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林鐘雄經濟特別專欄】繁榮均富社會之鑰:共享 (之一)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林鐘雄經濟特別專欄】繁榮均富社會之鑰:共享 (之一)

 2014-12-31 15:43
以一家企業來說,如果員工的分紅制度健全,企業的利潤能讓員工共享,那麼員工自然會努力工作。(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以一家企業來說,如果員工的分紅制度健全,企業的利潤能讓員工共享,那麼員工自然會努力工作。(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笨蛋,問題在經濟!」自從前美國總統柯林頓在1992年美國總統競選活動中提出這句標語後,它就成為許多人朗朗上口的一句話。事實上,經濟也可說是民眾最為關心的議題。一個繁榮均富的社會,也是大家所期盼的目標。然而,我們也不能忽略,成功的經濟發展,有賴於健全的政治環境。更重要的是,經濟和政治經常會互相作用而產生深遠的影響。

在「國家為什麼會失敗」一書中,作者艾塞默魯和羅賓森把一個國家或部落的政經體制區分為榨取式和廣納型二種。在榨取式體制裡,政治或經濟資源集中於少數蔶英手中;而廣納型體制中,政經資源則是由多數人民所共享。值得注意的是,政治和經濟彼此之間有著頗為微妙的互動關係。

在榨取型的政治體制中,權力的掌握者會有誘因運用其政治權力,去「調整」經濟活動的進行,以為自己攫取更多的經濟利益,進而使廣納型的經濟體制偏向榨取式體制發展;另一方面,人民在廣納型的經濟體系中獲得足夠的經濟實力後,則有可能在適當時機,迫使少數菁英團體釋放部分政治上的權力,而使原本榨取式的政治體制朝廣納型體制靠攏。

因此,中世紀的威尼斯,初始因為廣納型的開放政經體系而在地中海貿易中崛起,但也因為既得利益者不甘利益為新崛起者瓜分,為了鞏固自身的利益而著手修改法令規範,限制平民參與政治和經濟活動的權利,使原本廣納型的經濟體系逐步邁向榨取式的體制,最終導致繁華不再而日漸沒落。

十七世紀的英國,雖然政治上英王仍獨攬大權,並掌控國內的獨佔特許權力的分配。但由於歷史因素,這種經濟上的獨佔勢力並未及於歐洲和新大陸之間的海上貿易。英國民間不少人因為大西洋東西岸的貿易而致富,並在國會內部形成不可忽視的勢力,最終導致英王的讓步而成為世界第一個民主國家。

這樣的互動關係,說明了無論是榨取式或是廣納型的體制,並不是一成不變或者一定會朝特定方向發展,而是會隨著時代的變遷及當時的關鍵因素的變化而轉換的。上述有關歐洲歷史更迭的解釋,如果從人類自利本性這一角度來切入,就可以對榨取式和廣納型對社會發展的影響有一清晰的認識了。

以一家企業來說,如果員工的分紅制度健全,企業的利潤能讓員工共享,那麼員工自然會努力工作。假如企業的絕大部分盈餘都被企業主所攫取,員工僅能分得殘餚剩羹,員工何須賣力?如果企業沒有員工貢獻其智慧才能,長期發展自然會受到影響。企業運作的論點推演到國家的發展也是如此。如果一個國家的政經制度是廣納型的,每個人的努力都能得到合理的報酬,人民為了自利,當然會戮力以對,而且每個人還會針對自己對社會邊際貢獻最大或是本身最擅長的技能加以發揮。如此一來,社會自然各方面都能蓬勃發展。假如社會成長的果實,絕大部分都被納入統治階層囊中,人民只能分到聊以果腹的餘屑,怎還有餘力去發揮所長?何況再怎麼努力也是那樣,誰願意吃力不討好去做出多餘的貢獻?如果別的國家或地區能提供更好的條件,有才華的人自然會想方設法前往這些區域。當一個國家不斷地流失人才時,又如何能期待它能有多好的發展呢?

談到這裡,大家或許會想拿民主和極權制度來加以類比:廣納型就是民主,榨取型就是極權。這樣的說法,從歷史的角度來看就有些窒礙難行。因為,除了古希臘時代以外,民主幾乎可說是近代的產物。然而,不論亞、歐,過去都有在君權統治下的輝煌時期,例如中國的漢唐和歐洲的羅馬帝國。此外,以現代來說,我們也看到有些民主國家經濟淍弊,反而有些極權國家則是蓬勃發展。這是因為,民主和極權一般指的是政治制度,和經濟的發展並沒有絕對的關聯性。即使是極權專制,如果能在經濟上採取開放措施,讓資金、人力資源供給者得到合理的報酬,那麼人民在自利的動機下,自然會選擇自己擅長的領域來發揮,努力工作,以獲取最佳的利益。因此,即使在政治上極權專制,如果在經濟政策上採取開放的廣納型制度,仍可能在經濟上取得明顯發展。中國和北韓一樣在政治上極權專制,不過就因為在經濟上採取不同的作法,所以有了明顯的對比。

同樣,即便是透過選舉產生總統或是總理的所謂民主國家,如果沒有在經濟上對人民採取開放分享的廣納制度,而在經濟政策上採取管制或特許等措施,那麼每個行業可能都不是由最有能力、最合適的人才來參與,經營效能自然會打折扣。如果利潤的分配又不合理,個人努力的誘因就不會太高,生產力自然無法提振。尤有甚至,有能力者在國內得不到舞台,可能就會往國外發展,導致人才外流。在這種國內生產誘因薄弱、人才流失的內外交攻之下,經濟低迷自是意料中事。南美和非洲的一些民主國家的境況不啻是最佳寫照。

因此,一國的經濟能否繁榮發展,其中一個重要的關鍵便是:共享。只要社會成長的果實,能夠合理地依照各人的貢獻來合理分配,那麼不論政治上是民主或是極權專制,都能在短期間內,發展出生氣蓬勃經濟成就。因此,我們會看到,名義上民主但實質上帶有極權性質的新加坡,在各項經濟指標都相當進步。甚至連極權中國,都在經濟改革開放的道路上展現令人驚艷的成績。這是否意味著,只要在經濟上採取利潤共享的廣納型制度,即使在政治上極權甚至獨裁,都可以獲得永續的蓬勃發展呢?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