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A片搬上大螢幕!女性影展說出女生的情慾主張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A片搬上大螢幕!女性影展說出女生的情慾主張

女性影展策展人羅珮嘉專訪(下)

 2017-10-09 17:25
2017年女性影展策展人羅珮嘉。圖/女性影展提供
2017年女性影展策展人羅珮嘉。圖/女性影展提供

2017年第24屆女性影展將於10月13日於光點華山電影館展開為期10天的電影饗宴,女性影展在台灣,是最早開始關注性別議題,同時也是二十年來不斷堅持以鼓勵女性創作者為出發點,只播映女性導演的電影,今年的策展人羅珮嘉接受專訪時表示,影展越來越多,加上社會趨勢,都在做性別議題,但她認為女性影展還是非常「走在前鋒」的,在專訪上篇談到的主題「長照」之外,來看看她在今年的女性影展中還有哪些精彩的電影。

羅珮嘉2007年第一次進入女性影展的執行團隊,在女性影展從外賓接待到代理總監,再到策展人,做過許多不同的職位,年近四十的她還是有張娃娃臉,爽朗表示,自己開始相信古人說「人四十而不惑」這句話,過去她總是每接近影展期間就開始焦慮失眠,擔心票房、擔心活動,到了今年她反而心情上游刃有餘,十分放鬆,「不管大賣還是慘賠,總是會有出路。」

搬上大螢幕的色情片:大膽顛覆男性視角,說出女性的情慾主張

羅珮嘉表示,今年有好幾個主題單元,包括像是和影展主題同名的「與羈絆/伴共舞 (Rave in Peace)」,講的其實是女性照顧者和長照議題,還有備受注目的「色情片」單元,都是過去曾經「流產」好幾次,想了很久卻不曾能真的被實現的節目規劃,今年在因緣際會下,終於順利達成。

其中一個「情色解碼 : 暴衝腦內啡」單元囊括8部「情色作品」,探討的是A片與女性主義是敵人還是盟友?女性觀點的浪動淫喘會是什麼樣子?女人所幻想與欲望的性又有何不同?女性影展過去就曾經想嘗試這樣的節目,因為社會對女性的規束和期待,讓女性與性產生斷裂而感到陌生甚至羞恥,期望女性能大聲說出「色情不是男性的專利,女人也可以拍A片」A片裡的女人不必是受制於人的大胸細腿長髮美女,可以主動施展自己的欲望和幻想。

羅珮嘉說,今年很幸運能找到瑞典女導演艾莉卡‧拉斯特Erika LUST,這位身兼編劇、導演和母親的女性一手創辦了專門拍女性角度的A片的製片公司,本次參展的作品《情慾告白X檔案 XConfessions》就是搜集了全世界的女生的性經驗和性幻想,要顛覆過往多由男性出發的視角和觀點,主張女人的色情自由,不只是要找回女人對性愉悅的自主追求,也要揭露權力運作下,性的深沉與複雜。

「女性影展應該還蠻算特立獨行的吧! 」羅珮嘉說,現在不管是在其他影展或是院線,都有很多好看的女性電影,但他相信大家應該沒什麼機會看大螢幕的A片,羅珮嘉也認為,即使影展這麼多,女姓影展還是走在很前鋒的位置,就像現在大家因為社會氛圍都在做同志電影或是同志專題,但很多都是情感面的東西,羅珮嘉說,女性影展的同志單元名稱就叫做「非一般酷兒」,跳脫情感面,希望能探討更多不同面向的同志議題。

講到選片的準則,羅珮嘉表示,自己其實都不看預告片,因為只看三十秒根本不準,面對每年上百部的徵件作品,還有部分其他國外女性影展的參考片單,她的方式是「不管怎樣,先看個三十分鐘」,三十分鐘是她的極限,如果她可以「撐過去」,片子不會太悶、太俗、太灑狗血,就表示這部片還是有能讓觀眾喜歡的地方。以前很重視作者論、風格形式的羅珮嘉說,可能年紀大了也有關係,她現在開始相信「故事」的力量,只要一部電影能夠找到任何一點有感動、有共鳴的地方,她就願意給這部片機會。

希望辛苦女性朋友 透過電影找到一點力量

談到女性影展的觀眾,羅珮嘉則坦言,這幾年女性影展一直都有在做大專院校的校園推票講座,所以大學生和年輕人的觀眾還是很多,而四十歲以上的婦女也常見到,但她也觀察到,像她這樣30到40歲的女性觀眾好像消失了,羅珮嘉回憶,她剛剛加入女性影展時,其實30到40歲的年齡層,應該是女性運動的中間份子,當時會有很多人來看影展,在映後座談有許多精彩的辯論,但是現在卻看不到這群人,好像這個年紀的女生好像不會出來看電影,因為結婚、生小孩、工作都太累了,生活很苦悶之下,要來看電影恐怕也不會選擇看女性主義電影。

羅珮嘉表示,這可能也和台灣女性在30歲開始因為結婚、生育而退出勞動力生產的職場的現象有關,因為這些都是連帶效應,沒有自己的收入,經濟上不能獨立自主,很難再選擇自己想要的娛樂,參加什麼活動,就算有,也許是在網路上參加團購、買東西,羅珮嘉說,這又呼應到女性照顧者的議題。

羅珮嘉也說,當她和她周圍年齡相仿朋友們聚會聊天,她發現幾乎大家都很努力在生活,但同時充滿了憂慮感,有些人擔心小孩、擔心漸漸老去的父母、擔心錢不夠用,而未婚的女性一直在相親,卻也覺得自己在婚姻市場中好像快沒機會了,坦言自己不知道能怎麼安慰朋友的羅珮嘉表示,「但這些生命靈魂正在被消耗的人,我常常會想如果她們能來看一部電影,如果能增加一點點力量那就夠了。」

「女性影展沒那麼偉大」羅珮嘉直言,不可能看了電影社會就能改變,原本悲慘的生活就被拯救,但他認為,透過這些電影,還是有鬆動的可能,觀眾也許會對新移民女性減少一些刻板印象,會知道遇到家暴、性侵害時,有什麼樣的資源可以求助,羅珮嘉說,也許底層很難被打破,能夠來到文創園區看影展的人終究是少數,但女性影展也因此致力於「走出去」,每年在全台各地巡迴,和各地的婦女中心合作,都是未來的挑戰和任務。

最後羅珮嘉也推薦給女性影展的老觀眾們三部電影包括《女兵們的中場戰士》《我是世上的一抹曙光 》《卡爾梅克的海鷗》,新觀眾則是《不玩美女人》《被竊取的故事》《夏日1993》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