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林鐘雄經濟專欄】課徴奢侈稅真的能夠改善社會公平正義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林鐘雄經濟專欄】課徴奢侈稅真的能夠改善社會公平正義嗎

 2014-12-18 11:21
課徵奢侈稅目的是希望從新徵的奢侈稅所得,用於社會福利支出,以縮短貧富差距,達成均富社會的目標。(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課徵奢侈稅目的是希望從新徵的奢侈稅所得,用於社會福利支出,以縮短貧富差距,達成均富社會的目標。(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背景

台灣政府於2011年5月,公布「特種貨物及勞務條例」即所謂的奢侈稅。開徵奢侈稅,為了因應調降「遺贈稅」的配套方案之一。

特種貨物及勞務稅條例課徵項目如下:

(A).規定之特種貨物

一、房屋、土地:持有期間在二年以內之房屋及其坐落基地或依法得核發建造執照之都市土地。
二、小客車:包括駕駛人座位在內,座位在九座以下之載人汽車且每輛銷售價格或完稅價格達新臺幣三百萬元者。
三、遊艇:每艘銷售價格或完稅價格達新臺幣三百萬元者。
四、飛機、直昇機及超輕型載具:每架銷售價格或完稅價格達新臺幣三百萬元者。
五、龜殼、玳瑁、珊瑚、象牙、毛皮及其產製品:每件銷售價格或完稅價格達新臺幣五十萬元者。但非屬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之保育類野生動物及其產製品,不包括之。
六、家具:每件銷售價格或完稅價格達新臺幣五十萬元者。本條例所稱特種勞務,指每次銷售價格達新臺幣五十萬元之入會權利,屬可退還之保證金性質者,不包括之。

(B).稅率及稅基

特種貨物及勞務稅之稅率為百分之十。但第二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之特種貨物,持有期間在一年以內者,稅率為百分之十五。特種貨物及勞務稅為國稅收入,循預算程序用於社會福利支出。

二. 引言

課徵奢侈稅目的是希望從新徵的奢侈稅所得,用於社會福利支出,以縮短貧富差距,達成均富社會的目標。

這篇文章裡,我將用經濟學的「無謂損失」理論, Deadweight Loss, 和在美國課徵奢侈稅失敗的實例,來證明政府持續推動奢侈稅的手段和方法是不可能達成社會均富的目標。


(圖一)

三. 無謂損失 (Deadweight Loss)

「無謂損失」是由於,例如課稅或獨佔訂價所引起的效率低落,本圖(一)顯示由於課徵銷售稅所造成的無謂損失(標示「消失」 gone),透過形成生產者所收到的稅前價格與消費者所支付的稅後價格之間的差距,政府取得價示為政府稅收的區域,這個稅收仍是已在未課稅的均衡時,本來會存在的消費者盈餘及生產者盈餘為代價(被犧牲)而來。

而「消失」(gone)的無謂損失三角形不歸屬於任何人,因為這部份的交易量已被銷售稅的課徵所阻止了。(簡單的說,課徵銷售稅的結果是生產者被迫減少產量,因而放棄了原該有的部份利潤,而消費者被迫減少消費量,並支付較高價格)

如果課稅是必要之惡,則課徵奢侈稅還不如課徵能源稅:

見圖(二)
                             

又因為奢侈品乃係需求彈性較大的商品,即可有可無,對價格變動,其消費數量高度敏感的商品,以圖示之則其需求線較平坦,課稅後供給線往上移動(SUPPLY+TAX)
因此,其均衡數量由原來的Q¹減少到QL,而均衡價格由P¹上升至PL

政府稅收=Tax x QL (長方形)■
無謂損失=EL’L=T x ( Q¹Q L)/2 (三角形)▽
若比較把銷售稅課徵在需求彈性較小的商品 (如:能源稅,不論價格多高,需求量
大致固定) ,則表現在需求線較陡的Dn,Q¹→       Qn     P¹→  Pn
政府稅收=Tax x Qn (長方形)
無謂損失=EN’N=T x ( Q¹ Qn )/2 (三角形)▽

比較奢侈稅和能源稅:

課徵奢侈稅的政府稅收 較少
無謂損失 較大  [nop]
[nop]而能源稅的政府稅收 較大
無謂損失 較小
因此能源稅是優於奢侈稅的,不論就以增加稅收或維持社會生產效率而言。

Consumer Surplus(消費者盈餘) & Producer Surplus (生產者盈餘)的意義

Consumer Surplus (C.S.) 的定義 :
消費行為所得到的滿足程度(總效用,Utility)及其所實際支付的價格之間的差距。
由於每單位的消費帶給消費者的滿足程度 (稱為邊際效用,Marginal Utility),有隨消費數量之增加而遞減的現象,故消費者的需求曲線呈負斜率。

EX:  第一單位, MU 最高        
第二單位, MU 次高
第三單位, MU 再稍減
第四單位, MU 一直遞減
但事實上,假設消費量= 5單位
所支付的市場價格 = $3,總付出價格 = $ 3x 5= $15  (統一訂價) (單價= $3)
而消費者所得到的總效用卻遠超過 $ 15

EX: 第一單位MU = $10 
第二單位MU = $ 9
第三單位MU = $ 7    
第四單位MU = $ 5
第五單位MU = $ 3    
總效用: = $ (10+9+7+5+3) = $34 

 

Consumer Surplus =  = $ 34- $15= $19
即圖形中的三角形面積= $ 19
因此可知,消費數量愈大,Consumer Surplus愈大

Producer Surplus(P.S.) (生產者盈餘) 的定義:
生產者的銷售總收入及其總變動成本之間的差距
由於每單位的生產導致的生產成本(Marginal Cost,邊際成本)
有隨者產量增加而遞增的現象,故生產者的供給曲線呈正斜率

EX: 第一單位MC= $3 
第二單位 MC=$5
第三單位 MC=$7    
第四單位 MC=$9
第五單位 MC=$10
MC 一直增加

但事實上,假設銷售量=5單位,則每一單位的市價(統一售價)= $ 10
總收入= P x Q = 10 X 5= $50
但生產者的總變動成本卻遠減低於 $50
 EX: 總變動成本==$(10+9+7+5+3)= $34  
 Producer Surplus= =$50- $34= $16
亦即圖形四中的三角形面積= $16
可知當產量愈大,Producer Surplus也愈大

而奢侈稅的課徵,將使生產量及消費量均嚴重萎縮,也因此造成Consumer Surplus和Producer Surplus均有嚴重損失,此即構成整個社會的deadweight Loss(無謂損失)之因。

四. 徵奢侈稅失敗的實例

全球不乏課徵奢侈稅的國家,但美國開徵奢侈稅的經驗,卻是讓富人跑到國外消費,重創國內產業,實施兩年就告失敗,值得即將實施奢侈稅的台灣借鏡。

所謂的奢侈稅,顧名思義就是納入奢侈性消費範疇的,在少數人享有過度的奢侈性消費行為時加以徵稅,有利於遏制過度消費。

美國在1991 年由老布希總統簽署法案,開始課徵奢侈稅。

美國奢侈稅的徵稅項目非常廣泛,舉凡購買私人遊艇、私人飛機、皮裘、珠寶、豪華轎車等,都要支付額外賦稅。除此之外,法案還訂定「奢侈額度」,在這個額度以下的消費行為依照一般稅率課稅,但是一旦超過這個額度,除了一般稅率外,超過的部分還要加課奢侈稅10%。

美國奢侈稅的立法精神很簡單,富人要多花錢就必須多繳稅,多收的稅收可以拿來照顧中下階層,完全符合社會公平正義原則,所以儘管課徵奢侈稅違背老布希總統「不加稅」的競選承諾,但是在立法的過程中,依舊沒有遭受到太大的反彈聲浪。

不過,開始徵收奢侈稅之後卻遭遇到一連串問題,導致奢侈稅在1993 年8 月遭到國會廢除。

美國奢侈稅為何失敗?因為奢侈財在「需求」上很有彈性,但是「供給」上卻欠缺彈性,富人就算不在美國買,也可以在全世界其他地方買。譬如,美國政府對遊艇課徵奢侈稅,許多美國富豪跑到鄰近的巴哈馬買遊艇,重創了佛羅里達州的遊艇業,導致佛州遊艇銷售量下降70%,1 萬3 千名遊艇業員工還因此失業。

原本,美國國會預期5 年之內可以收到90 億美元的稅收,可是第一年只收到3,000 萬美元,反而還因為失業人數大增,政府必須發放失業救濟金,根本就是偷雞不著蝕把米。此即所說的(無謂損失)。

正因為如此,1992 年國會期中選舉之後,新科國會議員就提案廢除奢侈稅。

從此之後,美國各界是聞奢侈稅色變,紐約州和伊利諾州的州議會相繼否決了州政府所提的《珠寶奢侈稅》提案。如今,美國不但不課徵奢侈稅,反倒還鼓勵奢侈消費。只要是有錢人想購買一定規格以上的豪華遊艇,可以向政府貸款,最高金額為200 萬美元,當然產品一定要是在美國生產製造。

五. 結論

台灣和世界各地,目前經濟低迷,那更應該擴大內需,鼓勵消費(有錢的人,和有工作的人),以製造更多的就業機會,來幫助景氣早日復甦。

所以不宜有任何影響經濟效益的措失和行為。課徵奢侈稅就是不正確的政策。

對縮短貧富差距是不會發揮作用,更不可能對建設均富社會有所幫助。

它劫富濟貧,看起來是符合公平正義原則,但是結果往往反而是社會損失擴大(譬如要發出更多失業救濟金),國家收入反而減少,是得不償失的政策。

這也就是「無謂損失」理論想提醒大家的一個經濟觀念。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