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報文化】中壢吳氏家族─吳鴻森、吳鴻麒、吳鴻麟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報文化】中壢吳氏家族─吳鴻森、吳鴻麒、吳鴻麟

 2015-07-03 18:49
中壢吳家8兄弟
中壢吳家8兄弟

吳鴻森 醫師  生於1897年9月26日,逝於1991年7月14日,享年94歲。
吳鴻麒 法官  生於1899年9月28日,1947年3月12日在法院上班中被捕,五天後陳屍南港橋下,得年49。
吳鴻麟 醫師  生於1899年9月28日,逝於1995年3月29日,享年97歲。

說起「中壢望族」,這赫赫有名的三兄弟一定會被提起。其實吳氏家族在這一代就有八位兄弟,各在學界、醫界、政界都有成就,尤其以聯親的對象和子孫開枝散葉所成就的家族網絡,雖非大富大貴,其在地方上的影響力實在也不容小覷。

吳氏祖先原居住於福建永定,鄰近廣東梅州的閩西客家庄,清朝咸豐年間吳鴻森的祖父吳勝昌率族人渡海來到臺灣,在桃園中壢落腳。來臺的吳家出了一位「秀才」就是吳鴻森的父親吳榮棣,吳秀才在歷史學者筆下被譽為「文采德行、素孚桑梓」,「發皇漢學、厥功至偉」。這似乎也是吳家入臺一百五十年來為這句古老諺語:「秀才就是宰相的根苗」,作了一番令人會心、又十分貼切的註解。

兄弟的人生際遇 天壤之別

吳家八兄弟分別是長子吳鴻森(外科醫師)、次子吳鴻麒(法官)、三子吳鴻麟(內科醫師)、四子吳鴻爐(從商)、五子吳鴻勳(海事)、六子吳鴻蒸(農學)、七子吳鴻煎(齒科醫師)、八子吳鴻烹(外科醫師)。其中鴻麒、鴻麟是出生相距不到十分鐘的孿生兄弟。

1930年,同是出身於臺北醫專的吳鴻森與吳鴻麟一起開辦了「中壢醫院」,分掌內科、外科,也分別擔任正、副院長。位於中壢精華地段的典雅建築,中壢醫院不但是中壢地標,是中壢人的共同記憶,孕育了吳家第二代,這裡也是吳鴻麟的兒子吳伯雄、孫子吳志揚的誕生地,因緣際會成就了三代桃園縣長的佳話。

第一屆國代  吳鴻森及時勇退

在維基百科上他被歸類於「臺灣政治人物」,其實他畢業於日本時代的「臺北醫學專門學校」,曾任「日本赤十字會」臺灣支部醫院員、新竹州聯合醫師會副會長、中壢醫院院長;於政治界,則曾任新竹州參議會參議員、及戰後第一屆臺灣省參議會參議員、1946年8月當選為「國民參政員」赴中央政府所在地南京開會。

1948年他當選為臺灣省新竹縣選出之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再度赴南京。那時臺灣已經歷過1947二二八慘案,吳鴻森的二弟吳鴻麒遭國府軍隊無罪名逮捕並虐殺,陳屍南港橋下被發現時僅著內衣褲、臉部被槍托重擊、頸有勒痕、肚臍以下的雙腿與睪丸都被打爛,死狀極慘。吳鴻森悲痛不已,赴南京開會時親向蔣介石陳情,請求查明真相,其時很多不分省籍的官員主張清查二二八事件的呼聲很高,蔣遂下令查辦,但最後的結果就是沒有結果,不了了之。

1949年國共內戰結束,敗逃到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由蔣介石委員長「復行視事」自任第一屆中華民國總統。在臺灣所施行的「民主政治」卻正是民主的反諷──永遠連任的總統和永遠不必改選的國大代表!從1949國民黨在臺灣主政,到1987解嚴,吳鴻森連任兩屆國民代表大會主席團主席、1950年奉派為「省府委員」擔任臺灣省環境衛生督導團團長,1955年參與贊助設立中原大學,造福鄉梓。1989年因病由其子女代為申請退職國民大會代表,在不正常的中華民國體制下,臺籍政客在「老賊下臺」呼聲再起之前及時勇退,保留最後一絲尊嚴。

吳鴻麒遺像

二二八受難  吳鴻麒遭凌遲槍殺

吳鴻麒乃一介文人,個性耿直不曲。日治時期自「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畢業之後,曾任教於龍潭公學校及中壢公學校。後來赴上海協和大學進修,再轉入日本大學法科,畢業後通過司法科的高等考試,取得律師資格,日本時代就在臺北建成町(今之大同區)開業,是少數的臺灣籍執業律師。

終戰之後,吳鴻麒出任臺灣高等法院推事,由於出身治學嚴謹的日本法學系統,吳鴻麒對於「光復」後來臺接收的陳儀政府貪汙的作風十分不以為然,因此對於案件的處理均十分嚴格,從不加以寬待,因此得罪了一些人。小說家吳濁流在其描寫二二八事件的作品《無花果》中便曾提到:「據云,有個軍人之妻進了日人經營的醫院,因生產時的開刀手術而死,打起了官司,吳鴻麒推事認為醫師處置並無過失判決醫師無罪,因而遭怨被報復。」這是吳鴻麒遇害原因的猜測之一,政府至今沒有給出一個調查真相。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吳鴻麒沒有參加任何行動或聚會,他甚至還到監獄視察監獄中被捕嫌疑犯有無安置妥當;但3月12日在高等法院正開庭中,竟無故遭國府軍的便衣人員逮捕,就此失蹤。五天後遺體在臺北縣七星區南港大橋下被發現,已遭凌遲並槍殺。

吳鴻麒死時尚未滿49歲,留下遺孀和一對小姊弟孤兒,一個三歲一個五歲。他比他的雙胞胎兄弟早十分鐘出生,卻早了48年死亡。

吳鴻麟的塑像

投效國民黨  吳鴻麟三代當縣長

1925年從「臺北醫學專門學校」畢業後進入日本赤十字會臺北支部醫院服務,於1930年代與其長兄吳鴻森一起開設「中壢醫院」,從政之前在中壢醫院行醫並擔任醫院副院長。

吳鴻麟是中國國民黨內知名的政治人物,曾歷任桃園縣議員、議長、縣長。提攜其子吳伯雄及孫吳志揚走國民黨政治路不遺餘力,「祖孫三代桃園縣長」最具代表性,也是空前絕後的成績。而吳伯雄不僅克紹其裘,更青出於藍、勝於藍,曾任中國國民黨黨主席。

吳鴻麟夫人林訪蘭女士出身苗栗望族,係前苗栗縣長林為恭的妹妹,畢業於臺北「第三高女」,她撮合了她的同學楊𤆬治與夫兄吳鴻麒的婚姻。楊𤆬治女士原是一位不婚主義的女中豪傑,第三高女畢業後負笈日本、畢業於日本美術學校刺繡部,回臺進入母校擔任教職十二年,是第三高女唯一的臺籍教師。楊女士的刺繡作品有「逸品」的美譽,被選為進貢皇室的「獻上品」。

楊女士婚後曾說與吳鴻麒法官相見恨晚,悔不該堅持不婚以致於只擁有短短六年的幸福婚姻。林訪蘭與楊𤆬治這一對優秀學姊妹分別嫁給優秀的雙胞胎兄弟,見證了兄弟情誼以及兩家交好的景況,怎知造化弄人,兩個家庭終究走上了有如天堂與地獄般截然相反的命運之途。

二二八的傷  吳家永遠無法癒合

與其他眾多二二八受難者不同,吳氏家族親友都是社會上有頭有臉之輩,對於家族中最出類拔萃的吳鴻麒遇難一事竟求助無門找不出真相,真是不可思議!事發之初時任國防部長的白崇禧、監察院閩臺監察使楊亮功都曾即刻抵臺調查,結果都是不了了之。陸軍少將、時任立法院長的黃國書,臺籍監察委員丘念臺和臺籍國大代表陳逸松等人都曾關心與過問,可惜都沒有下文。因此,1947年六月,警備總部彭孟緝司令向蔣中正作的報告:「臺北地區有不良份子組暗殺團,專以殺害軍官、外省人、半山為對象,並已開始行動,南港橋下八命案或係該團所為。」就成為官方發佈的「調查結果」了。

官方一昧的掩藏真相、毀滅跡證,提出的說法完全無法服眾,受難者家族除了恐懼,還要承受相互猜測的無形陰影包圍,這是二二八傷痕至今無法痊癒的主因。社會上看待吳家,是帶著質疑的,認為吳家兄弟為了各自的政治利益與前途,附和著國民黨的觀點──「族群要和解、要忘記仇恨」,而不為吳鴻麒平反!當然這樣說也不盡然公平。

吳鴻麒的日記,最後一天是吳鴻麒妻子楊𤆬治代筆

二二八女性  與眾不同的查某人

勇敢追尋真相的,竟然是只與吳家有短短六年姻緣的吳鴻麒夫人楊𤆬治!

吳家各房的女孩們都就學於第三高女,對這位與自己年紀相差十歲左右的老師「楊先生」都十分愛戴,在家中要稱她「伯母」或「叔母」,謹守輩分規矩,感情上卻非常親密。

1947年3月17日距失蹤日已五天,吳家接到消息說是南港坑道口有幾具屍體「看來都是很斯文的讀書人」,楊𤆬治趕去認屍,果然認出吳鴻麒!當時政治氣氛恐怖,無人敢協助運屍,吳鴻森的次女詹吳蘭芬與楊女士感情最好,其夫婿詹湧泉醫學博士時任衛生試驗所所長,欲以自己的座車幫忙運回屍體,但搬運困難。最後,楊女士展現超乎常人的勇氣與意志力,僱用了一輛手推板車將屍體推回家,以保存遺體的完整性。據說,吳鴻麒已發黑、結痂,傷痕累累的遺體經楊女士親手清洗後,受槍傷的傷口竟然滲出鮮紅的血。

楊𤆬治女士抱著極其悲痛的心情仍然鎮定的做了三件事:1、請醫師驗傷,確認致命的槍傷及所有的外傷;2、請法院人士確實記錄;3、拍照存證,留下被國家暴力屠殺最有力的證據。

吳鴻麒遇難後,楊𤆬治女士深受鴻麒兄長吳鴻森支持與照顧,任中壢家職校長八年,後轉任臺北實踐家專家政科主任直到退休。但自從追尋二二八吳鴻麒死亡真相的過程中處處碰壁,她深深體悟到「人亡人情亡」,和各人自掃門前雪、明哲保身的現實。信仰給了她無限的力量,聖經中說:「申冤在我,我必報應!」晚年她全心投入傳播福音的宗教活動,也帶著這個心願回到「天家」。

中生代與新生代的社會責任

吳家子弟在各行各業多能頭角崢嶸,政治上也都無論藍綠各擁一片天,如吳鴻森之子吳運東醫師在民進黨主政時期被任命為「無任所大使」、國策顧問,十多年來為臺灣加入國際衛生組織WHO而奔走;吳鴻麟之子吳伯雄則是在中國國民黨內戮力効命。

在歷史的轉彎處如何抉擇?秉持的應該是自己的中心思想和對社會的使命感吧。!

(本文轉載自7月1日出刊《民報文化雜誌》第七期
相關報導
【民報文化】台灣民謠作曲大師鄧雨賢
【民報文化】桃園眷村的故事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