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病平台】​良好的醫病關係建立於信任之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病平台】​良好的醫病關係建立於信任之上

文/Milky(病人)

2018-12-07 11:30
「我能相信醫生嗎?」醫病關係的信任需要時間,很多的疾病都不是看幾次醫生就會好,醫生也是在自己的位置上,堅持著應有的態度,且遵循倫理體制,如果不試著去相信或是了解醫生的想法,很難建立雙方的「信任」。示意圖/取自publicdomainpictures.net
「我能相信醫生嗎?」醫病關係的信任需要時間,很多的疾病都不是看幾次醫生就會好,醫生也是在自己的位置上,堅持著應有的態度,且遵循倫理體制,如果不試著去相信或是了解醫生的想法,很難建立雙方的「信任」。示意圖/取自publicdomainpictures.net

醫院應該是所有人都不愛去的一個地方,也是一個最不讓人喜愛的地方,我是沒想過我進醫院見醫生的次數會多到數不清,平均一週最少要見二個醫生,最多四個。平均幾乎是快要每天見一個醫了。 當然疾病的不同,去的頻率自然也就增加,算一算,我現在除了上班之餘偶爾偷閒,幾乎都在醫院遊走,從精神科、臨床心理、急診、神經內科、家醫、骨科、復健科,這些佔滿了我日常空閒時間的90%。

雖然去醫院不是好事,但慶幸自己從一開始的怨念,如今能用較輕鬆的態度去面對我每一個專職的醫生。當然是「信任」支持著我能愈來愈用一種雲淡風清的感覺去見醫生。因為我像是去找個老朋友,見老朋友自然是無話不談,所以「信任」很重要。尤其時下醫病關係緊繃,因而再寫下這一篇來自這幾個月週遭遇到、看到、聽到,甚至是朋友與醫生之間的不愉快。尤其一句「能讓我相信嗎?」讓我蠻訝異的,不過想一想,我也是從這樣開始,與醫生慢慢培養與建立一定的信任,所以即使我訝異,也不會像以前一樣,帶著偏見來解讀這位朋友的疑問。

人跟人之間要互相信任本來就有著一定的難度,何況現在的世代,醫療糾紛何其多,不管醫生對還是病人有理,二者間就是因不同的意見,進而發展出「不相信」這件事。不相信醫生、不相信吃藥會好,這些都很正常,因為人之間就是會有這樣的矛盾,如果沒有,那就天下太平了。

我最近遇到一件事,其實也就是朋友有就醫的需求和疑問。我們在一個聚餐中認識,朋友問了我一句話:「我能相信嗎?」其實我聽完後,再有禮貌的我,真的有股想馬上站起來離開那個場所的衝動,因為那個疑問句不是單用直接就足以形容我被詢問時的感覺了,那是一種變相的挑釁,何其尖酸刻薄的感覺。雖然挑釁的不是我,而是醫療體制,但就一句「我能相信醫生嗎?」我腦袋理智線真的是斷了八成了,我用餘下二成的理智,完成一場飯局。

訝異歸訝異,反向思考,我自己當年不也是從這樣懷疑的開始、慢慢尋找到適合的醫生,而與醫生一起建立信任。在就醫的層面及場所,至少病人與醫生之間要有信任,沒有信任,再多權威的名醫,我想都難以說服自己不要去懷疑醫生說的話,不是為了賺錢而己,而是為了病人好,真的有站在病人的角度去感受。可是,這些是需要時間啊。很多的疾病都不是看幾次醫生就會好,如果不試著去相信或是了解醫生的想法,難!真的是難!很難建立「信任」。

在台灣有很緊急的情況下,病人通常都會選擇先相信醫生。但棘手的問題來了,今天如果單單是病人可以自己決定那就罷了,可怕的其實是病人的家屬,要說服焦急的家屬去相信醫生,我知道那叫難上加難,幾近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觀察常看到的醫療糾紛中,不少件其實都不是病人本身對醫生有意見,而是家屬。家屬在很多時候,在特別的場合 ,情緒的激動真的是令人嘆為觀止。我這麼說不是我沒有同理心,我當然能理解家屬的焦急,因為我也曾經是家屬的角色去面對醫生。但就家屬對醫生的判斷本身就建立在「不相信」上,病人自己又像待宰的羊一樣,跟著家屬激動的情緒一直打轉。很多醫療糾紛真的是糾結的很莫名其妙。我很好奇,現在是他要看醫生,還是你本人要看醫生?你急,病人會比你更急。但大家這樣一直懷疑東、懷疑西,怎麼不回頭看看自己的家人,現在該急的是家人要就醫的問題,不是醫生要多快。

對於身邊的人有就醫的需求,我很願意幫忙,因為我自己也是這樣一路走來的。我基本角色是病人,有時也要跑龍套變成家屬的角色,在長達多年的就醫經驗及閱讀與疾病相關的書籍,從專業的疾病分析書中去了解自己的狀況,如果有懷疑,我都試著詢問醫生、好好溝通,甚至從醫生的見解裡,聽到學到更多我們不懂的。但要有這樣安全的醫療關係最重要的前提是,家屬不要先有過於激動的立刻要有結論,很多事情不是一時半刻就能給出承諾的。在和自己的家人、各種不同領域認識的朋友,不都也要經過相處,才知道是要當朋友,還是點頭之交。何況是在醫療體制下,承諾是會嚇到別人的,一個人需要做出可靠的承諾,那要對自己有極大的信心和勇氣,去接受承諾之後卻失敗的結果,何況是醫生。

雖然我盡力了提供了資源,但心中卻有著極其複雜的感受。我究竟是幫了忙,還是我幫了倒忙?最近我在一次的治療中,也是對治療師產生了質疑,同時也牽動到我的主治醫師,相同的懷疑同時放在二位不同的治療師身上。可是,我沒有受到指責,醫生也沒有不悅,我在不同的時間裡,得到二位治療師幾近相同的答案。一句是用台語說「麥辣,擱試看麥」,一個是「我真的覺得我們很有緣份,妳真的不要輕易放棄,好嗎?」我蠻感動的,這不就是所謂的信任?

我回家忍不住再把很久以前台版的白色巨塔拿出來看。忽然間發現,相同的一部電視劇,在不同的心理成熟度來看,有著全然不同的感受。以往我執著在醫療令人垢病的那些又老又不實用的規範,但這一次,其中一段對話讓我思考了許久,就醫生與醫生之間爭執,最終一位醫生向情緒激動的醫生說出這句話:「你可以不尊重我,但是你要尊重醫療的倫理。」我忽然懂了醫生的堅持。很多時候醫生的看法不是因為個人,也不是不能理解病人。而是他們其實就跟我們一樣,我們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堅持著應有的態度,且遵循倫理體制。

我想這樣來結尾吧!醫生也是凡人,也有機會跟我們一樣,成為病人、成為家屬。我們在為自己的堅持、在創傷後情緒激動的質疑合理化的同時,應該也要思考一下,試著緩一緩與醫生對立的情緒,信任就能慢慢建立。激動的時候想一想,與其懷疑,不如在建立信任中一起去解決問題。不但能減緩自己身為家屬的壓力,同時也給醫生一點信心,我相信這樣互信的基礎,能有效的改善台灣現下惡劣的醫病關係,也更能減少醫生與病人間的不愉快。

更多醫病平台精彩文章請至:【醫病平台專區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醫病平台

由老、中、青醫師及非醫界朋友發起的醫病平台,期待藉此促進醫病相互理解,降低醫病認知差距,減少誤解及糾紛,找回醫病之間尊重與信任的美好。期改善醫師診療行為、民眾就醫態度,進而帶動改善醫療政策、環境及品質。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討論齊進步。

如蒙賜稿,請寄:DrPtPlatform@gmail.com,文章字數 1500-2000。
因篇幅有限,本報保留刪節權,一經採用,刊出後奉上薄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如欲以筆名發表,煩請註明筆名與真實姓名)、簡單的自我介紹、身分證字號、通訊及完整戶籍地址(包括里或村、鄰)、聯絡電話和電子信箱,以及銀行(註明分行)或郵局帳號,若要捐出稿費也請附上受款單位及帳號,也可直接贈與「醫病平台」。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