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家屬抗議勞動部認定職災緩慢 職安署:工時並非認定過勞唯一要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家屬抗議勞動部認定職災緩慢 職安署:工時並非認定過勞唯一要件

 2018-04-03 13:10
家屬與工傷團體到勞動部前抗議職安署職災認定報告過於緩慢,甚至被質疑是「白道」。圖/鍾孟軒
家屬與工傷團體到勞動部前抗議職安署職災認定報告過於緩慢,甚至被質疑是「白道」。圖/鍾孟軒

山隆通運員工呂智偉因每月工作超過300小時疑過勞死,職安署第一次調查報告認定呂不符職災要件遭抗議,第二次調查至今已過8個月報告仍未出爐,家屬與山隆公司協商過程中,還透露山隆通運經理楊英哲稱「白道、黑道都已經協調好了」,對此,工傷協會今(3)日偕同家屬來到勞動部前抗議,要求勞動部說明清楚,但官員面對家屬卻答不出話,在眾人逼問下,才被其他同事拉到一旁,回到勞動部內。

呂智偉去年3月31日在送貨途中因腦幹出血送醫急救,5月25日治療無效死亡,勞動部職安署則是在呂智偉死亡不久後,依山隆公司提供相關資料,第一次認定呂智偉不符合職災要件結案。呂太太得知後向職安署抗議,並送上發病前6個月的工作資料,要求職安署重新調查,職安署才又針對呂智偉案件重啟調查,但至今已過8個月,調查報告仍未出爐。

「去年3月11日,他送貨到客戶那邊的時候身體不適,住院,就再也沒醒來過」呂太太聲淚俱下描述交資料給資安署的過程,呂太太表示,先生過世後,職安署告知她呂智偉不符合職災要件,因此她趕緊整理事前蒐集的資料送交職安署,但因為內容與山隆公司提供差異過大,還被質疑身分,但呂太太是呂智偉的隨車人員,因此才有完整的資料可以提供,職安署才願意重啟調查。

呂太太還控訴,日前山隆公司總經理楊英哲與家屬談話時,稱「白道、黑道都已經協調好了」,雖然當下很懷疑對方的說法,但是職安署調查了8個月都沒結果,因此她也半信半疑地認為職安署就是楊英哲口中說的白道,至於黑道,呂太太說「我們孤兒寡母的,我沒在怕,我為了孩子公婆必須站出來,為老公討公道,我們不怕白道還是黑道!」

根據家屬提供工時資料,發現從呂智偉腦幹出血的前6個月,每個月的工時平均都在301小時以上,而山隆通運的工時僅有113小時到203小時,單月份雙方資料最高差異有144小時。主要在於山隆通運只記錄首班出車時間及末班回車時間,未將出車前後共6小時的理貨工時與假日理貨工時算進工作時數內。


職安署表示,家屬提供的工時與山隆通運提供的工時有出入。圖/鍾孟軒製

勞動部派員接受陳情 不願回答家屬質疑

工傷協會則是要求勞動部介入了解為何遲遲無法給出調查報告,也要求勞動部啟動政風,揪出山隆通運口中的「白道」到底是誰,不排除到監察院提出檢舉;最後則是要求勞動部全面勞撿貨運業,防止過勞持續發生,並舉辦過勞企業科刑研討會,以刑責防止過勞。

最後勞動部派職安署葉姓科員出來接受陳情,家屬質疑職安署第一次沒有蒐集家屬資料,就認定呂智偉不符合職災要件太過於草率,不斷問「所以第一次為什麼要認定不符合?」但職安署葉姓科員不願正面回應,家屬持續逼問,在一旁的同仁見狀,直接將葉姓科員帶進勞動部內。家屬則在門外高喊口號,葉姓科員態度更讓家屬相信「白道」的真實性。

事後該名職安署葉姓科員在勞動部內看抗議狀況,將他從家屬質疑聲中「解救」出來的同仁在一旁說「好像造勢場合,還拿著旗子」,另外一名同仁也教導葉姓科員「你只要說『你們的意見我們都聽到了』,他們(抗議民眾)問問題不用理他們,等媒體記者問了再回答就好」


勞動部派員接受家屬陳情,卻不願回答家屬質疑。圖/鍾孟軒

職安署鬆口承認山隆違反《勞基法》 

由於面對家屬質疑,勞動部官員不願回應,待記者會結束後,才在勞動部內接受記者訪問,職安署組長許莉瑩表示,對於山隆通運公司貨車司機呂智偉先生發生腦幹自發出血死亡一事,勞動部深感不捨與遺憾,並對家屬表示哀悼之意。

許莉瑩接著解釋,2017年8月呂智偉的太太提供相關工作時數補充資料後,職安署即積極處理慎重查證,因資料蒐集不全,貿然送醫師評估判斷,恐無法保障勞工及家屬權益;本案除須蒐集公司、家屬提供之資料外,尚須蒐集第三人(如同事,送貨及出貨時間等)之訪談資料及相關具體佐證,並綜合研判,都需要花費相當時間。

許莉瑩說,職安署目前已完成調查報告,3月中旬送職業病專科醫師評估中,預計最慢會在4月底前完成醫學評估報告,送勞保局作為職業病核發給付之參考。許莉瑩透露,目前調查報告已經出來了,工作時數介於兩者,不是雇主全部對,家屬的資料也有做修正。

有記者問及是否有超時工作,許莉瑩回應,過勞的認定工時不是唯一要件,包括精神上負荷、緊張、壓力等等,純粹看工時,還要看有沒有短期工作負荷異常跟長期工作負荷,所以才需要醫師判斷。

至於時數方面,許莉瑩表示,過勞評估不是看業者有沒有違反《勞基法》,而是計算發生事故前一天有沒有異常,是不是遇到特殊狀況需要不眠不休工作或前一週接到特殊任務不能休息。如果都沒有上述狀況發生,就要去看事故發生的前6個月的出勤記錄等資料,因為腦心血管疾病促發要回溯前6個月的疲勞累積與工時狀況。

許莉瑩還是未回應呂智偉是否超時工作,記者又再次提問「所以他有超時工作嗎?」許莉瑩才鬆口說出「這案件就我們目前所知,是有違反《勞基法》,有關於這個出勤紀錄,沒有核實記載的部分,這有依法處理」但始終未正面回應是否超時工作。

山隆通運:公司絕對是依《勞基法》規範辦理

另外,山隆通運經理楊英哲也澄清,所謂黑道白道說法是誤會,他強調,山隆通運在地深耕許久,當然會認識很多地方人士,因此有接獲情資得知家屬要抗議,「跟黑道白道差很大吧?」至於超時工作的問題,楊英哲說,職安署多次來公司檢查,原則上公開透明把所有資料都給勞動部,整個檢查結果還是由勞動部來講會比較適當,「我們認為山隆公司絕對是依《勞基法》規範辦理」。


呂智偉媽媽聲淚俱下控訴職安署認定職災要件速度過慢。圖/鍾孟軒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