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促成美國改變「一個中國」政策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促成美國改變「一個中國」政策

2018-12-04 10:55
11月20日有班農站台的郭文貴新聞發布會,郭文貴表現為激進的台灣主義者。圖/截自郭文貴Youtube
11月20日有班農站台的郭文貴新聞發布會,郭文貴表現為激進的台灣主義者。圖/截自郭文貴Youtube

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在美國放話,說什麼都可以談得成,別動台灣,否則地動山搖。說明中共在一步步後退,退到最重要的分水嶺。也憂心川普重拾川蔡通話的風采,與美國國會站在一起,府院聯袂支撐台灣。

11月20日有班農站台的郭文貴新聞發布會,郭文貴表現為激進的台灣主義者,很綠。郭文貴若與班農,並聯合美國共和黨,進一步逼宮川普,成功改變美國對華政策,把「一個中國」變為「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其功勞是中國轉型民主化之首功。

有個中國網友張芸鳴講,最近「焦點訪談」播出了關於台灣間諜策反中國學生的節目,我的微信被親朋好友輪番轟炸,每天十幾條的「慰問關心」著實讓人不願意多看一眼手機。

過去國共台海內戰的記憶猶新。內戰的總體攫取性如同漩渦,把外圍的不斷卷進去。歷史記憶迫使已經在中共改革開放中去政治化的中國人,紛紛捲入,再次政治化。在該輪中的政治化,是以民國化(台灣化)來做標誌。而不再是是否反對中共。也就是進入了台海內戰的民國國體時代。

我清楚地看到,隨著武統台灣步驟的加劇,一個中國到底是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狹路相逢,隨著美台關係的升溫和「美國民國共同體」的緊密,中國民間會被挪回台海內戰的舞台上,要麼選擇站在共黨一方,要麼選擇站在民國一方,共黨會強迫如此選擇,就像文革之前的民間抗爭共黨一定當做「國民黨反動派支持滲透」的一樣。

沒有什麼獨立於中共體制,又不和民國發生聯繫的獨立空間存在,非此即彼,即使歷史大趨勢不壓迫你,共黨也會如此塑造你。這就是我說的所謂的中國左右翼,或藍綠的交織,反對陣營和中國人權運動一定帶上民國帽子。經過改革開放,民國要素已經在中國民間恢復了元氣,因此內戰舞台成為諸神之殿,共黨必須假裝武統,或者以武統的姿勢轉嫁國內矛盾,沒有主體性,也沒有主體性能力的中國民間,也只能隨著指揮棒亦步隨趨。

然而,魔高一尺道也高一丈,相輔相成,民國復歸的國家在中國在場,相當成問題,國民黨退出歷史舞台,也不會襄助中國民間,民國政府無力,美國對民國的支撐還是在虛假希望範疇之內,沒有太多實質性,因此能代表民國在中國在場,對中國民間構成實質性支持的力量是沒有的,有的還是虛假希望和一些預備道路的工作。

台灣的民主危機,有納粹化的危險。近乎魏瑪民國,如果「美國民國共同體」的加強,能幫助渡過難關。解決中國民主化的關鍵動作不在中國,也不在台灣,而在美國顛覆一個中國政策,從外交政策改變。

改變一個中國政策,也是美國自己的需要,也是美國讓自己再次偉大的需要。這個是概率很高的事兒。

在美國從事改變「一個中國」外交政策的院外活動,有很多便利條件,民主政治的便利。例如我有個團隊,有資金,我就會聘請美國律師對美國政府興起訴訟,例如以控告中美建交公報違反美國法。只要贏了,四兩撥千斤。

這個活,有著力點,我最怕的就是縹緲在空氣中的真理感。可是在美國從事個院外活動,當然能否成,是什麼時候成,可以討論,可是單純搞個院外活動,有什麼難度?

我在提出「維權」開始,就在設想一種倒退導致勝利的想法。從民運到維權,是一種倒退,然後社會基礎急劇擴張。我的想法,一直是倒退,從政改倒退,倒退到地方。自治,倒退到最底層最後倒退到民國:1949與民國衝突之內戰框架與今天的全面恐懼和台海內戰吻合。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