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國共和談的死局:求求放過台灣吧!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國共和談的死局:求求放過台灣吧!

從「國共和談」計劃重啟,看國民黨的誠信危機

2015-10-25 16:00
蔣經國待過共產黨,鬥過共產黨,深知共黨鬥爭的厲害,故對國人三令五申,絕不與中共和談。
蔣經國待過共產黨,鬥過共產黨,深知共黨鬥爭的厲害,故對國人三令五申,絕不與中共和談。

剛被換下來的「國民黨前任2016總統候選人」洪秀柱,在她三個月競選期間,多次提到「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她說,她主張深化或升級「九二共識」,具體做法就是:簽署和平協議,以確保兩岸的和平發展。

洪秀柱又提出「一中同表」,她解釋,這是「主權宣示重疊,憲政治權分立」。既然主權宣示重疊,中華民國照理可以宣示對中國大陸的主權。但她又說:「我不能說中華民國的存在。因為中華民國的存在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會變成兩國論。」她認為對岸要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的存在」,而不是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

一中同表是瞎扯,國共和談是自殺

洪秀柱的「一中同表」根本瞎扯,邏輯不通。你如何在不承認「中華民國存在」的前提下,承認「中華民國政府存在」?這個政府是從石頭迸出來的嗎?玩文字遊戲也要有一個分寸。說穿了,無非是把中華民國拿掉,以便順利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然而,在中華民國缺席的情況下,這份協議能看嗎?要想確保兩岸和平,無異癡人說夢。

洪秀柱的兩岸和平協議,只是「國共和談」的代名詞,而且也不是她的創見。事實上,她只是把國民黨馬英九政府正在進行的「國共和談」前奏曲,加快拉到主旋律。國共的第四次合作不是傳聞,而是現在進行式。

然而,從中國現代史來看,這種「和談」對國民黨而言,根本是「自殺」,會把自家的百年老店敗了了。國民黨這些人如此愚昧,就是因為不讀國民黨史。該黨的蔣介石總裁、蔣經國主席如果知道馬政府、洪秀柱這樣子搞,絕對死不瞑目,甚至會從棺材跳出來罵人。

國民黨要用第四次國共和談自取滅亡,那是國民黨的事;但這種和談是拿中華民國(台灣)的主權、人權、民主、自由當陪葬品,非擋不可。如何阻止國共和談,保住台灣不被犧牲,是當務之急。本文只能從歷史的角度,說明兩蔣對「國共和談」恨之入骨、避之唯恐不及的態度。

眾所周知,蔣氏父子是人權的劊子手。但如果不以人廢言,他們在「反共」這一點,確實守住誠信,有始有終。他們對共產黨的仇恨,不是基於想像,而是基於實證,完全來自與共黨交手的經驗,而且吃足苦頭。筆者翻閱相關史料發現,兩蔣來台後,發表不與中共和談、或駁斥中共統戰的談話,不是一兩次,而是N次!

前面提到,國共和談對國民黨而言無異自殺,這不是筆者講的。蔣介石在他生命最後一年所寫的《病中隨筆》,就有一段提到:「經國告美議員,我與匪絕無和談之可能,否則等於自殺等語,其意與我完全相同也。」可見這是兩蔣的共識。在另一段,這位八旬老人,即使病入膏肓,下筆依然憤恨:「共匪之慣技,乃是欺詐虛偽,言而無信。是以虛聲恫嚇,威脅利誘,買空賣空,巧言令色,無所不用其極。」

在蔣介石眼中,中共是「以奸狡詐偽為生涯,仇恨鬥爭為本分;禮義掃地,廉恥道喪;廉操不講,責任不負」(1941.07.15日記)、是「流寇與漢奸以及侵略者工具的結合,其暴虐兇頑,為歷史上空前所未有」(反共抗俄基本論)。在1945年10月11日的日記上,他描述前晚跟毛澤東會面,發現毛澤東說話不算話,「余聞之,殊為駭異,乃覺共黨不僅無信義,且無人格,誠禽獸之不若。」

顯然,蔣介石早已知道他的對手非常難纏,且提高警覺,然而他還是吃了徹底的敗仗,最後逃難來台。1954年2月19日他在國民大會上報告:「自抗戰結束以後,政府對共匪鬥爭,不在於歷次的戰役,而在於兩度的『和談』…中正看透了對匪『和談』的危機,卻又親嘗了對匪『和談』的苦果。我今天報告到這裡,心裡仍然是萬分沉痛。」

蔣介石:共黨是玩弄詭計的專家

蔣介石對內三令五申:「漢賊不兩立,敵我不共存」(1956年元旦告全國同胞書)、「我們政府絕不會重蹈民國二十六年時代再對這奸匪朱毛受降赦匪的覆轍」(1957告全國青年書)、「我們黨的決策,十分明確堅定:此即與匪共絕無談判、絕無妥協之餘地。」(1973.11.12十屆四中全會);對外,也不斷對國際人士表達此一立場,茲舉數則如下:

※至於我對中共,那絕不作任何方式的談判,亦絕無任何影響可以促使我對中共的談判。因為這三十年來,中共對於我們中華民國政府,屢次使用和談的方式來達成他武力所不能達成的目的。(1955.6.4接受美聯社訪談)

※共黨認為「和平共存」乃是要你只用和平方法而不用武力對他,但不許你限制他使用武力方法來對你,而並不是你我所想像的「自己生存並讓人生存」之道。(1956.3.15接受美國國際通訊社社長赫斯特訪談)

※吾人應注意者:匪之任何諾言,不過為一張廢紙…所謂和平談判不過為侵略之另一種方式而已。(1956.7.23接受美國女作家艾特莉訪談)

※共產集團的戰略是「和平攻勢」與「武力威脅」交替運用。(1958.3.2接受黎巴嫩記者賴伯奇訪談)

※共黨是玩弄詭計的專家,你們必須謹防共黨的詭計和虛偽的諾言。對他們所說的話和他們的諾言要小心,千萬不要輕信。(1962.11.8接受合眾國際社副社長賀伯萊訪談)

※對共產黨來說,政治就是經濟,經濟就是政治。世界上許多人不明瞭,共黨是以經濟為手段,以達到其政治的目的。(1970.1.13接受日本外籍記者協會訪談)

1975年蔣介石去世,進入蔣經國時代。小蔣待過共產黨,深知共黨鬥爭的厲害,始終嚴拒和談。然而時勢有了變化,1978年12月1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與美國發表《建交聯合公報》。兩天後,中共舉行十一屆三中全會,會後發表公報,首度未使用「解放台灣」字眼,代之以「祖國統一」。

1980年1月,鄧小平在中共中央幹部會議上發表談話,正式將「台灣回歸祖國、實現祖國統一」與反對霸權主義、四個現代化,並列為1980年代要做的三件大事。1981年9月,中共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葉劍英向新華社記者發表〈進一步闡明關於台灣回歸祖國實現和平統一的方針政策〉,共有九項,簡稱「葉九條」。其中第一條:「我們建議舉行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兩黨對等談判,實行第三次合作,共同完成祖國統一大業。雙方可先派人接觸,充分交換意見。」

從以上脈絡可見,中共是要利用國共和談,完成祖國統一;而鄧小平對祖國統一下了精準的定義:「台灣回歸祖國」,也就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這個定義一直到習近平,從未改變;而利用「國共和談」來統一台灣,這個戰略也從未改變。

蔣經國面對中共加碼的統戰攻勢,承受不小的壓力。1981年,他提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取代喊了三十年的「反攻大陸」芭樂口號,除了減輕國共對峙的硝煙味,也讓中共碰軟釘子。但對內對外,他還是三令五申,絕不與中共和談。這裡也舉幾則為證:

蔣經國:國共和談自取滅亡

※列寧曾說過一句話:明天我要把這個敵人用繩子絞死、勒死,但是今天晚上我還可從這個在明天我要絞死的人手中,買到用來絞死他的繩子。這句話值得我們警覺。今天我們在這個環境中,一定要認識敵人;不瞭解敵人,就是盲目,也是麻木。(1978.2.21立法院施政報告)

※共匪是中國人民不共戴天之仇的敵人,因此國共之間永遠不會妥協,自亦永無任何和談之可能。(1978.7.29在黨務工作會議講話)

※我要再度斬釘截鐵地忠告國人:我們絕不與共匪和談,否則就是自取滅亡。(1978.12.16獲悉美中建交消息,向全國同胞發表談話)

※中華民國政府絕對不會與北平偽政權發生接觸,因為與共產黨談和,無異「與虎謀皮」。(1979.1.4接受德國《明鏡週刊》記者德薩尼訪談)

※我們黨根據過去反共的經驗,採取不妥協、不接觸、不談判的立場,不惟是基於血的教訓,是我們不變的政策,更是我們反制敵人最有力的武器。(1979.4.4提示)

※中共所謂「國共合作」,就是要以「國共合作」來達到其消滅國民黨的陰謀。(1979.4.15接受西班牙《雅報》記者柯契洛訪談)

除了蔣氏父子之外,藍營至今緬懷的行政院長孫運璿,也是口徑一致:「共匪所謂的和談,乃是他們階級鬥爭的另一種形式,說穿了就是『誘降』的策略運用…歷史告訴我們,相信共產黨謊言的人,都只落得悲慘的下場。波羅的海三國的被蘇俄併吞、大陸的淪陷、越南的淪亡,都是我們記憶猶新慘痛的教訓。今天我們不能做一個為自由而奮戰的鬥士,明天我們就會淪為漂流海上的難民。」(1979.1.12)

國民黨誠信破產:說好的反共呢?

從蔣氏父子到孫運璿,對所謂「國共和談」,一曰自殺,二曰誘降,三曰與虎謀皮,四曰盲目麻木。這些國民黨來台的第一代,對中共的認識絕對比第二代的馬英九、朱立倫、洪秀柱更清楚;蔣氏父子尤其跟中共、俄共有豐富的鬥爭經驗,這又跟毫無經驗的馬朱洪判若雲泥,更能為國民黨的前途照明指路。要說「正藍」,兩蔣的反共,才是貨真價實的正藍立場;反共就是國民黨的「核心價值」,這是該黨對外號召、對內統治的招牌。甚至可以說,國民黨就是靠反共,才能存活至今。

事實上,在國共鬥爭全面潰敗的國民黨,是因為敗退台灣,受台灣的保護,才有一線生機,活到現在。國民黨第一代領導人深明於此,所以固守金湯,嚴戒和談。如今,國民黨第二代領導人,既無經驗,又無智慧,卻已建立國共的密切合作,乃至前往北京朝聖取辱(國民黨前主席連戰陪習近平校閱的解放軍,就是當年痛殲國民黨的軍隊,取辱一至於此),乃至鼓吹要與中共簽署和平協議。這,真的不是普通的迷失,也不是普通的背信。

國民黨的反共,雖然在手段上,將「反共」與「獨裁」結合,造了許多罪惡,但這是手段的不正確,無損於目標的正確性(美日西歐將反共與民主結合,壯大至今,可以為證)。這個核心價值,本應在人權成為全球主流思潮、台灣主流民意的今天,將「反共」與「人權」結合,創造更大優勢,並回報台灣救命之恩;如今不此之圖,反而拋棄反共的核心價值,選擇與迫害人權的中共合作和談,自掘墳墓之外,還會讓台灣一起陪葬,實在悖情悖理,損黨損國。

須知,中共從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到習近平,對國民黨和台灣的統戰策略沒有改變。蔣介石說「共產集團的戰略,是和平攻勢與武力威脅交替運用」,幾十年來一以貫之;又說「共黨以經濟為手段,以達到其政治目的」,也是現在進行式;又說「共黨的和平共存,不是自己生存並讓人生存之道」,更是現今台灣在國際上被中共打壓的寫照。這一切都沒有變,變的是國民黨自己。

的確,和國民黨第一代相比,國民黨第二代太善變了,幾無誠信可言。斬釘截鐵說不選台北市長的,去選台北市長了;講了幾十遍不選總統的,去選總統了;說要用「丐幫」打法戰到一兵一卒的,輕易退場了;更不要談馬英九總統選後跳了多少票。馬政府時代,輕諾寡信、出爾反爾成為常態,連洪秀柱都哀嘆「別人可以不誠信,本黨不能不誠信」。那麼,人民要相信誰呢?

還好,去年的「太陽花學運」救了台灣一把,打亂國共和談的布局,堪稱萬幸。但時間不多了,未來不管是誰勝選,特別是跟中共更無鬥爭經驗的民進黨,請好好記取歷史教訓,不要掉以輕心。真的,時間不多了。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