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川普經濟學=共和黨經濟學-TPP+巨幅公共投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川普經濟學=共和黨經濟學-TPP+巨幅公共投資

→更成長、風險更大、貧富更不均的世界

2016-11-20 14:53
一些諾貝爾獎得主們經濟政策意見不盡相同,可是認為川普經濟發言「語無倫次」意見卻是一致。圖/取材自 pixabay(CC0),民報合成後製
一些諾貝爾獎得主們經濟政策意見不盡相同,可是認為川普經濟發言「語無倫次」意見卻是一致。圖/取材自 pixabay(CC0),民報合成後製

十一月初,二十位歷屆諾貝爾經濟獎得主給美國人一封公開信,呼籲美國人支持希拉蕊。談到川普的經濟政策,他們說:

「川普提出一序列語無倫次的經濟議題。他魯莽的威脅美國幾個最大的貿易夥伴,說要啟動貿易戰爭;他計畫要遣送幾百萬移民回國;他憑空要減稅數兆美元;他隨隨便便說要以「不還」威脅美國的債權人以獲得更佳的利息條件,把美國聯邦公債視同垃圾債券。這一切都可能危急美國的繁榮與世界經濟的基礎」。

這些諾貝爾獎得主經濟政策意見不盡相同,可是認為川普經濟發言「語無倫次」意見卻是一致。

本年八月華爾街日報調查了仍然在世的四十五位歷屆的、包括民主黨的和共和黨的總統經濟顧問的意見,發現竟然沒有一個人表明支持川普。畢竟要支持一個語無倫次的人,有損學術清譽。

選舉過後,譁眾取寵不再必要,政策是否行得通與是否符合共和黨的傳統的政經思維與共和黨政客與盟友的利益成為主要的考量。參考了幾位美國經濟學家的看法與資料,筆者現在就把川普選前的九個主要與經濟有關的政見,從會不會執行,執行以後經濟的意義的角度去做初步分析。

一、美墨邊境長城:

不會進行。純粹就成本效益而言,根本划不來;進行以後一定被批浪費,也可能變成美國恥辱的標記。川普頂多可能象徵性的做一小段。川普所反對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NAFTA) 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讓墨西哥人有留在墨西哥的誘因,是用自由貿易的磁鐵去替代美國擋人的長城。

二、遣返所有非法移民:

不會。雷聲大雨點小。非法移民 (6百萬到1千一百萬?) 已經是美國經濟的一部份。對非法移民的態度一向是共和黨選舉的假議題。非法移民對資本家有利,對基層勞動者有害。川普的資本家朋友與共和黨主流不會讓無差別的遣返發生;頂多抓幾個移民罪犯開刀示眾、敷衍。

三、課中國產品45%關稅:

不會。在 WTO 架構下,提高關稅有一定的程序與限制。以牽強的理由提高關稅可能引起貿易報復,對美國不一定有利。川普頂多用中國違反 WTO 條款做關稅與貿易上的騷擾,不致釀成大的貿易戰。長期,川普可能用租稅方法防止公司出走或鼓勵公司回流以兌現競選承諾。

四、撕毀北美自由貿易區 (NAFTA):

不會。北美自由貿易區已經有太多的既得利益,而且它對降低來自墨西哥非法移民的壓力有其功能,頂多做小幅的甚至象徵性的修改。

五、把 TPP (跨太平洋夥伴協定) 丟到垃圾桶:

因為還沒產生既得利益,TPP 在川普第一任內應不會重生。TPP 作為政治經濟工具,在美國「冬眠」時期可能由日澳等國續推;但若川普有第二任,或改由民主黨上台,可能還有機會,尤其是如果加了其他利益團體(產業)之後。

六、大幅增加公共建設投資:

川普說金額會是希拉蕊的二倍,所以約是五年五千億元。這部分國會與多數美國人相當有共識;問題會是來自借債的限制。

七、增加國防預算:

當然。它既合乎川普「讓美國再度強大」的競選語言,也是傳統共和黨的核心軍事、經濟理念。有人估計十年可能增加5000億元到一兆元之間。

八、大幅減稅:

一定會,尤其對資本家與高所得者。依競選語言,十年將降減稅九兆元;依共和黨國會的意見,十年約降稅二兆元;結果金額應較為接近共和黨國會的意見。

九、金融市場規範鬆綁:

一定。這個競選口號合乎共和黨金主與民主黨金主的利益。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立法的2010 Dodd-Frank 金融改革法案將大幅鬆綁,可能大幅回歸到2008年以前的金融規範。


圖/Michael Vadon@flickr (CC BY-SA 2.0)

傳統上,共和黨比民主黨更親商、支持全球化、自由貿易與自由貿易協定,也更接近華爾街的利益。這種情況直到柯林頓先生獲得以花旗銀行為主的華爾街的支持才稍稍比較平衡。工會弱化和兩黨這種和利益團體掛鉤的現象,就是美國四十幾年來基層勞工實質薪資不增反降的主要原因。

所以,第一、美墨邊境長城,第二、遣返所有非法移民,第三、課中國產品45%關稅,第四、撕毀北美自由貿易區 (NAFTA) 等四項,都會以雷聲大雨點小收場。

第五項筆者判斷把 TPP 丟到垃圾桶至少四年,是因為不管是共和黨或民主黨基層民眾都反對自由貿易協定,而 TPP 也還沒經過國會同意,停擺相對自然。

第六項大幅增加公共建設投資,本是標準的、傳統民主黨的景氣刺激政策,是「非」共和黨的。在此以前,民主黨要增加公共建設預算,老是被共和黨的「小政府」論述擋下來。如今民粹的、非共和黨主流的川普說要增加公共建設預算,當然是兩黨政客雨露均霑的大肉桶 (pork barrel),皆大歡喜。

第七、增加國防預算,第八、大幅減稅,第九、金融市場鬆綁,全部合乎共和黨的傳統意識型態與立場,完全麻吉。

假如以上預測實現,美國預算將出現大幅赤字,美國景氣將維持繁榮甚至可能產生過熱現象;但是對於多年來需求不振、只能靠量化寬鬆、缺乏赤字財政政策刺激的世界經濟,將會有起死回生的作用。


圖/翻攝自 Youtube 川普勝選演說直播影片 @ABC News

但是,這樣一來美國與世界經濟會有兩個後遺症:

第一、因為美國金融市場規範大幅鬆綁,美國國內金融市場系統性風險大增。美國鬆綁,世界各國為爭取金融服務業,勢必產生「規範鬆綁」的互相協調甚至競賽以配合或爭取金融業務;其結果是世界金融可能再度面對2008以前的系統性風險。而且,因為因銀行規模比金融危機前更大、更集中,銀行更不能倒,政府與納稅人與負擔更大的風險。

主管貨幣政策的聯邦準備體系相對獨立。川普可以間接影響的是補滿二位理事空缺,並在2018換掉現任的主席葉倫。假如新的聯準會組成太過鴿派、貨幣政策太過寬鬆,對金融系統性危機會有推波助瀾的效果。

第二、貧富更不平均。美國長期全球化果實分配不均,是美國基層勞動者四十幾年來實質所得倒退的主因,也是2016美國民主黨山德斯 (Sanders) 幾乎翻盤、全國選舉川普翻盤成功的主因。可是川普上台後並不可能對這些基本架構做根本的改變,他反而可能依照共和黨的「供給面經濟學」論述,對富人大幅減稅使財富更為集中。

這樣,川普怎樣面對投票給他的基層勞動者?很簡單,隨便在福利、社會安全網、稅制中擠出一塊碎肉丟給他們、讓他們感覺良好就好了。

前段說過,美國長期全球化的果實分配不均,是美國基層勞動者四十幾年來實質所得倒退的主因。全球化是環環相扣的一連串市場規範、協定、條約所構成,很難由一個國家單獨脫鉤解構。所以解決分配不均的務實方法是透過國內的稅制、福利、社會安全網提高勞動者實質所得與生活品質。依照這個道理,選山德斯是對症下藥,選希拉蕊是維持現狀,選川普則是倒退嚕。

不料,美國基層勞動者最後卻選擇了有害自己利益的川普。這是資本主義選舉制度很大的諷刺。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