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西藏再教育集中營/中共幹部摧殘女尼逞獸慾的野蠻獄穴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西藏再教育集中營/中共幹部摧殘女尼逞獸慾的野蠻獄穴

 2018-06-15 01:00
中共正在強力清掃西藏的語言、文化與宗教,藏人下一代還有未來?截圖取自/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TCHRD網頁
中共正在強力清掃西藏的語言、文化與宗教,藏人下一代還有未來?截圖取自/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TCHRD網頁

美國國務院今年4月間發佈的《2018國際宗教自由年度報告》(U.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2018 Annual Report, USCIRF),該專案報告內容指出,中共當局繼續驅逐西藏喇榮五明佛學院和亞青寺的僧尼,被驅逐者至少有1萬1,500人。中共還拆毀多達6,000間僧尼宿舍,將很多藏人送進「愛國再教育中心」。

總部設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The Tibetan Centre for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TCHRD),5月28日亦發佈中國境內一位藏族匿名僧人,透露關於西藏「政治再教育」中心的慘痛經歷證言,他曾被抓進去遭受近4個月凌虐。這位匿名者的證詞,詳述隱秘高牆背後,那些以愛國、法律教育為名(卻完全不受法律節制)的政治再教育中心,充斥著酷刑與性虐待;遭關押者宛如是住進集中營的受虐牲畜。這位因安全顧慮而匿名的僧人,向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提出如下摘錄證言

在完全沒有違反法律的情況下,我被迫放棄原本在青海藏區佛寺的受教育機會,並在2017年7月13日,遭中共強迫必須返回家鄉那曲市索縣(Sog County , Nagchu Prefecture,位於怒江上游)。我還被告知一旦不遵從指令,父母、兄弟姊妹都會隨之被捕,挖崛冬蟲夏草的生計也將被切斷,也不會讓家族的孩子上學。

中共國安局官員告訴我,「你會被送到一所學校,而非監獄」(即教育轉化訓練中心transformation through education training centre)。結果課堂上教的是學習唾罵藏人宗教,要嚴加譴責(西藏精神領袖),詆毀達賴喇嘛;另外,那裡傳授的法規,也極其膚淺並不實用。

強暴摧殘、改造女尼

有時候在晚上課堂,我們要上「自我批鬥」課程(完全採取中文對話),這讓人想起中國1959年血洗西藏的恐怖回憶;晚間有時候也會實施軍事操練。最可憐的是那些年邁僧尼,他們多半聽不懂中文,而且因為體弱,容易成為操訓官員狠打摧殘的直接標的物。

晚上進行軍事操演期間,許多尼姑因體力不支,倒地不省人事。有時候操練官會把女尼移到室內,我看到獄官愛撫她們的胸部,並壓在她們身上逞獸慾猥褻。

憶及我被帶進再教育營的首度經驗,當時一些穿著軍服的女性剛好走出來,而且身旁出現一名中共國安官員,他要求女性們坐下,並開始訓話,女性們則異口同聲高喊:「是的長官,是的長官」(yes sir, yes sir);當時我覺得怪異,之後,才得知著那些軍裝者,皆從女尼被改造為看管監獄的士兵。

3天內不會唱紅歌,別想走出牢籠

當那位國安官員離去之後,我被獄方守衛叫過去詢問基本資料;例如姓名、出生地、曾到過哪些地方?並拿筆紀錄下來。接下來,他繼續問道,你相信共產黨?我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答,不過,我從眼角探得其它受刑人的示意警告臉色,於是遲疑之後我答說:相信!結果,我遭受處罰必須學會默誦中國國歌,並要學會西藏女高音才旦卓瑪(Tseten Dolma)作詞、作曲的中國歌曲《西藏(太陽)和中國(月亮)都是一個母親的2個女兒》(The Sun and the Moon are Daughters of the Same Mother);他還撂下一句狠話:如果3天內學不會,就別想走出牢籠。

教育集中營裡面,凌遲方式琳瑯滿目包括集體連坐、不給食物、不給睡眠,長時間面壁站立思過,還加上反覆痛擊。一些人還特別遭到電擊棒教訓,導致昏迷,這時獄卒會用冷水潑灑臉部,讓他們清醒過來,然後繼續用電擊棒重複擊打、再潑水,以致再教育營的一些囚犯身上處處淤青,呈現半死不活狀態。怪異的是,受到此一酷刑者,當下或短期內並沒出現骨頭斷裂情況;不過,終於獲釋之後,卻聽聞有些僧人手骨斷裂,長時間都無法癒合康復。

吃食臭掉長蛆糌粑

拘禁營裡面,藏人不能表達任何不滿,縱使只要有人臉部浮現輕微不悅,獄囚就會集體被禁食;所以一切只能沈默以對;縱使內心多麼地怒火中燒!經歷各種折磨酷刑之後,許多獄友染患無法治癒的心臟病。獄方提供的食物,早餐是藏人傳統食物糌粑(發音: ㄗㄢˊ ㄅㄚ .)以及紅茶;不過卻是走味的,滿是塵土、長蛆,裡面還有小石頭的腐敗食物。

吃那種腐敗的糌粑,讓我們的腸胃不適,老是想跑廁所;不過上廁所的次數,是受到限制的。僅管人們害怕吃監獄的糌粑,但是不吃,就要活活餓死。有時候,人們會想找獄官吃剩,丟到垃圾筒的殘餚來吃;不過,那同樣噁心,久而久之,我會都習慣了已經腐敗的臭糌粑。

處處凌遲

監禁所的警報器,有時候會在半夜突然響起,而且不只一次。到了警報器響聲結束前,如果有人還賴在床上,就會遭到痛打。警報器一旦發出聲響,就意味著人們必須背起個人的床褥往外跑步,為時1-2小時不等。後來,往往因為擔心,無法馬上醒過來;導致許多獄友,穿著衣服睡覺,只脫掉腳鞋上床,以免趕不上警報器的緊急集合。

每天中餐過後,犯人必須在囚室門外的陽光下罰站,如果有人移動肢體的話,獄管人員就會咧出大笑嘴臉,然後撲過去,猛K那位身體移動者。有一次,我被處罰在二樓囚房外面壁站立3個小時;我從眼角瞄見,下面一樓處左右各有身著軍裝人員,持續進行左右交替的整齊步伐移動,並不時抬頭觀察我的站姿是否晃動(譯註:即做出隨時準備出擊狀,讓被罰站者心人懼怖。)

從再教育集中營獲釋之後,藏人仍必須定期向警方管區報到(每天、每3天,或至少每週1次)。報到時,警方會要求我們幫忙打掃其辦公室,為員警洗髒衣服、碗盤。我們被警告,不得穿著僧袍,不能前往佛寺,也不能外出旅行(離開縣境);中共國安人員拿走我的身份證,不再歸還。

中共對西藏的壓制荼毒,不只在文化、宗教、語言;甚至強佔藏人的牧民地,鼓勵大批漢人移居西藏(藉以稀釋藏區的族群認同),並透過礦產開採毀壞藏區環境。從集中營歸來之後,我完全喪失行動自由,無法到佛寺接受教育,也不能出外找工作。中共治下的「種族歧視」,導致藏人連呼吸的生活權利,都滿懷苦楚;這個野蠻、惡質政權如不尋思改變,終有一天將遭到排山倒海力量反撲推倒。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