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雙普」會晤劍指何方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雙普」會晤劍指何方

 2018-07-12 13:30
白宮與克林姆林宮同時宣布,7月16日在芬蘭赫爾辛基,將舉行川普與普丁的峰會。圖/維基共享資源、President of Russia
白宮與克林姆林宮同時宣布,7月16日在芬蘭赫爾辛基,將舉行川普與普丁的峰會。圖/維基共享資源、President of Russia

白宮與克林姆林宮同時宣布:7月16日在芬蘭赫爾辛基,將舉行川普與普丁的峰會。這條新聞,猶如在不平靜的湖面上,又墜落了一塊巨石,可說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雙普」相會,一拖再拖,似乎成了跋履山川,逾越險阻之難。自前年的美國總統選舉起,「雙普」便眉來眼去「暗送秋波」,此「波」又被解讀成了波谲雲詭,「俄羅斯幹預美國的選舉」。這爲川普一上任美國總統便有意「雙普」會晤,平添了困擾。一年半後,川普好容易小媳婦熬成了婆,自己作了自己的主,7月16日將在芬蘭與普丁相會謀策。殊不知,近日英國又發生一起神經毒劑案,與4個月前毒劑案相同,英國將矛頭直指俄羅斯,俄表示「英國在玩弄肮髒的政治遊戲」,故意爲「雙普」會制造麻煩。

一觸碰到俄羅斯,西方世界似乎又掉進了丘吉爾的預言,俄羅斯的舉動,是「一個謎中謎中謎」。西方報紙自去年開始便猜疑「雙普」會:意在「習公」,意在「聯俄治中」。普丁怎麽想的,不知道,但川普應該是志在必得。中共媒體,卻三緘其口,一字不提「雙普」會的舉世懸疑之推測。還是筆者借此來談談「雙普」會晤背後的猜想,挑開這紛繁缭亂、錯綜複雜的幕簾……

美俄交惡不影響「雙普」交情

美俄交惡,是一波三折。2008年的南奧塞提亞(South Ossetia)戰爭,俄羅斯與格魯吉亞戰爭(Russo-Georgian War),美俄關系第一次出現了縫隙。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普丁斷然下令出兵占領了克里米亞和介入烏克蘭內戰,建立了東烏的親俄勢力圈至今。這是造成美俄關系的一次重大轉折點,俄羅斯爲此也與歐盟結下了樑子。克里米亞事件,美國與歐盟政治圈將俄羅斯定義爲侵略者和併吞者,是西方民主體制的破壞者。由美國發起,歐盟參與對俄羅斯進行一輪經濟制裁,試圖迫使俄羅斯改邪歸正,吐出克里米亞。

美俄交惡,並不等于川普與普丁交惡,並不影響「雙普」的關系,在特立獨行的川普眼裡,普丁是能人與好人,川普在競選期間,數次對普丁個人表示了好感。川普對俄羅斯對普丁曾留有一段緣分:川普與俄羅斯有過多年經商的交往,他又有三次訪俄的經曆,對俄羅斯並不陌生。2013年川普第三次訪俄,最大的心願就是想拜見俄羅斯總統普丁。俄方禮儀地安排了,誰知普丁因故臨時取消了約見,但他給川普留下了贈禮:一件精美的工藝品首飾盒,還有一封親筆信。

在俄羅斯問題上,在普丁問題上,川普並不希望與普丁交惡,也並不希望美國與俄羅斯鬧翻,只是川普尚未走進白宮起,似乎已經一腳陷進了一個沼澤泥潭,盤根錯節,主要有這麽幾個羁絆因素:

1. 克林姆林宮的一連手筆,吞併克里米亞半島、武力干涉敘利亞等,引起美國政壇強烈不滿,已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反俄力量。

2. 在俄羅斯問題上,在美國的主導下,歐盟國家與俄羅斯的樑子越結越深,使川普難以越過同盟國,獨自青睐與舒緩與俄羅斯的關系。

3. 俄羅斯干擾美國大選,川普陣營深陷「通俄門」調查,川普的運作團隊本身也遭遇了嚴重的掣肘。

「雙普」相會的迫切性

俄羅斯此前稱,普丁打算與川普暢談雙邊關系的前景,商談與國際議題的緊迫問題。面對外界對「雙普」會的質疑聲,川普在近日再次表示「普丁人很好」,還大談與俄羅斯和睦相處是好事。

說實在的,「川普時代」之初,他就希望與普丁見面。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季辛吉建言:處理好中美關系十分重要,及诠釋了中美差異的經驗理論。季辛吉認爲,歐巴馬的對華政策太過短視,「若要真正發展與中國的關係,我們必須考慮到兩國關係的長期發展趨勢」。川普是否聽進去了這席話,是否會採納這些建言,不得而知。但是川普記住了季辛吉的另一句話:不能同時與兩個大國交惡。川普從一開始便選擇了不與俄羅斯交惡,苦于無力兌現。

有媒體稱:「雙普」會的重要性,在于美國需要掣肘歐盟。

1. 在川普眼裡,美國寵壞了北約同盟國,美國老大的話不靈了。美國長年爲歐盟諸國守衛疆域,需要自籌大筆軍費開銷。川普一上台就提出了北約諸國需要增加軍費達GDP的2%,爲此川普數次點了歐盟群主德國的名,但梅克爾遲遲未予搭理和響應。這顯然是不把美國當「大哥大」了。

2. 川普挑起了全球性的貿易戰,中國叫板應戰,美國能忍受,中國畢竟不是群裡的兄弟。但歐盟還手報複,還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投訴,指美國的措施違反了WTO規則,並提交長8頁的貨品清單,列出歐盟報復措施打擊的美國産品等。這顯然是不把美國當「地球主」了。

3. 川普堅持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但德國、法國、英國、中國、俄羅斯繼續堅持維護該協議延續,本月6日在維也納舉行了德國、法國、英國、中國、俄羅斯與伊朗外長會議,伊朗方面不願意退出協議,其他簽署方承諾在8月前落實。

4. 敘利亞戰況決定著中東局勢的演化。及美國的中東政策,需要俄羅斯配合。

即將來臨的「雙普」會晤,使得歐盟一時亂了手腳。這幾日,英國又一次藉口神經毒劑案,掀起新一波的反俄羅斯風潮,在「雙普」會之前,邀請川普急赴英國磋商與「對表」國際局勢,特雷莎·梅首相能否有效地抵制與阻截「雙普」的鵲橋相會?

「雙普」會晤,對普丁來說,非常重要,也是盼望已久。普丁需要川普爲俄羅斯解套。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半島,卻遭到了美歐經濟制裁,這讓俄羅斯這些年的經濟幾乎跌入谷底,俄羅斯當然需要川普對克里米亞事件放手,爲經濟制裁解套。

外界評論道:當年由美國主導,歐盟配合聯手支持烏克蘭的統一和領土完整,而現今即將發生的美國越頂外交「雙普」會晤,是否會嚴重破壞與同盟國之間的合作?美國是否有意在同盟國與俄羅斯之間打下一顆楔子?美國是否能用俄羅斯牽制和制約歐盟?美俄交惡多年,矛盾重重叠叠,「雙普」會晤時是否能迎刃而解?

中國讓美國人失望

1972年,時任美國總統的理查·尼克森(Richard Nixon)訪問中國一周,被稱爲「改變世界的一週」,打破了中美兩國長期的冷戰對峙的局面,成爲20世紀影響國際格局的大事件之一。當年世人只是感到突然與驚訝,誰也沒有預想到國際「冷戰」就這樣被納入了有序可控的程序,最終結束了「冷戰」時代。

尼克森打開紅色中國之門的目的:

1. 地緣政治目的。美蘇兩極世界,美國采取「聯中抗蘇」戰略,這一戰略獲得了成功,上世紀90年代初蘇聯瓦解,美國贏得了冷戰勝利。

2. 影響中國,鼓勵中國市場化經濟改革,恢複經濟建設,幫助中國城市化建設,形成龐大的城市中産階級,最後這批中産階級向國家、向統治者要權力,形成多黨民主,中國最終將走向西方民主制,加入美國式民主體系。

中國在國際事務中推行韜光養晦政策,贏得了美國等西方國家的認可,美國也把中國當成學生。舉一例:1979年的中越戰爭前,鄧小平赴美其中一任務是向卡特總統打招呼,美國雖然未表態支持與否,但是滿意中方的做法,事無巨細請示彙報,事實美國也是默認與配合的,把當時蘇聯軍隊在中國的邊境駐防、及武器配置及時提供給中方,蘇聯是站在越南一方。中美關系由此進入了一段蜜月期。

中國政府雖然一再犯錯,自1989年天安門事件起,中共政府打壓異見人士和人權活動人士,對法輪功、家庭教等實行宗教迫害,對藏族、維族與蒙族人采取歧視、鎮壓與逮捕等強力手段,美國基本上采取了包容政策。

讓美國感到失望的是,中國始終抵觸自由民主人權價值觀,政治制度改革半途而廢。據統計,2015年的中國中産階級已經有5億,是美國總人口的2倍,也是人類曆史上最大規模的中産階級。但中共政府千方百計阻止人民對權力的訴求,刻意制造一種輿論:中國的中産階級對權力不感興趣,他們感興趣的是:再來一套房子,再來一個兒子,再多一點票子。簡而言之,追求的是房子、兒子和票子。

習近平執政以來,中國變得強硬起來,放棄了過去30年以來在國際事務中的韜光養晦政策,在亞太地區開始挑戰美國的主導地位。比如:2013年11月23日中國宣布設立東海航空識別區,中國政府提前一天才通知美國,完全不顧美國的國際老大地位臉面,不顧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話語權。

一位時常出入國門的朋友告訴我,以前人們時常還能聽到美國華府有「親華派」等,但最近一些赴美出席中美研討會的人私下議論道,美國政壇已經沒有「親華派」了,取而代之的是清一色的「反華派」。

美國的戰略新定位

最近幾個月,美國的幾個動向非常清晰與明確:

1. 去年7月7日,川普與普丁達成敘利亞停火協議,今年3月以來,川普不斷發布消息,「美軍將很快撤出敘利亞」,這表明美俄合作將結束敘利亞的戰爭亂局。

2. 6月12日,美國總統川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進行了歷史性的首次會面,美國有意結束了長達數十年的美朝敵對和不信任關系。消化了朝鮮的核能力,接下來的事由韓國去對付,日本願意也可以參與,美國自然再不會以「拳頭打跳蚤」,把力量陷入到犄角旮旯中去。

3. 6月中旬,美國放棄支持庫爾德武裝,美土達成共識,三十天內曼比季(Manbidsch)將易主,美土關系急速調和。有迹象表明,美國是有目的、有規劃、有步驟的在化解新仇舊恨,清掃與理順這些矛盾結怨。

4. 7月16日,川普與普丁將在芬蘭赫爾辛基舉行高峰會談。

特別讓世人驚異的是:川普爲什麽急于要會見普丁?其中涵蓋了多少隱秘故事呢?是美國重視俄羅斯了?抑或是美國向俄羅斯妥協了?

答案恰恰相反,美國已經將俄羅斯判了「死刑」,俄羅斯成不了美國的對手。既然如此,美國何必再花時間與精力與俄羅斯死扛呢?這與朝鮮問題是一樣的,美國何必把國家安全重心重點放在這些國家上呢?美國清楚自己的重心與重點在哪裡。

這半年多來,美國軍政界出爐五個文件,三份軍界報告(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防報告、核態勢評估報告),兩份政界報告(國情咨文、全球威脅評估報告),這些文件的觀點幾乎相同:從現在起,恐怖主義不再是美國的主要威脅,主要威脅是大國競爭,主要是來自于中國和俄羅斯。長期來看,俄羅斯已經落伍了,與發展中國家一樣(俄羅斯全年的GDP只相當于中國的一個省),俄羅斯微不足道,很難成爲美國的對手。結論是:美國只有一個對手——中國。

季辛吉謀劃「聯俄治中」

傳說中,川普一直有心「聯俄治中」路線圖,是否屬實?

去年底,德國《圖片報》報道,94歲的美國著名外交家亨利·季辛吉飛赴俄羅斯,與普丁閉門會談。有消息說:季辛吉正在爲川普醞釀美國的新戰略——聯俄抑華,拾起了40年前爲尼克森政府謀劃的「打開紅色中國大門」,同樣的戰略——聯中制蘇。區別在于對象做了置換。

季辛吉認爲:普丁不是希特勒,他無意推行征服政策,俄羅斯也沒有能力征服世界。他的目標是恢複國家昔日榮光,將普丁塑造成全球超級惡棍,這是錯誤的。

美俄關係解套,核心是克里米亞半島,這是談判的交易中線,美國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主權,俄羅斯保證烏克蘭東部的安全。

有評論指出:季辛吉不是政治家,是縱橫家。縱橫家只認利益,不講原則和道德。季辛吉的核心主張是:勢力均衡,美國超越各類勢力之上。當蘇聯強大時,季辛吉就會拉攏中國去圍堵蘇聯;當中國強大時,季辛吉就會支持美國對中國進行限制。季辛吉的戰略目的是:維持美國相對實力的強大,任何一個國家不論是敵人還是盟友,一旦有打破均勢的潛力,美國就要先發制人,將其打下去。

中國人的錯覺,自以爲季辛吉是「親華派」。其實不然,他可以和許多國家、許多不同立場的領導人做私人朋友,但並不妨礙他在維護美國利益時,對這些國家進行運作、支持、或者打壓。季辛吉始終是西方核心價值觀的捍衛者,是一個堅定的右翼。「雙普」會晤,顯然是川普採納了季辛吉的現實建議。


季辛吉(右)始終是西方核心價值觀的捍衛者,川普安排與普丁(左)的會晤,顯然是採納了季辛吉的現實建議。圖/取自President of Russia

當然,普丁也精明過人,不可能就這麽被「請君入甕」,能不能落實「聯俄治中」尚且難說,但「雙普」會晤至少能夠起到分化中俄關系,這應該是沒有懸念的。道理有三:

1. 美俄結束對峙,放棄對俄羅斯經濟制裁,舒緩北約對俄羅斯地域政治的擠壓政策,交換條件是美中矛盾時,俄羅斯不支持中國,至少做到中立,不選邊站。

2. 美中決鬥,對俄羅斯來說是利大于弊,對中國的經濟、軍事等都是最好的牽制與制約。俄羅斯可以埋頭搞建設,實現普丁的大國理想。

3. 中國「一帶一路」不斷擴張地域經濟與政治,沿伸至俄羅斯的勢力範圍(前蘇聯區域內),俄羅斯很不爽,美國能站出來制約與制衡,應該是求之不得。

美中貿易戰的走向

美中是否會爆發戰爭,這話題太遠。但沒有硝煙的戰爭已經開打了——美中貿易戰。川普自己覺得理由充足:

1. 中國貿易順差太大。

統計顯示,2017年美國商品和服務貿易逆差較前一年飙升12.1%,達5660億美元,創下2008年以來的新高;占國內生産總值的比重爲2.9%,也高于2016年的2.7%。而去年美中貿易逆差增加了8.1%,爲3752億美元,超過了總逆差一半以上。

2. 中國的許諾不算數。

2016年中美貿易順差爲3400億,川普曾向習近平提出,2017年減少美國貿易逆差300億,中方答應,2017年增加了大豆、牛肉進口數額,可是到年底數字出來後,逆差非但未減,反而還升了,上升了300億。川普覺得中國不誠實,欺騙了他。

所以,美國7月6日對中國商品加征301關稅。美國向中方提出了340億美元商品加征25%關稅。美方說明:中國不可報複,如果中共持續報複,不排除加碼對5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關稅。

美國與中國打貿易戰有信心最終會贏:

1、逆差落差大,美國有足夠的空間折騰,壓服制服中國。當年日本就是在這樣的遊戲中被制服壓垮的。

2、美中貿易戰尚未開打,早在醞釀談判吵架期,就已經突顯了贏點。中美貿易爭端從3月22日爆發,截止到6月22日,三個月滬深兩市市值跌去了70643億人民幣,超過一萬億美金。同期美國股市市值增加值爲139,400億人民幣,約合二萬億美金!

3、民意支持率也同樣是「晴雨表」。川普就任美國總統至今年一月以來,他的民意支持始終低于40%以下,自從貿易戰啓動,民意支持上升,超過40%,一度達到51%。

這些對於川普來說,都是實打實的成就與效果。

貿易戰中國不勝負荷

中美貿易戰,中國的賬又是如何計算的呢?

2017年,中國從美國的進口額爲1,300億美元,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額約5,000億美元,其中的落差是3,700億,貿易戰的輸贏一目了然。據說中國迎戰的依據是一盤棋思考,美國在華企業從中國賺去的2,500億,及其它領域賺去的900億,這是3,400億,最終貿易戰的角逐點落在這裡,這也就是中國官方一直宣傳的兩敗俱傷根源。

問題是,貿易戰畢竟是破壞性極強的經濟戰爭,戰場的火星蔓延開來,涉及的經濟領域,就錯綜複雜了。

1. 「中興事件」已是警示。中國高端芯片對美國的依賴,從中也能體察到:中國與美國之間巨大的技術差距。中國對美國核心技術的嚴重依賴。

2. 中國拿美國大豆做文章,顯然也會引爆嚴重後遺症。2017年,中國自産大豆1400萬噸,總進口是9554萬噸。大豆生産是非常耗費土地的,平均每生産一噸大豆需要八畝土地。這些進口大豆若是換成中國自種,要消耗7.6億畝的土地。而中國的農業耕地紅線是21億畝,拿出三分之一的土地種大豆可能嗎?已經有媒體宣傳,中國轉向巴西進口!問題是,全球大豆生産的相當大部分被幾家美國公司控制著,巴西大豆從生産、運營到銷售幾乎都是美國公司控制。

3. 中國對「美元體系」的依賴。「美元體系」主要靠三個機制來運行:一個是商品美元還流機制。中國、日本、德國等「貿易國家」向美國出口賺取美元以後,還要將其中相當大的部分借給美國。美元是世界清算貨幣、結算貨幣和主要資本市場的交易貨幣,如果不借給它,美國需要自己滿足基礎貨幣發行的話,它就會印鈔,有可能引發美元貶值。第二個機制是石油交易的美元計價機制。

1971年尼克森關閉「黃金窗口」,美元與黃金脫鈎之後,美國以石油這種工業血液,聯合沙特等國建立了石油交易的美元計價機制。這就意味著其他國家若要進口石油必須用美元支付,因而就必須儲備美元。這樣,美元在與黃金脫鈎之後依然牢固地保持著全球儲備貨幣的地位。第三個是美國對外債務的本幣計價機制。美國80%以上的對外債務是以自己可以印刷的美元計價的。在理論上和實踐上講,美國針對自己的對外負債,是可以通過印刷美元解決的。

所以,倘若貿易戰果真打下去,接下來的影響就會涉及到貨幣金融領域。中國的美元儲備將大幅度減少,那麽人民幣發行的信用基礎就會出問題。此外,中國是典型的「貿易國家」,本幣不是世界貨幣,不得不將貨幣信用寄托在其他貨幣比如美元身上,而且未來的經濟發展、軍隊建設,包括「一帶一路」都需要大量資金,因而外匯儲備規模對中國而言格外重要。

中美貿易戰,中方明擺著是劣勢,卻還高調反擊,中國的反制策略和思路是什麽?

1、聚衆鬧事。中美既然撕破了臉皮,把事情鬧開了,中方干脆把事情鬧大,爲各國做個樣子,做個表率,達到聚衆鬧事的規模。

2、贏回面子。中國放棄了韜光養晦政策,在國際舞台上也處處展現自己的實力和面子,普丁能做到的,習近平爲什麽達不到?中國的反擊和報複是表達一種態度和立場。現實中國際媒體偏向中國,已達到了效果和目的。

3、亂中求勝。人類曆史上的改朝換代,演變軌迹如出一轍,天下原有的秩序土崩瓦解,群雄豪傑相爭,風起雲湧,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美國老大希望有序,希望不改變現狀,估計川普在美國獲得了相對的利益後會早早收手。

4、爭取小輸。中美貿易戰,中國贏不了美國,但不還手不報復,便丟失了面子;最好的結局是,要打要鬧要亂,爭取小輸,爭取早日恢復平靜,不改變美國「老大」的格局。

禍起「中國制造2025」

中國媒體宣傳,美國發動貿易戰並針對「中國制造2025」並非一時的心血來潮,而是經過戰略層次考慮後的結果。

什麽是「中國制造2025」?「中國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是中國總理李克強提出的制造業十年綱領政策,簡而言之,就是一份産業升級計劃書。

産業升級的追求,是各個國家追求的理想和目標。最早提出這樣的規劃是德國,德國工商聯合會拿出了「德國工業4.0」,是由德國政府《德國2020高技術戰略》中所提出的十大未來項目之一。該項目由德國聯邦教育局和聯邦經濟技術部聯合資助,投資預計達2億歐元。旨在提升制造業的智能化水平,建立具有適應性、資源效率及基因工程學的智慧工廠,在商業流程及價值流程中整合客戶及商業夥伴。一句話概述,即第四次工業革命。緊接著法國、荷蘭、日本、韓國也提了相應計劃,後來越南、印度、土耳其等也跟上來了,這說明産業升級的追求是現代人類社會的共同心願。

「中國制造2025」的制定,一句話概述,即「跟潮、應變與競爭」。産業升級是潮流,適應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金融危機後的經濟復蘇,各國制造業都會出現新的動向和飛躍;中國的制造業在一些領域已經具備全球的競爭力,還得更上一層樓。

所以「中國制造2025」同樣是熱火朝天,舉國家之力大筆砸錢。中國的産業政策一提出,隨即進入組織體系化的貫徹實施,各研究領域的計劃性、系統化的落實,試點城市爲甯波。這意味著「中國制造2025」從指導文件開始轉入具體實施階段。並明確了産業升級的研究領域:新一代信息技術創新産業、電訊設備、生物工程、軌道交通裝備、節能與新能源汽車、農機信息整合系統、納米高新材料、生物化學醫藥、高性能醫療器械、高檔數控機床和機器人、航空航天裝備、海洋工程裝備、人工智能等。

據說美國的矽谷、華爾街、五角大樓、華府的戰略精英們,首先不滿意「中國制造2025」,美國始終以爲,中國是搞低端産品的,高端産品一直是美國的獨門絕技,假如被中國真的搞成了,美國的老大地位就有可能被顛覆。川普的「美國第一」是不容變更和超越的。

2018年4月,川普對中國進口産品加征關稅,名單針對「中國制造2025」。2018年5月,川普再次決定對從中國進口的500億美元商品征收25%的關稅,而其公告則直接指向「中國制造2025」的相關技術。

美國「治中」的幾張「大牌」

近年來,美中關系如何?以往中國政府總是自信道:好不到哪裡去,壞不到哪裡去。現在坊間改口了:好不到哪裡去,那是一定的;壞不到哪裡去,那是不見得!

美國的新戰略確定,美國的唯一對手是中國,美中對峙必然是常態。當然鬧騰到美中對決——戰爭,美中雙方都不願意對撞與火拼。不過,美國除了已出手的貿易戰外,手裡還有足夠的制約中國大牌,夠中國喝一壺的。

「聯俄治中」就是一張好牌。當年美國采取了「聯中治蘇」,成功結束了冷戰。「聯俄」一定沒問題,這也是投普丁所好,求之不得;但要普丁「治中」就難了,普丁內心一定歡迎美中對峙,美中鬧翻了,普丁在一邊靜觀其變,等待漁翁得利的收盤效應。有一點美國清楚,普丁就是不入套,同樣可以擊活其它幾張大牌,比如:「南海牌」與「台灣牌」。

普丁接受美國「聯俄」,「南海牌」救活了,越南、印度背後的真正老板是俄羅斯,俄羅斯不出聲,越南、印度便無後顧之憂,特別是越南,南海有它的利益,印度也可渾水摸魚,中國南疆緊張,對俄羅斯是有利有益的。俗話說:無利不起早,大國政治同樣如此。

這一陣,川普一直在玩「台灣牌」,普丁退出與美國死扛遊戲,「台灣牌」也活了,美國急于退出敘利亞亂局,結束烏克蘭鬧劇,擺平朝鮮折騰,目的就是結束多頭出擊,集中一點突破。8日媒體消息,美國兩艘「伯克級」驅逐艦于7日上午通過台灣海峽。看來這與「貿易牌」一樣,也被啓動了,而這只是剛剛開始。

「人權牌」也是選項之一。川普本人對人權、意識形態不感興趣,但「人權牌」無疑是一張好牌,4月26日美國國會舉行了「西藏問題聽證會」,接著又是「香港問題白皮書」、「新疆問題聽證」 等,顯然川普還是啓用了「人權牌」。

「雙普」會是否如願以償

7月11日,北約將舉行峰會,會議主題之一:北約盟國如何團結應對俄羅斯的威脅,16日川普卻與普丁對話協調關系,在應對俄羅斯威脅,還是與俄羅斯協調關系,美國的立場究竟如何擺正?這是不是會影響到川普的總體規劃?

「雙普」相會,舉世關注,關乎敘利亞的中東局勢,以色列、土耳其、伊朗、敘利亞等國家,都報有各自的算盤和期望;關乎烏克蘭局勢和北約同盟的發展合作前景,關乎朝鮮半島和亞太地區的未來安全、合作的前景。

有一點可以肯定,中國媒體只字不提「雙普」會的「聯俄治中」陰謀論。今年6月,中國媒體報道一則消息:普丁對中國媒體表示,「也許習主席是唯一一位和我慶祝生日的國家領導人。我還沒有和哪位外國同事建立過這種關系,或做出類似的安排,但和習主席做到了。」這樣的公開信息,是不是表明中國政府有了足夠的准備?是不是在展示習近平的自信?或者是一種對普丁的提醒?

7月9日的柏林,德國總理梅克爾與中國總理李克強攜各自「最豪華陣容」磋商兩國的未來合作與發展,展示的是世界經濟「老二」、「老三」的強強聯手,選擇在11日北約峰會前,選擇在「雙普」會晤前,盡管梅克爾9日對媒體強調「不針對第三方」,是否屬于「此地無銀三百兩」呢?

在國家利益前,是沒有私情私利的。還是借用梅克爾總理的那句話,「最後一刻才見分曉」……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