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高醫人齊奮起」!陳順勝17年「泣血文」歷史見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高醫人齊奮起」!陳順勝17年「泣血文」歷史見證

【影音】高醫大教師會(1999~2000)&「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系友總會」(2017/07/15)圖輯

 2017-07-18 11:23
高醫大成立教師會,開創台灣醫學大學首設教師會的濫觴,右四為陳順勝。(圖/Neuron Chen)
高醫大成立教師會,開創台灣醫學大學首設教師會的濫觴,右四為陳順勝。(圖/Neuron Chen)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系友總會」在台灣解嚴30周年紀念日正式宣告成立!

這是首屆依法設立經由公開民主程序產生的醫學系校友總會,高醫是台灣第一所真正台灣人創建的醫學院,醫學系校友在社會各領域獲得國家醫療奉獻獎與各項殊榮堪稱最多,醫學系校內外師生的好表現出類拔萃,惟醫學系穿梭一甲子方正式經由公開透明選舉,向內政部立案正式成立總會,另具意義。

陳順勝醫師在臉書PO文:當日會場響起「高醫人大團結!高醫人齊奮起!」

台灣第一所私立醫療大學遭陳啟川家族三代一甲子不當掌控董事會,至今連捐助章程公然違法未列創辦人事項,甚至行文公部門竄改,其它各項「董事會違法,裁罰學校」案例,不勝枚舉,違法事證很明確,高醫人很憤慨!

1981年的教育部長朱匯森,1992年的教育部長毛高文,先後兩度勒令解散北醫董事會,果斷行使公權力,開創北醫鳳凰浴火後的重生新局,保障了國家的公益與學生的權益是當日「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系友總會」另一話題焦點,對照目前雖已第三次政黨輪替,站在台灣民主化對立面的陳啟川家族三代仍然不動如山掌控高醫董事會,面對目前高醫轉型正義,前後兩任部長逡巡不前,畏首畏尾,與前人相比,其差不可謂不大。

陳順勝是高醫大教師會創會長,開創台灣醫學大學首設教師會的濫觴,陳順勝提及當時其在高醫原希望在體制內改革高醫,但當時校內外奧援不足….最後在2000年11月1 日,其還是憤而離開高醫,當時有14位神經內科醫師跟其「一起走」!

陳家董事會一再重施故技,十幾年內故事不斷重演,葛應欽教授丶余幸司校長、張建國副院長…..等也相繼離開,陳家董事會還是不曾檢討,陳順勝說:「就是校內姑息養奸的結果」!

高醫大轉型正義活動如火如荼展開,而且一波波行動前撲後繼,陳順勝說:「當今學弟妹表現可圈可點,行動力與組織動員能力,團隊整合能力相當成熟有力,當日會場,他很感動,也慨嘆後浪推前浪,16年後當先知先覺不寂寞時已經是廉頗老矣!

高醫的白色恐怖陰影一直揮之不去,陳順勝說:當我老了,也選擇寬諒,只是為了公義還是希望高醫大轉型正義成功,結束董事會陰影下僅存的校園戒嚴!

更多內容,上網民報!

(後記:陳順勝醫師PO上:「先知先覺不寂寞時已經是廉頗老矣」的泣血之作後,海內外很多粉絲說:陳醫師,加油!人生七十才開始,一尾活龍,您還很年輕!!!)

※陳順勝FB先知先覺不寂寞時已經是廉頗老矣

昨天是台灣解三十年纪念日!1949年台灣不幸淪入「臺灣省戒嚴令」,正式名稱為「臺灣省政府、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布告戒字第壹號」,當時臺灣省政府主席兼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陳誠於5月19日頒布的戒嚴令,宣告自同年5月20日零時起在臺灣省全境實施戒嚴,至1987年由總統蔣經國宣布同年7月15日解嚴為止,共持續38年又56天。

無巧不成書,因應高醫大轉型正義系列運動所需,「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系友總會」也在這天於高雄成立,大會在巨蛋九樓第一次會員大會,會場響起「高醫人大團結!高醫人齊奮起!」

希望日後我們醫學系校友能逐漸整合,無論海內外的校友團結合作。昨天正式向內政部申請合法社團,把過去少數校友的聯誼,擴大為全國,也希望美國、日本、中國、馬來西亞各地校友會皆能響應參加,一切都是為了高醫大好,高醫大能往前進步!

高雄醫學大學行正義活動如火如荼熱烈展開,而且一波波行動前撲後繼,校內學生發起「透明革命」,「校友總會」從教育部取得創辦人杜聰明的創校時正式文件,海外各國校友會紛紛響應,參加熱心校友籌備的「轉型正義行動小組」出錢出力,並向法院提告「董事會竄改創辦人為陳啟川之歷史」。

法院以不是關係人理由不受理,於是在上週校務會議由柯政全、吳國揚、成令方等教授提案通過,由高醫大最高行政機制「校務會議」決議「董事會多次竄改本校創辦人,事涉偽造文書以及背信等多項刑事責任,請諸位代表決議,委請律師向司法機關提起告發」:

「董事會明知高醫之創辦人為杜聰明,竟共同基於概括之犯意,先後於98年11月6日、99年2月5日及99年3月15日,分別在高雄醫大法人捐助修訂章程裡,竄改創辦人為陳啟川先生,擅自篡改學校創辦人歷史,連續偽造高雄醫大創辦人為陳啟川分送教育部備查,並且藉以使其家族免除醫療費用達新台幣四千餘萬,足以生損害於高雄醫大全體師生及社會大眾對於高醫校史之認知。核被告等所為,均應成立刑法第28條、第56條、第216條、第210條第一項之共同連續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名及背信等。謹請繩之以法,以為綱紀。」

上述依高醫大校務會議議事規則第十一條提案通過,依法校長需代表校務會議向董事會提告。

在昨天成立的醫學系校友會上,談及高醫大師生、校友希望可以像1981年的教育部長為朱匯森,1992年的教育部長為毛高文,先後兩度勒令解散北醫董事會,果斷行使公權力,開創北醫鳳凰浴火後的重生新局,保障了國家的公益與學生的權益,令人讚佩。

相對的,最近政黨輪替後,面對目前高醫董事會的紛紛擾擾與轉型正義,歷經前後兩任部長逡巡不前,畏首畏尾,與前人相比,其差不可謂不大。所以學系校友會擔當大任,會繼續從發願、從修私校法來推動高醫大的轉型正義,把高醫大回歸屬於台灣廣大民眾的公共財。

這樣的故事與事件在1999~2000年,我曾經做過,我成立高醫大教師會,是全國第一個醫學大學教師會,希望在體制內改革高醫,但當時校內外奧援不足,我開始參加或支持反對運動尋求外力支援。最後在2000年11月1 日,我還是憤而離開高醫,有14位神經內科醫師跟我一起走。

董事會當時幸災樂禍,一再重施故技,十幾年內故事重演,葛應欽教授丶余幸司校長、張建國副院長等,也相繼離開,董事會還是不曾檢討,就是校內姑息養奸的結果!

不過當今學弟妹表現可圈可點,行動力與組織動員能力,團隊整合能力相當成熟有力,昨天在會場上我很感動,也慨嘆後浪推前浪,16年後當先知先覺不寂寞時已經是廉頗老矣!

這段時間高醫的白色恐怖陰影一直揮之不去,高醫校內師生來找我,我一直隱密保護他們;連今年都還有老師請我講課被系內的同事警告或刁難;我的學生當校長要請我上課,我也婉轉避開;高醫校內學弟妹要請我寫推薦書,會告訴他們搞不好會扣分。當我老了,也選擇寬諒,只是為了公義還是希望高醫大轉型正義成功,結束董事會陰影下僅存的校園戒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