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沉默將使獨裁者更加邪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沉默將使獨裁者更加邪惡

2018-09-11 12:40
對於鄰國——中國教會及基督徒受迫害,我要呼籲台灣教會及基督徒應該站出來聲援他們告白「基督是唯一元首」的勇氣。甚至,也要不斷的指責不公義的獨裁者,因為,沉默將使獨裁者更加邪惡。(圖/創用CC授權)
對於鄰國——中國教會及基督徒受迫害,我要呼籲台灣教會及基督徒應該站出來聲援他們告白「基督是唯一元首」的勇氣。甚至,也要不斷的指責不公義的獨裁者,因為,沉默將使獨裁者更加邪惡。(圖/創用CC授權)

這一、二年來,在中國浙江省有二千多間教堂屋頂的十字架被拆,河南省有四千間教堂屋頂的十字架被拆,如今已漫延至七個省份(包括浙江、河南、安徽、山東、黑龍江等)。中共又下令禁止十八歲以下者進入教會,彷彿教會是不良場所。去年(2017)十九大之後,取消國家宗教局,由統戰部直接管轄,同時進一步加強對基督宗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的迫害。最近半年來,中共當局開始拆除教會,更逼迫基督徒簽署放棄信仰聲明書,教堂內要高掛五星旗及習近平像片,要高掛「聽黨話、跟黨走」,似乎要以「習基督」取代耶穌基督。

面對越來越嚴峻的逼迫,九月一日有廿九位中國傳道者聯署,發表《牧者聯署:為基督信仰的聲明》,聲明中這樣說:

「我們相信並有責任教導世人,一位又真又活的三一上帝,是宇宙、世界和地上各族的創造主,人應該敬拜上帝,而不應該敬拜任何人和任何事物;相信並有責任教導世人,上自國家領袖,下至乞丐囚徒,人人都犯了罪,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公義的審判,若沒有上帝的恩典和救贖,人人都講永遠沉淪;相信並有責任教導世人,那位曾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又復活了的耶穌,是全球教會的唯一元首,是全人類的唯一救主。」

光這一句「唯一元首」就會令無神論的獨裁者咬牙切齒,廿九位中國傳道者發起聯署,截至九月五日已經有279位中國傳道者聯署。面對中共獨裁者極大施壓與迫害,聯署的牧師甚至表達已做好準備「願付生命代價」。

今日中國教會受壓迫被勒令高掛五星旗,也曾發生在納粹統治時期,1933年7月,德國所有教堂都被要求懸掛納粹黨旗。只有少部分的牧師反對希特勒,後來在神學教授卡爾‧巴特(Rev. Karl Barth)和牧師阿摩森(Rev. Hans Asmussen)召聚下,有138位來自18間教會的代表,於1934年5月31日聚集在工業城巴門(Barmen)的格馬克教堂(Gemarker kirche),召開「巴門大會」(Barmen Synod),發表《巴門神學宣言》第一條告白說「聖經是唯一上帝的話,不論是生、死,我將永遠順從。」第五條指出:「教會沒有義務為政府宣揚政策,但有義務和責任宣揚聖經的教訓和耶穌基督的主權。」

《巴門神學宣言》起草者神學家卡爾‧巴特因拒絕效忠希特勒,1935年被解除波昂大學教職,返回故鄉瑞士;心繫德國的巴特發現,相對於因反納粹而遭受迫害的教會、基督徒,和瑞士的教會對納粹暴行卻保持沉默,對鄰國基督徒苦難的冷漠以對,巴特批評瑞士基督徒自私的態度,不斷與瑞士的教會領袖辯論,他認為這是瑞士教會史上一段「羞愧得不願再想起的時期」。同樣地,面對中共迫害教會及基督徒,台灣教會如果也不出聲,就會像卡爾‧巴特所批評的「羞愧得不願再想起的時期」。

參與《巴門神學宣言》的牧師馬丁‧尼穆勒(Rev. Martin Niemoeller)寫了一首詩《First They Came》(起初他們追殺),而這首詩也刻在他的墓碑上,美國波士頓猶太大屠殺紀念碑也是刻上這首短詩:「起初他們(德國納粹)追殺共產黨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接著納粹追殺猶太人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納粹追殺工會成員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此後納粹殺天主教徒時,我沒有出聲,因為我是新教徒;最後當納粹開始對付我時,已經沒有人替我出聲了!」

對於鄰國——中國教會及基督徒受迫害,我要呼籲台灣教會及基督徒應該站出來聲援他們告白「基督是唯一元首」的勇氣。甚至,也要不斷的指責不公義的獨裁者,因為,沉默將使獨裁者更加邪惡。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