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矽谷淘金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矽谷淘金夢

 2017-06-19 19:29
矽谷創業實現美國夢,有時就好像是掛在天上的明月,那樣吸引人但又遙不可及。有時又像是地上雨露,它活生生存在你的周圍,讓你看到聽到感受到。圖/取材自pixabay《民報》影像合成
矽谷創業實現美國夢,有時就好像是掛在天上的明月,那樣吸引人但又遙不可及。有時又像是地上雨露,它活生生存在你的周圍,讓你看到聽到感受到。圖/取材自pixabay《民報》影像合成

歷史背景:

1849年北加州山脈發現了金礦,消息傳開之後瞬間全世界的淘金者湧入。這時候中國南方正經歷著太平天國之亂民不聊生,大批大批的廣東人冒著生命危險,駕駛舢舨橫渡太平洋,加入了淘金夢。他們並沒有計畫在此長住久安,一心想著淘到金子後要落葉歸根,衣錦還鄉和妻兒團聚,而不像西方人的落地生根打算。他們保留著辮子這樣回去後才不會被清廷砍頭,他們不幸客死異鄉後會要求同伴撿骨帶回家鄉,他們隻身來到環境極惡劣的山丘,和人高馬大的西方人爭生存,多少人命喪荒野礦區,多少人夜夜思念故鄉的父母妻兒,這一切就為了圓那淘金夢。好景不常,30年後金礦枯竭,華工成了眼中釘,處處受歧視,毆打,甚至吊死。到了1882年美國政府更通過嚴厲的排華法案,驅離華工,只有學者、商人才能到來。各地倖存的華工聚集滯留到舊金山中國城,苟得生存。一直到二戰結束後,因為中美共同防禦日本,華人移民的限制才漸漸解除。

150年過去了,當年車水馬龍分佈在北加州各地的礦區,如今都成了鬼鎮,在廢墟裡留下幾棟殘破的小木屋,靜靜的在夕陽下任人憑弔。偶爾間有些尋古的雅客到來,探訪著廢墟留下的中藥鋪,酒吧,郵遞站,神壇,工寮,想像著百年前成千上萬的華工,在厚厚冰雪覆蓋的山丘度過寒冬,在炎炎夏日奮力的挖掘礦山,以及那淘到金塊的激動和喜悅。這些事蹟都成了歷史,漸漸被人遺忘。

1970年代,舊金山灣區發現可以將砂子Silicon變成黃金 IC,轉瞬間又掀起了另一股淘金熱,成千上萬的新淘金者湧入,將原本寧靜的舊金山南灣果園變成了美國夢的競技場。全世界各地的技術專業人才都往這湧入,都想著來此一圓美國夢。矽谷的名字就這樣被叫響了。於是有了Intel, AMD, National Semiconductor, Signetics, Exar, MicroLinear, Daisy, ECAD, Daisy, LSI Logic, VLSI Technology, 等等公司成立。當時各地的留學生畢業後將所有家當裝在車箱,開著車往矽谷去,在朋友家沙發暫睡一周,就必定可以找到工作,接著很自然就是辦綠卡,買房,討老婆,嫁老公,大約一年多就可以都搞定。若公司給的錢不夠滿意,還可以隨時換工作不用搬家,甚至不用換停車場。這次來的不是華工,而是華裔工程師,主要是從台灣和香港透過留學生身份進來。在1989年之前中國只有少數J-簽證官派學者,很少有可自由留下的留學生。這些華裔工程師們不再堅持落葉歸根,且因為有了另一半在身邊,小孩在此受教育,對於根的認同就自然是這民族大熔爐,而漸形成落地生根打算,除了經濟的穩定,也開始會團結參與爭取在法律上,政治上,輿論上的平等。


矽谷經過多年發展,當地居民的財富過度集中在少數富豪手中,造成中產階級衰退,形成社會問題。圖為從美國加州北聖荷西遠眺矽谷。圖/ 維基百科,攝影者: Coolcaesar


聖荷西商業區。聖荷西自稱「矽谷的首都」。圖/ 維基百科

隨著IC 設計製造設備和工具的成熟,再加上過度投資和市場的停滯以及石油危機的影響,1980年代半導體淘金熱進入寒冬,矽谷很多公司開始裁員。這時候台灣也經歷了空前的轉型危機,加工出口不再像過去的輝煌,外商開始關閉撤資,經濟生存必須從代工型勞力密集轉為技術密集產業。於是政府成立了新竹科學園區,全力來美招商,輔導這些在美具備實戰經驗的華裔工程師到台灣開拓第二春,實現台灣夢,且帶動台灣本地工程師勇於冒險的精神,奠定了今天台灣在資訊產業領域的基礎。這其中的原因之一是當時中國尚未改革開放,台灣沒有西進的選項,只有同心協力積極在地投資培養高科技人才和產業轉型才是唯一生路。

矽谷並沒有因為IC的萎縮而變成鬼城,因為她並不是靠著天然的金礦而興衰,她是靠著工程師們無盡的智慧在引領風騷,雖一波一波的倒下,但又一個一個站起來高潮迭起。繼IC之後的 .com 瘋狂,又在2000年衰落谷底,之後又有生物科技,社交媒體和各類無數產業崛起。創造了全世界市值最高富可敵國的蘋果公司,創造了28歲就有億萬粉絲的Facebook,還有Google, Yahoo, Oracle, 等等。這些雄心萬丈的年輕淘金者甚至選擇放棄大學,將青春投入了創業。這在當下台灣父母學位掛帥的觀念,簡直是要鬧家庭革命斷絕父子母女關係。

什麼樣的條件造就了矽谷,又是什麼樣的力量支撐著矽谷? 沒有在矽谷的波濤洶湧中打滾過的人是無法體會到的。

矽谷,這背後的神秘,是絕對值得我們認真去探討。

第一幕: 矽谷工程師的一生

1960-80年代台灣風行出國留學。大學生畢業服完兩年兵役後,有相當比例的人會到南陽街美加補習班補習托福GRE,同時準備申請學校。有些人申請到助教獎學金,有些人得到政府公費補助,有些人要父母或準丈母娘資助,或自己工作幾年存點積蓄,換成了美金(40:1)拿到I20 和F1簽證,就這樣負笈留美開始飄泊的異鄉生活。當時留學生們一面唸書,一面還要找當地餐館打工,貼補費用,很是辛苦。已結婚的更要暫時告別妻兒,期待他日穩定再接來美相聚。

好不容易熬過了研究所生活拿到學位,就希望順利找到一份工作,經濟得到改善。接下來要申辦綠卡,娶妻,生孩子建立家庭。三五年過去了,生活漸漸穩定,發現賺來的薪水有35%以上要給聯邦和州交稅,很不甘心,心想買房並且儘量將房貸提到最高額度抵稅才划得來。眼看著房價一直高漲,只好硬著頭皮存夠了10-20%的首付款開始看中古屋選個學區還不錯環境不差的地方,夢想著屬於自己的家園。剛買到房子用盡了所有積蓄只好家徒四壁,暫時打地鋪甚至連沙發都不敢奢望。80年代中期的銀行房貸利率是將近13%,付了貸款每個月剩下的錢只夠家裡伙食水電開銷,完全沒有多餘。在這激烈競爭的山谷裡舉目無親,萬一被公司裁掉,房貸立刻出問題,三個月拖欠,家園就要被法拍。忽然才領悟到這一輩子就要做牛做馬乖乖的將青春耗在這山谷,供給30年的房貸。

小孩慢慢長大,開始進入學校唸書,矽谷工程師幾年來拼命當個打工仔,保住飯碗,祈禱每個月房貸能順利繳交,不知不覺已步入中年,也增添了相當數量的白髮。當初離開台灣的輕狂大志,被歲月家庭和現實生活已經折磨殆盡。小孩唸書後,事情慢慢多起來,除了開車上下學接送,學校規定父母必須去當room parents,或有時要輪流帶他們校外參訪。生日的時候還要在家裡辦Party,邀請小朋友來活動,萬聖節還要想破頭設計縫製他們的服裝。生病了要帶小孩去看醫生,當時極少華人醫生,醫學名詞溝通上更是困難緊張。夫妻兩人每天馬不停蹄像陀螺般的轉個不停,真是一刻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很快的小孩來到了少年叛逆期初高中時代,老舊傳統的華人思想已經無法駕馭,他(她)們會有自己的想法,在學校同儕的影響,對父母學術上嚴格的要求產生困惑,開始叛逆頂嘴,甚至鬼混吸食大麻。好不容易渡過高中進了大學離開家,又要準備一大筆學費。之後家裡忽然間成了寂靜的空巢,兩老晚上邊看電視邊打盹,在後院惹些花草準備退休生活。若是一個先走,剩下的就更寂寞。這就是大部份還算順利的矽谷工程師的一生。不順利的甚至要賣房,離婚,失業,小孩鬼混無一技之長,床頭金盡酒樽空病魔纏身,勉強有個安身之處,或過著孤獨老人的日子。也有些選擇回到台灣安養天年,至少還有個付得起的健保可看病。

當然矽谷工程師也會有少數傑出佼佼者在大公司不斷的被提升,經歷各式各樣的鬥爭存活下來,衝破天花板位居高級管理人的位置,得到很好的財務回報,很早就可以退休當個投資者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但這畢竟是少之又少的特例,一般矽谷工程師並沒有這樣的本事,也沒有這樣的機運。

第二幕: 中年危機

剛出校園加入矽谷工作,因為薪資低,工作認真,幹勁十足精力旺盛,又在學校學到新的技術,所以在公司如日當中。幾年之後,若表現平平,所學知識漸落伍,薪水漸升高,體力漸弱,老花眼呈現,看到公司競爭百態,精神上更失去鬥志,就開始怨東怨西,步入所謂的中年危機和無奈。再加上不善於溝通圓滑或力爭表現,公司看不出有何理由要留住這樣的員工。屈指一算,也不過是40-50年頭而已,為何矽谷工程師折舊這麼快。就這樣勉強的換了幾家公司,希望能遇到個伯樂,但未何都是這樣現實,連自己同根的異鄉客都為了自保不能拉拔照顧一下落難的兄弟。想回台灣發展第二春,但這身過時的功夫也不會有台灣公司感興趣,況且小孩在美受教育,語言和文化的隔閡必然無法適應,充其量只能隻身回台留下勇敢的妻兒分隔大海,每年相聚數次,當起了太平洋上的空中飛人。

第三幕: 裁員潮的震撼

這個季度公司銷售不理想財務吃緊,一些經理們經常關起門來秘密會議,出來後各個鐵青面孔沒表情,感覺氣氛就像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一場殘酷鬥爭廝殺隨時會爆發。對於初次從台灣來美,好不容易找到工作的工程師們可是相當憂心和震撼,若不幸被裁掉又還沒辦到綠卡,勢必要即刻離開美國返回台灣。即使已經拿到綠卡但房貸壓頂,沒有收入就要面對棲身之地被銀行法拍,全家大小流落街頭。想到辛辛苦苦來美熬個碩士博士的,找到一份工作,正要讓台灣的父母可以在親友面前光耀門楣,若就此落魄而返,真是無顏面對江東父老。

裁員名單大概是這樣決定,那些平常打混沒有什麼工作績效的人員是第一優先入榜,再來是那些人際關係很差,工作能力又不怎麼樣的第二波入榜,再來就是薪資特別高和公司銷售營收沒能直接掛上鉤的員工,再來就是工作還算有績效計畫從不延遲,但目前剛好沒緊急重要計畫在手上,或整個計畫被取消的員工。

矽谷工程師每天工作絕對超過10小時,沒有加班費,且是沒有工會保護的,在加入公司時除了要簽訂嚴格保密協議書,聘書上清楚註明僱用關係是At Will,也就是公司可以在任何時候無須任何理由給予解聘layoff,當然員工也可以在任何時間提出辭呈,公司不得刁難。平常員工每個月要強制扣失業保險金,被裁員後就去申領失業救濟金勉強餬口,時間最長是半年,這段期間每周要不斷證明是努力在找工作而不是去夏威夷度假。但若該員是犯了嚴重過失,例如盜竊,毆鬥,私通競爭對手等等,公司會立刻Fire該員,留下紀錄,嚴重情況則提出法律訴訟,當然該員就無法申領失業救濟金,到別地方應徵工作也無人敢錄用。

這風吹草動徹夜難眠煎熬的日子會持續了幾天,該來的這一天還是來了。名單是高度保密,一大清早上班,在名單上的員工會發現平常進出的邊門,刷卡時門已無法打開,繞道大門進來,櫃台接待員會告訴該員已經被解聘,交還識別證,不得進入辦公室,請即刻離開,周六上午來取走您私人物品。這幾天警衛森嚴加強保安防止滋事。就曾經發生被裁掉的員工下午就帶槍來掃射造成總裁及幹部員工傷亡。被裁的員工週六來到公司,看到警衛室旁有幾個紙箱,寫著名字,裡面是該員工的馬克杯,老婆相片,計算機,及一些私人物品。抱著紙箱心頭是無比沉重和落寞,強忍淚水這就是無情的矽谷裁員場景。裁員當天下午,公司例行會召集全體倖存員工,開始演戲,訴說公司是如何痛苦不得已的做此決定,讓朝夕共處多年的同伴們離開,未來公司財務改善一定會再優先將他(她)們聘回來,希望您們留下來的能夠共體時艱,也祝福離開的員工能很快找到理想的歸宿等等等等。

比較溫和有人性的裁員會在一周前事先宣布名單,並允許每天繼續來公司在特別安排的會議室,公司會聘請外面的輔導員,教導被裁的員工如何準備履歷表,申請失業救濟金,有那些公司有職缺在找人等等,落難者互相安慰取暖通報職缺消息,減低心理上的壓力。也曾經有一位工程師擔心老婆無法承受,被裁後三個月期間,每天早上還是按時離家到圖書館,晚上按時返家,老婆還以為他一直在上班。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有被裁的員工找到新的歸宿改變人生後來輝煌騰達,也有都沒被裁過的員工保住飯碗到中年失業卻落魄潦倒。

仔細分析,這無情的裁員機制,實際上也是造成矽谷不斷浴火重生的動力之一,每個人戰戰兢兢不敢鬆懈。有能力又肯努力的終究是可以脫穎而出有機會實現所謂的美國夢。

第四幕: 太平洋上的空中飛人

1990年初的矽谷還是相當不景氣,失業人數不斷攀升,又剛經歷了7級大地震的震撼,房地產慘跌,讓矽谷工程師們對未來更加茫然,只有一些國防科技公司仍然在聘雇,但這些職缺不但要美國公民,而且需要有相當的保密安全背景,大部分外國出生的工程師是無法受雇的。

然而這時候的新竹科學園區規模漸趨完善,雙語學校開辦,政府大力推動矽谷工程師回台創業,提供了很多吸引人的有利條件。這些學有所長在矽谷打拼多年能夠獨當一面的工程師們於是思考起回台創業的念頭。但小孩多已開始接受美式教育,習慣於美國學習環境,若將全家搬回台灣,在適應上有很大風險,而且也聽聞許多先例小孩因為不適應而造成家庭問題。通融辦法只好委屈老婆一個人帶著孩子留在美國,而先生獨自返台創業,每三個月加上農曆年聖誕節來美國團聚一到兩周。華人一向是最注重家庭團圓,但為何當初千辛萬苦來美追夢,期望能宏圖大展,帶給妻兒幸福的承諾,如今要變成兩地分隔朝夕思念的窘境。家庭和創業對矽谷工程師們要如何取捨平衡。這不是短暫的分離,這一步決定會影響到往後10年8載,至少要撐到小孩都念大學住校為止。沒有爸爸在身邊,小孩生病了,在學校被霸凌了,功課有困難了,家裡遭小偷了,失火了,半夜水管漏水了等等等等所有這些層出不窮的問題,都要老婆一人勇敢的承擔。這就是為了要實現美國夢的代價。

回到台灣開展第二春的工程師也要和不同觀念背景的團隊們調適。一般而言,美國的職場文化是重效率不講究輩分不留情面有話直說。但華人傳統的職場注重面子長幼有序說話要委婉含蓄不得罪人,但這樣有時容易造成是非不明,產生誤解,表面上和睦但私下卻暗鬥心結的問題。隻身在台創業,公司大大小小事情需要打點,難免遇到一些挫折鬱悶或是身體上的不適需要人照顧,自然而然朝夕相處的女秘書就會同情關照因而日久生情,這又讓留在美國的妻子夜夜心驚膽戰,寢食難安。矽谷工程師的宿命,就這樣成為太平洋上的空中飛人。第二春成功的不乏其人,但也有很多半途斷羽而歸,返回美國。

第五幕: 實現創業美國夢

90年代初期的這波不景氣,對於一些不老不少40-50歲的中年工程師,也有人選擇改行投身保險,理財,房地產經紀人,餐館業,甚至是頂下修車廠,或舊房翻新工程。他(她)們利用晚上時間到社區大學或補習班進修,再考個執照,從身邊認識的朋友,或加入華語學校當義工,參加教會,同鄉會,同學會,認識新朋友後開始拉保險,買賣房產,理財投資顧問就這樣一點一滴建立起自己晚春的事業,這些行業雖難一夜致富,但也圖個溫飽全家守在一起。

有些天性敢冒險的工程師,就會計畫用自己所學專長,號召一些志同道合兄弟們,開始實現創業美國夢。首先要在上班當打工仔的時期就要開始物色可能共事的夥伴。大部分的工程師都只能安份守己的在技術領域專注,一但離開了技術層面就會顯得特別固執,難以溝通,所以不是任何一個稱職的工程師都適合當創業夥伴,因為創業是要面向各種非技術的挑戰工作,毫不猶疑果斷的做決定和處理。接下來就是要去上課或請教有經驗的人士關於公司組織法規,知識產權的保護,稅法,股權分配激勵,公司管理,募款等等方面的知識。還要分析所擁有專長的產品市場定位,研發預算時程,競爭對手反制,可能和其他公司的法律侵權糾紛,商業夥伴談判策略,風險管理等等。之後就要做成一份亮麗的商業計畫書,私下開始和各方對象談判說服他們同意加入或支持創業。這些都有了眉目之後,開始辭掉工作,找律師申辦公司,人員加入,資金到位,租場地開始研發工作,實現美國創業夢。估計矽谷創業成功賺錢的公司不到5%,能夠撐過5年的也不到10%。每月都有公司關閉,但也每月都還是有新公司創立。對投資者來說,投了10個公司有一個成功上市就會賺翻,對創業者來說,試了10次有一次成功就可媲美孫中山革命。

矽谷創業實現美國夢,有時就好像是掛在天上的明月,那樣吸引人但又遙不可及。有時又像是地上雨露,它活生生存在你的周圍,讓你看到聽到感受到。無論成功失敗,來到矽谷若不創業,就好像有虛此行,遺憾此生。這也就是矽谷無法被複製的生態。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