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調與民意的弔詭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調與民意的弔詭

 2016-09-22 09:40

民調是個神奇的力量,可以讓人登峰造極,也可以讓人跌落谷底。民調沒有法律約束力,沒有任何正式的公權力,當然也無法推翻政策。然而,美國人說,在政治圈中,好數字勝過壞數字,壞數字打敗沒有數字。幾乎可以說,只要民調寶劍一出鞘,無人敢攖其鋒。

民調能否展現真正的民意,一直是個沒有定論的爭辯。著名的「 沉默螺旋理論」認為當社會中存在所謂的主流意見,這會壓迫與主流意見不同的人,因為害怕被孤立,如果被迫表態,就依附主流意見,或是選擇隱藏自己的意見,並保持沉默。因此沈默的人佔大多數,而主流意見是由少數人引領或營造而成,因為掌握傳播的特權,便越滾越大,變成最強勢的聲音。

定期選舉其實才是民主社會相對準確的民意展現,在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下,政治人物藉由選舉探測民意。選民對候選人的好惡,表現在投票的結果上,這種契約關係藉由任期來續約或解約,但是,心急的選民或是反對黨人士,就會時時想表達自己的意見,直接或間接打亂執政者的節奏。沒有選舉的期間,民調變成了民意的較大規模的展現,如果執政者沒有堅持當初選舉時的政見承諾,就容易被民調牽著走。

但是弔詭的是,當大家都同意民意必須被充分尊重時,卻又不甚信賴民調。如果我們對民調做個民調,問大家民調是否能代表民意,可能大部分的人都會說不。然而民調發佈後,政治人物面對明顯對自己有利的民調,就堅信不移,且加以推崇。但如果是不利自己的民調,就指控是偏頗或刻意誤導。就像面對司法審判一樣,判決對自己有利就是公平正義的伸張,不利的就是政治或司法迫害。更有趣的是,當大家普遍不信任民調時,但又非常依賴民調。就像許多政治評論員或所謂的名嘴,對媒體是又愛又罵,一邊罵媒體,一邊擁抱媒體,讓人搞不清楚他們是問題的解析者,還是問題的製造者。

民調的不被信任,來自對民調的方法和目的之疑慮,包括取樣的隨機性是否符合統計原理,問題設計是否公正客觀,或是隱藏誘導式的文字陷阱。某些民調單位的政黨或政治屬性,更讓受訪者有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或成見,這種機構效應常常讓人難以信服民調的結果。

除了機構效應外,先天上民調本來就很難挖掘出每個人的思維或定見,通常得到的是受訪者的主觀偏好,對執政者而言,很難透過民調看到不同政策間的論辯關係,民調受訪者也經常忽略政策的機會成本考量和不同選項的風險評估。這樣的說法不是苛責受訪者的誠意或程度,而是指出民調本質上的問題。

民主不完美,沒有效率已經是普遍的共識。改善民主的藥方,很多人使用表面上是更民主的方式,例如凡事強調擴大參與,徵詢浮面的民意,但這是加深民主的病症,絕不是妙方。解決問題才是挽救民主的正途,而堅持競選時的承諾和定見去解決問題,才是回應民意的負責方式。如果總是隨著弔詭的民調變來變去,最後可能落得騙來騙去的責罵。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