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美中台三國一本濫帳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美中台三國一本濫帳

 2018-12-04 10:38
美國副總統彭斯的演講被視為「反共宣言」,這是從1947年杜魯門總統發表「反共宣言」以來,最重要的談話,彭思的話裡頭,暗示要和台灣建交,放棄紅色中國的味道,北京更加不是滋味。圖/取自哈德遜研究中心網站
美國副總統彭斯的演講被視為「反共宣言」,這是從1947年杜魯門總統發表「反共宣言」以來,最重要的談話,彭思的話裡頭,暗示要和台灣建交,放棄紅色中國的味道,北京更加不是滋味。圖/取自哈德遜研究中心網站

川普在美國期中選舉小勝,證明美國人民普遍支持川普的抗擊中國政策,而台灣方面選舉,則受困於紅色中國網軍和島內紅色代理人的合圍,美台兩國對付中國,出現兩樣情。

11月中的亞太經合會議上,彭斯避過習近平,特別會晤張忠謀,許多人寄望月底的G20會議,川習會談,是否可以讓貿易戰爭停火,成為國際關注焦點。

11月初,美國政壇大老季辛吉飛到北京,企圖當和事佬,老季希望北京放棄舊體制,沒有得到習近平回應,離京時說「中美關係回不去了」。

美國決定板倒紅色中國,已經不是言語恐嚇而已,夾在美中之間的台灣,即將面臨更大衝擊,台灣準備好迎接新世界了嗎?許多觀察家已經警告台灣,要小心瀕臨死亡的老共,是否做出發動台海戰爭的瘋狂之舉,也因此11月的海峽軍演,就是美國對中台兩國發出的訊號。

10月8日,從平壤順道訪問北京的美國國務卿龐皮歐,為了台灣問題,和王毅鬧到不歡而散,王毅老調重彈,要求美國不要縱容台獨,龐皮歐說「美中兩國對台灣有基本上歧見」,簡單說,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並不包含「台灣屬於中國」,雙方話不投機半句多,龐皮歐拂袖離開北京。

美國副總統彭斯的演講被視為「反共宣言」,這是從1947年杜魯門總統發表「反共宣言」以來,最重要的談話,彭斯的話裡頭,暗示要和台灣建交,放棄紅色中國的味道,北京更加不是滋味,彭斯的演說,據傳有絕大部分由郭文貴提供,而且郭文貴也在自己的媒體說「台灣將成為正常獨立國家」,並且放話,美國會凍結國共兩黨高官的海外帳戶,首先被點名就是江澤民孫子江志成的「博裕資產控股公司」,小江在2010年離開高盛後,成立「博裕資產」,最先操刀「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馬雲和江家過從甚密,終於被清算。

據傳,江家在美國五千億美元,由「博裕公司」管理,這個消息被流傳的目的,應該是美國要逼迫江系權貴,對習近平政權發動倒戈,至於國民黨權貴海外金流,有不少錢用在幫助老共崛起,也因此被美國警告,這等於告訴國民黨人,不要和老共靠太近,以免池魚之殃,美國政府全面抗中,已經打響。

最近,從蘭德智庫交給華府,一項「對中國策略白皮書」中已經透露,川普的反共戰略,大既有A計畫和B計畫,所謂A計畫,就是目前進行的非戰爭手段,利用貿易戰中的關稅戰和貨幣戰,如果這兩把刀就可以使中國屈服,遵從國際規定,調整整個貿易結構,停止盜取西方國家科技,以及網路攻擊美國,甚至進一步改變老共的獨裁體制,走向民主自由開放,和西方國家接軌,可能就用不到B計畫。

目前,習大王僅僅願意接受美國所列清單的3分之1,也不放棄2025中國製造,所以川普並不滿意,如果在年底前,還是無法讓老共屈服,那麼美國將執行B計畫。這項B計畫中的「毒丸條款」在10月5日,已經被商務部長羅斯證實,所謂「毒丸條款」是美國律師馬丁里普頓所提出來,專門為企業界「反併購」而設計,這個條款用在與美國簽屬貿易協定的國家,簽約國必須遵守「不會讓中國商品假借多邊貿易的手法,轉移出口地,甚至改變標籤,掩人耳目」,這個條款目的是徹底堵絕中國商品。

最近,中國商品繞道香港和東南亞,金額相當龐大,也是貿易逆差,無法降低主因,因此國會議經提案「不應該持續把香港視為獨立關稅區」。更簡單說,世貿組織如果不正視中國違法問題,美國已經做好退出世貿的準備,川普認為「長期以來,世貿組織對中國縱容,甚至是不公平貿易的幫兇」,美國已經放話,不是世貿把中國踢出門,就是美國退出。

其次,B計畫中,另一個必須處理的就是台灣問題,過去我曾在專欄中提起,川普的歷史定位,就是解決二戰後遺留的北韓和台灣問題,美國當然不會讓台海變成內海。因此,台灣成為民主陣容的國家,是亞洲周邊國家最大利益,而台灣問題,被卡住的地方就是聯合國,川普上台後,毅然決然退出國際人權組織,因為這個組織,已被反人權國家把持,今年11月的中國人權定期審查,也讓中國輕易過關,甚至聯合國也臭不可聞。

聯合國祕書處長期接受老共金錢賄絡,故意曲解「聯大2758號決議文」,把台灣說成中國一部分,並且列入「聯大年鑑」,美國駐聯大代表多次抗議,也沒有效果,這種情況下,就算台灣用石頭打破聯合國大門,也仍然進不去聯大,即使國號改成台灣也一樣,川普已經認為這種聯合國爛組織,只能打破重練。美國既然把台灣稱為抗中聯盟,那麼防止台灣倒向中國,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台灣正常獨立,因此,B計畫中才出現美國公債債權人基金會「ABF」,這個基金會重新提起一筆老舊的中國公債問題。

美英兩國在歷史上,和中國牽連甚深,尤其是美國,近代中國史上,中美兩國很多事情牽扯到金錢,本來紅色中國和山寨中國,從領土到國號,甚至故宮國寶,就已經糾葛不清,現在加上這筆舊國債,情況更混亂。

這筆舊國債是發行於1913年。1911年孫中山推翻又窮又爛的大清帝國,建立中華民國,才發現國庫空虛,心想這種窮國大總統,也沒甚麼好幹的,索性就把大總統位子,讓給軍權在握的袁世凱,甘心做一個搭火車旅行的交通部長。

1913年,袁世凱靈機一動,發行了「1913年中國五厘黃金組合債劵」,開始向美,英,法,德,日五國借款,美國有不少人民,看好中國未來發展,買下債劵者不少,至於發行總數額多少,歷史幾乎沒有紀錄,文件或已被戰火燒光。

2001年,中國在美國幫助下,進入世貿組織,隔年有一位名叫黛安娜桑迪爾的女士,向聯邦法院提起訴訟,要求中國應該償還這筆不記名國債,消息見報,又有很多人跑出來說,家中有不少同樣公債,這些人組成一個討公債基金會,人數達到340人,金額共890億美金。

在訴訟中,債權人要求美國停止發放給中國持有美國公債的利息,用這筆錢慢慢還款,這個團體認為中國已經入世,應該依造國際法律,把過去的欠債清理一下,但是中國駐美使館接到這個訴訟後,表示欠債者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又把皮球推給中華民國在美辦事處,後來台灣外交部給美國聯邦法院的回覆說「中華民國政府目前無法對中國控制區域收稅,這筆債務在中國統一完成之前不會受理」,皮球又回到紅色中國手上,債權人在訴訟中說,中國既然堅持「一中政策」,繼承中華民國,那麼這筆帳就應該算清楚,法理情,都沒理由不還債,但是這個案子卻成了懸案。(詳見2002中國南方網)

債權人不死心,2012年債權人組織聽說,中國為了和英國完成香港回歸問題,從1982年展開會談,最後在1987年簽約,同意償還英國人所購買的1913年國債,這件事使美國債權人又有希望,這一年,債權人基金會游說了40位參眾兩院議員,向歐巴馬總統施壓,要求美國正式向中國要求清理債務,華府把訴訟案件送到中國駐美使館,後來中國外交部答覆美國政府的信裡說,1979年中美外交正常化公報中,已經就兩國於戰爭期間雙方人民被凍結的金錢和財產進行清算過,這裡面並沒有提起有過這筆公債,所以不能突然冒出來就要求處理,這件事也就暫時擱淺。沒想到六年後,貿易戰爭開打,中美交惡,這件事又被拿到檯面上,而且受害債權人一下子膨脹到兩萬多人,面額7500億,加上數十年利息,金額高達1.5兆美金,嚇壞不少人。

根據紀載,中華民國建立初期,袁世凱到處借款,除了這一筆還有「善後大借款」,用五口關稅收入抵押,國民黨執政時期,這筆貸款利息也有給過,一直到1939年二戰爆發,五個國家全部捲入戰場,所以國民黨就停止給付利息。中華民國建國以來多災多難,到1949年,老蔣政權被趕出中國,毛澤東一看中華民國一身是債,不只向老外借錢也向自己人民借錢,卻只養肥了國民黨,目前國民黨黨產被民進黨清理前,曾被「富比士」稱為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所以老毛算一下,賴帳的方法就是改國號,以為國號一改,就可以不認帳。

現在風水輪流轉,中國最有錢的政黨換老共來做,中國目前外匯存底3兆美金,其中一半是外商賺來的,另一半約1.5兆美金才是中國賺來的,也是美國公債,中國口口聲聲「一中政策」,已經幹掉中華民國,完全繼承,那麼就不能不還錢,否則也沒有立場收回金馬列島,更何況被中華民國「假託管真控制」,爭議甚大的台澎土地了。

老共耍賴,不想還錢,過去已經有過一例。

1982年中美建交後三年,阿拉巴馬民眾傑克森等九人,代表300位債劵持有者向聯邦地方法院起訴中國,要求中國還錢,這筆公債名稱是「湖廣鐵路公債」,1909年大清帝國倒台前,向海外發債,要建設湖廣鐵路,沒多久大清就倒閉了,這件事也就被忘了,1982年,這場訴訟案可以成立是根據美國於1976年頒布的「外國國家主權豁免法案」,這個法案提到外國的債務,可以豁免,但是並不包含私人或商業行為,興建鐵路當然是商業行為,所以中國應該還款,官司纏訟5年,中國最後才以國際法所規定「惡債拋棄繼承」才脫身,老共把大清帝國所發行的公債,利息太高是惡債理由駁回本案,所以可以不要繼承。

美國現在把這筆帳提出來,一方便逼老共用現在持有的美國公債,抵押這筆舊債,以證明一中政策,如果老共不願意,那麼就不要一天到晚說,一個中國,至少中華民還有半條命,這個世界還有另外半個中國存在,以及主權尚未歸屬的台灣和澎湖。

B計畫中,美國最壞的打算就是離開聯合國,把聯合國趕出紐約,另外成立世界民主國家聯盟,徹底和共產獨裁國家劃清界線,這個聯盟成立,台灣當然以正常獨立的國家加入,如果台灣不想背負中華民國舊債,只能改國號,拋棄繼承,因為法理上的中華民國國土,已經屬於紅色中國,台灣人更無義務,替中華民國償還這筆舊債了。(轉載自2018年12月號民報月刊)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