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溫柔革命/生產不是生病 把「主權」從醫師手中奪回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溫柔革命/生產不是生病 把「主權」從醫師手中奪回

溫柔生產不是排拒醫師,它可以在醫院、家裡、助產所,也可以是自然產、剖腹產。重點是以女性為主體,讓孕育成為一場充滿力量的歷程

 2016-12-19 09:15
溫柔生產讓產婦選擇自主的生產方式。圖/CJpapa工作室提供
溫柔生產讓產婦選擇自主的生產方式。圖/CJpapa工作室提供

【編按】「產婦嘶吼聲、灌腸、冰冷產檯、會陰切開…」一提到生產,這些畫面是不是就在腦海中浮現出來?迎接全新生命的方式,一定得走完這些作業流程(SOP)嗎?是不是有其它不一樣的選擇?

生孩子,雖然有風險,但它不是一種「病」,過度的醫療反而將生產變成恐怖的經驗,有人甚至覺得像「被性侵」,再不敢嚐試生第二胎。

一場最「溫柔」的女性革命,在台灣悄悄展開,一群各領域的媽媽們把生孩子的主導權,由醫師與醫療體系裡奪回,不要讓女性為人母的經驗,是在冰冷、恐懼中展開, 而能成為一家人共同協力、沉浸的「生產派對」,它同時可以是男性的一回「兩性教育」、也可以是孩子初次的「生命教育」。

台灣99%的產婦都「選擇」或「被選擇」在醫院生產,多數醫院的生產模式如同工廠的生產線,達到住院標準就辦理入住、換上病號服、裝上胎兒監視器、開始一連串的生產前置作業:掛點滴、剃除陰毛、灌腸、不能隨意下床走動,陰道口全開之後,就推到產房,在產檯上以仰躺張開雙腿的姿勢用力,快產出時喀擦一刀會陰切開,如果產程較不順的,還可能經歷催生、推肚子、真空吸引器、甚至剖腹,稱為「吃全餐」。

「一定要這樣嗎?」「為什麼不能不一樣?」2015年5月,台灣助產學會理事長、台北護理健康大學助產及婦女健康照護系高美玲等人號召之下,集結大學教授、婦女團體、婦產科醫師、媒體記者等,共同成立「生產改革行動聯盟」(簡稱生動盟),為女人請命,推動在歐洲是普世價值的「溫柔生產」,讓生產回歸由產婦主導、不要過度醫療化,也倡議衛生單位、醫療體系與健保制度政策引導,不要讓產婦因非必要的措施感到不安、痛苦和委屈,把生孩子變成一場揮之不去的夢魘,再不敢生第二胎。

什麼是「溫柔生產」?它並非是排拒一切的醫療行為或環境,它的方式與場所,其實因「人」而異,重點是,主導的「人」,不是醫療人員、而是產婦和她的家人。這樣的觀念,也不是只有女性該了解、男人也必須知道,生孩子,不是媽媽的事、也不只是民眾的事,它是一家人和一個社會與全體國家,都該深切思考的大事。

 
傳統產房,從器械到環境,都冷冰冰。


友善溫柔的產房讓產婦可以走動、全家陪產,還有浴缸泡浴可緩解疼痛。

觀念一:不是在醫院就不算溫柔生產 重點在態度和方法

「生產應該是被溫柔對待的」,生動盟認為,溫柔生產並不是一種既定的生產方式,而是一種對於生產的態度與做法。溫柔生產可以在醫院、家裡、助產所,也可能是自然產、剖腹產。重點在於透過各種方式,促使女性為生產的主體,充分發揮其能力,讓孕育成為一場充滿力量的歷程。

高美玲強調「生產不是病」。在台灣,醫師是生產的主導者;在歐洲則是長久以來都以助產人員為主導,助產人員在產婦生產過程協助減痛、陪伴、調整生產姿勢,溫柔生產概念在歐洲國家是根深蒂固的,不必太多醫療介入,不需要大量醫療監測,遇危險狀況才由產科醫師接手照護,分級很清楚,產婦可依照自己的想法生產,與助產人員溝通,迎接新生命到來。

台灣之所以走到今天的生產模式,高美玲認為是因為國家政策致使醫療分工失衡,不論是醫療政策或醫療給付都沒有明顯鼓勵助產人員存在的價值,使得多數助產人員沒有發揮功能,醫師取代助產人員角色,使得醫師過勞,因此多數不容許過長的產程,連鎖的醫療介入啟動,產婦得不到最好的照顧與陪伴,也浪費許多不必要的醫療資源。

高美玲建議生產最好由助產師和醫師團隊共同照護,可以增加醫師職涯壽命、降低國家經濟效益成本、發揮助產師發揮、產婦得到更好照顧,創造四贏。

推行溫柔生產的婦產科醫師陳鈺萍指出,在不與醫學處置牴觸之下,產婦們希望的生產方式就是溫柔生產,並不單指哪一種。例如可以淋浴、可以進浴缸,對有些產婦來說可以疼痛緩解,收縮周期拉長,恢復體力有助生產。也有媽媽待產不想碰到水,因人而異,溫柔生產應該是提供多元選擇,給媽媽最多資源,盡量去滿足她們的需求

陳鈺萍說,「生產計畫書」也可視為溫柔生產的一個環節,很多婦產科醫師覺得產婦提出生產計畫書是外行指導內行,拿合約書叫醫生簽名,但這是很好的雙向溝通,醫師和產家可以找出對生產方式的共識,醫師應該傾聽產婦的需求,而不該認為是找麻煩。

觀念二:不愉快的生產經驗像「被性侵」 女性再生孩子的阻力

生產經驗對每位女性都非常重要,會影響與寶寶的親密度、哺乳順利與否、若是遇上非常不好的生產經驗,更可能留下終身陰影。陳鈺萍曾遇過一位產婦跟她說,第一胎的生產非常不愉快,很像「被性侵」,留下很大陰影,要鼓起很大勇氣才敢懷第二胎,第二胎選擇溫柔的產程,現在就算三寶報到也不害怕。

「生產可以像一場派對」,陳鈺萍說,家人可以一起陪產,寶寶產出之後可以和媽媽依偎一整天,不會立刻被送到寶寶室包好、塗上眼藥膏,可以睜大眼睛和父母對望,胎盤可以拿來拓印、留下美好印記…生產有太多太多美好的花樣,絕對不會只有一種模式。

因為姊姊的2個小孩都是居家生產,又接觸了《溫柔生產》一書,梁瀚心開始對生產方式有不同想像,揣測輪到自己生小孩,要選哪種方式?她在孕程5個月大時開始與陳鈺萍醫師討論,選擇到診所生產,但希望過程是溫柔、順從自己心意的。

梁瀚心產程很長,落紅後還歷經2天多的時間女兒才報到,一波波陣痛讓她體力流失,中間曾經一度想放棄,但轉念一想、再努力一下,先生陳重光、姊姊、陪產人員都在旁鼓勵「快出來了、再堅持一下」,產程中運用各種方法舒緩疼痛,包括調整呼吸、坐在產球上沖溫水、按摩舒緩、先生抱著她泡在浴缸裡,兩人累到睡著,直到陣痛又來、睜開眼睛繼續用力。

「溫柔生產並不是就不會痛,但過程中在助產人員、家人和醫師的陪伴下,能增長更多勇氣度過產程,和先生歷經這些,感覺很深刻,一家人更覺親密。」梁瀚心說。

觀念三:先生全程陪產才知道 生孩子不只是太太的事 

全程陪產的陳重光說,與瀚心歷經這一切,才明白生產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體力耗用大、體會也深,父親的角色絕對不只是拍照和「剪綵」(剪臍帶)而已。「生產並非女人的事,父親也是重要角色,參與過這個歷程,他不會只把照顧小孩當成是女人家的事,孩子是一起生出來的,值得紀念的一段路。」


梁瀚心和先生陳重光都希望採取溫柔生產的方式迎接新生命。圖/CJpapa工作室提供

陳重光(左)歷經妻子梁瀚心的生產過程,覺得與家人的親密度更提升。

台灣母胎醫學會常務理事、四季和安婦幼診所院長徐金源指出,台灣早年都是助產士接生,後來因為婦產科醫師這個行業興起之後,生產多數在醫院或診所,因此會有醫療性的介入,過度介入讓病人覺得冰冷,近來陸續有倡導回歸自然方式生產的聲音,比如說產檢時不希望有太多次超音波檢查,產程中不要掛點滴、催生藥物,也拒絕剃毛、灌腸,或綁上胎兒監視器。

觀念四:水中生產曾有死亡個案 新生兒後送體系要建全

徐金源坦言,在如今的醫療和健保環境下,醫師都希望在最短時間內把小孩生出來,不希望花太長時間,一方面怕小孩有變化產生醫療糾紛,另一方面經濟效益也不符合,因此會採取一些醫療介入。但是怎樣的生產方式才是最好,並沒有定論,有的產婦怕生產時解大便會造成尷尬,主動要求灌腸,臨床上看來,灌腸沒有作用,有時反而因刺激加快產程。

至於會陰剪開雖有爭論,不過徐金源說,有的產婦若不進行會陰剪開可能裂傷,要視情況,並不是說不剪會陰就一定不會裂傷。他認為最好的生產方式是產婦提出想法,雙向溝通,亦即朝向「客製化的生產模式」;同時醫師與助產士(師)組成團隊共同照護,但這需要有政策的支持與健保給付的改變才有可能。

徐金源說,社群網站的興盛,對於溫柔生產概念有推波助瀾的效果,產婦們都希望有獨特的生產方式在臉書分享,甚至有產婦直接在產檯上拍照打卡,作風非常自由前衛。因此,選擇居家生產、水中生產,就有更多聲音出來,也更被看見,詢問想要採取溫柔生產方式的人也愈來愈多。

不過,過去曾經發生助產所水中生產新生兒死亡案例,有婦產科醫師認為,水中生產有一般生產少見的併發症,如溺水、感染、臍帶斷裂等,也易因水中的綠膿桿菌、退伍軍人菌等引發感染症。英國的研究也發現,水中生產的新生兒在生產過程中死亡比率偏高,較平均新生兒死亡率高。但也有學者認為,水中生產總個案數較少,可能讓死亡率相對較高。

雖然近來國內已少有類似案例,徐金源提醒,不論選擇居家生產或水中生產,務必選擇有訓練過的助產人員,在安全環境進行,若新生兒有問題要趕快送到醫療院所。一般來說,8-9成產婦屬於「低危險群」,也就是產程沒有狀況、在哪裡生都安全,「但別忘記有1-2成的產婦屬於高危險群,產程可能突發胎兒突然心跳停止、臍帶繞頸、胎盤早期剝離等風險,且產檢時不一定看得出來。」不能一味強調拒絕醫療。

新竹國泰醫院婦產科主任曾英智也認同溫柔生產的概念,「生產本來就是很自然的事」,若沒有危險狀況,醫療不需過度介入。現在年輕醫師的觀念也在與時俱進,大多都不主動為產婦灌腸、打點滴、剃毛等,除非產婦要求。而臨盆時是否進行「會陰切開」也是視產婦情況而定,因東方人的骨架較小,若是寶寶已順利生出當然不必剪會陰,若胎頭卡住出不來,會陰剪開有其必要,產婦傷口比較不會亂裂,產後復原也較快。

曾英智說,現在產婦多半都會與醫師溝通想法,想怎麼生、希望如何生,只要在安全的前提下,醫師應予以尊重,就像早年認為男人不該進產房,現在爸爸陪產率幾乎是百分百,目前也有不少醫院提供樂得兒病房即可全家陪產。若是產婦選擇居家生產或在助產所生產,務必要有備案,萬一生產時有緊急狀況,助產師一定要和醫院有好的溝通管道,可火速後送到醫院接手,讓生產安全多一層保障。


婦產科醫師徐金源說,即便溫柔生產,也不能完全拒絕醫療。

新竹國泰醫院婦產科主任曾英智(右)強調,助產師需與醫院有良好的溝通管道。圖/黃筱珮攝

溫柔生產Q&A

Q:溫柔生產是什麼?
A:溫柔生產包含以下概念:
(1)自發性產程(不用催生、引產)。
(2)待產過程中可以自由活動。
(3)家屬陪產、持續性的精神支持。
(4)不常規使用醫療介入。
(5)採產婦希望的姿勢生產、水中生產也在此範疇,以產婦自在為主。
(6)母嬰不分離,產後可立即餵哺母乳。

Q:溫柔生產要多花錢嗎?
A:溫柔生產不單指哪一種生產方式,因此是否衍生費用、以及費用多寡因人而異。若由健保特約的助產所在所內或居家接生、或在健保特約醫院診所內生產,都屬健保給付範圍,產家不必支付接生費用;但若聘請助產員全程陪產、或是額外使用生產的耗材,或使用非健保產房則需另外支出費用,費用可能從幾千到幾萬元不等。

【系列報導】
溫柔革命/婦產科女醫師省思:原來那時我接生的產婦那麼沒人權!
溫柔革命/醫藥記者的她,曾淪為「流浪產婦」
溫柔革命/給女人一個「好孕」的理由 生產紀錄片12歲下禁看?
溫柔革命/ 衛福部推醫師助產師共照計畫 滿度意99%卻僅有1家在做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