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仁醫心路】羅馬來的大鬍子醫生,奉獻一輩子給台灣:何義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仁醫心路】羅馬來的大鬍子醫生,奉獻一輩子給台灣:何義士

2016-06-18 12:30
何義士醫師(圖片:惠民醫院)
何義士醫師(圖片:惠民醫院)

「我不能決定自己的容貌、身高,但卻可以選擇生命的樣式。」──何義士

台灣的偏鄉,是最有愛的地方。

澎湖有一位大鬍子醫生,叫做何義士,他從「羅馬」來,一輩子生命最精華的青春都奉獻給台灣的「羅馬」──「羅東」和「馬公」。

何義士(1924-1999)生於義大利羅馬,12歲受天主教靈醫會「愛人生命,救人靈魂」感召,參加為病患服務的志工團隊,並在20歲時成為靈醫會正式會士。

他穿上胸前綴有紅色十字的會服,除了「神貧、貞潔、服務」三個聖願外,更許諾下第四願就是「為病患犧牲一切,即使面臨生命危險,也不放棄。」

年輕的何義士在22歲那年離開故鄉羅馬,他海外行醫的第一站來到中國雲南。在雲南,何義士看見痲瘋病患被放逐到深山自生自滅,過的生活比豬狗還不如,他決心為這些痲瘋病患服務,即使冒著可能被傳染的風險,也要照護當地的痲瘋病患。然而,用心守護最弱勢的痲瘋病患,何義士卻被共產黨誣指是「外國間諜」,在脅迫之下竟然遭到強制驅逐出境。

何義士沒有就此放棄海外行醫,他回到義大利繼續學醫、精進醫術,而後再從羅馬來到台灣。

他首先來到羅東,在蘭陽平原行醫助人。那時候的宜蘭,醫療資源非常貧瘠,只有幾間小診所。在這醫療缺乏的地方,靈醫會會士建立羅東聖母醫院。何義士就在這間民眾口中的「阿督仔病院」服務,「阿督仔病院」不收窮人的醫藥費,因此很多鄉下貧苦人家前來求診。何義士不只在醫院看病,他騎著腳踏車到更偏僻的部落,醫治弱勢的民眾。他也到丸山療養院照顧肺結核病患。


「瑪利診所」:澎湖惠民醫院的前身(圖片:惠民醫院)

或許是生命的巧合,何義士來自羅馬,他的一生也全部奉獻給台灣的「羅馬」──「羅東」和「馬公」。當時靈醫會在澎湖成立「瑪利診所」,1957年擴建為「惠民醫院」,何義士從此便在澎湖馬公惠民醫院服務。

圖: 「大鬍子醫生」何義士(圖片:羅東聖母醫院)

很多老一輩的澎湖鄉親都有讓何義士看過病,他在惠民醫院服務31年,1983年起擔任惠民醫院院長。何義士總是留著大鬍子,因此被叫做是「大鬍子醫生」,曾經有人問他:「為什麼總是留著大鬍子?」何義士說:「在我22歲離開故鄉羅馬的時候,母親告訴我要保有神職人員的形象,就要像個有愛心的老者。」他雖然從此離開家鄉,卻始終記得母親跟他說的話,自此開始蓄留鬍鬚,終生都留著一臉的大鬍子。

「大鬍子醫生」在澎湖騎著腳踏車,穿梭在馬公的巷弄,他對待醫護同仁和民眾都是一樣的體貼,除了門診和外出巡診,夜間就待在醫院值班,只要民眾有病痛,不論多晚都可以到惠民醫院求診。他即使滿身疲憊,還是面帶笑容面對病患和陪伴的家屬。

「醫師給病人的信心,是最佳的良藥。」何義士用愛和真誠守護台灣的偏鄉與離島。將生命中最精華的歲月都奉獻給台灣。他不只有滿腔熱血,更身體力行,當病患危急需要緊急輸血時,他親身捲起袖子當場捐給患者,一直到他過世,共捐給台灣人3萬7千5百cc以上的鮮血。

1999年8月15日,在澎湖奉獻半世紀的「大鬍子醫生」何義士,坐在惠民醫院的椅子上安詳地走了,就像睡著一般,蒙主寵召。過世前的最後一晚,他還在書桌前熬夜寫書,內容有關痲瘋病患,何義士希望能趕在聖誕節前出版,誰知卻成為永遠的遺作。他生前曾獲頒三次台灣醫療奉獻獎及義大利最高榮譽騎士獎章;卻始終謙遜地服膺「為最小兄弟所做的,就是為我做」的聖訓。

何義士常常這麼說:「我不能決定自己的容貌、身高,但卻可以選擇生命的樣式。」這位羅馬來的「大鬍子醫生」,年紀輕輕就來到台灣,在醫療最貧瘠的偏鄉和離島,奉獻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和專業。

人救人的過程,是世間最真、最善、最美的表現,我們台灣何其有幸,在這塊土地上從來不缺有愛的人。人人都有他的「蘭巴倫」,感謝這些台灣「史懷哲」,將一生之力都奉獻給台灣。因著他們愛的典範,讓我們學習「從別人的需要看到自己的責任」,我們有責任延續這份愛,一直傳下去。


照顧貧苦老殘 (圖片:惠民醫院)


聽診器是溫暖醫病之間的橋樑。(圖片:惠民醫院)

【相關連結】張肇烜的臉書專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