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悲劇時代見證人的殞落~為蔣渭川平反的艱辛過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悲劇時代見證人的殞落~為蔣渭川平反的艱辛過程

高蔣梨雲女士的訃聞

 2016-10-20 09:07
蔣渭水哲嗣松輝(右二),手捧覆蓋「臺灣民眾黨」三星旗之蔣渭水骨灰罈, 由蔣渭川(右一)前導,抵達大直山麓。(臺北市文化局提供)
簡介:

編按:本文為蔣渭川長女高蔣梨雲女士的兒子高飛鷂先生所寫。蔣渭川是蔣渭水的弟弟,很長一段時間,蔣渭川遭誤解是寫信給蔣介石要求他派兵鎮壓的「台奸」,經高蔣梨雲女士多方查詢,終於為父親平反。

高蔣梨雲和她的夫婿高欽福先生早年積極參與黨外運動,是民主進步黨的創黨黨員,無論是街頭遊行或是幫黨籍公職人員助選,他們夫妻都全力以赴。她的辭世,令許多老戰友非常不捨。

我媽媽高蔣梨雲女士,民進黨的創黨黨員,於台北

編按:本文為蔣渭川長女高蔣梨雲女士的兒子高飛鷂先生所寫。蔣渭川是蔣渭水的弟弟,很長一段時間,蔣渭川遭誤解是寫信給蔣介石要求他派兵鎮壓的「台奸」,經高蔣梨雲女士多方查詢,終於為父親平反。

高蔣梨雲和她的夫婿高欽福先生早年積極參與黨外運動,是民主進步黨的創黨黨員,無論是街頭遊行或是幫黨籍公職人員助選,他們夫妻都全力以赴。她的辭世,令許多老戰友非常不捨。

我媽媽高蔣梨雲女士,民進黨的創黨黨員,於台北時間9/29於美國過世,我們依照他的遺願將她遺體運回台灣辦理後事。

我媽媽1923年生,是蔣渭川的長女,蔣渭川是蔣渭水的弟弟, 資助蔣渭水抗日活動,他在228事件中一個女兒為他而犧牲,小兒子重傷,他也成了排名第一名的通緝犯,後來獲得平反,當過台灣省民政廳長,內政部次長。

我媽媽日本時代第三女高畢業,在當時女孩子裏面算是高學歷的。 她多才多藝,又心細手巧,寫得一手好字,會刺繡,無師自通會彈琴, 又會唱歌,做得一手好菜,會做西點蛋糕,會做衣服,會做帽子,我小學穿的戴的都是他的作品(如果她生在現代,一定是好幾項的XXX達人)。

我爸爸高欽福,也是民進黨創黨黨員,當年台北縣最重要的外圍組織 - 雙和聯誼會的會長,與黃信介主席、江鵬堅主席、尤清縣長等前輩過往甚密,他是化學博士, 60年前開工廠做起生意來,我媽媽既是掛名的負責人,又兼管財務、會計, 還當化驗員(生產出來的香精產品,在家裏用光學檢驗工具檢驗,我媽媽就是唯一的檢驗員), 還要燒飯洗衣打掃家內外, 還要照顧我家兩男兩女各差兩歲的四個小孩吃喝拉撒睡, 我就說我媽媽比誰家的媽媽都偉大。

可是她的偉大不止於此:

她的父親蔣渭川在228事件中是個重要的關鍵人物。 日治時代他就是民選的台北市參議員( 國民黨洗腦說台灣的民主選舉是他們 「給」的,日治時代沒有!),台灣「光復」後, 當時的行政長官陳儀要到電台講話給民眾聽,還得找他當引言人, 可見他在民間的聲望與份量。

二二八發生後,他找陳儀請他不要建請中央派兵鎮壓, 陳儀指著自己頭發誓不會請蔣介石派兵。 她的父親信以為真,就幫著政府安定民心,沒想到政府軍對一到, 陳儀就派警察到他家,當著他家人面前要將他就地槍斃,殺他滅口(不是逮捕)! 可是因為警察的槍卡彈,連開三槍都未擊發,他才趁亂逃走。 可是第四槍卻打中他的四女兒和她抱著的弟弟, 女兒痛苦了13天死了,因為當時他在外逃亡,喪事還是靠朋友義助辦的,小兒子在10多年後才把留在胸腔的彈頭取出來。

(數十年後台大教授吳密察在公開演講中,對照蔣渭川日記中顯出的台灣人率直天真與陳儀與張慕陶之間往來文書透露出中國人的陰狠,當場哽咽說不出話來)

假如事情這樣了結也就算了,偏偏造化弄人,228事件後, 政府為了爭取美援, 聽從美國政府的指示拔擢他當民政廳長乃至內政部常務次長。 因此我外公被認定是為了求官不惜勾結陳儀害死成千上萬的台灣人,這樣揹著「台奸」的罪名40年, 連政府出版的228事件報告書中對他都沒有一句好話。

我媽媽決心為他父親平反, 除了把他父親收藏在二兒子家中的日記找出來,出版了一本書叫「二二八事件始末記」之外(後來陳芳明教授以此為骨幹寫成 「蔣渭川和他的時代」一書出版),上窮碧落下黃泉找資料, 就是要洗刷他父親是跟政府勾結害死台灣人的冤屈。

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在我姊姊的幫助下, 她在美國國家檔案局裏找到了她爸爸當年用「台灣政治建設協會」的名義發給美國駐南京大使館, 請他們轉交蔣介石的一封電報原稿, 內容正是請蔣介石了解這事件的本質絕非叛變,萬勿派兵…。 可憐的是,在蔣介石的日記裏也提到這一段,可是,蔣介石這麼寫著: “余皆置之不理”…(二二八的元凶是誰,這還不清楚嗎?)

我媽媽在美國國家檔案局看到這電報的原件,當場放聲大哭。

整件事我媽媽努力前後近10年, 最後提告官方版的228事件報告的執筆黃富三、賴澤涵誹謗先人時,我媽媽已經73歲了。 有一段文字最可以說明她毅力過人之處:

「...蔣梨雲女士以高齡七十餘、受日本教育的一介家庭主婦, 遍讀有關的二二八論述,實地探訪有關的倖存者和受難者後代, 更遠赴海外蒐集當年的機密文件﹔又在面對『苛政猛於虎』的時候,她不怨天尤人,拿起筆來,用非她母語的文字, 詳實列出證據與錯處的對照……她追尋真相的勇氣和堅毅的精神, 令人為之肅然起敬。」

儘管在家人眼中我媽媽是如此偉大,但我們也知道,相較於這麼多優秀的台灣人前輩有著顯赫事蹟,她不過是個無名小卒,歷史洪流中的涓滴,但是我認為,台灣的公平正義,乃至民主進步黨,就是靠這樣的人,這樣堅毅不拔,打死不退的精神,一步一腳印努力換來的。

【專訪影片】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