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國民黨黨產之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國民黨黨產之惡

2014-09-12 11:49
從李登輝主政國民黨時代開始處理黨產就一直是國民黨內部之痛,但也被視為是國民黨改革契機的試金石。(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從李登輝主政國民黨時代開始處理黨產就一直是國民黨內部之痛,但也被視為是國民黨改革契機的試金石。(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從李登輝主政國民黨時代開始處理黨產就一直是國民黨內部之痛,但也被視為是國民黨改革契機的試金石。但從李登輝在1999年開始規劃信託黨產的作法以來,這15年歷經連戰、馬英九、吳伯雄再到馬英九這前後幾位黨主席,黨產改革一事,嚴格說來,乏善可陳,只一再暴露國民黨在綁樁、威脅、利誘所屬黨內各級政客以維繫政權上,黨產的財富威力仍功不可沒。

有人因此戲稱國民黨統治本土台灣,早期靠白色恐怖,中期靠給官,後期就只剩下黨產收買。這是國民黨在台灣的可疑三步曲,也是戰後台灣的可悲三步曲。

記得1999年李登輝當主席為了信託黨產改革,還組了一個「黨產處理小組」,我以總統府國策顧問身分被聘為黨外的「外部委員」,另外一位「外部委員」就是現在的司法院長賴浩敏。開了兩次會,就碰上2000年政黨輪替,接著連戰當代主席又再延續了一次會議就無疾而終。在我出席的三次會議裡,內部作業小組曾將黨產中的「不動產」列了長長厚達數百頁的清單給委員「審議」和「參考」,以做為「日後」信託國民黨財產之依據。我記得我與當時還是主張司改的賴浩敏律師曾在會中提出以下三點比較激進的建議:

一. 是這些不動產財產取得是否真的合法?若不是,不能透過「信託」去漂白和合法化。

二. 是除了不動產之外,更讓社會清議詬病的是動產的部分,如黨產事業、控股、投資從法人變成自然人坐擁黨財諸事端。若有誠意處理黨產、動產的「清單」也該給委員看,然後提出合法、合情、合理的處置辦法。

三. 是國民黨若要展現改革,就得要有大氣魄去放下黨產,不要死守黨產;該還、該賠、該捐、該送都應一併做為處理的方案。

我不知道現在貴為司法院長的賴(前)律師是否還有心、有膽去推動國民黨黨產「清理歸零」、「轉帳撥用」、「無償贈與」的法治基礎必要性。當時開會都坐我旁邊的他,幾次都信誓旦旦,說他做為公正律師,一定非講真話不可,因為他不要富貴、更不怕權勢,我始終稱讚他「所言甚是」。

國民黨也曾有黨產歸零之議,這是時任主席的馬英九在2005年提出的所謂「在2008年前清理完畢,有爭議的黨產由司法解決,無爭議就依法出售、信託或捐贈」。當然,馬的「歸零」宣示迄今完全沒實現。

實現是若干黨產變賣交易案,還因此進帳黨產處分三百億。根據前監委黃煌雄的報告,國民黨也還了不當取得的各地政府的公有土地74筆、建物31棟,還沒還的有5筆土地、3棟建物。當然還有幾件政府追討國民黨不當產業的大案,還在司法處理中,其中中廣在各地就有5筆總市價約多達一百多億。更多的恐怕仍是那些在這15年或許早已落入自然人名下,或是私下變賣的動產;以及定義不清,早已從黨產漂白的民營企業投資。一旦到了重大選舉,這些與國民黨有利益相關「動產」和「投資」,就馬上神不知鬼不覺的「活現」、「動員」起來,做為選舉金援。但對這些合理的指控,國民黨當然一概否認。

黃煌雄在卸下監委前夕(2014年7月)的調查報告還直指「馬總統承諾在2008年以前將黨產處理完畢,現在已是2014年,承諾仍未兌現,明顯失職」。大哉斯言!雖有監委「警世」之語,對國民黨卻依然沒有準司法制裁作用。尤有甚者,在2002年開始就由民進黨主政的行政院提出的「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草案」和後來的「政黨法草案」,都一再遭國民黨、親民黨聯手封殺,迄今胎死腹中。國民黨抗拒國會和公民監督其「金權」之用心,路人皆知也。

國民黨的黨產問題會不會仍是國民黨政府的統治利器,或反而變成政治包袱?這得看台灣人民的政治智慧和民主素質是不是會在選舉中做出決定性的判斷。國民黨處理黨產迄今15年,但我到今天還沒有看到它可能可以帶來的改革「善果」,我看的仍然是因為還有不當黨產的「惡因」!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