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奧運人系列/為國爭光險遭退學 林廷芳轉型企業家在公司推「體育課」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奧運人系列/為國爭光險遭退學 林廷芳轉型企業家在公司推「體育課」

系列五/當年母親標會送他出國受訓,在左訓找女足、女籃隊PK練體能,唯一入選的冬奧卻因政治因素退賽,如今事業有成推行運動不遺餘力

 2016-09-09 08:39
因為愛爬山,林廷芳勤練體能,後來成為1980年美國寧靜湖冬奧國手。圖/林廷芳提供、許嘉莞影像後製
因為愛爬山,林廷芳勤練體能,後來成為1980年美國寧靜湖冬奧國手。圖/林廷芳提供、許嘉莞影像後製

運動是一輩子的事!林廷芳的運動人生,從大學時期正式展開,大學畢業那年,他代表國家參加1980年美國寧靜湖冬季奧運,卻因為政治因素、使得代表團無法進入選手村、最後悲憤宣布退賽。冬奧之後,林廷芳卸下選手身分,如今創業有成,仍不忘在公司推動運動。

「一日奧運人、終身奧運魂」,明年就要60歲的林廷芳,數十年來維持運動習慣,他熱愛登山,至今百岳完成83座、他跑步、游泳、玩鐵人三項,冬天滑雪、夏天滑水;甚至還為公司員工開設「體育課」、為鼓勵員工運動發萬元獎金!林廷芳在事業上成就斐然,他始終認為,「這一切都是運動帶給我的。」

很難想像,大學以前的林廷芳,幾乎不運動。出身台中潭子、林廷芳高中時就讀台中二中,高一暑假想參加救國團活動,熱門的活動擠破頭、報不上,於是他選擇攀登大霸尖山,「那是大霸尖山還允許登頂的年代」。不過,高二、高三,為了升學,林廷芳埋首書堆,一座山也沒爬。

高中畢業,1975年,林廷芳考上了中原理工學院、學的是土木。中原「規定」每學期要跑10公里路跑,加上林廷芳加入了登山社,下了課,他就到操場跑步,為了訓練體能、增強上山負重的能力,他和山社夥伴甚至找來厚厚的「黃頁」電話簿,背著練跑。

只是,1971年,震驚台灣的清大核工所學生「奇萊山難」,陰影還揮之不去,大學生要登山,家長第一個跳出來反對。1976年被選為登山社社長的林廷芳,為了讓大家安全登山,籌畫舉辦「高山嚮導營」、開辦地圖課、氣象課,制訂安全登山的SOP,規定負重能力女生要達12公斤、男生要達22公斤等。「那時我們常背水或西瓜,持續訓練。」

為登山勤練跑 大學接觸運動人生轉變

在林廷芳的心中,一切都像老天爺安排好的一樣,為了10公里路跑、為了登山勤練跑步、增強體能,大學以前從來與「運動」連不上邊的他,竟然在校運的五千公尺、一萬公尺田徑比賽得了獎牌,就此加入了田徑隊,之後也看報、報名參加了合歡山雪訓、後來還參加了救國團「嚕啦啦」,成為輔導員、帶隊爬山。



林廷芳因為愛登山勤練體能,也讓他在滑雪場上如魚得水,入選國手。圖/林廷芳提供

 「高中以前、我非常木訥寡言。」林廷芳這麼形容自己,運動改變人生,從大學爬山開始。林廷芳回憶當年,因為體能好,參加雪訓,雖然是菜鳥但很快取得不錯的成績,「很多動作都做得到。」那年冬天,林廷芳在合歡山待了一個月,雖然不是體育科班生,靠著表現獲得滑雪協會的青睞,有機會到奧地利受訓一個多月。

當年還是戒嚴時期,林廷芳有役男身分受到管制。協會拜訪林廷芳的父母,詢問赴歐洲訓練成行的可能性。役男身分出國,「沈老闆」沈家銘可以幫忙解決,但是經費則需要林家「自費」。

出國受訓須自費 林媽媽標會支持

10幾萬台幣對當時的家庭絕非小數目,那是台幣1比40、甚至1比42的年代,還有外匯管制。林廷芳上有兩個姐姐、下有一個弟弟,父母拉拔四個孩子長大,加上當時父親剛離開台電,自行創業,全家每個月開銷三到五千台幣,一下子要拿出10幾萬台幣並不容易,但林媽媽還是咬牙標了會,不放棄讓孩子出國學習的機會。

在那個年代,國內所有的比賽都是「中正盃」。林廷芳在滑雪曲道比賽中脫穎而出,大二升大三的寒假,入選國手。大學期間他過得比任何人都充實,夏天帶人爬山賺點津貼、帶外國人爬山還有頗優渥的小費,他幾乎都存起來,以便冬天出國訓練之用。要爬山、要滑雪、要參加田徑隊、要上課,選上國手還要到左營訓練中心集訓,從那時開始,林廷芳就學著「時間管理」。

歐訓回國竟遭退學 左訓操體能有撇步

赴歐洲訓練回來,還發生一段讓林廷芳難忘的插曲。原來當時他期末考都還沒考,就隨雪協出國受訓,學校一度通知林家:「林廷芳退學!」林媽媽嚇壞了,趕忙到學校說明「我兒子到歐洲去受訓了,有請假,怎麼變退學?」當時中原理工學院院長阮大年,得知原委,讓林廷芳回國之後一一補考、重新註冊,林廷芳補考過關,全賴他的同學「幫忙」,原來他到歐洲期間,同學把上課做好的筆記、老師發的講義,全都裝袋寄往歐洲,讓林廷芳在國外也能跟上進度,「那年代既沒有網路、也沒有電子郵件,真的多虧我同學幫忙了!」林廷芳微笑說。

選上國手,林廷芳每年總有段時間,和其他冬季項目的國手待在左訓中心,炎熱的高雄左營,沒雪可滑,就勤操體能。除了到西子灣「滑沙」訓練,體能訓練大多枯燥無味,「就是因為體能枯燥,才要自己找樂趣!」他們找上包括名將周台英等人都在陣中、赫赫有名的木蘭女足隊,來場足球大PK。「要練體能就不休息,說好了從早上九點開始,不休息、不換人,一踢就是三小時!」不只女足、還找亞東女籃隊尬球。林廷芳彷彿走入時光隧道,當年的情景一一浮現。



1980年冬奧之後林廷芳投入事業,不當選手,但不忘滑雪休閒,小兒子在美國科羅拉多也熱愛滑雪。圖/林廷芳提供

當時我國準備參加冬季奧運,培訓以四年為周期,等於前一屆冬奧結束,馬上準備下一屆冬奧。林廷芳入選國手,培訓期間,冬天就到國外比賽,他和大自己五歲的翁明義在歐洲闖蕩,除了大比賽像是世界盃,「其實歐洲許多小鎮辦了很多小比賽,我和翁教練常常是扛著裝備、趕火車,一站又一站,以賽代訓、增加經驗。」到了國外,兩人「相依為命」,既是選手、又是教練、領隊,身兼數職,經常和歐洲選手聊天,從中吸取更多先進的專業知識,「還去偷看歐洲選手怎麼幫雪具上蠟,不同的溫濕度、不同的雪況,上的蠟不同、技巧也不同。」林廷芳做了個「偷瞄」的表情。

「那時候當選手真的太辛苦了。」他永遠難忘,在國外受訓比賽,遇上耶誕節,小鎮店家都沒開,「根本沒想到要存糧,肚子餓得不得了,幸好最後有朋友解圍。」

赴歐洲冷到下巴結冰 冬奧退賽留遺憾

因為滑雪,林廷芳在大學時期,就到過歐洲許多國家,甚至北極圈以內的小鎮都去過。他回憶有次和翁教練到瑞典的斯德哥爾摩比賽,大會原訂的開賽時間到了,氣溫還僅有攝氏零下25度,凍到直打哆嗦。後來開賽時間順延,等了兩個小時,氣溫回升到攝氏零下15度才開賽。

比賽時各種狀況都可能發生,天寒地凍,有時冷到下巴都結冰、射擊用的槍準星都結冰、「還要先想辦法把手搓熱,去把冰融化。」讓林廷芳至今難忘的,還有他和翁明義經常兩個人出征,「在起點、快要比賽了,趕快脫下羽絨外套,回頭一看,別隊都有隊職員幫忙收外套,我們後面沒人,只能先往旁邊一丟,20公里比賽完,再自己回去起點找外套。」甚至彼此當對方的「防護員」,互相按摩、紓緩痠痛的肌肉。


 
1980冬奧代表團無法進入選手村,在外租屋暫住,林廷芳仍維持體能訓練,期待上場比賽。圖/林廷芳提供

那時出國訓練或比賽,滑雪選手的行李裡,除了禦寒衣物、煮食用的鍋具,還必備「噴槍、電熨斗」,為的是「補雪板底」之用,行李超重是經常有的事。至今林廷芳雖早已不當選手,但是維持不變的習慣,是提醒選手出國時「國旗、會旗都帶,多帶幾面。」

1979年林廷芳大學畢業,1980年隨團前往美國寧靜湖冬奧,無法進入選手村,代表團在村外擇處暫居,林廷芳維持運動、等待可以出賽的消息,但終究沒能如願,代表團宣布退出當屆奧運,林廷芳的唯一一屆冬奧,以落空收場。回國後再過幾個月,林廷芳退伍,「生活還是要顧」,他褪下國手戰袍、投入事業,但不變的是他對運動的熱愛。

持續運動「隨緣」哲學 時間管理生活充實

大學畢業時,林廷芳的百岳爬完49座,直到前幾年,他又開始爬百岳,累積至今完成83座。「其實我沒刻意收集百岳,喜歡的山,就會一上再上。」至今林廷芳玉山、雪山分別都上過20幾次、「愛山的人不會在乎次數,愛運動的人天天都會運動!」不久前,他才和小兒子一起、再爬奇萊主北峰,享受親子時光。

不只爬山,林廷芳至今完跑50-60場全馬、跑馬足跡還曾踏上海外、沖繩、香港、曼谷、新加坡他都跑過。每三年參加一次泳渡日月潭,運動讓林廷芳充滿活力。現在他每天早上晨跑6公里,中午經常游泳,下班後晚上和太太在河濱散步,至少每天走上一萬步。

林廷芳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做那麼多事!哪來那麼多時間?」林廷芳說,「其實沒有祕訣,就是時間管理。很多事情可以結合在一起。」明年五月底要滿六十歲的林廷芳,現在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用運動展開充實的一天,他七點半到辦公室,七點五十分和員工吃早餐,早上九點以前,他已經開完三個會,期間還可能有許多手機訊息進來要處理。



不當選手,林廷芳後來換個角色投入體育事務,和陳雲銘(上圖左)到巴塞隆納,參加國際滑雪總會年會。他成為企業家,也在公司推廣運動。他手上戴了三個手環測試軟體。圖/林廷芳提供

鼓勵員工運動 開體育課還發獎金

身為熱愛運動的老闆,林廷芳今年中秋不送月餅給員工,而是送「運動手環」,員工加入每天萬步的行列,互相激勵動起來。其實,林廷芳很早就在公司、具體鼓勵員工運動,他為員工開「體育課」、訂定每年十月到隔年四月,天候適宜路跑的季節,鼓勵員工跑步發獎金,一公里發100元,獎金上限一萬台幣,「員工反應滿不錯的。」

除了「要運動」,林廷芳最常說的大概就是「隨緣」二字。他回想小時候阿嬤常說、當時他似懂非懂的「一枝草、一點露。」覺得真有道理,「我的人生似乎從沒有規劃過,但就像老天安排好的,讓我走上登山、滑雪這條路。」

或許,林廷芳真正「登山」的啟蒙,要回溯到他孩提時代,跟著在台電工作的父親林榮渠在深山裡跑的日子。而父母支持他滑雪,無疑為他開啟了通往世界的另一道門。

雖然、林廷芳當國手的榮耀停留在1980年,不過,他用不同的方式,參與國內外體育事務,事業有成,他回饋社會,贊助田徑選手不說,支援高雄世運,他和弟弟林廷祥、投入滑水運動。他成立「中華民國駱駝登山會」,推廣登山愛山,至今剛好滿25年。

現在,林廷芳和幾位奧運老國手,籌備設立「奧運人協會」。要集合更多優秀運動員的力量,讓台灣的運動界,更快、更高、更強。





路跑、泳渡日月潭、登山、贊助田徑選手....林廷芳的「運動生活」多采多姿。圖/林廷芳提供

《奧運人系列專題》
系列一/從自備國旗到自繪會旗 那年,老國手這樣守護台灣
系列二/沙地練滑雪、出賽兼衛國 台灣冬奧的「飛躍奇蹟」
系列三/看報「應徵」練滑雪 苗栗囝仔翁明義三度攻奧寫歷史
系列四/最悲情的天才神射手 杜台興 6次入奧2度「被迫退賽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