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美國在亞洲最大威脅是中國!就是美國不抵制 中國才敢大肆控制南海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美國在亞洲最大威脅是中國!就是美國不抵制 中國才敢大肆控制南海

 2017-06-17 15:11
美國的不抵制導致北京得出結論說,美國不會因為南中國海問題而影響它與中國的關係。結果,今天在亞洲對美國的最大威脅是中國的霸權,而不是大國之間的戰爭。圖/維基百科圖片,中國於南海的軍艦,果殼軍事上傳影像
美國的不抵制導致北京得出結論說,美國不會因為南中國海問題而影響它與中國的關係。結果,今天在亞洲對美國的最大威脅是中國的霸權,而不是大國之間的戰爭。圖/維基百科圖片,中國於南海的軍艦,果殼軍事上傳影像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日前在國會作證時把中國在南中國海建造人工島礁並部署軍事裝備以控制這條海上航道的舉動列為美中關係中最為緊迫的問題之一。美一學者也呼籲川普政府採取更為強硬的威懾行動,阻止中國獲得在這一海域的控制權,並就如何實現這一目標提出了詳細的建議。

蒂勒森:中國控制南中國海是美中關係最為緊迫的問題之一

中國近年來在南中國海有爭議海域進行大規模的填海造島是影響美中關係的一個主要問題。美國務卿蒂勒森6月13日在眾議院撥款小組委員會作證時把中國在南中國海建造人工島礁並部署軍事裝備以對這個世界上最為繁忙的海上航道施加控制的舉動列為美中關係中最為緊迫的問題之一。

拉特納:中國控制南中國海對美國的影響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中國研究的高級研究員拉特納(Ely Ratner)在最新一期的《外交事務》雜誌上撰文,呼籲川普政府改變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做法,阻止中國在這一海域的推進,因為中國如果控制了這片海域,將對美國在該地區的影響力造成毀滅性的打擊,導致亞洲的權力平衡向中國傾斜。

拉特納在文中說,美國的軍事力量和同盟關係繼續阻遏中國發起與美國的重大軍事對抗,但是沒能約束中國不斷向前推進的勢力範圍。相反,美國對風險的規避使得中國達到對南中國海進行全面控制的邊緣。

但是他認為,美國的決策者應該看到,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是基於它對美國將做出反應的看法。美國的不抵制導致北京得出結論說,美國不會因為南中國海問題而影響它與中國的關係。結果,今天在亞洲對美國的最大威脅是中國的霸權,而不是大國之間的戰爭。美國的區域領導地位更可能在沒有什麼聲響的情況下就丟失了。

美國政府南中國海策略存在的問題

曾經擔任過副總統拜登的副國家安全顧問的拉特納指出,近年來,華盛頓鼓勵北京和其他的聲索方採取一個「三停政策」:即不繼續填海造島,不建造新的基礎設施以及不將現有設施軍事化。但是它從來沒有解釋無視這些要求的後果。儘管美國、東盟、七國集團與歐盟對中國的舉動都提出了批評,但是每次北京基本上對這種批評都不予理睬,其他國家慢慢的就不提它了。

這位作者認為,奧巴馬政府的南中國海政策以及向亞洲再平衡的策幫助美國避免了重大危機,但是沒有阻止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挺進。

他說,儘管美國繼續通過舉行軍演以及海上航行來彰顯力量,但是它從來沒有向中國表明,採取這些舉動是要發出什麼信號。美國官員經常把這些舉動看成是“決心的體現”,但是他們從未解釋美國決心要做的究竟是什麼。因此,中國領導人沒有什麼理由改弦更張。

曾經也在美國國務院任職的拉特納認為,同理,川普總統通過加強美國軍隊來實現「以實力謀和平」的想法不會讓中國自己停下來。中國並不是不尊重美國的軍事實力,但是中國也認為,美國只會對還沒有達到公然侵略程度的劣跡進行小的懲罰,不管美國建造多少艘戰艦、戰鬥機和核武器,這個盤算不會改變。

拉特納:威懾加外交

他認為,阻止中國向前推進的時間不多了。川普政府需要採取更為強有力的立場,用威懾來補充外交,向中國發出警告說,如果侵略繼續的話,美國將放棄其中立立場,轉而説明該地區的國家捍衛他們的主權宣稱。他還認為,華盛頓應該清楚的向中國表明,華盛頓可以容忍一個不穩定的僵局,但是無法容忍中國的霸權。

拉特納說,好消息是,儘管中國在全面控制南中國海方面取得了巨大的進展,但是這個目標還沒有實現。他認為,美國應當發出一個清楚的警告:即如果中國繼續建造人工島礁或是在這些島礁上部署遠端導彈或是戰鬥機等強有力的軍事設施,美國將改變它對南中國海的中立政策,停止呼籲克制,而是加大努力,説明該地區的其他國家對中國的強制行為進行防衛。

這包括幫助其他聲索方填海造島並強化其基地,與他們展開聯合軍事演習,並向他們出售擁有反介入能力的軍事設備,來遏制中國軍方。這位元學者列出的軍事設備包括無人偵察機、海洋水雷、路基反潛導彈、快速攻擊導彈船以及移動性的空防系統。

拉特納建議美國向那些與東南亞已經存在密切安全聯繫的盟友與夥伴尋求幫助。如果北京拒絕改變路線,華盛頓應當與該地區的國家談判新的協定,允許美國到訪甚至是永久性的駐紮在他們在南中國海的基地。

他認為,這個新的威懾將使北京面臨一個嚴峻的抉擇:它要麼繼續在南中國海軍事化,與受到美國軍力支持並擁有日益先進的基地和軍隊的其他國家對決;要麼停止軍事化,放棄進一步填海造島的計畫,開始認真的尋找外交解決途徑。

拉特納承認,要想這個策略成功,該地區其他國家將需要對軍隊做出投資,並與美國進行更為密切的合作。

實施這一策略所面臨的障礙

他也意識到,這裡面也有很大的障礙。該地區很多國家擔心,如果他們與美國合作的話,中國會對他們進行經濟懲罰。在川普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後,東盟國家認為,中國將主導該地區的經濟秩序。這種看法使得這些國家由於害怕中國的報復而不願意與美國展開任何新的軍事活動。

拉特納認為,華盛頓防止這個危險趨勢的唯一途徑是給他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提供一個可行的替代方案。這可能意味著恢復某種形式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或是提議一個新的同樣宏大的區域貿易與投資倡議。

他還建議華盛頓向有關聲索方的公眾提供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的資訊來影響其國內政治。

拉特納最後還反駁了一些說法,包括美國的威懾會使中國加倍的軍事化以及美國的阻擋會使中國的鷹派領導人更加大膽等。還有人認為,南中國海不值得費這個勁,因為中國的勢力範圍可能被證明是好事。但是這位學者說,鑒於北京越來越願意使用經濟和軍事壓力為其政治目的服務,這個賭注的風險與日俱增。他說,即使中國的控制在一開始是和平的,但是也不能保證它會繼續保持和平。他做出結論說,避免海洋衝突的最佳途徑就是使美國防止任何其他大國在這裡發號施令。

【本文取材自美國之音VOA 特此致謝】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