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王永慶的永恆遺贈(Legacy)──獻給「再出發的長庚」(一)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王永慶的永恆遺贈(Legacy)──獻給「再出發的長庚」(一)

2017-11-12 09:13
王永慶是位很傑出的企業家,海峽兩岸都稱他為「經營之神」。在功利主義盛行的台灣,他不與權貴掛鉤,為其旗下集團護航。圖/維基百科
王永慶是位很傑出的企業家,海峽兩岸都稱他為「經營之神」。在功利主義盛行的台灣,他不與權貴掛鉤,為其旗下集團護航。圖/維基百科

美國名作家「Peter Taylor」在他贏得「Pulitzer」獎的小說《A Summons to Memphis》裏說:「The past is still real and present」(過去仍然是真實的而且存在著)。我堅信這句話的真義,尤其在面臨大公司、大財團、大醫院……的經營管理問題時,我個人也經常跟隨世界知名的管理學大師「Peter Drucker」(彼得杜拉克)的做法,回頭反思該創辦人成功之道。

我的長輩好友黃石城先生是「台灣傳統基金會」董事長,我們在一起已經超過20年了。王永慶在世時,經常請他吃飯,在座旁聽的有王永在、王文洋……等多人。石城兄從未加入任何黨派,一生以「智慧、價值、真實」6個字為人生的境界。1996年我從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根據英國QS2018年亞洲高教評等,南大已趕過連續3年排名第一的新加坡國立大學)應長庚大學校長張昭雄之邀,回來長庚大學擔任工管系主任兼管研所所長。我在長庚大學服務了9年。石城兄和我對王董之了解,一直以來可以互相補充。如眾所知,王永慶是位很傑出的企業家,海峽兩岸都稱他為「經營之神」。在功利主義盛行的台灣,他不與權貴掛鉤,為其旗下集團護航。他的集團無人參政(2000年,張昭雄加入親民黨,成為宋楚瑜的副總統候選人,張校長就跟長庚醫院脫離關係),亦非「紅頂商人」。他全靠他的實力和本事,安分守己,經營起家。不像當今不少財團的負責人均成為紅頂商人,與權力緊密結合,互相勾結,利益輸送,並培養隸屬其集團的國會議員,護航其集團的特殊利益。

王永慶連政府給他的資政頭銜,他都婉拒不接受。其他有些財團則不然,何德何能,不但賺特權的錢而且又搶到官位,魚與熊掌都要,名利雙收,不是資政便是國策顧問。相較王董既不需資政頭銜,也不當紅頂商人,是一位真正勤勞樸實的實業家。他關心國事,了解國情,但他不參與,經常說:「政治我不懂。」他對慈善公益的貢獻之多之大,全是默默而為,從不虛張聲勢,很少人能與之相提並論,他真是一位腳踏實地有分際、勤儉、孝順(每天早上起床必先去問候母親)、樸實的大企業家。王董到大陸投資的意念從廈門海滄計劃開始,因廈門海滄接近安溪,而王董祖籍為福建安溪,選海滄有點回饋故鄉之意。王董是一位非常認真好學的人,他請石城兄吃飯,完全是為了瞭解石城兄廣博精深的學問和難以匹敵的經驗。我跟他這麼熟,常常一談起來就是4、5個小時。每次王董傾聽石城兄的理念時,也同時讓他弟弟丶後代們傾聽石城兄的智慧之語。這使我想起美國產生的世界奇才「Steve Jobs」(賈伯斯)在「Stanford」大學的畢業典禮演說最後二句:Stay Hungary(求知若飢)、Stay Foolish(虛心若愚)。王永慶就是這樣的人。

王董對創業同仁,愛護有加。我有一位鄰居是台大森林系畢業的,他到了90歲時,王董還給他顧問工作!我的鄰居說:不僅對他,許多一起創業的同事,也繼續受到他的照顧,天下有幾個這麼惜情的老板?王懂惜才,愛才……令人感動是,他自己超級節儉,但對人才超級慷慨。長庚醫療集團最高顧問吳德朗常說,他一生第一次坐飛機頭等艙,就是王董要他從南加大正教授的職位回來加入長庚集團時,馬上把他的機票改成頭等艙。王董在美國去世時,他從床上被電話吵醒,淚流滿面,一直回憶說,加入長庚是他這一生最好的決定!吳德朗常說,王董為了員工可以多賺點錢,鼓勵他們買台塑集團上市的多種股票。一旦虧本,他用自己的錢,補償損失的部分。天下何處可以找到這樣子的老板!張昭雄在長庚醫訊的「感恩感心」一文,於我心有戚戚焉。他講的都對,只是不講自己的優點。我加入張昭雄第一次擔任長庚大學(CGU)校長後,也是第一次王董請教師吃飯,但這晚餐竟沒有提供酒類,我因美國文化之深度影響,就告訴張校長,沒有酒的晚宴「不像話」。第二次請吃飯時,就有紅酒、啤酒等,晚宴非常成功,張校長就跑來跟我說我講得很對!這類事情發生不少次,尤其有一大段時間,我是「CGU管理學院」唯一的正教授(但不是院長),每次我等於「代行」院長的責任(教育部評審……等),也因為我準備得很好,教育部諸公,當然不是我的對手。張校長一定會跑來我辦公室對我說我答得真好……。我在「CGU」校教評會經常第一位發言,李英雄(王董的家庭醫師)經常坐在我對面,我們從來沒預先討論過任何提案。但他經常跟我所見略同,很快議案就通過。王董在美國去逝時,大約是那年的10月中旬左右,李英雄告訴我他約9月20日左右去看王董,精神很好,但明顯瘦了很多,因為西醫無法把王董的胃口提升起來。我因跟「CGU」的中醫師也有來往,中醫師大肆批評西醫,強調中醫師可以把王董的胃口大大提升!吳德朗說他跟楊定一、王俊傑全部反對王董的最後的去美之行,但問題不在多少資深醫師反對,正確的問題(沒胃口)必須先認定,才能設法解決之!

大約在2000年台灣第二次民選總統投票日前約10天左右,我請到我深交多年的長輩朋友一大散文家陳之藩來「CGU」演講。因為他的名望,整個演講廳擠滿師生聽眾,演講完後,我們在長庚高爾夫球場餐廳宴請他。我還記得陳教授的講題是「從誤解到認識」,我希望長庚這次再出發之前都是「誤解」,再出發之後,就是真正「認識」長庚的時候!因為王氏兄弟以勤勞樸實著稱,最無法忍受「膨風」,長庚的真面目將無保留的展現在大眾之前。在宴請陳教授的午餐席上,突然有人接到訊息,說當時的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公開站出來挺扁──這一行動我有預料到,因為我另一位長輩好友芝加哥大學醫學院教授廖述宗曾跟我說,他從芝大傳真一句義大利哲學家但丁的名言給李院長,這句名言是「The darkest corner of the hell is reserved for those who remain neutral in a moral crisis.」(地獄裏最黑暗的角落,是留給那些在道德危機時還保持中立的人)。廖教授當然深知李院長會猜得到是誰傳給他的。最近英國「Virgin」集團創辦人「Richard Branson」接受美國《Esquire》雜誌訪問,他說:「When you’re on your deathbed and you look back at your life, you have to ask yourself, have I led a good life?」(當你躺在病床上等死時,你會回想你的一生,並且你會問你自己:「我這一生是否過得很好?」)他說:「Leading a good life is the difference you made to other people in your life.」(要過很好的一生,全在於你是否使得你生命中的其他人因你而不一樣。)依此,王董真正過了很好的一生!我作為一位跨越多種領域的國際顧問(Consultant, Advisor),在此重複王董是一位奇才,他的後代遇上逆境(adversity),我真心恭喜她們,因為只有逆境才能孕育出創造力(Adversity breeds creativity)。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