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藏青才旺多瑪:我以西藏美麗國家為榮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藏青才旺多瑪:我以西藏美麗國家為榮

 2018-12-06 09:27
西藏青年會總部執行委員才旺多瑪(Tsewang Dolma),來台演說座談。圖片取自/《自由亞洲電台》/夏小華攝
西藏青年會總部執行委員才旺多瑪(Tsewang Dolma),來台演說座談。圖片取自/《自由亞洲電台》/夏小華攝

投入西藏獨立運動10多年的西藏青年會(Tibetan Youth Congress)總部執行委員才旺多瑪(Tsewang Dolma),結束澳洲訪問後,受到「西藏台灣人權連線」邀請訪問台灣,上週她在台北、台中等地,總共進行3場座談,宣揚支持西藏獨立運動。她在12月4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RFA)專訪,暢談主張西藏獨立的80年代後西藏青年,如何看待中國當局指控藏青會為「恐怖組織」,以及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堅持走「中間道路」等問題。以下為本報引述《自由亞洲電台》專訪的摘要整理。

藏青會成立於1970年,至今將近50年,該組織主張「西藏事實完全獨立,自古不屬於中國。」而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提倡「中間道路」,則是尋求「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內實施名符其實的西藏自治」,這2條路線是否衝突?80年代後的藏獨青年領袖,如何看待這些問題?

才旺多瑪:我從來不認為獨立路線,與中間道路之間有任何衝突。法王(達賴喇嘛)提出中間道路,在我看來,是給中國當局一個機會,重新思考要不要接受該項提議;事實上,法王提中間道路是對中國很大慈悲心。至於藏青會主張獨立,「這是西藏人先天權利,藏漢完全是不一樣國家」,藏青會要求獨立,當然需要時間和信念,這和中間道路沒有衝突,因為兩者不是互相競爭,我們共同的敵人是壓迫剝奪西藏宗教、自由、人權的中國當局。

藏青會是西藏流亡社群裡面,一個最大的藏人非營利組織(NGO),被中國政府指控是分裂國家的「恐怖組織」。妳怎麼看?才旺多瑪:我完全無法接受這類指控,這也並非事實!藏青會要為獨立而奮鬥,這是西藏人天生權利。藏青會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採取非暴力抗爭。中共會這樣誣賴我們,表示我們從事的運動有影響力。

如何看待達賴喇嘛自己的說法,他是否(要)轉世應由西藏人民決定

才旺多瑪:法王84歲了,還非常健康,他說會活到一百歲,這是很好的消息。西藏人非常生氣中共想介入達賴喇嘛轉世過程,已經開始想怎麼預備下一個達賴喇嘛,這非常好笑。中國共產黨不相信佛教,剝奪西藏宗教自由,卻要介入轉世制度,手法非常骯髒。

班禪喇嘛跟達賴喇嘛互相認證,但達賴喇嘛認定的十一世班禪喇嘛更登確吉尼瑪(Gedhun Choekyi Nyima)於1995年6歲時「被消失」,這令藏人擔心轉世制度,落入中共手中,將發生難以想像後果。還好法王講他如果轉世,會轉世到一個自由國家,我們相信法王的意思是,那個時候西藏已經是個自由國家。我們會為法王的健康祈禱,藏人也會團結,年輕一代更會負起責任,希望有一天流亡藏人能回到西藏,在布達拉宮揮舞雪山獅子旗

如何看待,台灣藏傳佛教界多次希望邀請達賴喇嘛訪問台灣,不只在國民黨政府時代受阻,如今連民進黨蔡英文總統執政2年多也沒有鬆口。才旺多瑪:我能理解政治領袖要不要邀請達賴喇嘛,有時候很困難,因為要考量的事情非常多。法王是很好的宗教領袖,他到處弘揚佛法,教導愛與慈悲,如果台灣政府能邀請法王到訪當然是非常棒,非常幸運。其實法王年紀很大了,我們也很關心他的健康和安全,每次開會,我們都希望法王不要再有那麼多行程,可是看到他能到全世界講法又是件好事。若彼此都願意,樂見法王訪問台灣。”

印度總理莫迪多次訪問中國,11月底又在G20峰會與習近平進行雙邊會談。會否擔心中印關係升溫,影響印度對西藏流亡政府的態度與政策?才旺多瑪:一個國家領袖當然要對外談貿易拓展、合作,這很自然。中印邊境問題,是長久以來問題,過去西藏是獨立國家,對印度而言是個保障,至少中國要入侵印度,有西藏作屏障,相信印度不會太跟中國交好。藏青會今年倡議運動主題之一,就是向印度政治人物、草根領袖和人民訴求,「獨立、自由的西藏才會帶給印度安全」。這個看法獲得很多印度人支持,許多印度人也對中國當局迫害藏人感到生氣。做為一名流亡藏人,對印度政府六十年支持、幫助他們成立流亡政府和很多NGO組織、學校,非常感激。

流亡海外的出生背景,是否造成某種生命缺憾?

才旺多瑪:我出生在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流亡西藏人第三代。爺爺、奶奶從中國共產黨高壓統治的西藏,翻越喜瑪拉雅山逃亡 。18歲時投入西藏運動,在2008年三一四西藏爆發大規模抗暴事件之後,「更堅定西藏人必須團結在一起為西藏自由奮鬥。」2013年獲選為藏青會加德滿都分會主席。

尼泊爾與中國關係很好,在當地推動反中共議題,經常被逮捕,在家遭監視,被打、被關等皮肉傷則事小,與外界的聯繫被遭切斷則造成莫大心理壓力。西藏人在尼泊爾就像二等公民,沒有言論自由,但也更能體會境內藏人受中國控制,處境一定更困難。

出生在一個所謂「失去國家的國家」,花漾年華的年紀就開始為追求心目中理想的國家奮鬥。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是不幸,反而很驕傲身為西藏人,因為藏人有獨特的天性,包括善良、有禮、信任他人、很天真,有自己的宗教。唯一讓我嫉妒的是,每當看到逃出中國的藏人,總羡慕他們能出生在境內西藏,看過自己那麼美麗的家園。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