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禁燒生煤石油焦」李進勇:這條路絕對會堅持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禁燒生煤石油焦」李進勇:這條路絕對會堅持

民報之聲in高雄FM89.,7晚九點〜十點

 2015-11-17 19:00
李進勇強調“禁燒生煤與石油焦”「這條路」雲林縣府是絕對會堅持!(實習記者馮國瑋攝)
李進勇強調“禁燒生煤與石油焦”「這條路」雲林縣府是絕對會堅持!(實習記者馮國瑋攝)

「小學生投書要小英正視中部PM 2.5,該信中指:空氣污染非常嚴重,我想您(小英)也知道,問題大多來自於六輕和火力發電場…根據統計,六輕每年排放四萬公頓的PM2.5…」台史所教授陳芳明有感而發地在臉書上表示,看完這封信令人欲淚,他認為這封信傳達顯示出對國民黨傾向財團作法非常失望,轉而期待未來總統蔡英文…。

民報文化雜誌第九期專訪雲林縣長李進勇,針對雲林縣府立法完成的「禁燒生煤與石油焦條例」遭環保署函告無效。李進勇日前痛批:中央政府躲在台北吸不到污濁空氣,環境署跳出來當劊子手,其很痛心,並指「中央不管我們,地方政府不能在那等死」!李進勇說:中央所謂的經濟發展,就是顢頇無能!財團怎麼說,政府就照著他們的話來做。

「我們要看這個政府對財團到底要縱容到什麼程度?我們要看這個政府對地方的環境、對百姓的健康,到底要吞忍多久?」李進勇強調“禁燒生煤與石油焦”「這條路」雲林縣府是絕對會堅持!我們現在還積極地研擬要向司法院提出大法官釋憲,這個工作正在進行當中…。

民報之聲今11月17日(二)播出專訪李進勇:「農業首都大未來 盼當綠能貢獻」並由主持人針對「小學生投書要小英正視中部PM 2.5」進行與評。

※民報文化雜誌第九期「農業首都大未來 盼當綠能貢獻」針對「禁燒生煤與石油焦條例」遭環保署函告無效,相關專訪節錄:

記者:勇伯是「法律人」雲林縣府立法完成的「禁燒生煤與石油焦條例」遭環保署函告無效,…當然目前中央還是藍營執政,或許在對話空間、政策思維存在較大差異,惟民進黨總統勝選可期,倘政權翻轉,縣長能否談談盼中央能給予如何解決?

李進勇:雲林縣是一個農業縣,但是眾所皆知雲林縣還有一座全台灣、全世界最大的單一的石化園區,台塑的六輕已經存在在我們這裡二十多年了,當然石化產業對環境的污染是最大的。

所以雲林縣這二十年來,受到環境的衝擊包括空氣、水源與土壤都受大極大的污染,環境的污染當然對人的身體產生極大的傷害。所以最近這幾年來專家學者就流行病學的調查,我們雲林縣民健康受環境污染的影響是非常明顯的,所以做為地方政府,我們對這種情形必須要有對策。

這個對策到底是什麼?當然有人會說:「把那些(石化)廠關起來就好啦!」

但是要將六輕關起來是有困難的,我們必須要對它進行控制,所謂的控制,分作2部分:第一是「源頭的控制」。這些污染,究竟是如何產生的?這個源頭要將它控制住。第二就是「末端」,末端就是那些煙囪,有三、四百支煙囪整天在那邊排煙,排出來的煙要是有不好的東西,有毒的物質或有害的物質,所以其排放標準必須要嚴格的管控。

六輕裡面當前所使用的燃料最大的來源就是「生煤和石油焦」,偏偏生煤和石油焦,就是產生有毒物質最大的一種來源,這種東西應該是要將它管制起來,這類管制是世界趨勢,包括中國都已經有許多城市已經禁止燃燒生媒和石油焦了,連中國這樣的地方都能「禁燒」為何台灣沒辦法採取這樣子的標準?

尤其咱台灣地狹人稠,大家都擠在一起,當然污染帶來的傷害是更大的,所以我們就要從源頭來管制、禁燒「生煤石油焦」,惟「外面的人」或有誤會為:「(禁燒生煤和石油焦,是要他們(六輕)工廠要關起來的質疑」?

這個是不對的!我沒有要他們關起來,我是說:「你們(六輕)不要燒這種“壞東西”,“燒”比較好的,用品質比較好的燃料」

為什麼品質較好的,他們(六輕)不用?因為成本較高,但成本較高,是你們(六輕)要賺錢當然你們要付出這個成本啊!不能說又要賺錢又不願意花錢。結果呢?要我們雲林縣的縣民賠上我們的健康,沒有這個道理!

所以說,縣府提出禁燒的條例,議會毫無異議的通過。這表示雲林縣民相當認同健康與環保的議題。

惟議會通過之後,中央政府就一直打壓,說什麼地方政府沒權利立這個法,還說這個法一旦通過之後台灣經濟就會崩盤、會欠電,電費會漲得多高又多高,將這些所有的責任都「壓」在我們雲林縣府身上,最後宣佈不允許!

中央政府這樣的作法,早在我們的預料之中。我很早就說過,「這條路」雲林縣府是絕對會堅持!我們現在還積極地研擬要向司法院提出大法官釋憲,這個工作正在進行當中…。

此外,如我剛剛所說「這個前端的管制、末端的管制」,我們對其排放標準,雖然國家有國家標準,但是地方也能根據地方的事實環境條件,採取嚴格的標準。所以我們對於他們排放的標準更嚴格,這個加嚴標準,目前已經送去環保署,接下來就看環保署要如何審查我們這個加嚴的辦法。

另外,還有一點其實也很重要就是:不論是燃燒也好、排放也好,這個都必須要經過我們許可。所以有一個許可審查的制度,那麼這個許可審查我們現在要針對已經到期的這個生煤和石油焦的操作許可,我們會採取「最嚴格的標準」。

現在,雖然因中央不同意自治條例,但我在我行政權的範圍之內,我都可以採取嚴格的標準,我們給它(六輕)用嚴格的標準,台塑六輕現在已經在訴願打行政官司,好,大家就「打打看」!

我們要看這個政府對財團到底要縱容到什麼程度?我們要看這個政府對地方的環境、對百姓的健康,到底要吞忍多久?我們來試試看!

李進勇:我曾和「具有官方色彩」的某位先生,在電視節目上大家在討論這個問題。他無論怎麼講,講的都是過去環保署、經濟部那一套。

其中有一段話:「要他們燃燒天然氣,假設是要燃燒天然氣的話,那設計就要更新,更新的話可能沒辦法那麼快,可能要三年、五年、六年…」。我回他,那你告訴我,兩年不行,所以是三年?或者五年?我們就來看看時間要多長?但現在卻不是這樣,他們就是直接對我說沒辦法,所以中央的態度是非常清楚的,他就是已經有既定的立場。都是站在對方(財團)的立場!

所謂的經濟發展,就是顢頇無能!財團怎麼說,政府就照著他們的話來做。

記者:現狀的農業首都和工業並存可以並存嗎?

李進勇:傳統農業發展要加值要轉型,我們都知道國家在產業的政策上對他們還是有相當的依賴,但是一定要轉型,因為這個地球差不多被我們消耗到快沒了,我們應該要讓這個地球的負擔要減輕,所以企業(六輕)應該要轉型,降低污染。

陳俊廷:六輕的腦袋不開化,他們現在可能是在想你們這個農業縣比較好欺負吧!

李進勇:唉!這說來話長,我內心是百感交集,他們可能也不是有意要“吃人夠夠”(軟土深掘)吧。但是他們總是知道有方法能應付我們就是了。

陳俊廷:長久以來,已經知道怎麼對付你們就對了。

李進勇:所以說我們應該要有不同的政策,對六輕的政策應該要有所調整,不能讓他們覺得大家好商量,有話好說,有些是好說,有些是不能說、不能妥協的!

民報之聲:

https://www.facebook.com/民報之聲-1415280828753086/timeline/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