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該是重組促轉會的時候了!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該是重組促轉會的時候了!

2018-09-16 19:30
張天欽怎麼可以拿東廠和促轉會相提並論,這種心態根本要不得。圖/張家銘(資料照片)
張天欽怎麼可以拿東廠和促轉會相提並論,這種心態根本要不得。圖/張家銘(資料照片)

打從促轉會成立,我就認為裡面的成員很多不適格!
首先,黃煌雄這個投機政客擔任主委,本身就是最大的荒謬!

黃煌雄雖然口口聲聲敬佩蔣渭水英勇不屈的精神,但黃煌雄終究不是蔣渭水,而且口說和手做是兩回事。對黃煌雄而言,要他去做冒險的事,那是不可能的任務。「明哲保身」是他人生的最高準則!所以當年他曾號召伙伴,去宜蘭市渭水路向當局表達訴求,約定的時間到了,伙伴們來了,但黃煌雄卻神隱了!所以他當上促轉會主委,可以預見的,他不會秉持冒險求真的精神,去追求真正的正義。他會繼續保持和紅、藍、綠的一定友好關係,以便時局若有變化,他永遠處於安全得利的位置。

除了明哲保身外,黃煌雄也不會忘情「權位與實利」。在黨外人士犧牲奉獻追求民主的過程中,黃煌雄一直尋求在國民黨與黨外間,左右逢源。所以有時候我們發現黃煌雄高舉黨外旗幟,有時候又發現他和國民黨暗通款曲,這也沒什麼好驚訝。因為他習慣將民主當做商品,民主是可以喊價與買賣的。

事實上黃煌雄絕不僅只是政治投機者這角色而已;更嚴重的是,黃煌雄在中國對台文化統戰,以及國民黨黨國思想復辟過程中扮演的角色,我們必須嚴正對待。

蔣渭水是兩岸三黨公約數?矛盾價值觀畸形並存

2013年8月,黃煌雄帶著柯文哲前往北京晉見中共高層。(批馬英九「虛偽」後 柯文哲4日飛北京談「蔣渭水」)黃煌雄說:「兩岸合辦蔣渭水研討會的意義是,從個人、民進黨與國民黨到兩岸,蔣渭水已變成兩岸三黨、紅藍綠都可以接受並肯定的人,我就是帶著這樣心情去大陸,希望13億人民能夠多了解蔣渭水,我們偉大的祖先。」(黃煌雄:蔣渭水是兩岸三黨公約數)

黃煌雄如何將紅、藍兩股勢力,在你我不知不覺中滲透進本土教育與文化?黃煌雄就是,藉由將蔣渭水扭曲狹隘解釋為「台灣孫中山」,然後再讓紅藍勢力的「中山黨國體制」繼續存在於校園。因此莘莘學子一方面緬懷「蔣渭水」為台灣打拼的精神,一方面繼續擁抱「孫中山」這個巨大的黨國圖騰。這兩種分別代表「獨立自治」與「殖民統治」的矛盾價值觀,就這樣巧妙又畸形的並存下來。

處於中國處心積慮併吞台灣危機中的我們,處於黨國體制時時刻刻想要復辟特權的我們,能坐視黃煌雄這種文化統戰意圖滲透到全台灣嗎?試問黃煌雄當上促轉會主委,我們73年來日夜期盼的轉型正義還有可能嗎?

再說剛辭去副主委的張天欽。蕭吉男和張天欽的對話如下:「蕭吉男:『在怎麼野蠻也不能砍正義,我們要操作這種意象,強化正義形象很重要。我們現在正義是一隻腳是奠基在東廠,本來是西廠跟南廠,現在變東廠。』張天欽:『我們本來是南廠,現在變西廠,後來升格變東廠。』」(影/促轉會5人音檔還原!對付侯友宜 張天欽:間接影射殺傷力最強)

張天欽歷史沒學好、心態要不得

張天欽的歷史根本沒學好!大明王朝的三廠(東廠、西廠、內廠)一衛(錦衣衛)特務機構,豈是他們學得來的?就算學得來,也不能學!就連想,都不能想。廠衛特務機構是大明王朝直屬皇帝的情報、政治警察機構,其作用是暗中偵察各級官員的言行舉止,掌握情報,在特許下可以不經由正式司法機構的的審判過程,而判決並處罰犯人,這些機構反映了大明王朝獨裁統治的特色。

三廠一衛包括明太祖設立的錦衣衛、明成祖設立的東廠、明憲宗設立的西廠、明武宗設立的內廠,其中除錦衣衛為外官,其長官指揮使通常由皇帝親信就任外,這類機構多由宦官直接掌管,對各級官員有強烈箝制作用。

講到這邊如果張天欽還不知問題的嚴重性,那讓我再說說故事給他聽吧!

明朝洪武年間,有一天大學士宋濂在家請客喝酒。第二天上朝,明太祖一見就問他昨天請了些什麼人,做些什麼菜,喝的什麼酒?宋濂如實一一回答。明太祖聽了高興地說:「全對,沒有騙我。」說著拿出一張圖,是昨天宴會的座次位置情況。宋濂一見不由嚇出一身冷汗來。

這是明初的事,後期這類情事就更嚴酷了。熹宗天啟年間,京城有四個百姓相聚夜飲。一人貪杯,酒酣耳熱後,罵起當權的閹宦魏忠賢來,其他三人皆不敢出聲息。罵者話音未落,突有便衣數人衝入,捉四人而去。魏忠賢見四人來,下令將罵者當場剝皮處死,另三人賞錢放還。生還者都嚇得魂飛魄散, 險些得了瘋疾。這些監視官吏、百姓的爪牙,就是明代的廠衛特務。

張天欽怎麼可以拿東廠和促轉會相提並論,這種心態根本要不得!

吳佩蓉不夠格稱正義之士

至於吳佩蓉,根本不夠格稱得上正義之士。吳佩蓉在其聲明中說:「坦白說,對於那天的談話內容,我記得的部分很少,因為當日心裡牽掛另一件事,忐忑不安,在轉貼出侯友宜的新聞到群組後,我被叫喚到張天欽副主委的辦公室一起開會。但當時,我並沒有任何動作,只是意識到自己無法專注開會,又覺得這場會議有某個與會者,時間會拖得非常漫長,突然想說,乾脆以錄音取代筆記,事後再確認被交辦的事情。」(全文/批張天欽不義「打侯」 吳佩蓉千字聲明:我就是洩漏消息的人)

以我長期做口述歷史的專業判斷,吳佩蓉故意錄音的可能性非常高,恐非其所聲稱的「本來並非刻意錄音,而是擔心時間會拖得非常漫長,突然想說,乾脆以錄音取代筆記,事後再確認被交辦的事情。」

第一,吳佩蓉說:「當日心裡牽掛另一件事,忐忑不安,在轉貼出侯友宜的新聞到群組後……」我想真正讓她不安的,恐怕就是她在做偷錄音這事吧!吳佩蓉又說:「二十四號當晚,我邊吃晚餐邊聽錄音,重新聽到談話內容,我承認當時氣到發抖。」(坦承爆料 吳佩蓉:重聽錄音 氣到發抖)如果重新錄音時真的讓她「氣到發抖」的話,那麼會議現場吳佩蓉豈可能如此冷靜?別以為用「當日心裡牽掛另一件事,忐忑不安」就可以唬弄社會輿論!假設她真是正義感使然,會議中怎麼可能不提出看法,反而去玩「人前握握手,背後下毒手」這種特務慣用把戲,然後一下子就將無數二二八和白色恐怖受難者及其家屬引領期盼的轉型正義神聖使命給黑掉了!

第二,從錄音記錄中我們發現吳佩蓉幾乎不發言,這恐怕是吳佩蓉怕自己說錯話被自己反錄。其中僅有的兩次發言又充滿誘答。
◎「吳佩蓉:『所以這些…沒有放在題綱裡面?』」
◎「吳佩蓉:『我們的委外研究費可能被大砍。』」

這樣亂七八糟的促轉會成員,真能落實轉型正義嗎?別癡人說夢了吧!蔡英文政府該做的,恐怕是重組促轉會!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