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歌曲的前世與今生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歌曲的前世與今生

2018-04-14 18:18
「父母是張滿的弓、孩子是離弦的箭」,時候到了就要放手,讓孩子單飛,遙遙的寄予祝福。圖/Pixabay
「父母是張滿的弓、孩子是離弦的箭」,時候到了就要放手,讓孩子單飛,遙遙的寄予祝福。圖/Pixabay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詞:張惠美(張卉湄)  曲:石青如

歲月 在你我呼吸間 流浪
當終點抵達  那些想望  休息了嗎
身心 在日出日落間 耗轉
當無常宣判 你的心 回家了嗎
週遭一幕幕演出 不存在的陌生
尋尋覓覓哦 斷線珍珠怎麼接 失落的音符 怎麼唱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你將如何度過今天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 你將如何度過今天
我用溫暖守護生命 讓浪花留了痕
我用覺照守護健康 讓轉輪點了光

這首歌的詞和曲誕生於2003年,如果相信人跟人之間存在著奇妙的「緣分」,那麼,這緣應該結於五百年前。

緣起,不滅

大約二十年前我因家人的關係成為美國公民,成為北加州一隻經常南飛往返的候鳥。在美國時,我在成人學校上課、在圖書館、醫院,學校擔任愛心志工,以適應主流社會的生活步調。而參與台灣人社團組織如「同鄉會」、「台灣會館」,是最主要的精神食糧。在慈善團體開辦的華語學校教音樂、在「美國防癌協會華人分會」擔任中文刊物編輯,也都讓我在生疏的環境中,有了與專業連結的生活重心,拓寬了視野、增添了自己與他人生命的溫度。

「美國慈濟北加州分會」位於電腦重鎮矽谷,鄰近美麗的舊金山海灣,人文薈萃。但另方面,加州自古以來立足於農業經濟,吸引大批墨裔移工逐農產收成的工作而聚集,他們沒有身分、沒有醫療保險、收入有限,美國社會需要他們的勞力,悎卻又無法負擔他們非美國居民的福利,這種情況下,來自外國的慈善組織發揮了最大的助力,資源取之於當地、也奉獻於當地,志工們恪守「付出無所求」的信念與情操,在這個安身立命的所在,為不同族裔的眾生,付出自己的良知與良能。

2003年慈濟為深入加州沒有醫療資源的偏鄉做義診,需要募款購買醫療配備齊全的醫療車,文化組策劃了一場募款音樂會,由兩大合唱團擔綱演出。我這個素來「以天下為己任」的人不免思考,這個音樂會,應該內涵生命的意義、盼望、願景,以及付出無所求、人溺己溺的精神,那曲目呢?我和音樂總監石青如學妹,從各名家作品中斟酌挑選,還真傷腦筋了好一陣。

我還拖人下水,《慈濟月刊》筆耕隊裡的張卉湄是位有名氣的詩人,她也是合唱團的一員。她有感而發寫出了「歲月,在你我呼吸間流浪,當終點抵達,那些想望休息了嗎?」「身心,在日出日落間耗轉,當無常宣判,你的心回家了嗎?」道盡了生命無常,和命運不可逆料的難題。

詩人與作曲家合譜出對生命的質疑與謳歌、安慰與鼓舞

卉湄和青如譜曲的過程最為感人,本著慈悲喜捨的情懷、關懷貧病、讚頌生命。當詩詞走到「斷『了』線的珍珠怎麼接……」的時候,青如覺得需要更多的情緒文字來鋪陳,並且預示主題:「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命運敲擊的張力!我忽然福至心靈,「斷線的珍珠怎麼接?失落的音符怎麼唱?」呼應生命有如斷了線的珍珠、有如失落了的音符……對於生命的斷裂、失落、死亡的疑懼,至此有了頓悟而燃起希望:縱使生命有時盡、而慧命無止息,人們的心境因此得以妥貼、釋放了。

合唱團指揮林伯真,教學法獨具魅力,是灣區非常「高人氣」的合唱指揮。她參與了這首歌從零到有的創作歷程,詮釋起來特別有與眾不同的見解,也許因為在北加州慈濟的薰陶下,雖悲憫看待人間貧病苦,卻也抱持歡喜付出的情懷,佈施快樂與希望。伯真賦予這首歌不只是曲風輕快,應該說是帶著一股頓悟後、淡淡的「幸福滋味」。

這場募款音樂會全程錄影,因合唱團演唱得很好,後來有善心人士捐款而進了錄音間,這首《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的世界首演正式發行,傳唱開來。

音樂感動人心,成為永恆

2003年參與慈濟音樂會,是一段多麼美好、永生難忘的記憶!2006年我回到台灣,為「蔣渭水文化基金會」策劃成立後的第一場合唱音樂會,主題設定為「土地、生命、愛」,2007年《最美的土地﹒最美的歌》在台北中山堂,邀請福爾摩沙合唱團演唱,算是《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在台灣的首演。感謝蘇慶俊老師跨刀相助,也進了錄音室錄音,正式出版那場音樂會的11首歌的樂譜和CD,讓更多的合唱團演唱、有更多的機會被聽見。

這張CD裡面,何嘉駒作曲的《馬偕最後的住家》和這首張卉湄、石青如的《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大放異彩,在youtube傳唱不歇。連芳貝指揮台大合唱團的版本,更廣受專業或業餘合唱團的喜愛,成為合唱界最雅俗共賞的「夯曲」。

放手、祝福,感恩生命中的貴人

音樂會無論多麼成功,好作品都需要持續推廣,基於愛護創作者的智慧結晶,這首《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的出版權,我已同意讓給一家樂譜商,與作曲者作詞者簽約代理。青如為了這次重新出版,除了原版的混聲合唱、慈濟版的同聲三部,樂曲也略為修潤,更為豐美成熟。我卻像個老媽媽,仍然鍾愛那個我親手帶大的、不是百分百完美的那個小孩。

「父母是張滿的弓、孩子是離弦的箭」,時候到了就要放手,讓孩子單飛,遙遙的寄予祝福。

我不是作曲人,也不是演唱家、演奏家,而有幸曾和那麼多不同領域的創作者、作曲家、演奏家、演唱家、指揮、製作人等一起企劃、辦音樂會、辦講座,學了很多,收穫滿滿,問我「到底收穫了什麼?」只能說,彼此都豐富了生命,每一位都是我生命中的貴人。

「我用『溫暖』守護生命 讓浪花留了痕」,「我用『覺照』守護健康 讓轉輪點了光」。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今天也不要虛度。一切感恩。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