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一個藝術外行人看台灣的深層問題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一個藝術外行人看台灣的深層問題

2017-09-17 16:18
多位藝術家利用廢棄宿舍改造而成的工作室,以光為主題進行集體創作,創造出迷人又神秘的窗景。在台灣從事藝術創作似乎是寂寞且悲哀。圖/本報資料照,張家銘攝
多位藝術家利用廢棄宿舍改造而成的工作室,以光為主題進行集體創作,創造出迷人又神秘的窗景。在台灣從事藝術創作似乎是寂寞且悲哀。圖/本報資料照,張家銘攝

對於藝術,我是一個外行人,但如果從藝術欣賞者的角度來看,對於藝術作品,我倒是會有我自己的看法,只不過我是個紙上談兵的人,除了音樂以外,對於其他藝術領域,我不會主動去涉入。不過,我這個不懂藝術的人,卻常常憂心忡忡地透過台灣與其他國家的比較,要從藝術的面向去找出台灣的許多問題。

一、台灣有哈日族,日本沒有什麼哈台族

以前在國民黨統治台灣的時代,台灣常常被說是文化沙漠,這些年來,台灣在文化的發展上,是比以前進步很多。但是我個人卻發現了很多現象,例如台灣人很驕傲自己在民主的發展,這如果與日本相比,的確在言論尺度的開放上,我們是比日本還要進步,但是日本節目來台的播放與其文化在台灣的傳播,造成了台灣有許多的哈日族,相對地,我們卻很難看到日本人會因為台灣的藝術作品或文化作品而成為哈台族的。這顯示出了台灣人的文化創作力跟日本人相比是差了一大截,就這一點,我可以舉出我親身經歷的一個實例來做說明。

十幾年前,我帶母親去日本觀光,當時,我跟母親一起去東京上野的美術館看埃及木乃伊的展覽。我與母親跟一大堆的日本人帶著3D的眼鏡進入電影放映場,那個電影介紹了:展覽的木乃伊透過核子共振的掃瞄,而清楚知道他死於什麼病因,電影中介紹了這個人的疾病從現在的醫學技術來看,是可以簡單治療的,但在當時則無法救治。電影中透過這個人所留下來的種種考古資料中,介紹他是如何戀愛的,他在當時的工作是一個公務員……等等,把他的生涯做了很有系統的推測與介紹。電影中也把埃及人的數學與幾何學的教科書中的教法做了詳細的介紹。

我看完了這部影片後,感動不已,它讓我在短短一小時當中加深了對埃及文明的理解。但在看完這部影片之後,遊客除了可以觀看到木乃伊之外,美術館擺設了許多有關木乃伊與埃及文明的書籍,讓你可以購買,你會覺得自己花了小錢,卻是飽嚐了充分的知識饗宴。後來,據說這個木乃伊也來台灣展覽,但就完全沒有像在日本展覽一般,可以如此清楚而詳盡地展現出這個木乃伊的相關背景與來龍去脈,有人甚至戲稱在台灣看這個木乃伊就好像在看一個死人一樣。

二、藝術外行人所看到的台灣問題

台灣也有藝術家,這個沒人會否認,但是我們可以從幾個現象看出台灣藝術家的寂寞與悲哀。或許大家都知道,台灣人大部分出國最喜歡的就是血拚(shopping ),而且如果是去觀看古蹟,大概都是走馬看花,對於名勝古蹟的歷史意義也不太喜歡去了解(其實了解名勝古蹟的歷史意義是了解該國國民之文化與性格的重要手段,在全球化的時代,這具有很重要的意義)。

這如果與日本的觀光客相比,顯然會有很大的差別。日本的許多觀光客在國外會選擇博物館、美術館、歌劇院等藝術展示或藝術表演的地方去做藝術饗宴之旅,而這就顯示出日本的藝術家在日本是有市場的,當日本人有藝術素養時,他們自然就會成為藝術的消費者,這就使日本的藝術家可以充分獲得機會去創造更好的藝術作品,而提升整個國家的文化水準。

但是,台灣的藝術家就沒有這樣幸運了,台灣的藝術家其實所面對的是沒有什麼藝術修養的國民,也因此,他們的藝術作品容易面臨曲高和寡的現象,而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台灣的藝術家的創作力無法全盤發揮。舉世大運的閉幕典禮來說,我在國內高漲的民族浪潮當中,跑到閉幕式現場,但因為沒有門票而不得其門而入,只好回家看電視,但電視所轉播的許多文化節目不能說是很有水準,看著很多舞蹈的團體演出並不是很整齊,布景燈光也不是非常有特技,跟日本NHK的年終紅白歌唱一比下來,就看得出來。台灣的節目製作即使很用心,但要攀上國際水準還是很困難,整個表演似乎只有搖滾與八家將、三太子等,顯見台灣還很難創造出自己的文化特色,尤其當拿玻里的歌劇院表演出歌舞劇時,兩邊的文化水平的距離即斷然呈現。

後來聽到柯文哲致詞時,他還說台灣在這一次世大運展現出實力給世界看時,我真的想哭又想笑,想哭的是台灣人的文化水準還差人家一大截,想笑的是台灣人還真的很阿Q,明明文化水準差人家一截,但老是喜歡在口頭上大聲說出自己很有水準。

三、藝術家要對政治與人民進行遊說

其實,文化水準是可以透過種種方法來提升的。記得在近20年以前,我對於韓國的印象是他們比台灣落後,可是這幾年來,韓國人在流行文化上卻塑造出所謂的韓流與許多知名的的歌唱團體,很顯然地韓國人是很用心的在提升他們文化的創造力。韓國人能,台灣人不能嗎?

我這個藝術外行人常常在思考「台灣是否有可能成為一個文化國家?」的問題。我一直在想,藝術欣賞者乃至藝術消費者的形成是文化提升最快而且最重要的途徑。我碰到許多藝術家時,我就會跟他們談一些藝術教育的問題。台灣的小學到高中,還是有音樂課、美術課等的藝術課程,可是在我的經驗當中,家長不會鼓勵孩子特別學習藝術課程,很多家長會說,你學鋼琴長大後只能去酒店彈奏,學畫畫要餓肚子,所以老師上課時也是隨便教教,甚至許多學校把音樂課、美術課挪至國文、英文乃至物理化學等要考試的科目之教學上。結果,上了那麼多的課,什麼是藝術?如何欣賞藝術作品?什麼是美?幾乎完全沒有概念,基本的畫畫技巧乃至看五線譜的能力都沒有,上課只是教你自己畫一畫、唱唱歌而已。可是這個教育的後果卻已經完全呈現出來,那就是台灣很會製造硬體的科技產品,但是台灣在「無中生有的軟體創造力」上就差人一大截。

當我看到前行政院長林全提出前瞻計畫時,我就發現到台灣的執政當局仍停留在國民黨過去的硬體第一的思考上。藝術教育在創造力的培養上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日本人從明治維新以後的百年近代化,已使藝術的素養落實在各個領域上,例如家裡的擺設、街道的乾淨.整齊,房子的外觀造型、都市景觀、人民對藝術的欣賞能力、各種產品的設計……皆展現出了這個近代化的成果。也因此,我常跟藝術家講,你們不要只是自己一個人全心全意的專注在自己的創作上,你們要組成遊說團體,提出台灣的藝術教育政策向立法院、行政院與教育部施壓,使藝術課程能真正從小就成為學生能夠真正學習的課程。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