經促統」良機。國民黨所代表的馬先生,在第一任期內也致力於讓中台經貿「匯聚趨同」,並打算提出國共兩黨於內戰過後,簽署「和平協議」主張,一時之間,中台「政治統合」成了兩岸領導人,使命必達的「終極獎項」(ultimate prize)。

清楚跡象顯示,2013年之前,中國的「和平統一」就遇到麻煩。首先是,台灣島內的負面政治效應,讓馬英九必須在2012年尋求總統連任期間,拋棄簽署和平協約的倡議;並且強調台灣人長期反對跟中國完成統一。同期間,台灣內部的一些內幕吹哨者,也開始提出讓馬政權難堪問題,例如,中台「經濟統合」,基本上只是中共對於「親中企業」釋出誘餌;台灣一般大眾,根本得不到任何好處。

就在馬先生意圖向中國伸展觸角同時,台灣內部懷疑論日愈高升,並在2014年318太陽花運動高舉的「反黑箱服務貿易協定」,達到反中高峰;同年11月間的台灣縣市長暨地方民代「九合一」選舉,加上隨後2016年1月間的立法委員暨總統大選,皆讓國民黨遭到「羞辱慘敗」。以上戰役,在在顯示,台灣民眾並不想要跟中國進行「政治統合」;或是「經濟整併」。不過,這並不表示,國民黨這張牌,已經朽壞到完全無助於政治統一地步。

毫無疑問,中共的「統一大業」,在2016年初的2項大選過後,遭到進一步磨損。後馬時代的「鐵桿藍」人物洪秀柱,雖然暫時取得代理國民黨黨主席位置;卻在隨後的黨主席改選,以得票率不到20%,徹底敗給藍統色彩較淡的黨政官僚吳敦義;對馬英九而言,先前他已巧妙避開「政治統合」問題,現在的吳敦義更不可能朝向統合議題,飛蛾撲火。台灣民眾全然出乎中共意料之外的「反統」走向,以及嫌惡中共動不動就煽動中華民族主義的拙劣「政治價值」,讓中國民族主義領導人相當頭痛,幾乎已將「和平統一」選項談判,從檯面上撤除;如果和平促統不成,那麼就必須武力先行。

僅管,吳敦義邁向總統寶座的機會渺茫,中共也可能基於(時機還不夠成熟)的客觀考量,願將攻台時機,延後至2020年總統大選過後,看看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能否勝出?來決定是否軍事侵台的最後定奪方針。

中共軍力優勢

中共想要武力奪取台灣,最重要的是「兩棲作戰」能力;該項戰術,有賴於強大的陸、海、空統合能力,方能畢其功;中共很可能還需要3、4年後,才完備其兩棲奪島能力。中共過去20年來,不斷的軍費擴增,主要為「攻打台灣」做準備。一些軍力分析顯示,中國的確還要3、4年的準備,才可能成功奪島;至於目前解放軍的海軍部隊,仍欠缺垂降以及空襲能力。另外,包括直升機、傘兵、特種部隊,以及兩棲機械師的設備、員額都還不足。

中共圖謀入侵台灣,第一優先顧忌,就是台灣的迅速反擊能力。如今,轉變中的台灣兵源制度,對中共而言,確實是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因為,台灣決定採取自願役募兵制,取代過去兵源充足的全面徵兵制;這反而給予中國武力攻台良機。不客氣來說,台灣的部隊形象與兵制,正瀕臨崩潰邊緣,危機重重。台灣社會之所以出現這種「好男不當兵」的嫌惡軍人價值觀,源自於台灣歷史的傷痕烙印。舉凡惡名昭彰,任意抓人的黑暗警總時代;令人厭惡的台灣軍隊僵化官僚制度,皆難辭其咎。

數百萬,甚至上千萬台灣人,對於台灣長期遭吞併威脅與軍力困境,視若無睹,這實在讓人大感神奇,難道台灣人對於中國,一而再表達武力奪台野心,置若罔聞,也對於中國侵台警告,抱持輕忽態度?首先、中共威脅問題,被漠視的重大主因,與媒體走向脫離不了關係;許多傳媒只關注報導腥羶色內容,卻沒有認真報導,台灣現狀,遭受嚴重軍事威脅。其二、許多台灣人怕死無勇,欠缺犧牲精神,特別是廣大的後備軍人,不願重新投入戰鬥訓練。其三、美國一直不願意出售強大,威懾武器給台灣。這3項因素,導致台灣面臨的巨大軍事威脅,與其防衛抵抗能力之間,存在著不成比率的失衡關係。

專文指出,假如台灣擁有強大嚇阻性武器,中國就必須等到2021或2022年才膽敢發動兩棲部隊奪取台灣;台灣國防部也有類似評估,即到了2020年中國才具備攻台能力。回到現實上,台灣目前並沒有威懾武器,陣容高達200萬人的後備軍人(欠缺訓練)只流於書面紀錄;如再加上現在義務兵役期縮短到只剩4個月;台灣先天的「自保能力」越來越弱,結果會讓中共提前2至3年,達到奪台能力。台灣軍力正在下滑,如果一直退化下去,中共甚至不必發動全島進攻,或海上封鎖,就足以逼台灣投降。

如上所述,基於台灣欠缺防禦作戰能力,中共有足夠自信,認為攻克台灣之後,不會遇到強大抵抗,例如原住民戰術之類的游擊反抗。 專文作者認為,若要持續反抗中國,須有完善組織運作、軍事訓練,以及武器來源獲取管道;不過,基於現行這些條件,都不存在的情況下,中國完全不用擔心攻進台灣之後,會面臨強大的負隅抵抗。

侵台的國際反作用力

當中共做好武力統一台灣的軍事準備,接下來的國際社會態度,將成為北京評估動武時機的關鍵。

國際社會現實,有時讓人心寒徹骨,當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於7月13日,在監禁期間因癌症末期去逝當天,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以及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剛好在法國共同召開一項記者會,當時駐法的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記者,於會場向這2位總統,提問一項對於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看法,以及未來與中國關係發展的看法。

這2位美法總統,幾乎皆異口同聲,大方慷慨將習近平捧上天,讚揚他是全球性偉大領導人。這兩位美法名義上雖是民主國家領袖,卻完全隻字未提劉曉波之死,僅管劉為了民主價值葬送生命。專文作者溫逸德有感而發,舉出劉曉波之死的悲哀現實,意味著西方國家「懦夫化」,在廣泛層面上,日愈不願批評中國,其背後理據,說穿了就是害怕被報復,特別是恐懼在經貿領域受到損失。在這種「恐共」心態的作祟之下,西方國家連最間接,最微妙的批評中國方式,也採取能免則免的「自我審查」立場。

一些近來發佈的批評文章,例如《紐約時報》就曾指出如下現象,即過去10年來,隨著中國商業力量飛快成長,許多西方國家幾乎都在中國訴求主張面前,矮了一截。這次劉曉波亡故,曾頒發諾貝爾和平獎給他的挪威政府,尷尬到對於劉之死不發一語,以免中國對挪威的出口鮭魚,再度發出禁運令。美國好萊塢的電影工業,也一再拒絕拍攝讓中國人感到爭議性題材,因為擔心在中國被查禁,造成票房損失。

台灣方面,當然也因中國影響力擴張,導致國際空間退縮,甚至連邦交國,以及經貿文化代表處遭到改名或拔除的粗暴對待。台灣如果遭到中共軍事侵犯,美國與日本的亞太防衛政策,將成為阻擋中國武力犯台的關鍵因素。

目前最麻煩人物,就是滑頭善變的美國總統川普,他每每視民主價值如無物,行徑極其危險,吹捧世界上最無恥的獨裁者習近平(習則恭維川普,在《交易的藝術》著作表現的智慧風采,有如中國最偉大的兵法大師孫子);川普的糟糕惡劣,還表現在他對於美國外交原則的一無所知。照理說,做為美國總統川普,可以扮演習近平在西太平洋擴張的「挫敗者」角色,川普卻不看重自己做為世界和平維護者。目前的川普,還不會察覺中國已經著手準備,揮軍侵台意圖;然而,美國是否會放任川普繼續恣所欲為,仍有變數存在;事實顯示,美國政府以及國會內部,對於維護民主台灣「事實獨立」(de facto independence),一直都存在堅定的支持聲音。

台灣如果遭到軍事侵犯,是否會讓鄰國日本,以及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民主國家,決定採取斷然措施,聯合對付中國,讓其在政治、經濟上受到嚴重衝擊?抑或讓中國入侵台灣之後,完全不受國際制裁?目前情勢暫難加以評估。不過,最佳的戰略是讓中國在發動對台戰爭之前,就預知代價太高,從而知難而退。

攻台時間點

中共早就設定奪台軍事目標,至於何時才是出兵成熟良機,仍有賴透過局勢變化進行細部評估。首先,習近平重要任務,是先在今年秋季召開的中共19大,得到個人權勢鞏固,以便讓自己的攻台軍事佈署,更加自信而且周密。

其次、對於武力統台一事,中國正在仔細評估時間點,有可能等到2019年底,或2020年初台灣總統暨國會大選過後。倘若國民黨意外重掌執政版圖,理論上中國有可能重啟「和平統一」大門。其三、最關鍵因素還是看川普,因為川普深陷2016年大選期間的「通俄門」風暴。目前美國國會參、眾兩院,仍由共和黨佔多數,未來如果民主黨在2018年11月的國會期中改選勝出,重新奪得眾議院多數黨,並維持參議院100席總席次裡面至少48席多數,屆時參眾兩院,就可能聯手對川普發動彈劾,逼他下台。一旦川普遭國會罷免,習近平的軍事攻台計畫,恐怕就會隨著不確定性風險升高,而半途夭折。

中國想在川普位居總統大位期間,出兵台灣,因此中國武力犯台的時間點最晚不會拖過2019年中期。不過,專文作者判斷,台灣遭遇中共出奇不意,武力進犯的最危險時間,應在2018年下半年。所以國際社會現在就該採取行動,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民主國家、日本,必須讓中國清楚知道武力犯台會遭受嚴重制裁,而且程度上絕不會像六四天安門事件後的「兒戲般」制裁,草草收場。如果國際社會主張強硬干預立場,北京則會痛罵外來勢力干涉中國內政,但或許會因而就範,否則時間一點一滴流逝,恐將為時已晚。

作者溫逸德亦強調,中共犯台並非危言聳聽,解放軍早就隨時做好擊垮台灣的準備工作,現在一切只等時機成熟,中共領導人下達號令。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