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檢舉劉士永造假案疑遭「河蟹」 陳君愷:中研院公然說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檢舉劉士永造假案疑遭「河蟹」 陳君愷:中研院公然說謊!

 2017-11-30 07:40
輔仁大學歷史系教授陳君愷。圖/張家銘
輔仁大學歷史系教授陳君愷。圖/張家銘

碰到違反學術倫理,只能自認倒楣?一年前(2016)的12月1日,輔大歷史系教授陳君愷發表公開信給中央研究院院長廖俊智,呼籲中研院處理他所檢舉、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研究員劉士永涉及違反學術倫理案,並提出包括劉士永誤引誤述、架空引用等多項證據。但一年來,檢舉本案的陳君愷儘管另案再提新事證,卻又遭中研院以「已調查過」、「無新事證」等理由,認定劉士永並無違反學術倫理。

這宗違反學術倫理的案子走了10多年,3位中研院長、數位台史所籌備處主任、所長,關乎中研院人文研究領域的學術聲譽。但從去年到今年一整年,中研院的程序,讓檢舉人陳君愷僅獲得3行字、一紙機密回函,一切不透明,外界對其「學術倫理」標準也毫無所悉。

陳君愷事後向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高潞‧以用陳情,高潞‧以用並在本月20日就此事質詢中研院長廖俊智及官員了解審查過程。廖回應,審查此案標準「或許是需要跟當事人(陳君愷)說明,但也不是結果因為當事人不滿意就一審再審,沒有新事證我們也沒辦法一審再審」,強調審查程序有讓研究人員參與,有在院會中做充分討論。陳君愷則痛批中研院的說法是「公然說謊」。

陳君愷曾以此個案為例撰寫一篇學術論文文中詳述此一事件梗概並舉證。他表示,由於劉士永違反學術倫理的情形,狀況百出,罄竹難書;近期他將再備妥相關佐證資料,就現下已經查證完畢的另外20個案例,再次公開向中研院與立委提出檢舉。至於其餘待查證的部分,會再繼續追查。

陳君愷表示,今日他準備將檢舉函寄去給中研院,以及多位立院教育委員會立委;明天(12月1日)並將再度發表致中研院長廖俊智的公開信。他諷刺說,「總而言之,劉士永所撰寫的論文與專書,對於臺灣學術界最大的『貢獻』,將會是提供學術倫理反面教材的最佳寶庫」!

陳君愷指控,1997年他的論文〈同文化與異文化的交會點——「光復」與臺灣醫生患者間醫療關係的一個轉折〉,被劉士永於1999年的論文〈1930年代以前日治時期台灣醫學的特質〉引用,刊登在《台灣史研究》期刊第4卷第1期,但在引用的段落中卻無端被加油添醋,侵害陳君愷關於《著作權法》的「同一性保持權」。陳君愷事後曾提出民事侵權告訴,但上訴時遭法院駁回。

去年3月,陳君愷再向監院檢舉此案,中研院4月接獲監察院去函,5月函覆指劉士永「一般認定之學術定義,學術標準意指論述具有原創性,無偽造、剽竊等情事,及資料引述妥適」,並引用台灣高等法院101年上國字第5號的民事侵權告訴上訴駁回判決,據以認定劉士永並無違反學術標準情事,9月時,中研院更函覆監察院「劉士永治學嚴謹…」等語,讓陳君愷無法接受。

陳君愷認為,法院和中研院處理學術不應如此草率,而他持續追查,進一步發現疑似架空引用、捏造事實的各種「新事證」,因而在去年10月底去函監察院「補充理由狀」提出說明,並在去年12月1日發表給廖俊智公開信,同時向中研院檢舉劉士永過去所撰寫的多篇論文及專書,至少有20個註釋出現學術倫理問題,要求中研院就此事進行調查、處理,然而這些「新事證」被中研院處理後,以「沒有新事證」為由函復陳君愷,至今仍是不了了之。

時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11月20日在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審查中研院預算時,就此事提出質詢中研院長廖俊智,中研院回覆陳君愷檢舉劉士永涉學術造假案「只有短短三行,要人家怎麼心服口服」,廖俊智則答覆說,「這是至少10多年前的舊案」,中研院對任何案件都非常重視,「包括本案」,據中研院調查結果,監察院調查過了,法院也判決過了,中研院也調查了好幾次…。

但廖沒說完,高潞‧以用繼續追問,「架空引用誤引注釋虛構事實,這些主張檢舉書有113頁,這案件監察院調查過了,法院也判決過了,本院也調查好幾次,所以你意思是判決完了,就不干中研院的事了嗎?是不是」?廖俊智當時答覆「不是」,高潞‧以用進一步質疑,「判決完就不干中研院的事?跟學術有沒有瑕疵有絕對的關連嗎?」,強調學術倫理的瑕疵應該是中研院應該要謹守的原則、以及堅持,廖則回說「有委員會」(學術倫理委員會)。

但高潞‧以用仍質疑,過程中是否有當事人的參與?沒辦法讓檢舉人參與審查過程,且檢舉人無從知悉,這樣的過程是否有瑕疵?她也引用教育部、科技部和台大說明檢舉的標準,但廖俊智支吾後,請秘書處處長吳重禮來代為報告。吳重禮則答說,去年12月接受到陳君愷檢舉,今年2月24日召開委員會,有13位委員出席,但陳並未提出新事證。

立委質疑程序瑕疵 中研院長卻說「不能因為當事人不滿意就一審再審…」

高潞‧以用則質疑過程過於鬆散,強調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吳重禮則表示,陳君愷提出的並沒有新的事由、事證,可以推翻法律判決,因此就只能尊重。高潞‧以用則連番質疑中研院未嚴格審查,並反問廖俊智是否對中研院自己過於寬容,廖俊智則強調中研院有標準。

但高潞‧以用反問,「標準有告知當事人嗎」?並說這爭議10幾年,接下來還會再爭議10幾年,且還不會落幕,問廖俊智是否要好好處理?廖俊智則說,要回去看看是否有跟檢舉人仔細回覆審查標準,「回覆結果不見得是當事人所樂見,但至少需要把判決的事由跟標準…」。

高潞‧以用則苦笑,「已經隔了一年」,中研院應該要讓當事人知道建立的標準,而不是只想讓這件事趕快落幕,同時她也質疑倫理委員會組成人士並非歷史學專業,但廖俊智則解釋委員會有分為一級、二級,「不是因為審過好幾次…或許是需要跟當事人說明,但也不是結果因為當事人不滿意就一審再審,沒有新事證我們也沒辦法一審再審」,強調審查程序有讓研究人員參與,有在院會裡做充分討論。

針對中研院院長、官員的答覆,陳君愷予以反駁。他指出,中研院官員於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回覆高潞‧以用的質詢時說:這個案子「沒有新事證」,「這是公然說謊,蓄意混淆視聽;意圖將不同案件,誤導為同一件事,甚至是對本人的惡意誹謗」

陳君愷指出,15年前(2002年)因發現劉士永1999年所發表的論文,誤引誤述他在1997年所發表論文的內容,將他所述「戰後」臺灣的現象,移花接木為「日治」時期,遂開始去函要求更正,「惟始終未獲合理與確實的更正」,「本案到2013年國賠訴訟三審敗訴定讞,基本上乃是針對劉士永論文中的1個註釋而已,這是『誤引要求更正案』」。

陳君愷:漠視證據、踐踏專業、摧殘學術、藐視國會,莫此為甚!

陳君愷指出,去年(2016年)12月1日,他再度向中研院檢舉劉士永過去所撰寫的多篇論文及專書,至少有20個註釋出現學術倫理問題,則是另一個「違反學術倫理檢舉案」。既然是針對不同事實的不同案件,又何來「沒有新事證」之說?

陳君愷表示,去年他不僅公開具名檢舉,「並且,還在民報網頁上提供20個案例佐證資料的網址連結;而這些佐證資料,即與檢具給中研院以及立委者,完全相同,公眾皆可自行閱覽、自行判斷」,「以其中涉及『架空引用』的案例而言,亦即正文所述內容與註釋內容不符者,證據確鑿」。

「若中研院倫理委員會真要認定劉士永沒有造假,只有一種可能,即是他另有所本;如此一來,合宜的審議,就應該舉出另有所本的證據,證明劉士永該註釋並非架空引用(甚至是捏造),乃確有事實根據,而僅係誤植頁數或誤繕出處的疏失而已。但中研院2017年3月20日的公文回覆,僅以3行文字敘述,斷言劉士永沒有違反學術倫理,完全未提供相關證據與審議說明」

陳君愷更痛批,即便事後高潞‧以用委員辦公室去函要求提供相關佐證資料,也悍然拒絕,「陽光」與「黑箱」之別,判然可見,「如此中研院官員卻竟敢在國會殿堂中,宣稱中研院已照規定審議,其誰能信?漠視證據、踐踏專業、摧殘學術、藐視國會,莫此為甚」!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