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北歐國家為何清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北歐國家為何清廉?

2014-12-25 09:10
丹麥的捷運系統過卡的票口門,是無人看守的,如果你不刷卡就進去搭車,也不會有人知道,這就是信任,信任來自平等的觀念。(網路資料)
丹麥的捷運系統過卡的票口門,是無人看守的,如果你不刷卡就進去搭車,也不會有人知道,這就是信任,信任來自平等的觀念。(網路資料)

國際透明組織公佈的2014年貪腐調查:台灣從去年的35名進步到34名,積分61分,比中國的100名好很多,但是在亞洲國家中,還是敬陪末座,香港,新加坡,日本,都是前段班,台灣只比韓國和中南半島國家好一點,但是,綜觀馬政權執政,常以清廉自許,現在除了無能以外,清廉也被國際打槍,值得一提的是北歐國家幾乎包辦前五名,還好有紐西蘭,連續幾年擠入排行榜,不只如此,聯合國的最宜人居的環境調查:北歐國家也都名列前茅,而且每年排名都很穩定,反觀台灣,從2004年開始,10年下來,台灣的清廉排名都在30名上下震盪,改善有限,尤其是司法和行政方面貪腐依舊。

北歐國家為何可以保持清廉?值得探究,作為台灣他山之石。

無疑的,北歐國家都屬民主國家,但是社會制度卻比較偏向社會主義,高稅率,高福利,政治方面是多黨政治,值得一提得是:北歐國家是能夠把自由資本主義的野心,控制得最好的國家,因為北歐的資本主義,不像美國走向掠奪財富,所以造就北歐國家,成為全世界貧富差距最小國家,如果說;政治家所高舉的自由平等博愛精神,可以落實人間實現,也只有在北歐國家實現一大半了,所以佛蘭克、福山說:「要談論公民社會之前,先研究丹麥為何是丹麥吧」,北歐雖然有四個國家,但是已經是民主社會的標竿。

北歐四國都認為他們是維京海盜的後代、稱霸北海,到處劫掠,但是現在卻是最能體現基督教教義的國家,先說信任:社會學家在北歐國家所做的調查;人和社會之間的信任度,在北歐國家指數最高,極權專制國家最低,曾經到過丹麥的旅人都知道,丹麥的捷運系統過卡的票口門,是無人看守的,如果你不刷卡就進去搭車,也不會有人知道,這就是信任,信任來自平等的觀念,北歐國家人民相信,不管貧富,人人生而平等,都應該平等享受社會資源,所以北歐國家都是終生福利國家,但是卻也是高稅率,高消費國家,人均所得都在四萬美元以上,但是所得稅從百分之四十到百分之六十,收入越高的人要負擔更多的稅,雖然少數人對這樣的富人稅不同意,但是多數人是接受的,以受薪階級而言,最高的金融和礦石業,和最低的旅館清潔員來比,薪資差距比,不會高於一點五倍,這也是白領不會看輕藍領的主因,職業沒有貴賤之分,北歐國家的低薪者以外來移民最多,尤其是政治受難者,很容易在北歐國家受到政治庇護,為了讓低薪家庭孩子不會失於照顧,每個國家都會發行類似經驗卡,讓低收家庭的孩子可以去看球賽,體驗需要高消費的體育文化活動。

北歐國家的平等觀念體現在政治人物的平民作風,就算總統出門也是輕車就簡,少有保鑣隨扈,流傳北歐的十條「洋特法則」,可以說是北歐人民生活指標:

一. 不要認為你是特別的

二. 不要認為你的立場和我們一樣

三. 不要自我幻想你比我們好

四. 不要認為你比我們懂得多

五. 不要認為你比我們重要

六. 不要認為你什麼多行

七. 不要認為你比我們聰明

八. 不要嘲笑我們

九. 不要認為誰會在乎你

十. 不要認為你能為我們做什麼

這十條生活信條,使北歐人民理解,尊重別人是生活最高原則,在北歐社會,那些喜歡挖人隱私的狗仔媒體,幾乎沒有市場,尊重隱私是公民社會的基礎。

但是,一個社會只有自由平等,是無法造就北歐國家的,對財富的割捨,是博愛精神可以在北歐土地實現的原因,北歐的富人不喜歡炫富,那些名牌旗艦店,在北歐找不到市場,卻可以在上海台北或紐約立足,但是北歐國家多數人喜歡捐獻,國際五百大的企業挪威彩虹五星連鎖旅館的老板奧拉,生前立下遺囑,把所有財產1260億台幣捐給國家,而曾經稱霸手機市場的芬蘭諾基亞,每年國家稅金收入的十分之一是這家公司繳的,鴻海、頂新能比嗎?在台灣的大企業大公司,最自豪的是少繳稅,多逃稅,股市大戶一聽到要課稅,就跳腳反對,一些大富豪死後,留下一大堆財產,還被視為典範,你藏著美元不用,高興的是誰?台灣的稅率平均落在百分之十五左右,但是卻只想著吃政府,要福利,債留子孫,政府花錢也無節制,再下去當然只有破產或增稅一途了。

美國鋼鐵大王卡內基死後,多數遺產捐給政府,成立了25000家圖書館,十所大學獎學金,無數的福利慈善基金會還在運作,他在財富聖經一書中說:「那些把金錢留到死後的人,一點都不光彩」,十八世紀的哲人盧梭說:「人在世上,獲取比自己需要還要多的財富,卻可以看著別人餓死,真的是可惡至極」,北歐人輕看財富,樂於分享,不但成就了自己,也照顧別人,這就是公民社會本質。

最後必需談一談芬蘭,芬蘭是北歐國家中,持續好幾年都是清廉排名前三名的國家,他的命運很像台灣。

芬蘭曾經是瑞典附庸國長達700年,1808年,沙俄入侵芬蘭,和瑞典爆發芬蘭戰爭,瑞典戰敗,把芬蘭割讓沙俄,1917年,芬蘭趁著俄國爆發十月革命時的兵慌馬亂,自行宣佈獨立,共黨蘇俄自顧不暇,一直到1939年,俄國二度入侵芬蘭,冬天的慘烈戰爭打了近一年,歷史上稱為冬之戰,這場戰爭芬蘭敗了,但是芬蘭並不妥協,最後經過協議,割地換取停戰,俄羅斯在戰爭中也損失慘重,芬蘭人認為,以弱對強,不能退怯,我知道打不過你,但是你也會付出代價,勇敢挑戰強權,是芬蘭精神,這樣的精神就是SISU,芬蘭語的意思是「有種」,台灣人想脫離中國的掌控,我們從芬蘭的歷史中啟發了什麼?

二戰結束至今,芬蘭真正作自己的主人,也不過七十年,芬蘭實施雙首長偏內閣制,總統直選,國會的生態是多黨政治,選舉中很少一黨獨大,所以只能聯合內閣,令人好奇的是芬蘭有一個瑞典人民黨,去年選舉只剩下七席,幾乎是年年減少,就好像芬蘭人的族群認同一樣,自認是瑞典人的人口已經下降到百分之五,因為瑞典過去曾經是芬蘭人祖國,但是時間巨輪改變了一切,台灣不也是如此嗎?

這一場選舉下來,證明了台灣網路新世代早已搭上前進新世界的列車,但是還有搭不上車的國民黨人,站在月台上,望車興嘆,他們手上還提著沉重的「一個中國大包袱」,丟也不是,背著也不是,因為後頭站著一位姓習的警察正看著,勇敢的台灣人,看看北歐想想自己吧,台灣人只能努力做自己,否則沒有活路。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