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病平台】醫病溝通的醫方責任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病平台】醫病溝通的醫方責任

文/林啟禎(國立成功大學特聘教授暨成大醫學中心骨科部醫師)

2018-05-15 11:54
每一個機制與每個人都應自省所可能出現的疏漏,就像是有孔洞的乳酪,但多片乳酪就能交互掩護,而讓潛在的錯誤行為被即時防堵,病人安全防範機制亦同。圖/取自pixabay
每一個機制與每個人都應自省所可能出現的疏漏,就像是有孔洞的乳酪,但多片乳酪就能交互掩護,而讓潛在的錯誤行為被即時防堵,病人安全防範機制亦同。圖/取自pixabay

人際溝通是否良好,是雙方的責任;醫病溝通是否良好,則是多方的責任,包括醫病雙方,也包括複雜的人際圈第三者,每個人都可能是有效溝通的助力或阻力,但在專業知識與主導權居於優勢地位的醫方,或許在提升助力與減少阻力的兩面向都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有一位在地區醫院工作的護理師,因為負責該院樂齡學堂的日照工作而被稱為熱心小天使,但她同時也是位骨科病人。她不小心車禍受傷導致遠端橈骨單純性骨折,求救於同院骨科醫師。這位醫師建議手術復位並以自費鋼板骨釘固定,但熱心小天使請教過別的醫師,知道單純性骨折如果位移不嚴重而且沒影響關節面,是可以徒手復位後以石膏固定治療就好,因此希望保守治療。沒想到醫師臉色一變,強調這是專業判斷,所以病人就接受開刀了。術前醫師說自費鋼板骨釘有不必拔除的好處,沒想到術後查房的第一句話就是未來癒合後應該要拔除骨釘,讓病人想到未來還要再一次開刀而傷心落淚。術後鋼板有點突出骨頭外面而會對肌腱有點刺激,醫師解釋是骨頭太小而鋼板太大,但病人依自己所學判斷是鋼板的位置放得不夠遠端,雖沒對醫師提出質疑,但門診追蹤過程的溝通她覺得醫師解釋病情時常前後反覆,頓時對該醫師失去信心,竟然捨棄同院醫療的便利,而尋求其他醫院醫師的協助。

另一位病人得到低位性直腸癌,經過口服化療及電療後,腫瘤由4公分縮小為3公分,主治醫師建議做局部切除,以全身麻醉方式進行。因家屬解釋病人曾接受心臟冠狀動脈手術,醫師立刻改變主意說半身麻醉即可,然而開立電腦的麻醉照會時出現的單據卻是錯誤的局部麻醉。病人住院後被推到麻醉門診,被告知局部麻醉不必照會訪視,被推回病房時向癌症病人個案管理師反映,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是局部切除所以只需要局部麻醉。一直到傍晚主治醫師查房,才發現沒有麻醉訪視無法安排隔天第一台刀,最後以特殊補救方式彌補。雖然隔天順利完成手術,但病人與家屬已經驚魂未定了一整天,其原因竟然不是為手術,而是輕慢的行政。

病人安全防範機制應適用瑞士乳酪模式(Swiss Cheese Model),也就是一連串相互影響的醫療行為裡,每一個機制與每個人都應自省所可能出現的疏漏就像是有孔洞的乳酪,但多片乳酪就能交互掩護而讓潛在的錯誤行為被即時防堵。因此當任何一位醫療成員遇到的狀況與專業邏輯不相同時,是否能以乳酪法則發現錯誤的存在並予以補救,就是團隊精神與個人素養的實際考驗。

還有一個例子是病人因接受特殊檢查被放射診斷科要求住院,第一天病人住院後都溝通好、準備好,第二天送檢時卻被告知開錯單子,而處理的方式不是換單而是直接取消檢查,結果病人必須為這檢查再多住一天,讓原主治醫師氣得提出異常報告。

上述三個醫病溝通不良的例子,都是醫方該負較大責任的例子,因為都在醫療溝通過程中缺乏對病人反應的重視,缺少對繁複的醫療過程常有小失誤的警覺。如果發現缺失,是否願意反覆查證?願否以團隊精神來彌補別的醫療夥伴所製造的錯誤?願否主動出面安撫病人的不滿情緒?這是基本的待人處事還是需要提升到專業素養的層次?

無意打擊絕大部分善盡職責的醫護士氣,但是醫方反躬自省的確有必要。

更多醫病平台精彩文章請至:【醫病平台專區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醫病平台

由老、中、青醫師及非醫界朋友發起的醫病平台,期待藉此促進醫病相互理解,降低醫病認知差距,減少誤解及糾紛,找回醫病之間尊重與信任的美好。期改善醫師診療行為、民眾就醫態度,進而帶動改善醫療政策、環境及品質。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討論齊進步。

如蒙賜稿,請寄:DrPtPlatform@gmail.com,文章字數 1500-2000。
因篇幅有限,本報保留刪節權,一經採用,刊出後奉上薄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如欲以筆名發表,煩請註明筆名與真實姓名)、簡單的自我介紹、身分證字號、通訊及完整戶籍地址(包括里或村、鄰)、聯絡電話和電子信箱,以及銀行(註明分行)或郵局帳號,若要捐出稿費也請附上受款單位及帳號,也可直接贈與「醫病平台」。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