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磺溪傲骨石錫勳 從反日一路到反國民黨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磺溪傲骨石錫勳 從反日一路到反國民黨

 2016-05-11 12:51
簡介:

他和他的夫人都是受過正規醫學教育的醫師夫婦,功名利祿唾手可得,他卻選擇最艱辛的路:日本人統治時他抗日,國民黨來台灣不久,因為三度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彰化縣長落敗。他散盡家財,醫師執照被吊銷,並成為「中華民國」的叛亂犯,多次被捕,最後祖產被拍賣,被迫遷居高雄,客死異鄉。

他是彰化的名醫石錫勳,夫人則是日本習醫的張慶美醫師,老一輩彰化人只記得他以唐吉訶德式的精神,在國民黨提名等同當選的年代,每次競選縣長

【本文取材自民報文化雜誌2016年/第12期】

他和他的夫人都是受過正規醫學教育的醫師夫婦,功名利祿唾手可得,他卻選擇最艱辛的路:日本人統治時他抗日,國民黨來台灣不久,因為三度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彰化縣長落敗。他散盡家財,醫師執照被吊銷,並成為「中華民國」的叛亂犯,多次被捕,最後祖產被拍賣,被迫遷居高雄,客死異鄉。

他是彰化的名醫石錫勳,夫人則是日本習醫的張慶美醫師,老一輩彰化人只記得他以唐吉訶德式的精神,在國民黨提名等同當選的年代,每次競選縣長等都高票落選。年輕人根本聽都沒聽過這個名字。

浪漫仁醫 坎坷人生路

石錫勳不只是名醫、仁醫,也是多情多產的詩人。或許源自於詩人的浪漫性格,導致他的人生路崎嶇坎坷。

石錫勳於1900年出生在彰化市北門外,父親是著名中醫師,也是詩文造詣頗深的漢學家。他自幼在父親的培植下,17歲就展現詩才。同年考入臺灣總督府臺北醫學校(今臺大醫學院),1921年參與文化協會籌組工作,成為創會理事。

石錫勳在同年畢業後,為了想繼續從事政治活動,及逃避父親幫他指腹為婚的安排,到高雄旗後(今旗津)開業。

1923年1月,他擔任「臺灣議會期成同盟會」理事,兼高雄州總幹事,為了向民眾鼓吹議會設置的重要,他練就群眾演講的好口才,加上年輕、聲音宏亮,妙語如珠,贏得「石大砲」的綽號。10月,續任文化協會理事。12月,因「治警事件」被捕,並於次年被起訴,第一審判無罪,第二審判罰金1百圓。

1928年,彰化人士王敏川、賴和等人創辦「大眾時報」,成為文化協會的機關報,石錫勳也沒有缺席。

1929年文化協會分裂改組後,主要幹部幾乎清一色為彰化人,石錫勳被選為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

日人也採取收買策略,由總督府派台中州高等科長山下末之武前往遊說,只要他退出文協,或不參加文協活動,除給予一筆鉅款外,還有芳苑地區175甲土地奉送,石錫勳拒絕了。

1936年日本政府改派軍人擔任台灣總督,強力推動皇民化運動,而台灣人的改革運動,已被日人取締殆盡,石錫勳乃結合昔日文協同志,暗中組織一個反對皇民化的俱樂部和日人周旋,因而常被日本特務跟踪。

二戰終結丶日本人投降後,和大多數抗日志士一樣,彰化人懷抱回歸祖國的美夢,自動組成歡迎國民政府接收的委員會,到台北中山堂受降儀式會場觀禮,石錫勳被推舉為委員會主席,旋被地方委員會推選為首任省轄市彰化市長。國民黨彰化市黨部及三民主義青年團,都是由他發起成立的,1946年也曾當選彰化市參議員,但次年他就看清國民黨真相而退黨,成為無黨籍人士。

1949年他因經營貿易的胞弟,在搭船載貨由日返台途中,在上海連人帶貨遭共匪搶劫,貿易行宣告倒閉,石錫勳也因是胞弟借款的保證人,散盡家財好不容易辦妥賠償等善後事宜,卻遭政敵密告他開地下錢莊、擾亂金融及惡性倒閉;政治上則被警總指控為與逃到日本的廖文毅暗中來往,因而被捕入獄90天,因查無實據,被判無罪。

一生多次參選 皆不敵國民黨買票、作票而落敗

石錫勳隨後舉家遷往臺中,然而,由於彰化地方人士看不慣國民黨籍首長的惡行惡狀,經不起地方好友的敦請,他把醫院的工作交給同是醫師的太太管理,自1954年起多次返鄉參加彰化縣長丶市長丶省議員選舉,都因不敵國民黨的買票和作票而落選。

1968年1月在郭雨新的強力引薦下,被青年黨提名為彰化縣長候選人。卻在2月間,被一位假冒病患家屬騙出往診後失踪,家人多方奔走,得知他是以涉及劉佳欽及顏尹謨叛亂案羅織被捕,判刑7年,因患有心臟病,高血壓、氣喘等多種疾病,在妻子及老友的奔走下,同年年底獲准保外就醫,從此遠離故鄉,於1985年病逝於高雄。

他除了參選之外,和全國各地人士都有往來,雷震在籌組中國民主黨時也曾拜訪他,受到熱情招待,事後雷震還寫信向他道謝。郭雨新赴美成為黑名單後,兩度寄信問候;而他的子女在他參選時雖然年紀都小,不清楚父親所為,但目睹父親受到鄉人的愛戴,兒子石秋洋很早就赴美留學,康寧祥辦《八十年代》系列雜誌時,他掛名負責美洲地區總經銷。

最令他的老友及家人不捨的是,1979年適逢石錫勳80歲前夕,彰化老友王燈岸等多人力邀他回彰和老友聚聚,王燈岸還特別把他的故事寫成《璜溪一老人》一書,老先生也滿懷喜悅的回來了,想不到他在彰商任教的女兒石美莎不斷接到各方「關注」的詢問:是否要大肆慶祝石錫勳八十大壽?

那是美麗島高雄事件前不久,很多黨外人士假生日餐會之名,突破戒嚴令,辦理群眾演講企圖組黨,余登發父子就是在那年年初被捕而引發「橋頭示威」的。石錫勳為了不願連累親友,在說好和大家相聚的日子前,悄悄離開他最鐘愛的故鄉彰化,從此與故鄉永別。

多虧石錫勳兒女們的用心,雖然歷經戰亂與流離顚沛的日子,加上八七水災在彰化市淹大水,許多重要文物及照片都已流失,所幸如他籌組國民黨彰化市黨部,以及參加「應社」(彰化的詩社)等照片及一些詩作和政治文件,還有一些保留下來。

且以他的詩作「回故鄉」作為結尾,它是多麼令人鼻酸的悲劇英雄的臨老感懷……。

隨老年華帶病過,茍延歲月竟蹉跎;
枉懷素志空遺恨,徒抱丹心盡刮磨。
不察下情雲蔽日,任憑逐浪雨翻河;

自知殘喘無多久,難忘歡聞擊壤歌。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