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新加坡的獨立──一廂情願整合、莫名其妙分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新加坡的獨立──一廂情願整合、莫名其妙分離

2018-06-15 10:15
在1961年,即使東姑拉曼已經體會到無法繼續排除新加坡,嘴巴上還是不忘帶上一筆,或許合併應該可以緩一緩,畢竟,那裡有一些人具有中國心。(圖/創用CC授權)
在1961年,即使東姑拉曼已經體會到無法繼續排除新加坡,嘴巴上還是不忘帶上一筆,或許合併應該可以緩一緩,畢竟,那裡有一些人具有中國心。(圖/創用CC授權)

由於日本短暫的統治,喚起馬來人的民族意識、加上英國同意在戰後實施自治,讓馬來人體會到權力政治的重要,尤其是移民的出生率,高於本地人的情況下,總是擔心有朝一日會在自己的國度淪為少數,到底誰是公民的問題,就忽然變得重要起來;相對地,英國在1942年潰敗,開始反省如何讓非馬來人願意效忠這塊土地、塑造馬來亞民族,尤其是那些並肩作戰抗日的華人。

因此,馬來西亞在塑造民族的過程,如何賦予公民權的爭議一再出現:到底是否放寬規定讓出生在這裡的人,可以自動取得公民權、而非透過歸化,也就是馬來亞比較保守的屬人主義,相較於新加坡比較開放的屬地主義。

馬來西亞首相東姑拉曼,自始對於新加坡的華人深具戒心,唯恐他們會破壞馬來西亞的政治生態,屆時不僅會威脅到馬來人的支配性、連自己的巫統也會被牽連,因此絕對不允許新加坡公民自動取得聯邦的公民權、特別是跨到馬來半島去投票。他在1962年走訪英國,毫不掩飾地告訴英國首相哈羅德.麥米倫,由於大多數的新加坡公民,或可不會忠於馬來西亞,因此只能享有新加坡公民權、不能給予聯邦的公民權;東姑拉曼進一步強調公民權內外有別的道理,當新加坡人以馬來西亞的公民出國,他們可以自動獲得駐外單位的保護,相對地,由於內部公民權的差異,他們除了在自己居留的地方、不能前往四處投票。

問題在於英屬婆羅洲的規劃,如果三地可以跟其他馬來邦平起平坐,她們是平等的老婆,而新加坡將只不過是小三、生下來的小孩就是私生子;然而,依英國調查團所提出的報告建議,一旦沙巴、以及砂勞越加入馬來西亞,除了跟新加坡一樣享有自治,當地的英國及殖民地公民,應該自動取得聯邦的公民權、不再保有獨特的當地公民權。李光耀擔心節外生枝,主張馬來亞、婆羅洲、及新加坡的公民,都有資格取得馬來西亞的公民權,只要各自在自己的地方投票就好。那麼,新加坡的華人就不會覺得被歧視了,也就是一方面安撫新加坡的公民、另一方面可以舒緩馬來人木馬屠城的戒心。

在東姑拉曼的眼中,新加坡絕大多數的華人,只是想要把那裡變成「小中國」,根本無心取得泛馬來亞認同,當然會質疑他們是否把新加坡、或馬來亞視為認同的對象;東姑拉曼耿耿於懷,新加坡有許多華人始終效忠中國、比較沒有馬來心。東姑拉曼在1956年對倫敦的馬來亞留學生演講,澄清馬來亞並不是害怕華人、而是提防他們背後的共產黨;在1959年,他到馬華公會演講,當頭棒喝「當下貴黨有很多魔鬼、讓我們拿繩子讓他們自殺」,不過,他也循循善誘華人要有馬來心,如此才有希望塑造一個馬來亞民族。

在1961年,即使東姑拉曼已經體會到無法繼續排除新加坡,嘴巴上還是不忘帶上一筆,或許合併應該可以緩一緩,畢竟,那裡有一些人具有中國心。

照說,原本的政治結合是雙方有共同的好處,包括遏制共黨顛覆、族群平衡、以及經濟規模,沒有想到這個國家自始同床異夢,整合曇花一現,新加坡在23個月後就被掃地出門,到底哪裡出了問題?關鍵在於這個國家,缺乏建構現代民族國家所需要的政治制約,又不能向多元族群動之以情,更無力提供經濟上的相互倚賴感,內憂外患,人為勉強成立的聯邦國家,分手是遲早的事。終究,雙方在1965年8月7 日於吉隆坡簽署獨立協定,一廂情願整合、莫名其妙分離,連獨立宣言都是委由播音員在收音機宣讀的。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