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仁醫心路】「美國阿姐」施桂蘭 「嫁妝」給台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仁醫心路】「美國阿姐」施桂蘭 「嫁妝」給台灣

2017-08-13 09:24
以阿姐為名的施桂蘭禮拜堂。圖/門諾醫院網頁
以阿姐為名的施桂蘭禮拜堂。圖/門諾醫院網頁

大家都叫她「阿姐」,施桂蘭阿姐從美國來到台灣,她是一位麻醉護士。阿姐一輩子都沒有結婚嫁人,她卻把父親為她準備的「嫁妝」全給了台灣......

在花蓮門諾醫院有一間很大的演講空間,以「阿姐」為名,叫做「施桂蘭禮拜堂」。

施桂蘭是一位美國護士,在美國護理系畢業後、她繼續攻讀碩士學位。「阿姐」有一顆慈悲奉獻的心,願意服務人群。教會將她派到「台灣」,這是一個她從來沒聽過的地方。

「阿姐」忍痛與美國外科醫師男女分手,在1960年代一個人飄洋過海,來到台灣。她要服務的醫院,是台灣東部的花蓮門諾醫院。

那時,台灣的環境並不好,肺結核盛行。時任院長的薄柔纜醫師為病患開刀治療時,發現整個東部竟然沒有任何一位麻醉護士。看見醫院和病人的需要,「阿姐」毅然再回到美國接受麻醉技術的訓練。

訓練完成後,施桂蘭再回到台灣,將最先進的麻醉技術帶到台灣東部。然而,整個醫院只有「阿姐」懂麻醉,無論大大小小的事都要「阿姐」處理。她的三餐總是不定時,往往只能在每一台刀的空檔,趕緊扒幾口早已冷掉的飯菜。有同仁看「阿姐」老是只能吃「冷飯」,感到好不捨,專程在她下刀時,準備熱騰騰的飯菜。沒想到「阿姐」趕著下一台刀要麻醉,只好拿起冷開水往熱飯菜一倒,才能趕上下一台刀。

門諾醫院過去的麻醉機是美國送來的中古機,雖然堪用,但是實在老舊。後來,有人捐贈了兩部全新的麻醉機,為善不欲人知,大家只知道是善心人士捐贈的。

有一回一位外科醫生看到「阿姐」正在擦拭麻醉機,細心的醫生發覺「阿姐」很溫柔地擦拭麻機,臉上流露出非常疼惜呵護的表情。

 
從美國來台灣的麻醉護士「阿姐」施桂蘭。圖/門諾醫院網站

醫生忍不住追問,麻醉機是不是「阿姐」捐贈的?施桂蘭禁不住一再的追問,她說:「爸爸非常疼我,過世前他留了一份財產給我…..我想這大概就是台灣人說的『嫁妝』吧!」

直到「阿姐」的爸爸過世,都沒能牽著她的手走向紅毯的另一端。「阿姐」把爸爸準備好的「嫁妝」,全部捐出來。

「來到台灣以後,我發現這裡有很多病患付不出錢看病。醫院麻醉設備也不好,我就用這筆錢,買了兩部麻醉機,送給醫院。」施桂蘭這麼說。

「阿姐」幾乎把自己全部奉獻出來,她總是拿錢、拿機器給醫院,卻都說是「人家捐的」;後來大家才發現,根本就是「阿姐」自己將省吃儉用的心血,捐給醫院。

53歲那年,「阿姐」突然要回美國了,剛來台灣時,她是一位金髮碧眼的年輕女孩;就要離開台灣,她的身影和容貌都已經蒼老,走起路來氣喘吁吁。大家不知道的是,「阿姐」罹患乳癌末期,兇猛的癌細胞,已經遠端轉移到肝臟。才回到美國幾個月的時間,「阿姐」就離開人世。

一生都沒有嫁、終身未婚的「阿姐」施桂蘭,不僅把爸爸準備的「嫁妝」給台灣;離開台灣前,她捐出25萬新台幣給醫院,當作醫院的臨終關懷基金,這些錢雖然不多,卻是「阿姐」辛辛苦苦攢下來的;回美國不到幾個月的時間,「阿姐」的病情急速惡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病榻上的她親自交代,身後所有的財產和喪葬費都要捐給醫院,總共是150萬。

什麼樣的愛,可以像「阿姐」的愛,一樣大愛無私,她掏空了自己的一身,將自己全然的奉獻,奉獻給醫院,奉獻給台灣......

【相關連結】張肇烜醫師的臉書專頁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