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張聖雨訪談錄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張聖雨訪談錄

 2018-09-12 18:49
中國民主運動成功與否的關鍵,是需要有更多國內民眾思想的覺醒,並有更多人不畏懼坐牢,勇敢走上街頭抗爭。監獄裡坐牢的民運人士越多,對某黨造成的威脅越大。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指出,中國在新疆地區進行大規模宗教打壓,任意拘留以穆斯林為主的突厥裔少數民族維吾爾人。圖/翻攝自「人權觀察」影片
中國民主運動成功與否的關鍵,是需要有更多國內民眾思想的覺醒,並有更多人不畏懼坐牢,勇敢走上街頭抗爭。監獄裡坐牢的民運人士越多,對某黨造成的威脅越大。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指出,中國在新疆地區進行大規模宗教打壓,任意拘留以穆斯林為主的突厥裔少數民族維吾爾人。圖/翻攝自「人權觀察」影片

按:湖南民主運動人士張聖雨先生8月25號出獄,才剛剛重獲自由。張聖雨是網名,他的真名叫做張榮平,今年49歲,是出身湖南郴州市初中畢業的農民,曾經到城市打工十幾年。後來,透過互聯網,打開了視野,開始關注社會,關注整個世界。

2011年7月起,張聖雨在QQ空間先後發表了《我們的民主不是夢》、《建黨》、《人民致九大長老的公開信》、《民主革命簡議》等文章,並且開始走上街頭,舉牌批評中共的「極權專制」、「一黨獨裁」。2012年5月1日,廣州警方以張聖雨涉嫌「煽動暴力抗拒法律實施罪」加以刑事拘留,6月7日以取保候審的形式釋放。2014年10月3日,張聖雨因為舉牌聲援支持香港「雨傘運動」而被當局指控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2016年4月6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刑期到2018年8月25日。

從2012年5月到2014年10月被捕這段期間,張聖雨幾乎參與了當時中國所有的重大人權事件的街頭抗爭活動,像是聲援建三江被拘捕人權律師、蘇州4.29林昭忌日、曲阜薛福順死亡案、鄭州聲援「十君子」等事件,他都親赴事件現場聲援抗爭。據網友統計,張聖雨為宣傳自由民主,2013年曾被拘留達13次之多,可以說是榮登金氏世界記錄。

2018年8月25日,張聖雨刑滿釋放。當天清晨,就被廣州國保從梅州監獄接走,直接送回湖南的老家。

2015年,劉正清律師在網上發表了在張聖雨在法庭上的「自辯詞」和他對張聖雨的印象。劉正清說:「張聖雨是個真實的人。」中國著名的異議作家莫之許說:像張聖雨這樣的草根人士,具有堅定的信念,和豐富的勇氣,不僅能夠抗拒專政的打擊,也能抵禦冷漠的侵蝕。「對於他們來說,他們所反對的體制的不公是顯而易見的,他們所追求的目標的正當也是毋庸爭議的,所有這些,支撐著他們,作為孤獨的勇士,閃耀於這個時代。」

中央廣播電台為人民服務節目,日前打電話給張聖雨先生,談談他這幾年的心路歷程,還有他的近況,對於未來的看法。)

以下是張聖雨先生自己整理的訪談重點:

我從被捕、起訴至今,一直不認為宣揚西方的民主政治、自由價值的行為有罪。但是,經過幾年服刑期間認真反思,我已經有了很大改變,思想變得更成熟,性格變得更穩重,使我明白過去由於自己性格太衝動、固執,造成自己的行為有許多失誤之處。使我個人雖然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是起到的作用(對社會進步的影響)並不大。因此現在看來,我對自己過去的行為並不是很滿意,有遺憾,但是並不後悔。如果我現在重新做以前的事,我認為自己會做得更好,更溫和、理性,會把當局對我的行為造成的恐慌降低到最小,自己受到的打擊也會降低到最小,但是效果反而會更大!因為現在我信仰佛教。學佛讓我懂得尊重和謙卑,變得更慈悲和寬容。我會告訴他們:我所做的一切,對這個國家,對所有人,對他們都是有好處的。在佛教信仰裡,眾生平等,沒有仇人、沒有恨,只有慈悲和愛,希望世界和平,眾生幸福。只有一生奉行這樣的信仰而生活的人,死後靈魂才能夠到極樂世界,我堅信人是有靈魂的。

我目前是與哥哥、嫂嫂一起來到廣東省惠東縣平海鎮出海打魚。出海打魚對我來說是一件很苦的事。因為我暈船,昨天出海,嘔吐了很久。不過沒有辦法,沒有其他謀生手段,哥、嫂又怕我繼續以前的政治活動,一定要我跟著他們幹活。說實話,近幾年,我一直在外面,沒有和家人聯繫,也沒有錢寄回家贍養年老多病的父親,對哥嫂心存愧疚。所以,我暫時只能順從他們,用我的勞動幫助他們減輕經濟負擔。當然,我也會儘量在網上關注、吶喊,促進中國的民主運動。

對未來的中國時局預測,我覺得主持人把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定義為價值戰、文化戰是正確的,這是一場文明與野蠻,民主與專制的較量!(美國最應該防範孔子學院傳播儒家專制文化對西方民主政治和自由價值的破壞。)

但是我不認為美國通過經濟制裁可以拖垮中國,原因是:1,中國是一個大國,有豐富的資源,並有俄羅斯、古巴和非洲國家支持,經濟資源和市場都不是問題;2,中國的經濟不是西方那種完全自由的市場經濟,它是以計劃經濟為主導的市場經濟。它的特點是某黨掌控著國家經濟命脈,它可以靠掠奪民間財富來維持中央財政穩定增長。舉例來說:電費、電信費、汽油費、路橋費、稅費等,它想收多少就收多少,民眾不敢說個「不」字,只能靠拼命幹活,來維持基本生活。(我曾在私營企業打工,每天上班十二小時以上。在中國,中小民企上班的農民工,基本上都這樣。)因為某黨掌握了所有宣傳輿論工具,可以把黑的說成白的,民眾也分不清真假。某黨從民眾口袋裡拿走一百元,再還給民眾一元,民眾還會感激涕零呢!所以,面對世界經濟危機的衝擊,某黨只要隨便從十幾億國民口袋裡搜刮一些,就可以有效抵消這種衝擊,維持專制機器正常運轉。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國經濟受到的影響最小,就是最好的證明。(當然,那時一些民企紛紛倒閉,但是對政府財政並沒有影響,官員依然享受優越的待遇。)這是我對中國經濟穩定增長的原因的理解。西方經濟學家和政治家,似乎並沒有認識到這些,所以,他們總是用西方的經驗來評估中國經濟,多次預測中國經濟將崩潰,預言卻總是失敗。

中國民主運動成功與否的關鍵,是需要有更多國內民眾思想的覺醒,並有更多人不畏懼坐牢,勇敢走上街頭抗爭。監獄裡坐牢的民運人士越多,對某黨造成的威脅越大。當這種威脅達到一定程度時,就會促使其內部有良心的、目前還在觀望的人勇敢走出來,那時專制堡壘就徹底崩潰了!「堡壘只有從內部攻擊才能瓦解」。所以,當我聽說秦永敏、陳劍雄等人出獄不久又進去了,我也準備著隨時再進去。我相信會有更多人步我們的後塵,從容走進監獄,我們將在監獄裡迎來中國民主、自由運動的春天!

張聖雨,2018-9-18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