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貧窮人的台北 如何突破心理的那頭大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貧窮人的台北 如何突破心理的那頭大象?

貧窮人的台北

 2018-10-11 15:23
為了生計,徐大哥每天清晨4點半起床,從社區打掃到臨時粗工,他說「對自己的工作,我感到踏實」。圖/詹婉如
為了生計,徐大哥每天清晨4點半起床,從社區打掃到臨時粗工,他說「對自己的工作,我感到踏實」。圖/詹婉如

您是否曾被父母叨念過,如果不好好讀書「小心」長大没飯吃?的確,貧窮歧視幽微卻又具象地存在於台灣社會之中,「懶惰」、「無能」等詞彙,常常被標籤在貧窮者身上;無論是街友還是街賣者,這些都市風景很多人都曾看過,但如何突破心裡的那頭「大象」,主動提起甚至設法解決?受2018年3月巴黎徒步夜訪無家者行動啟發,9日晚間11點至隔日清晨,台灣首次舉辦「團結之夜:百人夜訪」活動,兩百位志工將在台北街頭為入秋後仍露宿的街友送暖。

貧窮人的台北 清晨4點半開始

徐大哥說:「我平常早晨四點半固定起床去社區打掃,路上還會邊撿寶特瓶回收。」

清晨四點半,您在做什麼?天還未亮,擔任「社區清掃員」的徐大哥已經騎著腳踏車,準備開啟一天的工作。

徐大哥說:「早上掃社區是有固定薪水拿的,忙完後再等朋友的電話,有時候會有進口菜在貨櫃車裡,需要臨時工搬下來,不然就是現在農曆七月過了,山上的工作會增多,我也做殯葬社工作,像抬棺材。」

當個隨招隨到的臨時工,是徐大哥現在養活自己的方式,雖然受訪前一天,他理貨時不小心從卡車上摔下來,而且一天要打好幾份工、收入不穩定,但至少能溫飽,他開心地說,現在的收入,足以讓他在台北租一間雅房,還有辦一支手機!訪談到一半,徐大哥的電話聲響起。

徐大哥說:「哈囉!你好……」

或許你不知道,每個人好像都有的地址和電話,竟然是都市貧窮者能否再站起來的關鍵,「人生百味」共同創辦人巫彥德談到他的觀察,他說:「去找工作的時候要有電話和住址,這是被預設好,人生活在社會裡就會有住址和電話,這好像是身為人的基本條件,當你没有這些東西時,就似乎得不到一般人應有的人權,我們設下這個東西原本以為每個人都有,但事實上有些人是不會有的。」

的確,被習以為常的事,對某些族群來說,其實一點兒都不是那麼理所當然!


「人生百味」共同創辦人巫彥德(左)與徐大哥(右)拿著標語「人蓋起城市,城市應待人溫柔」。圖/詹婉如

貧窮像感冒 不該被污名

「人生百味」於2015年正式註冊為公司,關注都市貧窮議題及培力街頭販售者,徐大哥是「公司」協助的對象。

徐大哥曾流浪20多年,台灣各地的火車站都睡過,他還告訴我,哪個車站環境最優、空氣最好,出門在外,如何把自己打理乾淨!

徐大哥說:「我們在外面流浪洗澡也很方便,像是去活動中心或是去廁所擦澡,說真的,我從小就出來流浪,全台灣的火車站我都睡透透,其實東部的火車站最好睡,空氣比較好,比較不會有污染。」

相信大多數人不曾有這樣的經驗,也不會想走到那一步!但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到來,您會怎麼看待「貧窮」這兩字?

巫彥德說:「我爸媽和很多爸媽會說你要好好努力、好好讀書,要不然以後會怎麼樣……那個怎麼樣很多時候就是貧窮;對!我覺得貧窮就是貧窮,它不是一個舒服讓人喜歡待在裡面的狀態,但也不是一個丟臉的事情,它就像感冒,你感冒不舒服喉嚨痛,没有人想自己在這樣的狀態,都希望快點離開,但感冒不丟臉,貧窮就很像,但我覺得它更像一個被污名化的疾病,在這個以收入去衡量成功的社會裡,你貧窮就是失敗、有問題、不正常的。」

巴黎「團結之夜」 台北首度舉辦

10月9日晚間11點到10日零晨1點,將有210位一日志工,在大台北3個行政區,以實際夜訪行動關注都市貧困者最赤貧的族群-無家者,他們將走進深夜的公園、超商、速食店、網咖,拜訪有需要的人,提供資訊、物資與關心。

「向貧窮者學習行動聯盟」參考巴黎的「團結之夜」活動(Nuit de la Solidarité),形成的台灣版的團結之夜,活動召集人、監察院孫大川副院長說:「因為我是卑南族原住民,我從以前在思考自己民族的問題的時候,我也是從大家不認可,一個刻板印象中去尋找答案;不只是我個人遭遇,也希望大家的情況能在台灣的社會有所改善;我個人其實蠻習慣被社會排除這樣情況的體會,所以我去年還發了一個宏願,我希望台北開頭,一個貧窮人的台北,明年、後年能有貧窮人的桃園、貧窮人的台中、貧窮人的高雄,一棒接一棒,就是讓我們大都會地區的人永遠記得,這樣的繁華背後是好多的人血淚編織而成。」


人生百味開辦「無家者寫作班」,徐大哥在老師的帶領,寫下自己的生命故事。圖/詹婉如

稍有不慎 人人都可能淪為貧窮

記者說:「王大哥,你接下來要去哪裡?」
王大哥說:「小巨蛋。」
記者說:「那裡很遠,你怎麼去?」
王大哥說:「坐捷運。」

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陳安宗理事長說:「因為他會使用電動輪椅,所以他是從協會開著電動輪椅到府中捷運站,然後從府中捷運站坐到西門,再換車。」

記者說:「王大哥,你怎麼會來到這個協會?」
王大哥說:「有人介紹。」
陳安宗理事長說:「他是志願服務協會一個社工轉介過來的。」
記者說:「你今天準備了什麼要賣?」
王大哥說:「衛生紙、濕紙巾。」

我在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遇到曾是公車司機的王大哥,現在,他是一名街賣者。

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陳安宗理事長說,王大哥在駕駛公車途中心臟病發,用盡最後的力量把車停妥、不傷及路人,當年曾受公司表揚,但是,病發後又中風身體實在無法負荷只好離開職場、淪為貧窮者;另外,協會裡,還有廚師因為重大車禍而改變命運!

陳安宗理事長說:「我們這裡有廚師,他已經是二廚都有能力辦桌,然後因為車禍截肢;但料理人要掌鍋、要站,必須要有腰力,但他截肢後就没有辦法工作,所以他待在家裡讓家人照顧7、8年没有辦法出去工作,有家庭又有孩子要養,所以後來債務就很多,南部的朋友就介紹他來我這裡試試街賣的工作,結果他出去賣一天就回來,受不了很難調適。」

當一個街賣者不再被歧視,他才有可能透過自己的力量離開街頭。

其實,貧窮者的成因具多樣性,健康、教育與家庭因素等,稍有不慎,失落一個環節貧窮就可能找上你,但若我們總是把他們當隱形人,這個循環將永無終止。

巫彥德說:「我很不喜歡那種怪,當我和家人朋友經過一個街友或街賣者時,大家都沉默不語,當成没有事情走過去,我覺得很怪,那是房間裡的大象,為什麼不提?不討論?對我來說,這都累積在我的心裡,我想也累積在社會很多人的心中,其實這些房間裡的大象大家心中都有一隻;所以我想試著去談,讓大家覺得這樣事可以被談,而不是只說不要跟他買,或者是不要管他,遠遠地繞著他走,說那是騙人的,可是人家也没有機會可以講一句話,所以這是我心裡認為一些累積,不是他們怪異,是我們怪。」

創意胖卡 讓人人有工作

記者說:「出去街賣心裡或有些負擔?」

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小茹姐說:「他們看人的眼睛是不敢向上,所以都是平視說小姐幫我買一包,他的眼睛不敢看人,所以我們鼓勵他,教他眼睛看人,當他看人的時候,就是他自信出來的時候;因為我也街賣了9年,這裡的身障朋友都是我在培訓他們的,他們剛來的很少有信心去面對客人,所以都要我先去推,我的任務主要是讓他們敢面對客人,覺得自己是一個很有用的人,也是很有本事的人,因為當你賣出一包,就代表你的本事。」

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小茹姐是訓練身障街賣者的推手,她完全明白從被懷疑、輕視的眼光裡跨出一步,需要多大的勇氣,於是,協會一直努力推出好產品,讓外界不是因為同情才買,而是需要!

今年10月10日,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即將成立2周年,陳安宗理事長表示,除了街賣,他們也推出胖卡餐車試賣,供應消費者喜愛的炸物、牛排等夜市受歡迎的品項,同時也會在10月19日2018 NPOst公益交流站年會中分享這項最新創意。

陳理事長說:「我們協會想成立身障者的人力銀行,我們希望能測試各種商業模式,應用在每一個身障者的身上,目前在規劃胖卡,這台車要讓很多人來設計,要達到通用的功能,因為,我們有輪椅族群,我的夥伴能夠煮,但是他腳截肢站不起來,所以設計廚房的高度是適合他去做的,甚至有些中風的夥伴他是左手,有的是右手,有的還可以站立,所以輪流上去,分工把工作做好,這是我們目前在測試的。」


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理事長陳安宗與記者分享身障者胖卡規劃。圖/吳思彥

從「家」出來 也渴望回「家」

徐大哥說:「我今天不到五點就起來,想一想我最近工作上的事。這就是我寫作課的第二本,我是没讀什麼書啦!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中文很難寫,呵!」

人生百味開辦「無家者寫作班」,在老師的帶領下,讓他們寫下自己的生命故事,徐大哥朗讀著寫作簿上密密麻麻的文字,文字中孕藏真實的情感;聊到家,原本開開心心的徐大哥,說話的語調馬上轉變。

徐大哥說:「現在打零工,但也算終於穩定下來了。」
記者說:「有存一點錢嗎?」
徐大哥說:「有啦!但要慢慢來。」
記者說:「家裡的人還有連絡嗎?」
徐大哥說:「嗯……順其自然,我有兩個女兒,很久没有見了,唉!」

每個人都是從「家」出來,也都渴望再回到「家」。

台北居大不易,這是房產廣告商口號,也是無殼蝸牛的心聲,那麼,連殼都不敢想的貧窮人究竟如何在台北生活?

響應10月17日聯合國國際消除貧窮日,整個10月份,台灣「向貧窮者學習行動聯盟」透過百人夜訪、講座、實境遊戲、影展等活動,讓都市裡的人徹底瞭解什麼是貧窮?也讓彼此間有機會對話,聆聽他們眼中對台北的想像,可能跟您我不太一樣。


台灣「向貧窮者學習行動聯盟」透過百人夜訪讓都市裡的人徹底瞭解什麼是貧窮。圖/吳思彥

※本文轉載自:【中央廣播電台新聞網】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