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走出大中國主義迷思 顏綠芬從認識台灣開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走出大中國主義迷思 顏綠芬從認識台灣開始

分析台灣一甲子音樂史 從遙想中國回歸鄉土情懷

 2014-08-23 19:06
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教授顏綠芬以時間為軸線,分析台灣流行音樂及藝術歌曲,在大中國主義的約範下發展的軌跡。
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教授顏綠芬以時間為軸線,分析台灣流行音樂及藝術歌曲,在大中國主義的約範下發展的軌跡。

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音樂,但在台灣,從1949年國民政府來台後,包括音樂創作者及聆賞者匍匐前進許多年,都無法自由伸展各騁其才。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教授顏綠芬今(23)日從音樂入門分析指出,40至70歲的台灣人成長於大中國主義教育,多數對台灣歷史、文學、音樂、美術等相當陌生,破解之道應從認示台灣的山水人物、風土民情、文學作品開始,當擁有主體意識時才有國家認同,台灣才能永續經營。

彭明敏文教基金會「2014台灣文化講座」邀請顏綠芬,演講「從遙想中國回歸鄉土情懷的台灣音樂」。顏綠芬表示,國民政府來台後,初期先引進中國30年代的抗日愛國歌曲,如許多人朗朗上口的《長城謠》,如今想來,當年台灣人長輩受日本教育長大,每天聽到子姪輩放學回來後,引吭高歌抗日歌的心情,應該十分複雜。

顏綠芬指出,到了1953年,蔣介石發表〈三民主義育樂兩篇補述〉,主張在公民教育中,以童子軍教育、國民軍事訓練及勞動服務訓練愛國情操,顏綠芬認為,愛國前提是正確的,問題是愛哪一個國?事實上至今在高中職學校裡還每年舉辦「軍歌比賽」,唱的還是充滿大中國主義的歌,如《中國一定強》、《滿江紅》、《我愛中華》等。

1960年代到1980年代初期,由於教育政策、文藝走向都有指導原則,顏綠芬說,戲曲、話劇、電影、歌曲都充滿著憂國憂民的情懷,當年家喻戶曉的電視節目「群星會」中,歌手們不只唱的是《桃花舞春風》、《風雨生信心》、《藍天白雲》,還肩負勞軍、到新加坡、舊金山、日本等國慈善義演,或是參加當地「宣慰僑胞及慶祝雙十國慶活動」,當時新聞局握有審核箝制音樂創作的權力,歌手選歌時也特別小心,萬一不小心誤觸地雷,選唱的歌曲突然遭禁,新聞局有權調扣歌星證,而「勞軍」成為「贖罪」最好的方式。

至於學院派的藝術音樂,早期最有名的台灣音樂家是江文也,在1934年寫下《台灣舞曲》,另一位則是呂泉生,戰後十多年寫了一些反映社會的歌曲,但後來也不得不轉向教育歌曲以配合推行國語歌曲的政策;史惟亮與許常惠兩位音樂家在1970年代,大力鼓吹「中國現代樂府」,從中國民謠、民間故事傳說、古詩詞等為素材發想,創作現代音樂,包括「雲門舞集」都受到極深遠的影響。

1987年台灣解嚴,雖然包括出版品審查制度等遺毒,還得經過好幾年時間之河的淘洗,但作曲家的鄉土意識逐漸覺醒。顏綠芬表示,經過張炫文、賴德和、蕭泰然、郭芝苑、呂泉生等音樂家耕耘創作,尤其是賴德和採擷南管、北管、阿里山鄒族的迎神曲、福佬民歌《桃花過渡》、《一隻鳥兒哮啾啾》等,做為創作發想的泉源,開拓出台語藝術歌曲的創作面貌。

顏綠芬指出,賴德和曾說,中國文化本來就存在於台灣,本來就是祖先傳承過來的,它只是在地化,與這塊土地、人民融成台灣文化了。因此做為一位知識分子,如何讓自己從大中國主義的迷思中,回歸真正的鄉土情懷?唯有從認識台灣開始。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