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終戰紀念日系列之一】72週年,走出核爆陰影了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終戰紀念日系列之一】72週年,走出核爆陰影了嗎?

世界唯一被爆國日本還想維持準核武國地位,和平之路遙遙!

 2017-08-06 21:09
72年前原子彈在廣島此處上空爆炸,此處現在名為「廣島原爆dome」。圖/徐光蓉提供
72年前原子彈在廣島此處上空爆炸,此處現在名為「廣島原爆dome」。圖/徐光蓉提供

〈編按〉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這一天也是台灣結束二次大戰折磨的日子,台灣人的二戰記憶,不在蘆溝橋,也不在八年抗戰,而是子弟上前線傷亡的喪親之痛、家園在戰爭砲火下殘破的無奈、轟炸空襲的緊繃神經……還有台灣人對自己國家認同的抉擇,我們希望喚回記憶、認真反思,該如何定位終戰的意義。

二次大戰末期,1945年8月6日,美國將第一顆原子彈投在廣島,8月9日第二顆原子彈投在長崎,這是人類史上首次也是唯一一次使用核武,日本也因此成為世界唯一遭原子彈轟炸的原爆(核爆)被爆國,至今72年了,日本是否從被爆的陰影走出來了?日本或世界是否真的因為如此犧牲無數的核爆而有所反省?

日本作為唯一被爆國,許多日本人不斷對國內外呼籲「核爆、核戰是任何一方都是輸家,沒有戰勝的人!」希望全球都能放下核武,走向和平,但另一方面,日本因為面對中國及北韓核武威脅,卻也長年都不肯簽署NPT(《不擴散核武條約》),今年7月也沒簽署《禁止核武條約》,而即使發生福島核災也不肯全面停轉核電,除了想出口核電牟利外,主要也是想溫存核武的人才與技術,因此遭世界各國詬病,認為日本人自己也欠缺反省。

每年8月初起,日本關於終戰的紀念活動非常多,尤其被爆地的廣島、長崎,反核武或包括反核電等祈禱和平以及無核之日來臨的活動非常多,像原水爆禁止日本協議會(原水協)今年8月3日~5日也在廣島市舉行「原水禁(原水爆禁止)世界大會」的國際會議,約230人參加,就在7月聯合國通過的《禁止核武條約》等主題進行討論,也上街遊行呼籲,台灣有媽盟理事長徐光蓉教授參加。

今年3月曾代表原爆被爆者到聯合國本部演講的日本原水爆被害者團體協議會副祕書長藤森俊希(73歲),在會中批判了日本不參加《不擴散核武條約》《禁止核武條約》談判,認為應該以國民的力量去要求政府參與簽署,而朝無核世界邁進一步,因為擁有核武的五大國及日本不簽署的話,讓條約有名無實。

核爆恐怖若淡忘 後果不堪設想

許多日本人都痛感自己作為唯一被爆國,有責任把核爆的慘狀與真相告訴後世,但被爆世代逐漸凋零,擔心沒人傳達這種人類史上的黑暗面,擔心72年的時間會風化這一切;人若淡忘核爆的恐怖,後果不堪,也才會有北韓或更多核武國家真的還想動用核武,躍躍欲試。


2016年歐巴馬在此處獻花給廣島原爆罹難者。圖/徐光蓉提供

廣島因為原子彈爆炸而有90,000~166,000人因此死亡,長崎則有60,000~80,000人死亡(United State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像廣島,除了瞬間爆炸照犧牲的人外,長年以來有數十萬廣島人因後續輻射被曝而致癌罹病乃至死亡,且飽受苦痛;廣島人要取得日本政府認定的「被爆者健康手帳」非常困難;根據厚生勞動省統計,現在還有近20萬人是被認定的核彈輻射受害者,長崎人數較少,最多時被爆手帳持有者超過37萬人。

廣島、長崎的人長年曾遭許多歧視,井伏鱒二小說、今村昌平改拍為電影的《黑雨》就是描述這樣的歧視,面臨婚期的女主角未直接遭原子彈轟炸,拚命用日記等證明自己健康,但她在尋找親人時被含強烈輻射能的黑雨淋到,結果發病,婚約也破局。廣島的復興是在背負苦難下進行的,最近許多證言吐訴被爆者的遭遇;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反過來長年宣傳核能可和平利用,藉此推進核電,來撫慰廣島長崎人的傷口,掩飾真相,這也是日本人為了自己反核武卻不知反核電而懊惱,包括村上春樹在內。

核爆記憶再掀起 日本還未簽禁核條約

前年是「被爆70周年」,去年又有歐巴馬以美國現任總統首次歷史性的訪問,向被爆者道歉,在廣島信誓旦旦要建立「無核世界」算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年,至少核爆的問題再度掀起記憶與思考,但未來則令人憂心。

日本從94年以後,連續23年提案要廢絕核武提案,並獲得通過,有此重要業績,但日本自己卻長年拒絕沒參與不擴散核武或禁止核武的談判,即使今年的禁止核武條約是聯合國6成會員國、121國都參與的,日本也還是不肯簽署。

廣島長崎的核爆慘絕人寰,聯合國1946年1月大會第一號決議提到要廢絕核武,實現世界和平,但東西冷戰下,美俄(當時蘇聯)進入核武擴軍競爭時代,巔峰的86年,世界擁有的核彈彈頭數超過7萬顆,足以毀滅人類數十次,其後因為核戰恐怖而開始核武裁減,終於減少為約1萬5千顆,但擁有核武的國家卻從美英法中俄5國,擴大為包含以色列、印度、巴基斯坦、北韓的9國。

核武擴散到恐怖組織 全球威脅更嚴重

尤其北韓從90年代開始反覆進行核試爆,此外核武可能擴散到恐怖組職等,全球核武的威脅也更嚴重,禁止核武條約是想對抗核武的不安定化,亦即禁止核武的開發、生產、擁有以及配備、轉讓以及接受、使用等,當然也不得用於恐嚇等,亦即拿來當嚇阻力,但既有核武大國沒參加,不過有121國簽署,也多少能抑止核武國拿核武來先發制人,也是非核武國對核武國不滿的表現。


世界唯一核彈被爆國的日本,每年有許多相關的反核祈願和平活動,圖為媽盟理事長徐光蓉今年原水禁的國際大會。圖/徐光蓉提供

被爆者遭受的肉體及精神痛苦至今依然持續著,世界在廣島長崎之後沒有用過核武,這也是核武國家領導人都對核武會帶來毀滅性破壞以及極端非人慘禍有所認識,但今後北韓等將是很大的憂患。

另一方面,原本根據NPT,核武國必須進行核武縮減,美俄談判多次沒進展,此外美國沒批准CTBT(全面禁止核試爆條約),也因此尚未生效;核武國縮減腳步非常慢,而核武開發卻不斷進行,令人悲觀。

若對核武不死心 和平之路絕望遙遠

日本雖是唯一的核戰被爆國,但現況又是躲在美國的核武大傘下,也常必須配合美國;日本國內也有許多看法認為日本應該以唯一被爆國來扮演橋樑腳色,參與禁止核武條約,並奉勸核武國應該捨棄核武國以核武來證明自己是大國的特權意識,積極縮減核武才行。

但日本因為好不容易從英美法獲得能再處理核廢的權利,擁有隨時能生產核彈的大量的鈽,自認屬於「準核武國家」.也不想放棄這份特權,因為南韓過去的政權都非常渴望想要能再處理核廢的權利,卻未獲英美法同意,日本當然不想放棄到手的特權,連唯一被爆國的日本也對核武不死心,人類無核的和平之路,近乎絕望地遙遠;但許多民間人士依然非常努力,認為不論如何,還是應該挺身將核爆的恐怖傳達下去,因為「失傳」危機感很深,今年相關的書籍不斷問世,期待從個人能改變世界!

系列相關報導
【終戰紀念日系列之二】日本兵,中國兵,或是傭兵
【終戰紀念日系列之三】惦記埋骨異鄉的台籍老兵
【終戰紀念日系列之四】火鳳凰的浴火重生
【終戰紀念日系列之五】臺灣人所經歷的二次大戰(上)
【終戰紀念日系列之五】臺灣人所經歷的二次大戰(下)
【終戰紀念日系列之六】和平的第一天 是喜?是憂?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