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不一樣的媽媽/從吐她口水到對她示愛 保育員吳姿樺:猿孩兒比我兒子還聰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不一樣的媽媽/從吐她口水到對她示愛 保育員吳姿樺:猿孩兒比我兒子還聰明

 2017-05-19 09:33
雖然這是設計的畫面,但吳姿樺每天和紅毛猩猩朝夕相處,確實已經培養出家人般的深厚感情。圖/小猩猩照片取材自台北市立動物園、郭文宏攝影,《民報》影像合成
雖然這是設計的畫面,但吳姿樺每天和紅毛猩猩朝夕相處,確實已經培養出家人般的深厚感情。圖/小猩猩照片取材自台北市立動物園、郭文宏攝影,《民報》影像合成

【編按】「母」,充滿意象的字,裡面上下兩點,代表乳汁滿溢的乳房,延伸出「哺育」的意涵。哺育著生命能夠生生不息。那生命是子女、是民胞物與、是思想啟迪。如此,「母」不必限定「性別」、「性向」。

《民報》推出「不一樣的媽媽」系列,呈現「另類」與「跨類」的母親身影,打破刻板框架,把「母親」釋放出來,還給他/她們「自己」,每一個領域、每一個類型的母親們,都值得一句:母親節,快樂!


每天照顧紅毛猩猩的吳姿樺不捨地說,孩子們「不是沒有野外求生的能力,而是牠們已經沒有家可回去了。」於是,她這個「人類媽媽」的責任就更大了。她說一開始到動物園照顧這些猿孩子,甚至會被牠們欺負,「整天被吐口水,吐得又神準,當時氣到想辭職走人,」可是,親情怎麼也就這樣一天一天地濃了起來,現在吳姿樺笑得可燦爛囉:「有時,公猩猩還扮演起我的『男朋友』角色呢。」

而且,這位不一樣的媽媽很驕傲,她自己生的孩子也跟園裡她照顧的猿孩子一樣大,可是啊,吳姿樺說,她覺得,有時候動物園的猿孩子,比家裡的孩子還更聰明呢!

說得驕傲的咧。

穿著黑色高筒雨靴,一身輕便的台北市立動物園保育研究中心保育員-吳姿樺,特別從工作中抽身接受記者的訪問,她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其實她的工作很少會跟遊客或外界的「人」接觸,每天除了和幾個同事打完招呼,一整天,就是都和這些猿孩子在一起。

說得好像就在家裡專責照顧小孩的媽媽一樣。而她主要照顧的動物,則是有「最接近人類的猩猩」,也就是俗稱紅毛猩猩的「人猿」。


雖然猿孩子都「回不去了」,但至少這裡仍有深愛著牠們的「人類媽媽」。圖/取材自台北市立動物園

這是妞芳出生四個月的時候,現在牠已經四歲大了。圖/取材自台北市立動物園

吳姿樺工作的一天就是從和紅毛猩猩「道早安」開始。每天上工,一大早踏進牠們的生活區域,就可以發現猿孩子們已經排排站在那裡,就是等著媽媽來送早餐,然後看媽媽清掃房間,也讓媽媽檢查每隻毛孩子的身體健康狀態,確認有無異狀,再來就要開始上課了,進行簡單的行為訓練。吳姿樺說,這樣一天八小時,有八隻猿孩子要照顧,就像一次照顧八個小孩一樣,排得滿滿的,雖然很忙,但長久相處下來彼此已經非常有默契,完全可以互相溝通。

身心相通!和母猩猩同期懷孕 還都用秘方生了男孩

吳姿樺說,這是她在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第四年了,過去喜愛動物的她,曾在六福村野生動物園擔任動物營養師,現在則是負責動物的照護,她曾經照顧過馬來貘,目前的工作對象包括一隻癱瘓的台灣黑熊,以及八隻住在保育中心「戶外場」,並無對外展示的紅毛猩猩,當中也包括幾隻紅毛猩猩的小嬰兒。

和這些猿孩子朝夕相處的親密,吳姿樺分享,她當初計畫要讓自己的孩子和紅毛猩猩一起長大,因此還刻意抓了時間,在相差兩個月的時間前後懷孕,最後她的小寶寶和紅毛猩猩的小寶寶幾乎同時出生,然後真的「同時長大」,她不好意思地說,因為當時很希望可以生兒子,所以有研究一下「懷上男孩」的方法,她讓自己和紅毛猩猩都一起嘗試,結果後來她自己和兩隻母猩猩竟然都真的懷了男胎,「不知道是不是湊巧,但我覺得很玄!下次還要再試試看」吳姿樺認真地說,像是跟朋友分享很重要的秘密。


吳姿樺說起和猿孩子相處的種種趣事開心地笑起來,對她來說照顧這些孩子,每天都有好玩的事情發生。圖/郭文宏

吳姿樺說,她和紅毛猩猩之間親密程度,到她自己懷孕期間因為害喜而嚴重挑食,結果懷孕的猩猩也跟著她一起挑食,紅毛猩猩感冒她被傳染跟著發燒,猩猩拉肚子,她也拉肚子,甚至一直到現在,她和幾隻母猩猩的生理期都會同一天來。因為生活得很靠近,每天相處時間又長,吳姿樺笑著說,她和這些猿孩子相處的時間比和兒子還長,因為晚上下班回家後,兒子頂多清醒四小時就要睡了,但她和猿孩子一天相處八小時,都是在清醒狀態下有互動,她幾乎快要從「人類的媽媽」變成「人猿的媽媽」了。

覺得自己快變成人猿的媽媽 又覺得自己像保母

說起動物園和保育員之於野生動物扮演的角色,吳姿樺思考了一下說,她認為很像托兒所 ,每天去學校,會有老師來,餵你吃的,幫你整理好環境,教你東西,然後老師下班了,只是猿孩子晚上還睡在托兒所裡面,所以是「有住校的托兒所」,而她的角色,就像是猿孩子們的褓姆。

由於人猿和人類非常接近,智商極高的牠們十分聰明,所以吳姿樺坦言,每天工作相處起來都覺得很好玩,和照顧其他非靈長類的動物感覺完全不同,會覺得這些猿孩子就真的像是人類的小孩,小孩會撒嬌,發出怪聲或故意搞怪吸引保育員的注意,猿小孩會伸出手想要保育員幫忙按摩,當然也會有調皮搗蛋,欺負保育員的時候。


紅毛猩猩的聰明,讓照顧的媽媽吳姿樺都不免驕傲了起來。圖/取材自台北市立動物園

每天都要透過訓練和檢查猿孩子們的身心狀態,因為野生動物特別會隱藏自己的病痛。圖/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動物保育員從紅毛猩猩小時候就照顧起,彼此都培養了深厚感情。圖/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我剛來的時候每天都想要離職!」吳回憶自己剛開始照顧紅毛猩猩時,因為猩猩對「菜鳥」保育員和外界陌生的人比較敏感,甚至會集體欺負新人保育員,如果是公猩猩對上男生的保育員,甚至會敲敲打打或搖門「示威」,吳姿樺說,自己剛來時,被一隻公猩猩每天吐口水吐了一個月,「而且都吐很準,吐在我的臉上!」另外母猩猩也會吸一大口水後,對她「發射」,不管有多遠,幾乎每經過必中,搞得她有時候會生氣,不過也拿這些調皮的「小孩」沒辦法。

小紅毛猩猩好調皮 喜歡掀她衣服看肚臍

吳姿樺得意地表示,她後來就自費買了一大箱的棒狀營養口糧,每天上班就把口糧塞滿自己工作褲的每個口袋,一走進去猿孩子的生活空間就開始「收買」,到最後孩子們看到她都很高興,剛開始不熟時,有時候會因為口糧沒了對他生氣,但久而久之建立了信任感,猿孩子們了解到自己是會對牠們好的人類後,就也不再有吐口水欺負的情況發生,甚至當時那隻公猩猩後來還扮演起她「男朋友」的角色。


吳姿樺剛到動物園上班時,曾被猩猩們欺負到想辭職,可是,現在卻親密到毛孩子都當她是女朋友了。圖/郭文宏

吳姿樺又好氣又好笑地說,紅毛猩猩的學習力很強,會拆除保育員蓋東西裝好的螺絲,也會自己築巢,有時候她認為猿小孩甚至比她的人類兒子還要聰明,像是有一隻公猩猩,會用樹枝戳她,用樹枝掀起她的衣服,為了要看她的肚臍,看到肚臍就會很開心呵呵笑。

「八隻人猿都有自己的名字」吳姿華也說,就像人也會有點偏心一樣啦,她自己也有特別喜歡的一隻,工作重心會比較放在那隻猿孩子身上,這隻紅毛猩猩年齡跟她一樣,不過在人猿來看已經是老年了,當時是因為在台北市鬧區一口氣推倒一整排摩托車,被警察送到台北市立動物園來收容。

吳姿樺坦言,很多人會覺得動物一輩子都被關在動物園很可憐,其實他內心還是默默希望,有一天如果有機會猿孩子可以回到牠們原本在野外的家......。不過,這個機會不太可能有,因為牠們的棲地已經被破壞得太誇張,除非可以做很完整的棲地重建,所以這些猿孩子恐怕是沒有回到野外的可能,並非因為失去求生能力,而是沒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

【系列報導】
《不一樣的媽媽/黃惠偵:我的母親是同志,她讓我成為自己真正的樣子》
《不一樣的媽媽/75歲潮媽黃宜儀,刺青、重機、玩到爽》
《不一樣的媽媽/鍾肇政給孩子們的信 哺育最豐美的台灣文學》
《不一樣的媽媽/因為「毋甘」,動物學家黃美秀又多了一個身分「黑熊媽媽」》
《不一樣的媽媽/天上聖母守護島民 媽祖已是台灣人共同的母親》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