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揮劍烏江冷》 一場重量級的跨界藝術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揮劍烏江冷》 一場重量級的跨界藝術

2018-03-11 15:15
2012年當季的《表演藝術雜誌》特別邀請兩位藝術家深度對談,分享各自的藝術歷程與對合作的看法。不只內容精彩,很多在創作、表演、跨界,以及在歷史、政治、人性上的觀察,都有睿智的剖析,堪稱經典對談,相信對晚輩學子都有所啟發。(圖片翻攝自:表演藝術雜誌網路照,PAR 表演藝術雜誌239期,2012年11月號)
2012年當季的《表演藝術雜誌》特別邀請兩位藝術家深度對談,分享各自的藝術歷程與對合作的看法。不只內容精彩,很多在創作、表演、跨界,以及在歷史、政治、人性上的觀察,都有睿智的剖析,堪稱經典對談,相信對晚輩學子都有所啟發。(圖片翻攝自:表演藝術雜誌網路照,PAR 表演藝術雜誌239期,2012年11月號)

2012年11月30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的大型舞劇《揮劍烏江冷》,以馬水龍清唱劇《霸王虞姬》為原型,由劉鳳學教授編劇、編舞,馬水龍教授親自改編(修改、補寫,以呼應舞蹈場面及劇情的鋪陳)。內容擴張原有的4幕,加上序幕,增加為7幕,跳接時空的不同場景與情緒,而不是依著史實的時間平鋪直敘,全劇更具張力、美感,也更加震撼。

緣起不滅

距1997原創清唱劇《霸王虞姬》的首演,已超過15年之久,這卻不是兩位大師首次的跨界。他們於1980年合作《竇娥冤》,馬水龍以嗩吶、人聲與打擊樂、配合舞者肢體表現,描繪竇娥深沉的內心吶喊。2007年合作《沉默的飛魚》,則是從原住民信仰中的善靈與惡靈為發想,表現原住民文化中的宗教意涵。兩位國寶級藝術家的跨界合作,有著深厚的文化內涵為基礎,雖各屬不同的專業領域,卻也見證了藝術之間的「感通」。

劉鳳學音樂素養極高,眾所周知是舞蹈界少有「看總譜排練」的編舞家;而馬水龍年少時就在繪畫創作與音樂創作的路上,游刃有餘,當他譜寫音樂時,腦中就自然會有畫面出現。音樂與舞蹈的創作緊緊相扣,從清唱劇《霸王虞姬》到改編成舞劇《揮劍烏江冷》,兩位大師聯手打造的作品,令藝術界期待。

2012年當季的《表演藝術雜誌》特別邀請兩位藝術家深度對談,分享各自的藝術歷程與對合作的看法。不只內容精彩,很多在創作、表演、跨界,以及在歷史、政治、人性上的觀察,都有睿智的剖析,堪稱經典對談,相信對晚輩學子都有所啟發。

以楚漢爭霸為背景、兼有淒美的愛情故事,向來是藝術創作的好題材。在原創清唱劇《霸王虞姬》馬水龍眼中,對劉邦陰沉狡詐不想著墨太多,倒是從無論正史或野史的角度看,項羽都不是莽夫之輩,一句「無顏見江東父老!」透露出項羽剛烈、血性的一面。這是馬水龍所欣賞的人格。

劉鳳學則以為,張良是那時代最有智慧的人,虞姬是最勇敢的女性,項羽最愚蠢,「但是項羽那一大段故事,卻很能體現一個大時代樣貌,帶領我們看見那不同時空朝代之下,關於爭鬥、人性的變與不變。」

於是,87歲的新古典舞團藝術總監劉鳳學,與73歲的作曲家馬水龍,改編《霸王虞姬》為精緻大型舞劇《揮劍烏江冷》,以音樂及舞蹈呈現大時代中,政客的鬥爭百態、殺戮戰場,以及亂世兒女間,人性的詭譎與光輝。

音樂﹒戲劇﹒舞

劇情從張良納履、韓信胯下之辱揭開序幕,一路演繹項羽、虞姬閨房畫眉的恩愛、朱門夜宴時項羽不聽范增之言放走劉邦,緊接著二軍狹路相逢,殺戮烽火漫天,面對戰後餘生的慘景,一代英雄也無言面對江東父老,虞姬拔劍起舞,含淚唱和,訣別烏江。

音樂部分,馬水龍將獨唱、混聲合唱與說白的詞句移除,轉以樂器取代歌唱,表現衝突與對話,使觀眾能更聚焦專注於舞台表演。

原本由男低音詮釋的項羽一角,改用嗩吶表現,女高音的虞姬角色,改以南胡取代,男高音的劉邦,則以琵琶展現。在管弦樂器的編製之外,馬水龍也使用大量的鑼鼓樂器,「主要是使用它豐富的隱喻功能,像是角色出場、情節變換等暗示。」

舞蹈部分,劉鳳學以浪漫的雙人舞,描繪項羽與虞姬的愛情,以陽剛的劍舞、槍舞鋪開戰爭的激烈與不仁,另以宮女、隨從等小廝們的群舞,帶出政治鬥爭之下,黎民蒼生的處境與情懷。

大師對大師

劉鳳學舞蹈創作生涯歷經一甲子,她致力於中國現代舞的研究與發揚,但畢竟文化底蘊深厚且豐富,她所編的舞作、所帶領的「新古典舞團」,總是以莊重典雅、人文的思考為出發點,走出一條迥異於中國古典舞表演形式的創新之路。

舞者是表達意涵與思想的「主體」而非只供欣賞與娛樂,這是劉鳳學的舞蹈理念。編舞風格結構嚴謹,肢體語彙簡潔有力,舞評與樂評都不吝評價「宛如一首首精緻完美的交響詩」。這次她更善用獨特的舞蹈空間安排和舞蹈語彙的敘事手法,重新賦予《霸王虞姬》這個人人傳唱的故事一個嶄新的生命,也將作品命名為更具意境的《揮劍烏江冷》。兩位大師攜手,劉鳳學的舞蹈和馬水龍的音樂,一起在舞台上將聽覺視覺化,也更立體化。

馬水龍教授於2015年5月逝世,他畢生致力於作曲學術與實作的無止境的追求,作品在國內外都受矚目與好評,特別是在古典音樂重鎮的德國。馬水龍本身深受西方文化潮流的衝擊,在大學作曲系任教的過程裡,常見到藝術教育制度的僵化,不但沒有拓展本土多元文化的刺激,更箝制著學子創新的創作思維,讓他時常有著「我們的音樂在哪裡?」的感嘆。於是他耗費了自己創作的一半生命在教育行政領域,在僵硬的官僚體制中勞心費力,為後輩創作者、學者、學生開闢出更新、更自由的發展機會。

正當卸下行政重擔,正想全心全力放在自己最愛的作曲和繪畫上度過晚年,卻不敵病魔來襲,在76歲不算老的年紀,馬教授與世長辭了。

啟發﹒期許﹒期待

一場成功的表演,最初的關鍵當然是舞者、演員的技藝表現,和訴諸聽覺、舞台效果等等的感官共鳴,但是那些看不見的幕後工作者,布景、燈光、概念設計、服裝設計、梳化師等等,與編劇、編舞、導演,都是等量齊觀、環環相扣的夥伴,各具專業卻更需緊密合作、互相配合,共同成就一番美好饗宴。

宮女群舞〜一般人欣賞音樂、舞蹈、歌劇時,常需要借助歌詞文字的解說來了解,但這齣舞劇充分發揮舞蹈語彙的敘事功能,美不勝收的舞者肢體訴說著故事情節。如楚國宮女的水袖、折腰,舞姿娉婷,到了楚軍潰敗、楚城被攻破,宮女遭欺的場景中,舞著長袖的肢體語言,自然轉化成了女性在暴力欺凌之下,反抗的張力扣人心弦。

戰士之舞〜相對於太平盛世女子的婉約,戰爭場面的戰士之舞則融合了現代舞與武術肢體動作以表現陽剛威武。但是劉鳳學慧眼獨具的著墨於戰爭帶來的屍陳遍野和百姓終不免流離失所的慘狀。有一幕楚漢兩軍在橋上狹路相逢的戰鬥之後,一名男舞者的身體懸掛於已傾頹的斷橋,雖然在舞台一角,卻強烈的告示著:戰亂與死亡。

角色〜幾個非主角的演員也可圈可點,鴻門宴中兩方謀士的爾虞我詐,藉肢體表現心機,演來絲絲入扣!丑角穿梭其間搶盡風頭,嘻笑逗趣間,也隱含權力傾軋之虛假,情緒上其實有笑有淚。

舞台布景〜一開場,高懸著劍尖朝下、被染紅的寶劍,預告著不祥的結局,震撼力十足!果然在劇終,四面楚歌、英雄走到末路,虞姬奈何,終於在烏江畔自刎,英雄美人空留遺恨。

陣容〜2012年首演的演出陣容浩大,由國內優秀演出團隊「新古典舞團」領銜、邀請指揮邱君強帶領NSO國家交響樂團、台北愛樂合唱團、國立台灣戲曲學院民俗技藝學系共同演出外,更值得一提的是頂尖的國樂獨奏家王世榮(琵琶)、林子由(嗩吶)、鄭曉玫(高胡)、賴苡鈞(巴烏)都來共襄盛舉。稱之為「偉大的跨界合作」,實不為過。

「莫讓首演成絕響!」的呼聲最宜在此時響起

劉鳳學是台灣第一位舞蹈博士、第一位採集原住民舞蹈的學者、也是第一位重現古代唐樂舞的藝術家,多次榮獲國家文藝獎。1976年創立「新古典舞團」,以研究、演出、教學推廣舞蹈藝術,她數位化記錄舞譜,為東方舞蹈史留下珍貴資產。劉鳳學形容自己一生種了4棵小樹,分別是舞蹈創作、唐樂舞、儒家文化跟原住民舞蹈,而她一生都在台灣工作、奮鬥,若說她有一點點的成就,要感謝的就是滋養她的這塊土地。

《揮劍烏江冷》是一齣難得的作品,值得一再演出,作為研究、欣賞、傳承的經典之作。在馬水龍教授辭世即將三周年之際,這項呼籲期待文化當局有所作為。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